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逆天狂徒》东都猫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狂徒

作者:东都猫王

简介:作品根据网游《天下》改变而成,讲述了一位天才少年在大荒世界中面对人、神、魔三界混乱的人生抉择与爱恨情仇。。。。。。。这天,顺我意者长生,逆我意者灭亡;天无人道,人可灭之,人无人道,自有天收;我意遨游九州,看这天下万物平等;我意舍生取义,为这苍生力撼九天;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逆天狂徒

《逆天狂徒》第001章 绝雁关前天机营免费阅读

大荒540年

太古铜门 青邱林 新天机营门派驻地

秋月初九 清晨

“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八····九···九”

“七号呢?七号是谁?”腰缠单刀,手提大木盾的巴图尔虎目圆瞪,紧紧的盯着身前的一干少年怒吼问道。

“报···报告巴统领,七号是萧长琴。”

“又是那小子?来人,去把那小子给我绑过来。”巴尔图一听到萧长琴这个名字,满脸怒气立时变的更加浓烈,两行眉毛都险些要竖直了。

众少年见他满脸怒容,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不敢支吾半声,此时也早已有兵士快步去拿那萧长琴去了。

过不片刻,那两名兵士便带着一个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少年疾步而来。那少年远远看见巴图尔的满脸怒容,原本浓重的睡意立时消了大半,苦着脸一步步的走过来。

众少年一见到他,不少人便在心中暗暗偷笑,一些女弟子见他衣衫不整,更是一个个急忙扭过头,红着脸不敢看他。巴图尔一见到他,便立时怒喝道:“萧长琴,你上辈子是做猪的不成?整天睡不够。”

萧长琴苦着脸小声解释道:“巴统领,我···我不是有意的。”

巴图尔听了,“嗙”的一声将大木盾按入地面,怒道:“还敢狡辩?马上绕着绝雁关给我跑三十圈。”

“啊?三十圈?”萧长琴一听,整个人都吓的险些瘫痪了。

“怎么?嫌少是不是?”

萧长琴一听,急忙摆手:“不不不,刚刚好,刚刚好,弟子这就去,这就去。”说着,便要抬腿而去。

谁知巴图尔突然喝道:“若是被我发现你敢偷奸耍滑使用神盾心法,定当重惩。还有,把衣服给我穿好。”

萧长琴急忙点头称是,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疾步而去,好像他再不走,那巴统领便要将他五马分尸一般。看的众人一个个均是忍俊不禁,小声轻笑起来。

巴图尔却立即一声大喝:“有什么好笑的?你们也想和他一样是不是?”

众人立即强忍住笑,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不敢有半分懈怠。

巴图尔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少年,才喝道:“今日我们继续温习破阵刀法。”说完,便抽刀转身背对着众人演练起来,众少年少女也都一个个抽出腰间的木刀跟着练习起来。

却说萧长琴一路小跑逃出了巴图尔的视野,才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唉,让我绕绝雁关跑三十圈,那我的丑事岂不让整个太古铜门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巴图尔,怎么总是找我的麻烦?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不能怪他,谁让我睡懒觉来着。”

正值他自言自语的在林间漫步,突听噗嗤一声轻笑道:“长琴师弟,又被罚了?”

萧长琴急忙转身,便见一身青色道服的妙龄少女含笑走了过来,在她身后还有一只青色小麒麟。

萧长琴尴尬一笑,走过去苦笑道:“蝶舞师姐,早上好啊。”

那少女蝶舞笑道:“我是好的很,你看起来好像就不太好了。”

萧长琴尴尬笑道:“师姐就不要取笑我了,巴统领要我绕绝雁关跑三十圈呢。”

蝶舞闻言吃了一惊,随即便失声笑道:“那你今后岂不成了太古铜门的名人了?”

萧长琴本以为她会安慰自己几句,没想到却是这般反应,心中更是大觉尴尬,苦笑着说不出话来。那蝶舞却继续笑道:“不知道你待会经过云麓仙居的时候,会不会被他们火宗宗主认为是去偷看他们的女弟子去了。”说完,便又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

萧长琴被他说的哭笑不得,只能站在一旁苦笑着不说话。许久,蝶舞才止住笑,上下打量着他说道:“萧师弟近日刀法可有进步?”

