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万国朝仙》跪妃扶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万国朝仙

作者:跪妃扶墙

简介:贪财好色行尽万里山河,命运坎坷尝尽悲欢离合,佛儒道、妖魔兽、仙路难行,星河浩瀚,且看卖药少年如何一步步……丢掉节操!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万国朝仙

《万国朝仙》第1章 倒霉蛋免费阅读

“我的亲亲,你有多少…奴家替你咽了罢,省的冷呵呵的,热身子下去冻着,倒值了多的。”

“乖乖儿,谁似你这般疼我……好吃不好吃?”

“略有些咸味儿,你有香茶与我些压压。”

“香茶在我白绫袄内,你自家拿。”

“侍臣不及相如渴,特赐————”

“咔!拜托带点感情好不好?”头戴鸭舌帽的导演无奈喊停。

镜头前,男子哭丧着脸,指着鼻偃齿豁的女主角,就要崩溃。

“张导,我实在演不下去了……哪有金莲长这样的?”

“额……确实难为你了,待会有批————”

姓张的导演还没说完,制片就带着三名泳装女子走来,大喊道:

“张导,试镜的来了!”

片场停工,三名女子站成一排,依次开始自我介绍。

“张导你好,我是一号琳琳,来自尘都。”

“张导你好,我是二号娜娜,来自昌沙。”

“张导你好,我是三号慧慧,来自吴汉。”

张导点了点头,不假思索道:“手放前面还是后……咳,你们都有什么才艺啊?”

一号琳琳正欲翩翩起舞,门外放风的场务冲了进来,慌张喊道:“张导不好啦,我们遭人举报了!”

……..

警察局,审讯室。

“张凌是吧,我劝你态度端正点,争取个从宽处理。”

“我承认,这都是我拍的。”张凌默默低下头。

“老太太都拍,你还是人吗你?!”

“经费有限嘛这不是,不过我的风格是美而不淫,淫而不贱,贱他还不失文雅。”

“拍猫片就拍猫片,那这么多废话,说,具体都拍了些什么?”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算上场务一共三人,你就敢去拍名著?”

“同志,你说这话我就不乐意了,人少怎么了,我们可是奔着AVN去的。”

“还嫌不够丢人,想丢到国外去?”

“怎么能是丢人了,这事往小了说是散播快乐散播爱,往大了说是向世界输出我们民族文化啊。”

“闭嘴,你拍的那些片,我们鉴黄师看了,建议三年起步。”

…….

三年后,张凌出狱。

房被收回,求职被拒。

恰逢三十而立,贫穷如虎,惊散九族六亲。

穷途末路,横卧公园长凳,遥望满天星斗,以水充饥。

………

鑫花社消息,昨日我市一男子在人民公园不幸遇难,据警方透露该男子此前因拍摄不雅视频入狱三年,目前遗体尚无家属认领,下面连线场外记者。

“大爷,听说您当时在现场对吗?”

“我在银行门口躲雨,那小伙子蹦水坑溅的我满身是泥啊。”

“那您知道他是怎么遇难的吗?”

“他蹦的老欢了,还喊什么‘低价’冲呀!”

“大爷,我问您他是怎么没的?”

“没的,确实没的,我去商场看了。”

“我是问您他怎么死的?!”

“噢,没看清,回头就不见了……早上从那捞出来的。”

大爷指了指路边的井盖。

……

混沌空间,灵体飘荡。

“好不容易找到工作,迪迦误我啊!!!”

“这…是要去投胎吗?”

“丑点没关系,希望来世姓马……私生子也行。”

“额,好困……”

……………………………………..

