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重生偏执江少的白月光》呆头宝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偏执江少的白月光

作者:呆头宝宝

简介:  【甜宠+治愈+偏执】  她是人人心中的女神,他是人人避讳的阴暗少年。  她是富家千金,他是穷困潦倒的孤儿。  她阳光温柔,他阴暗偏执。  他生活在泥沼里,她活得像个仙女,受人宠爱。  江衍从未想到,这个大家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孩,会携着所有的温情向他走来。  把所有的好都给了他,将他宠到极致,屡次伸手把他从黑暗边缘拉出。  望着女孩明亮的双目,少年压抑的情感溃不成军,搂着她沙哑沉声:“清清,别离开我。”否则,我会拉你下地狱。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偏执江少的白月光

《重生偏执江少的白月光》第1章 只愿做你的天使免费阅读

来生,只愿做你一人的天使。

——楔子。

28岁那天,阮清清死了,心脏病突发。

死后,她的灵魂飘荡在过去未来,看到了江衍为她做的一切。

*

“江医生,阮小姐她……病逝了。”

“哐当。”

男人手里的玻璃杯突然落地,护士小心翼翼地说:“江医生,我来收拾吧,你过去看看阮小姐。”

护士还未到跟前,就听男人低哑着声音说道:“不用,我会处理。”

一字一句,艰难得好似对方喉咙发疼。

江衍蹲下身,白大褂沾到地上的水,被浸湿。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伸出去,准备拾起地上的玻璃渣,手背上忽然落了水,一滴,两滴,三滴……

护士愣愣地看着江衍,飘荡在空中的阮清清也愣愣地看着江衍,这个冷情冷心的男人,居然为她落了泪。

“出去。”男人低声对护士说。

护士不敢打扰,匆匆退出房门。

门锁落下,阮清清看见那个向来清冷孤傲的男人跪在地上,膝盖重重落在破碎的玻璃渣上,他跪得很重,白色裤腿瞬间被血染红,却毫无知觉般。

江衍双手死死地捂住口鼻,失去挚爱的疼痛,像爬墙的藤蔓,伸开枝条,一点一点布满他的心间,然后迅速向后拉扯,瞬间将他那颗不完整的心脏撕裂。

“清清……”他哑声呼唤。

就像一个得了哮喘的病人,急需得到氧气救助,呼吸粗重急促。

男人大概跪在地上捂住口鼻哭了有半个小时,才抬起头来,那双总是深邃漆黑的眸,早已经一片赤红。

阮清清很诧异,江衍的反应超出她的想象。

江衍和她很早认识,但是印象里,江衍话少得可怜,从高中做他的同桌开始,江衍和她说过的话就屈指可数。

那段曾经暗恋过他的岁月,因为他的冷漠,悄然收回心间,埋藏起来。

她以为,江衍这个人,是没心的。

为什么会为了她的死哭成这样?

思绪间,阮清清看见江衍从地上站起来,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高冷模样。

江衍去了她的病房。

病房里,她的家人们落着泪,大声哭喊。

她看见一向喜欢耍宝的父亲眼里没了笑容,哭成了泪人,看见严谨古板的母亲疯了一样用头去撞墙,被父亲死死抱住。

看见爱和她斗嘴的哥哥哭红了眼睛,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

阮清清无声泪下,爸爸妈妈,哥哥,对不起,清清让你们伤心了。

江衍好似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唯有那双眼眸,透着说不尽的悲凉。

她死后,灵魂只能跟随江衍,离开江衍三米外就会被他牵引,自动跟到他身边。

她看见江衍从医院离开后,回到家里,不吃不喝,完全不进食。

看见江衍拿着她的照片走神,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看见酒精过敏的江衍买了一堆白酒,一瓶一瓶往嘴里灌,看见他因为酒精过敏,喝了酒之后全身起红疹。

看见他明明醉得不省人事,还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

看见他因为喝得太多导致胃疼,疼得浑身抽搐。

这个清冷孤傲的男人躺在地上,睁着赤红的双眸,眼角有泪水无休止滑落。

那一刻,阮清清疼得心间发颤,年少时尚未来得及表露的心意,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江衍……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阮清清跟着江衍的第三天,她下葬了。

许是老天都在怜惜她,竟然下了雪。

江衍喝了酒,来到她的墓前,修长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墓碑上的照片。

冰天雪地里,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

大雪越下越大,越来越冷。

江衍坐在她的墓碑前一动不动,任凭雪花落满身,任凭眼睫被雪冻住,一遍一遍呢喃着她的名字。

江衍爱她,这一刻,阮清清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个男人藏在心底的爱有多深。

她不想看见江衍这样颓丧,可她无能为力。

那一天,雪下得很大,江衍死在了她的墓前。

江衍死后,阮清清看到了江衍的过去。

好似黄粱一梦,梦里,她知道了江衍为什么那么冷漠,为什么几乎没有表情。

因为啊,江衍从小患有轻微自闭症和表情障碍。

原来,江衍很早就喜欢上她了,对她是一见钟情,可是他的自卑,让他不敢上前一步。

江衍有个梦想,做一个属于他的游戏王国,开发出这世界最厉害的游戏。

因为对于自闭症人来说,做梦都想要拥有一个可以不用说话,不用见面,就能与人交流的世界。

这个梦想,从江衍患上自闭症与表情障碍那一年,一直长达十年,他为这个梦想做了长达十年的努力,直到知晓她有心脏病。

江衍的梦想变了。

他想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想治好她的病。

然而一切梦想,都在她死亡的那天结束。

她死的那天,也是江衍心死的那天。

灵魂无处安放,悄然飘到了江衍的房间,她看见江衍房间里都是她的照片,看见写满她名字的日记。

而后,梦醒了。

阮清清睁开眼,看到陌生又熟悉的房间。

陌生,是因为很多年没再接触这个房间,熟悉,是因为这是她上高中时住的房间。

她一下坐起来。

床对面就是一张全身镜,她自幼爱美,无论到哪里,房间都必须要有全身镜,方便她穿搭。

全身镜里,照出阮清清青涩却娇美的脸蛋。

红扑扑的小脸,带着一点婴儿肥。

漂亮的杏眼又黑又亮,整个人透着健康的气色。

阮清清有些发愣,她从小患有心脏病,且各种小毛病,记忆中,她从没拥有过婴儿肥,更从未有过这样健康的肤色。

她的皮肤,总是透着病态的苍白,就连唇也是一样。

可现在,镜子里的她红唇娇艳欲滴。

这是她年少时的模样,又不是,她年少时,被称为病态美人,现在的模样却阳光四射,给人一种非常健康且朝气蓬勃的感觉。

正在阮清清发愣的档口,门外传来母亲严厉的声音:“阮清清,该起床了,再不起床,你要迟到了,今天第一天开学,可不要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