萧长琴一听她说起旁事,心口大松,立即拍着胸膛说道:“那是必须的,蝶舞师姐要不要试试?”

蝶舞微微一笑,摆手道:“今日就算了,我还要赶着去白云观,改日我再和你切磋一番。”

萧长琴闻言一愣,禁不住道:“原来你要去白云观。”

蝶舞点了点头道:“昨天师叔伯他们已经去了,我因为有事没能和他们一起去,所以一大早就要赶过去。”

萧长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送师姐一程吧。”

蝶舞笑道:“不用了,万一要是被巴统领看到了,又有你受的了。”

萧长琴一听到此话,立时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蝶舞见状,禁不住便是一阵咯咯娇笑,萧长琴离得近,看着她顾盼生姿的姣好容颜,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处子清香,禁不住一阵意荡神摇,不知不觉的便看得痴了。

蝶舞笑了片刻,突然发现他痴傻的听着自己看,禁不住秀颊一红,急忙转过头低声道:“我先走了,你可要努力修炼。”说完,不待萧长琴反应,便径直跳上那小麒麟的脊背,腾云而去。

萧长琴愣了一愣,痴痴的看着蝶舞远去的背影,心中不住暗想:“太虚观的弟子就是好,可以名正言顺的虐待小动物。”

“萧···长···琴”正值他发花痴一样的傻想之时,突听远处传来一声怒雷般的大吼,萧长琴吃了一惊,远远便看见巴图尔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正朝这边赶来。一看到巴图尔,萧长琴整个人都险些吓的魂飞天外,立时便是拔腿狂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巴统领,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太古铜门 水云宫

“青萝师妹,快看,那个天机营的小子又来了。”一名正在修习的妙龄少女突然惊讶的说道。

众多火宗弟子听了,立时一个个举目朝山门处看去。

“咦,果然是他啊,看来他对青萝师妹真是一往情深啊,上次被宗主打那么惨还敢来。”

“青萝师妹你快看啊,他来了,他来了。”

一直闭目静修的绝美少女,无奈之下之下只好睁开眼,辩解道:“师姐们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和萧师兄只是萍水之交,上次是个误会。”

她的话刚说完,便有一人调笑道:“上次是个误会,这次人家可是特地为你来的,你还不去看看?”

这时便听一人冷笑道:“有什么可看的?那小子武功差劲,长得也不好看,哪里配得上青萝师妹?”

“哎哟,照你这么说,配得上你才能看你一眼了?那要是魍魉门的猥琐小受偷看了你一眼,你是不是就要嫁给人家啊?”

“谢冰漪,你说话放尊重点。”

“哟,我就不尊重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去向宗主喊冤去呀,你去呀。”

“你····”

“二位师姐不要吵了,大家同门一场,不要为了些许小事伤了和气。”

那谢冰漪听了,立时冷笑道:“青萝妹妹,你可真是太天真了,人家可没把咱们看作是同门。”

那青萝师妹听了,心中不禁暗暗叫苦,正在此时,突听山门下传来几声怪叫:“巴统领,巴统领,你不要再追了,我···我跑不动了,我又不欠你钱,你老这么追我干什么?”

众多火宗弟子远远听见这声音,愣了一愣,随即便一个个咯咯娇笑起来,莫青萝愣了一愣,也是忍不住掩嘴娇笑起来。

“那萧长琴肯定是又犯了什么错,正在逃命呢。”

“肯定是了,那天机营的弟子个个都是循规蹈矩的王朝军候选人,却偏偏出了他这么一个活宝,真不知道断掌门当时怎么就同意收他入门了。”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咯咯娇笑。莫青萝心中亦是好笑不已:“这个萧师兄,那日他为救我独挡妖魔时那番正经,却没想到骨子里竟是如此有趣的一个人。”