惊蛰,万物复苏,蠢蠢欲动。

道乾大陆的正东,坠仙山脉的外围,不归山坐落于此,前有山渊横围,后靠十万大山,不归山遗世独立,与世隔绝。

残月当空,魔鸣娃的求偶声此起彼伏,饥渴难耐。

半山腰的兽洞内,断去左臂的女子背靠石壁,单手掐诀,周身泛着红色光芒。

女子身上血迹斑斑,干涸呈暗红色,且身上最为明显的三处剑伤已经结痂,无奈伤口太深,行气的过程中,结痂处还在不停的往外溢血。

灵气亏空,小腹突然隆起,女子面露慈色。

身上残存的气血不断汇聚于腹部的隆起处,而失去气血的部分变成了暗灰色。

一炷香后,仅腹部还呈肤色,女子停止结印,右手抓起剑尖,小心翼翼的划向小腹。

每割一寸,疼痛便加剧一分,以至于割到最后,伤口处的肌肉纤维都在不停地自主颤动。

女子咬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伤口也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待小腹完全被割开,女子伸出颤抖的右手,慢慢从腹中掏出一个血色结晶蛋。

女子将蛋单手托于胸前,起身将之放入兽巢,使其紧挨着两个大小差不多的兽蛋。

而此时,女子已全身暗灰。

望向兽巢,女子仿佛解脱,痛苦的神色完全消失,绝美的脸庞出现了安静祥和的笑容。

是的,她笑了,宛如盛开的蒲公英,随风摇曳。

女子俯身吻向巨蛋,嘴唇碰到蛋壳的一瞬间,面部和身体全部塌陷碎裂。

碎片燃起了灰色火焰,照亮了整个兽洞。

待火焰熄灭,碎片燃烧殆尽,女子的气息完全消失,仿佛从没来过一般。

……..

时过七日

昏暗的兽洞内,一头白色妖兽趴在兽巢边满脸问号,盯着血色巨蛋目不转睛,拳头般大的双眼泛着灵性的绿光。

白色妖兽身长一丈,羊头狮身,头有两角呈锥状,棍状般粗细的尾巴,时不时的拍打地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仿佛是在告诫四周的妖兽不要靠近。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

蛋壳破裂,一只挂着透明粘液的小爪子伸了出来,透过缝隙,能看到一颗已经睁开双眼的小脑袋,正在拼命往外钻。

白色妖兽低头起身,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完全破壳而出的小家伙,随即挥动右爪,打破另一颗兽蛋。

蛋液流出,呈深绿色,散发出强烈的异香。

小家伙嘴里发出呜呜声,仿佛天生使然,慢慢爬了过去,靠在血色结晶蛋旁,张嘴吮吸。

临近午时,张凌的意识苏醒。

结晶巨蛋开始晃动,白色妖兽低头靠近。

蛋壳越来越薄,颜色越来越淡,直至全部变成暗灰色。

“啪”

破壳声再次响起。

张凌终于挣脱束缚,破壳而出,还没来得及呼吸新鲜空气,一张兽脸就怼在了脑门上。

张凌:=͟͟͞͞=͟͟͞͞(●⁰ꈊ⁰● |||)

妖兽:(‧_‧?)

张凌:=͟͟͞͞=͟͟͞͞(●⁰ꈊ⁰● |||)

妖兽:(‧_‧?)

妖怪啊!

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洞外。

白色妖兽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围着婴儿走来走去,仿佛在说:怎么生了这么个玩意儿?!

见妖怪没有恶意,张凌晃动小脑袋观察四周,发现问题太多,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这…这是哪?

嗯?婴儿?

我这是……

穿越了?转生了?!

对了,是男是女?

额……还好带把!

怎么从蛋里出来的?这是我母亲?

难道……我爹真勇敢!

怎么不能说话?

嗯……不急,毕竟刚出生。

…….

