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越:钓个萌妖当夫君》月翡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钓个萌妖当夫君

作者:月翡白

简介:一朝穿越,魂归异界,开局就是三个大字——穷,穷,穷!为了照顾相依为命的奶奶,为了安抚饥饿的肚子,先去河边钓了一条鱼。然而睡了一觉的工夫,什么?鱼竟然变成了一个男人?什么?奶奶竟然变成了一只猫?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孟若星:溜了溜了!鱼:不许跑,你要对我负责!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穿越:钓个萌妖当夫君

《穿越:钓个萌妖当夫君》第1章 一朝穿越,穷穷穷免费阅读

孟若星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远处的山川河流如同被洇了的水墨画,扭曲抽象,唯独一棵参天的红冠巨树挺秀的伫立在那里,既梦幻又真实。

而她正靠在红树旁,百无聊赖的吹树叶。

这时,一个男子自虚空缓缓出现。他身形高大,着银色战袍,高冠束发,唯独看不清模样长相,可是她居然一点也不怕,反而莫名欣喜。

那人缓步来到了她面前,那样子好像正定定的看着她。稍倾,他伸出一只手,轻轻覆在了孟若星的鬓边,似是抚摸,似是轻捧。

一丝凉意在耳畔温柔徘徊,孟若星不由自主的心生眷念,尽管作为一个万年单身狗,但是她还是没羞没臊得将脸轻靠了过去——反正是梦,她想。

对方如同得到了回应,身体忽的微微前倾,低下头来,他的唇与她近在咫尺。孟若星甚至好像感受到他的气息正呼在自己的脸上,有点清凉,有点微痒。

她吃吃的笑着,心中暗自荡漾,多么唯美的画面,这梦做的真值了。

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孟若星心中呐喊,心跳如擂鼓。

然而……

旖旎的美梦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瞧她那傻样。”有刺耳嘲笑声穿透耳膜,孟若星瞬间惊醒。还不及她反应过来,头上便是一记钝痛,一个石块正砸在她的脑门,力道之大甚至发出闷闷的“砰”声。

“嘶……”孟若星捂着额头,闷哼一声,伸手一看,鲜血在苍白的手心里格外刺眼。

几丈外站着几个半大的小子,他们头顶束着歪斜的发髻,粗布葛衣,半敞着衣襟,黝黑的皮肤下瘦得肋骨根根分明,此刻看到孟若星吃痛的样子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为首的那个笑的最欢,“瞧,我都说了,她是傻的,挨打都不知道吭声的!”他边笑边说,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自豪和得意。

这是哪里?梦中梦吗?孟若星脑袋有点蒙,为何周围的场景和眼前的人都看起来那样逼真?不同于之前的梦境,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有头上的伤口,轻轻一碰就疼得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天生最怕疼痛,这一下简直激得她怒火中烧,当下便将此时处境全都抛之脑后,心想着,这一下绝不能白挨,报仇要紧!

既然那小子都承认了是他砸的,那么就别怪自己不讲武德了。她飞快的瞄准了距离,心中盘算着趁那家伙得意忘形时冲过去将其揍倒在地,然后再狠狠的补上几脚。

自己运动健身散打拳击练习了多年,这点实力她还是有的。孟若星自信地想。

然而理想很丰满,当她一步迈出,却险些栽倒在地。

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到她关节肌肉是那样的僵硬,滞涩,如同许久没有活动过一样,这让她想起了以前被困在病床上久不活动,却不得不做康复训练时的那种身不由己的恐怖滋味。

不过,无论如何不能怂。

孟若星颤巍巍得迈出一步,又迈出一步。她只顾着稳住身形向前走,却没注意对面的那几个家伙惊呆的下巴都要掉了。

终于靠近了那小子,孟若星本想挥拳,却发现手臂也是重如千斤,当下心思急转,换成弯腰前冲,一脑袋将对方顶翻在地。

好在脑袋够铁。

这一下用尽了十分全力,就连她自己都扑在了地上。孟若星试了几次也没有站起来,所以第二招狠踹到底也是发挥不出来了,这让她多少有些遗憾。一想到之前自己被砸的痛楚,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恨恨的瞥了一眼那倒地哀嚎的臭小子,恰好看到了他卷起的袖口下露出的黑瘦手臂,于是找准时机,“吭哧”一口,咬将上去!

听着那小子倒抽一口凉气后,一连声“哎呦哎呦”的惨叫,孟若星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她松开嘴,嫌弃的吐了几口唾沫,得意的“呸!”了一声,“姐姐也叫你尝尝疼的滋味!”

“啊呀呀,不得了,傻子打人啦。”其余几个小子经过短暂的呆愣,忽然四散奔逃,同时爆发出的惊叫声,瞬间响彻了这一片土地。

不多时,不知从哪跑来了一群村民。孟若星鄙视的看着那几个躲在后面的臭小子,嗤笑道,“没出息,多大的人了打架还喊家长,呸,丢人!”

