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越农家:团宠小娇妻她又开挂啦》柠檬很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农家:团宠小娇妻她又开挂啦

作者:柠檬很芒

简介:一场意外,正值芳华的许年年居然穿越成了一个有夫之妇,相公还是个极品腹黑男,原以为她在这的日子不会好过,没曾想公婆疼,爹娘爱,受小叔子尊敬,被小姑子崇拜,活生生成了大家的掌中宝。手拿外挂的许年年带领全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许年年被某醋缸抵在床头,“夫人,你已经三日没宠幸我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穿越农家:团宠小娇妻她又开挂啦

《穿越农家:团宠小娇妻她又开挂啦》第1章 我又活了免费阅读

许年年死了。

第一次跟随考古队拍摄新挖掘的古墓,就遇到了地震,古墓瞬间变成一片废墟……

许年年又活了。

她缓缓的撑开沉重的眼皮,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片灰褐色的瓦片,几处破洞漏下点点光晕,阳光在凹凸不平的墙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借着这几束光许念念打探着周围,房间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和两个凳子,还有一张老旧的红漆木柜,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而她正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身下垫着的是洗的发白的床单,床单下铺满了稻草,身上盖着的满是补丁的薄被。

这是哪里?

一时间,她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挣扎着沉重的身躯,许年年想要起身,一阵伤口撕扯只觉得身上好像到处都疼,特别是后背,一动就疼的厉害。

她忍痛扶着床头坐了起来,看着周围,她明明记得在闭眼前她被埋在古墓的废墟下了,怎么一眨眼,到了这么个地方?

难道这是被周围村民救了吗,看周围这样子,确实像是小村庄里年老的房子。

然而,许年年的脑袋又是一阵剧痛,她忙伸手捂住了太阳穴。一些奇奇怪怪的记忆涌了进来,像无数的蚂蚁使劲钻进脑袋里。

“额——”天旋地转,好像要炸裂了一般,许年年抱着脑袋忍不住闷哼一声。

“娘~大嫂醒了……”

门外守候很久的人,听到屋内传出的声音,打开门缝看见床上的人影动了之后,立马响起一声清脆的叫喊声和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随着头部的疼痛感逐渐消失,许年年一脸懵逼的望着前方……

完了!

她……穿……越……了!!!

21世纪的美女摄影师丧命于古墓废墟下,但是却穿越到了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死了,又没完全死。

她现在还叫许年年,是许家许昌瑞的小闺女,祝家的大儿媳妇。

原主喜欢上了县城里刘员外的公子哥刘子峰,这刘子峰小模样有点别致,但做人实在不行,去年就已经娶了妻,但是他到处沾花惹草,玩弄了不少姑娘的感情。原主也差点是其中一位。

原主父母得知她爱慕刘子峰的小心思后,就把她关了起来。但是原主在父母干农活时,还是偷偷跑出去见刘子峰。

怎料在她去往县城的石桥上,她目睹了刘子峰与一位紫衣女子调情,情绪一激动便失足落了水。祝景修和他娘祝秦氏在县城卖完猎物回家刚巧碰见了,便出手救下了她。

原主父亲许昌瑞得知后赶来看到女儿这副模样,很是生气,可原主还是一脸不死心,嘴里还念着那花花公子。

于是雷霆大怒的许昌瑞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了把女儿婚配给祝家大儿子,并承诺不要一分礼金。

祝景修当场就要回绝,却被其母祝秦氏制止了,她一口应下了这门婚事。

大婚当天,原主婚服不穿,高堂不拜,脚一踏进院子哪也不去,直接进了房间,门一锁任人敲几个时辰也不开。

成亲当天,连新郎祝景修都没见过新娘子的一面,更别说是前来喝喜酒的客人了。

这桩荒唐的婚事成为了杏花村村民接连好几日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那以后,许年年在家好吃懒做,除了吃饭啥也不干,谁叫她也不应,逮谁就就使唤。对着谁都是板着一张脸,整天头发也不整理,也不梳妆打扮,一个女子家家的,行为极其粗鲁,比糙男子都糙。

前天晚上突然风暴雨,村里人都马上爬起来去田里收庄稼,祝家也不例外,大家争分夺秒的忙碌着。

她也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房床顶漏水了,她爬起来出去逮着忙前忙后的祝景修使唤他补上屋顶,而祝景修却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往雨里冲去。

原主见他这副态度立马发火了,抓起楼梯就往房顶爬去。她爬到屋顶上后,挨个把各个房间的瓦拆掉几片扔到地上……

天已经微微亮了。

等到大伙差不多忙完准备休息,发现每个人的房间积满了水,床铺也全都泡上了水,疲惫的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得意的许年年。

祝景修发火了。

祝景修是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他把原主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打包扔给了许年年,外带一封休书。

“滚。”冷冷的一个字落下后,关上了大门,把原主隔绝在门外。

原主看着手里的休书,却是异常的兴奋,抱在怀里往雨中奔去……

不料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暴雨后的山路特别不好走,泥土松动容易打滑,而拿到休书满心欢喜的原主当然没那么注意,一点没小心,掉下了山坡,再醒来就是这里了……

整理了片刻,许年年脑海里总算是梳理了个大概,却是一脸无语……

无语的是,古代真有人为了报恩以身相许。

无语的是,为了拿到一个休书,原主竟然能做出这般事情。

更无语的是,拉屎的人眼睛一闭就走了,留下我这个眼睛一闭一睁的人来擦屁股!