小妖兽慢慢爬向婴儿,在其身上舔来舔去,显得格外亲近。

白色妖兽被迫接受事实,也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小心翼翼的衔着婴儿,将其头朝下丢进破碎的兽蛋内,剩余的蛋液刚好没过婴儿的头部。

……..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一座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九进四合院内,石伯海躬身站在门外。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还没有找到?”房间里传出男人的责问声。

“我们已经连续派出三十多人,不断向不归山深入,只找到了她的左臂,而且我们的人只回来四个,里面地形诡异,妖兽横行,恐怕她的尸身早被妖兽给……”

石伯海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了,玄影石的记录我已看过,她不可能还活着。你们也不用再找了,让派出去的人都回来吧,我还有其他事情交给你们。”男人浑厚的声音再次从房内传出。

“是!”

石伯海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慢慢俯身退去。

…….

…….

野生的世界,野生的人,野生的不归山见不着人!

张凌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逐渐长大。

喝兽奶、吃生肉、啃野草……..

虽然不是人过的日子,可一想到其他小说主角,张凌就信心满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第一年,张凌:前途光明

第二年,张凌:未来可期。

第三年,张凌: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四年,张凌:定有宝物从天而降!

第五年,张凌:定有高人路过,收我为徒。

第六年,张凌:定能寻幽探秘,获得无上功法。

第七年,张凌:我的buff怎么还不来?

第八年,张凌:姜子牙八十封相,我才八岁,不急。

第九年,张凌:难道我的buff需要触发?

第十年,张凌:我有buff吗?

第十一年,张凌: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十二年,张凌:没事,能出去就行,普通人的生活也不错。

第十三年,张凌:我还能出去吗?

急了,张凌急了,开始寻找出山的方法,可不是迷路,就是被稀奇古怪的野兽追的到处乱窜……

不归山太大了,大到让人呼吸急促,大到让人难以接受。

唯一出山的可能就是不归渊,当张凌得知这个消息后激动的整宿睡不着,可赶至不归渊,张凌彻底绝望了。

幽暗的山渊深不见底,光秃秃的山壁乌黑发亮,荒凉的地面寸草不生,混乱的气流还夹杂着肉眼可见的磁力。

放眼望去,视线都发生了偏移。

“呜呜……十三年,整整十三年……….不给buff就算了,好歹让我出去啊!”

一拳锤在树干上,张凌仰天跪地,泪如雨下。

此情此景,可惜没有雪花飘落。

…….

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可以扭曲一个人的性格,甚至可以……跨越物种隔阂。

与妖兽为伍,与社会脱节,整整十三年,就算有着前世的记忆,也难免被同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张凌并不孤独。

与他一起长大的妖兽名叫小白,彼此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同床共枕……可惜是只公的。

命运就像那啥,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

既然出不去,那就勉强接受吧!

虽然没有气运、没有宝物、没有老爷爷、没有系统……

哪怕是从蛋里出来的,但至少物种没有变!

比起转生成蜘蛛、史莱姆……

我可太倒……幸运了!

每当眼泪忍不住,张凌只能自我安慰,不动手的那种!

……..

挖坑捕猎,拦水捕鱼,钻木取火,剥皮制衣……凭借着野外生存知识,张凌虽吃穿不愁,可精神却极度空虚。

所以……得找点刺激的事情做!

三丈大的龙雀鹰追着小白进入密林,张凌则趁机抱走巢中的鸟蛋。

吊睛翼虎外出捕猎,张凌将小老虎仔抱进蛇窝,借虎杀蛇。

升烟熏走毒王蜂,张凌抱走蜂巢,结果被蛰的灌脓变相。

白蚁搬家,张凌掏窝,

猴子摘桃,张凌砍树,

……

虽生活不再乏味,可危险如风,常伴其身。

每次受伤后,“母亲”都会找些野草野果喂给张凌,吃完这些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后,身体就像个烧开的水壶,不停地冒热汽。

之后再休息几日,伤也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小白头上生出锥形双角,身形越发壮硕。

张凌也逐渐长高,黝黑的皮肤,触目惊心的伤疤,乱糟糟的长发,脏兮兮的兽皮裙……再配上一口流利的兽语。

张凌成了一头人形野兽。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