那几个家伙听了,嗖的把张望的脑袋缩了回去。

一个挽着矮髻的妇人哭天抢地的从人群里跑了出来,心疼地将地上那小子扶起,一边帮他拍打身上的土一边哭叫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啊!”见她儿子颤抖着手直指着孟若星,继续嚎,“哎呦,造孽哦。这傻子如今会打人,咱们村里可容不下这尊神了哟!”

“你骂谁是傻子?你才是,你全家都是!”孟若星气极,也骂了回去,怎么到了这里,一个两个都骂她是傻子!真真是忍不了了。

见她又是一副要打人的模样,村民中有几个做妇人打扮的女人急忙将孟若星的手反绑在了背后,然后将她架了起来。——非是孟若星不想反抗,而是她此刻实在腿上无力站不起来了。

有人愤愤的嚷嚷,“嘴,把她的嘴也堵上,这傻子咬人可狠了!”

孟若星偏头一瞧,是那个挨了她两下的小子,正捂着手臂疼的龇牙咧嘴。见孟若星眼神冷冷,顿时瑟缩的不敢出声了。

不过到底没人将她的嘴堵上。

有两个女人一手抓住孟若星的胳膊,架着她往回走,她这才发现,她之前坐的地方,正是一个农户的院门外。身后十几个人簇拥,瞧着就像押解什么罪大恶极的犯人一样,将她推进了院子里。

这院子很大,正前方有间大屋,虽然破旧,但是看着颇具古风。

这是哪?虽然刚才已经打了一架,可是孟若星此刻对于自己身在何处,仍是摸不清头脑。

来不及多想,那群人押着她,直接进了屋。

屋内分三间,中间是一个堂屋,只摆着一张脏兮兮的旧桌子,和两把看着就不怎么结实的椅子。左右两侧的屋子则都用老旧的布帘遮着,看不清里面的模样。

这时那个护犊子的妇人又站了出来。

“孟老太,孟老太,你快出来看看,你家傻子打人了!你管不管啦!”她的嗓门很大,音调奇高,直震的房梁上的灰都扑簌簌的往下掉。

有人扯了扯她的袖子提醒她不要老傻子傻子的叫,这样不好,她非但不听,反而嚷的更大声了,“孟老太,你家傻子把我儿子打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否则就将她带到村长面前,让村长大人定夺!”

这妇人仿佛不知疲累,一直叫嚷不休,可是屋内始终也没出来人。眼下这种情况,孟若星作为当事人,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这孟老太到底何方神圣,这谱摆的着实可以。

终于,孟若星右手侧的布门帘有了动静,她满怀期待的紧盯着那门口,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门帘才被缓慢的掀开,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实在是老得可以,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岁数。但见她皮肤灰暗,皱纹深刻,花白且稀疏的头发挽成一个小小的髻搭在脑后,身形佝偻,又十分瘦弱,幸好手上还拄着一根破木棍当拐杖,否则只吹一口气就能将她刮倒了。

不过,也庆幸于她的孱弱,那大嗓门妇人见她出来终于不再嚷嚷了。

孟老太刚从门里出来,便累得歇了歇脚。

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往前走,她来到了孟若星面前,“哎呦喂,我的宝贝孙女,你怎么受伤了,都出血了,是谁给打的啊。这是要心疼死我这老太婆嘛。咳咳咳……”老太太的声音既苍老又有点沙哑,不过,中气倒是还足,她抬起枯枝一样的手轻轻抚摸孟若星的伤,一时伤心,便咳了起来。

孟若星一听老太太这么问,哪有不配合的道理,碍于手被反绑,只得伸长了下巴使劲努了努嘴。顺便连那小子的娘也指了出来,“就是他!”

孟老太顺着她目光一瞧,便对事情经过略知了一二,顿时一颗一颗泪从浑浊的眼睛里淌了出来,划过脸上的沟壑落在了地上,“你们这是要……要逼死我们祖孙两啊。”

那妇人看着老太太这样,也有些尴尬,之前只顾着儿子受伤,倒没注意人家姑娘也伤的不轻,“谁……谁要逼死你们了,我们就是想讨个说法。我儿子总不能白挨打啊。”

“那我孙女就该白挨打吗,瞧这血流的,年头本就不好,流了这么多血,身子是要亏的呀。”孟老太抹了一把眼泪,“要不然你们就干脆要了我老婆子的命吧,反正我们祖孙俩住在这村子里,总是碍着你们的眼。”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的村民倒不再沉默了,赶忙劝说,“孟家老太太这是哪的话,可别这么说。”

孟老太冷哼了一声,“如今我们祖孙破落了,便人人都想上来踩上一脚,你们都忘了,我们刚来这村子落脚时,可是给了你们每户多少好处!”

“那都多久的事了。还好意思提。”大嗓门妇女小声嘟囔,不过在场的都听到了。

孟若星听天书似的听着这些人一来一回,还觉得挺有趣,却冷不防孟老太扶着她的那只手,狠狠的掐了她一下。登时“哎呦”一声叫了出来。孟老太借着这劲儿,直接和孟若星上演了一出抱头痛哭。

——

作者有话说:

作者暂时没什么话想说^_^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