正当许年年郁闷至极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位黑瘦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粗布衣,微微驼背,脸上有些许皱纹,但一双眼睛却十分有神,眉眼间依旧能看出些许秀气。面前这人正是她的婆婆,秦海云。

“年年啊,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娘了!”祝秦氏见许年年已经坐了起来,惊喜地嚎到,随后在床边坐了下来,粗糙的手握着了许年年的手,关切的望着她道:“你感觉怎么样,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还好…只是背上伤口有点疼……”许年年轻声回答,面对着眼前熟悉的陌生人,有点不知所措。

“年年,都是娘不好,害苦了你。”说着,祝秦氏竟然流下了眼泪,声音中夹杂着满满的悔意:“当初我真不该因为自己家穷就应了你的婚事,让你受了这番苦,娘对不起你,你好好的养伤,等你好了之后,娘放你走,你去做你喜欢的事,找你喜欢的人可好?”

面对婆婆满脸的歉意,许年年有些恍惚,这婆婆竟是如此体贴之人,经过她的一番话,本来有点忐忑的心居然慢慢静了下来。

“娘,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不懂事,干了一番蠢事。”许年年微微笑道,心里确实觉得原主的做法属实过分,做出这种事,让她现在面对如此面善的婆婆觉得有点难堪。

“你,你叫我娘了?”祝秦氏有点惊讶,这是许年年嫁过来这么多时日里第一次叫她娘,眼眶有些湿润起来,随后像是又想到什么,“年年,那日景修给你的休书已经被雨水泡烂了,待会我让景修给你重新写一份。”

“好。”许年年淡淡道,按原主的记忆来看,这里破是破了点,但这一家人对她是真的很好,只是原主被小心思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别人的人好。

虽然现在许年年并不是很想走,但是原主给人家一家闹成这样,自己也还没有什么脸皮留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看这休书恐怕你是拿不到了!”一个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话音刚落,说话的男子便已经端着一碗粥走到了床前。

高大的身材站在床边很有压迫感,古铜色的皮肤的皮肤有些许粗糙,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冷峻如剑锋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一双冰眸幽暗深邃。

绝!绝了!

许年年活了二十年,经她手拍摄了无数男人,也有不少的国际超模,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英俊的人,除了皮肤差点,这五官这气场,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

“景修,你这是什么意思?”祝秦氏接过粥,一脸疑惑的看向祝景修,刚刚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天,这绝美男子竟是她丈夫祝景修?卧槽!赚了赚了,这波不亏。

“娘,这休书我不会再写了。她许年年不是很想走吗,我偏不让,我看她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祝景修风轻云淡道,一脸的不屑。

她这次走不掉的,祝景修暗暗地想着,凤眸微眯,手不自觉抚上了肚子。

“我说你这兔崽子怎么说话的……”祝秦氏听后站起来抬手要朝祝景修打去。

许年年立马伸手将祝秦氏拉住,急忙说道:“娘!娘!你别动手,我现在也不想走了。”

“什么?”两双诧异的眸子齐刷刷的扫了过来。

将祝秦氏拉着坐下后,许年年一脸的歉意。

许年年上辈子活到了二十三岁,母胎单身狗,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如今穿到这里居然结婚了,而且她男人还有副英俊的皮囊,他要撵她走,她便不想走了。

这么优秀的男人去哪里找?不要白不要啊!

对,她是颜狗没错了

“娘,经过暴雨夜一摔后,我醒来就反省了一下自己,也明白了之前多少有点不知好歹,辜负了你们对我的好。我现在想通了,我不想走了。之前我做的错事你能原谅我吗?你别让我走了好吗?”许年年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一方面她觉得她之前如此对他们留下来有点不好意思,一方面又觉得现在穿来这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是这家人对她都是极好的,暂时可以留着下熟悉一下这里的生活再另做打算。何况她现在身无分文,留下来是她最好的选择。

“好!好!好……”祝秦氏听后高兴地流下了泪水,激动地抚摸着许年年的手应道,“不走便好…不走便好……”

“夫君你也放心,我以后会安分守己,好好待大家……”许年年又抬眸看向一脸阴沉的祝景修,和声细语的说道。

祝景修双目一沉,在这半明半暗的屋子里,更是晦暗得不见底,眸光锋利地盯着许年年,触及她的视线时,两人相对无言。

……

——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开文,文笔有点幼稚,请见谅。(深深鞠躬)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