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小俾宰智

简介:王墓本是一介平凡大学生,但因为一次灵异事件,意外发现爷爷留下的古籍乃惊世符箓之法,从此步入道门,鬼挡杀鬼,神挡杀神!
一张符箓够吗?不够就再来一张!
看王墓仅凭一本符法,在这灵异复苏的乱世里走向人生巅峰!
灵异复苏,人间大乱,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角色:

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第2章 大意了免费阅读

研究了一下午,王墓看时间差不多,就悄悄走出寝室,出门打了车,往和王静云约定的地点赶。

目的地叫思仁大厦,蜀都中心城区有名的商业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

等到了地方,王墓发现此处人来人往,依旧是一片繁荣的景象,完全不像是闹鬼的地方。

王墓发过去消息,对方许久都没回复,打过去电话也没人接,他索性在大厦一楼找了个麻辣烫店吃饭,并发消息告知王静云自己吃饭的地方。

不过说来也奇怪,现在正是饭点,这家店客人稀稀拉拉,别的店都已经是排起了长队,对比明显。

麻辣烫上桌,味道并不难吃,王墓有些不明白这家店生意为什么这么惨淡。

正吃着,王墓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来人不是王静云。

那人看到了王墓,踩着小碎步就过来了。

“王墓,可算是找到你了,还是不是兄弟了?居然不叫我!”

看到尚士文,王墓一脸愕然,“你怎么找来的?”

“那还不简单?别忘了你的手机是我借你的,简简单单登录账号,定位设备就找来了。”尚士文坐到王墓对面说道,而后唤来服务员,点了个豪华和牛麻辣烫。

王墓撇嘴,“等我挣了钱,手机就还你。”

“这都不重要。”尚士文笑着问道:“不过你来我家大厦干什么?你不是要去玩刺激的吗?”

“你家大厦?”

“对啊,尚思仁就是我爹。”尚士文一拍胸脯,得意道。

“牛啤!”

王墓别无二话。

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在店门口张望了片刻,她看到王墓后,走了进来。

“道长,不好意思,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让你久等了。”

“没事儿王小姐,刚好吃个晚饭。”

而尚士文诧异地看着王墓,而后凑上前去,小声耳语道:“哟,这大美妞身材气质容貌俱佳,还管你叫道长,你们在玩角色扮演啊!哈哈,会玩!”

接着,尚士文连连点头,似乎是自以为是地想通了一些事情。

难怪不带我!原来是想吃独食!

……

“这位是?”王静云礼貌问道。

“同门。”王墓随意解释道,而且这话没毛病。

尚士文倒也很快进入角色,点头哈腰客气道:“您就是王小姐吧,王墓特地邀请让我一同前来,今晚上我一定殚精竭力,包你满意!”

王静云礼貌点头。

王墓一脸黑线,但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接着他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虽然是夏季,但天空已经暗下来,加上蜀都地处盆地,云雾很厚,现在外面已经是昏暗无比。

路灯的光都照不了多远。

不知道是因为心理因素还是什么,王墓觉得这些路灯像是一个个白色的灯笼一样,瘆得慌。

在闷热的夏季夜晚他都觉得背脊隐隐发凉。

不过旋即他才发现是身后的空调在对着他吹……

“尚士文,你先吃,我先和王小姐上去看看情况。”王墓起身,想撇开尚士文。

不过他站起来之后才发现窗外有一片区域围了警戒线。

而王静云看那里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王墓心中有了结论,他二话不说,前去查看,王静云自然是跟上。

那只鬼的身体支离破碎,想必是坠楼而亡,就落在警戒线里面。

到了警戒线面前,王墓下意识捂住鼻子,但还好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不过地面虽然已经被清理干净,但还是有一块黑乎乎的阴影,细看之下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苍蝇。

就算东西被清洗掉,苍蝇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他这才明白这家麻辣烫店生意惨淡的原因。

王墓不禁惋惜道:“这里不好打扫吧。”

“嗯,捡不起来,第二天早上才找人用大功率吸尘器吸的。”王静云出乎意料地平静。

“是意外还是自己跳的?”王墓问。

“不是意外,是抗压能力太弱了……”王静云有些无奈道:“大家都在加班,怎么就他想不开。”

闻言,王墓皱皱眉,不允置评。

不知什么时候,尚士文也摸了出来,不懂就问:“你们说什么呢?奇奇怪怪,吸尘器是什么新玩法吗?那劲儿会不会太大了?”