“臭小子,你···你还跑啊?怎么不跑了?”巴统领一手拎着累的不成人形的萧长琴,一手提着大木盾,气喘吁吁的说道。

萧长琴翻着白眼,喘着粗气道:“不···不跑了,跑···跑不动了。”

巴图尔哼了一声,骂道:“这就是偷懒的下场,下次再敢偷懒,小心我罚你板子。”

萧长琴听了,立即叫苦道:“绝不敢了,再也不敢不听您的话了,巴统领,这次你就饶了我吧。”

“饶了你?没门儿,除非下个月进制大选的时候你能进虎贲营,不然本统领天天让你绕着绝雁关跑。”

“啊?”

巴统领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怒道:“啊什么啊,你努点力,很容易就能进。本统领只是让你入虎贲营,又不是让你进龙骧卫。”

萧长琴苦着脸道:“巴统领,还是不要了,我怕死,我听说虎贲营的弟子都在前线,我爹我娘可就我一个儿子。”

巴图尔听了又是一脚踹过去,怒道:“臭小子,你说你怎么这么孬种?老子当时是撞了邪了,竟然答应掌门收留你。”

萧长琴听了,唯唯诺诺的说道:“巴统领,你看我长的瘦小枯干,去了前线也是累赘,耽误王朝大业是小,丢了您的脸可就大大的不好了。”

“嗯?你说什么?”巴图尔一双虎目瞪过来,吓的萧长琴连连后退了几步,看着他不敢说话。

巴图尔看着他,心中暗暗思量:“他这话说的倒也对,万一出去了替我丢人,我可就划不来了。掌门的嘱托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好了。”想到此处,禁不住又多看了萧长琴几眼。

萧长琴见他老盯着自己不放,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哪里敢说半句话?良久,巴图尔才说道:“既然你小子怕死不敢去,那就应该多下点功夫,考进龙骧卫,不然老子岂不更丢人?”

萧长琴一听此话,立时喜笑颜开的连连点头:“弟子一定努力,一定努力,一定不会让您老人家脸上无光的。”

巴图尔见他嘻嘻哈哈,混没个正经,禁不住怒由心生,立时又怒喝道:“光说有个屁用,马上去把剩下的十三圈跑完,不然中午不许吃饭。”

“啊?还要跑啊?”萧长琴整个人险些没崩溃。

巴图尔一脚将他踹飞出去,怒道:“再敢偷懒,你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萧长琴听了此话,哪里还敢逗留,立时爬起来狂奔而去。

夜幕四垂,秋风拂岗。

累了一天的天机营弟子都已经摆榻入睡。萧长琴悄悄换上一套玄衣,借着淡淡的月色,几个纵跃便已消失在林间,就宛如一只精灵一样瞬间融入了黑暗之中。

“咕咕,咕咕···”

“你来了。”

“嗯,今天打算教我什么?”

“臭小子,刚开始的时候你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学。”

“哦,你不想教那我回去睡觉了。”说完便要转身而去。

“站住。”

“干嘛?”

“你···哈哈,好,有个性,我就喜欢有个性的人。”

“我可没说喜欢你。”

“哈哈,来,今天我把最后一套绝学《刺客遗篇》传给你。”

“你说吧,我在听着。”

“额···好吧。那你注意听,刺客遗篇乃是我魍魉门的武学精粹,其修炼难度远高于追魂剑术和鬼影迷踪。”

“大哥,请入正题,我还要赶回去睡觉呢,不然明天又起不来,又要挨罚。”

“哈哈,好。刺客遗篇乃是以激发人体无限潜能为基础而对我们身为刺客的攻击的加强心法,乃是追魂剑术的强大支撑。首先说道这套心法的诀要之处便是‘大道无形,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十二字真诀,意思是身为刺客要时刻懂得因时而动,因势而发,因地制宜,要明确自己必定要一击必中,一击必退的刺杀要领。刺客遗篇中有一式暗器卷,便是控敌于先的绝妙心法,我演练给你看。”······

“好了,都记住了吧。”

“嗯,都记住了。”

“嗯,那就好,那样我也可以放心离开这里了。”

“嗯??你要走?去哪儿?”

“九黎”

“九黎?那是个什么地方?”

“额····哈哈,你还小,以后你会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哦”

“小子,我走之后你切记要仔细修行心法,心法是所有招式的基础。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资质最好的一个,如你专心修习,他日成就必定在我之上,更有甚者能够超越前人五百年。”

“呵呵,原来被你夸奖也是很受用的一件事。你的话我都记下了,该怎么做我心里也明白,你就不用担心了。”

“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八大门派墙第之论甚重,我传你武学之事莫要对他人提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更不能使用我传你的功夫。”

“嗯,这个我明白。”

“那行,你去吧,愿你日后能为王朝效力,抗击妖魔。”

“他日相见,我请你喝酒,以谢你今日传艺之恩,告辞。”说完,便见他身形一动,转眼间便消失在树林之中。

黑衣人看着他消失,心中不自觉的有些惆怅,禁不住长叹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愿我今日所为能为大荒黎民带来的不是灾祸而是福音吧。”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林间传来一声长笑:“荆门主不愧是大荒第一奇人,竟然敢置大荒门第之论于不顾,私自传艺他人。”

那黑衣人闻言,神情一变,也不接话,身形一闪,立时隐没于黑暗之中。

那个声音见此情景,立时笑道:“荆门主莫慌,老夫本无恶意。”说话间,便见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汉子从林间缓缓移步而出。

那中年汉子走到刚才那黑衣人所站之处抱拳道:“荆门主,还是现身一见吧,老夫断不悔,见礼了。”说完,便朝着幽深的树林作了一揖。

而那黑衣人却依旧不曾现身,一声冷笑却在林中响起:“人言天机营断掌门乃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却没想到也是鸡鸣狗盗之辈。”

那中年汉子断不悔听了禁不住苦笑道:“荆门主,你误会我了,老夫的确没有恶意,不然也不会现身相见了。”

那荆门主冷哼道:“说的倒是好听,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在此处偷看已连续三个晚上了,若非本座急于传道,早将你揪出来了。”

断不悔听了,禁不住心头一惊:“这荆名果然不负盛名,我远在十数里之外都能被他察觉,这份洞察力,当今大荒,恐怕除了遗墨大师,无人再能与之相较一二了。”当下急忙抱拳道:“荆门主,前两日乃是因为老夫担心门下弟子误入歧途才不得已而为,今日才发现暗中之人乃是荆门主,所以才现身与阁下一会,还望荆门主能够不计前嫌,现身相谈。”

“有什么好谈的?我魍魉门与你们七大派没什么好讲的,如若看我们不顺眼,尽管派兵来袭,本座定然奉陪到底。”

断不悔闻言苦笑道:“荆门主,魍魉一门,与其他七派皆为炎黄子孙,盘古一脉,都是王朝抗击妖魔的中坚力量,理应同心戮敌,何来仇视之说?还是快快现身,你我一叙吧。”

那荆门主冷哼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同为炎黄子孙,却为何一定要我现身?你又有什么话要说尽管说,此处又无他人。”

断不悔闻言,迟疑片刻才轻叹了口气说道:“荆门主是否是刚从幽州朔方城回来?”

暗处的荆门主听了明显一愣,随即便冷冷的说道:“是又如何?”

断不悔立时问道:“可曾遇见朔方城主七夜?”

荆门主闻言又是一愣,迟疑半晌才淡淡的说道:“我本想前去刺杀,却不想被他逃了。”

断不悔闻言,淡淡一笑说道:“并非是他逃了,而是他早已离开了朔方城。”

“什么?”暗处的荆门主明显吃了一惊。

断不悔继续说道:“不仅仅是他,还有一直在古皇陵游荡的玉玑子也于三日前离开了中原。”

荆门主闻言道:“玉玑子那恶贼不是想要在古皇陵寻找三卷天书,怎么会突然离开?”

断不悔道:“因为他听说了七夜要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

“大荒极南之地,伽蓝墟。”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