接着他看到地上的苍蝇,抱怨道:“淦,哪家店乱倒泔水啊,全是苍蝇,回去就涨这家店房租!”

王墓突然一脸严肃,把尚士文带到一边说道:“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是来杀鬼的,看到那一滩了吗?一个人一般大小的西瓜啪的摔得稀碎,指不定就有哪只苍蝇在上面爬过,又飞到你吃的和牛上搓手手呢。”

“yue~”尚士文当场就呕了。

“你就在楼下等我吧。”王墓拍拍尚士文肩膀,“还是不能把你带去冒险,毕竟你也不是和我一样,孤家寡人一个。”

“兄弟,你这就不仗义了吧,还故意恶心我。”尚士文挺直身板,一挑眉,但还是压着声音道:“就许你和大美女玩道士和女鬼的角色扮演游戏啊!而且这是我家的大厦,我来去自如,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王墓扶额,一阵无奈,看样子是解释不通,尚士文也不会相信鬼神这类的说法,他只好塞了几张纯阳金光符到尚士文手里。

“好自为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兄弟,我身体吃得消。”尚士文贱贱说道:“嘿嘿,难忘今宵!不过这里啥时候开了一家道士女鬼主题的会所,我都不知道!”

王墓无奈叹气说道:“到时候一定要听我指挥。”

“这事儿还用听你的?我的姿势水平可比你丰富!”尚士文示意王墓放心,然后走到王静云旁边搭讪道:“王小姐,这符纸是劵吗?一张一次?还是一张一个人?”

王静云疑惑道:“啥?”

……

尚士文在不明真相地撩拨,王墓则走出去几步,抬头看去。

思仁大厦三十多层的高度,不少楼层都亮起灯光,只有一层完全没有一点灯光。

“是那儿吧!”王墓指了指黑暗的那一层,大声问道。

王静云看都不看,直接点头,“对,今天没人来上班。”

“不用上班也好。”王墓随意应了句。

“领导让他们回家加班……”王静云回道。

王墓一脸黑线,“……”

尚士文搭话道:“没人好啊,这样我们都放得开,我建议咱灯也别开了,月黑风高好办事。”

闻言,王静云思索片刻后,点头。

临行前,王墓随口一问,“不用等到十二点吗?”

王静云支支吾吾,最后只说:“不用,今天白天公司就已经不对劲了。”

……

随后,三人走上电梯,按下“24”的按钮。

一路上都很顺畅,直接就到了二十四楼。

只是电梯刚到楼层,门都还没开,就渗进来一股凉气。

王墓瞬间头皮发麻。

尚士文倒不以为意,吐槽道:“嚯,你们的人下班也不知道关空调,多费电啊!”

电梯门打开,与电梯里明亮的环境想必,楼道间阴暗得可怕,只有“紧急出口”的标志正发着青幽的光亮。

“那王道长,我去楼上监控室,给你们探查情况,我们语音联系。”王静云说道。

“嗯。”王墓点头,然后心里惶惶不安地走出电梯。

尚士文也走了出来。

“注意安全。”王静云分外诚恳地提醒道。

随后电梯门关闭。

等王静云离开后,尚士文一脸懵逼,“王小姐这是去哪儿?她去看监控,我们玩什么?”

“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吗?”王墓怒骂道。

尚士文则不正经地玩笑道:“难道你是想玩我?”

王墓:“……”

王墓看向楼道,发觉这地方有哪里不对劲,好像这个楼道过于安静了,丝毫听不到空调运转的声音,连电梯的声音都有些沉闷。

突然,王墓的手机响了,是王静云拨来的语音聊天。

他赶紧接通,又戴上蓝牙耳机,还分了一个给尚士文。

耳机里传来王静云的声音,“能听到吗?”

“可以。”王墓回道。

“我可以从监控里看到那东西,等它出现,我就告诉你们方位。”

王墓深呼一口气回复道:“有劳了。”

他大概能明白其中的原理,鬼物是阴冷之物,在红外镜头下,就能看出轮廓。

只是现在的楼道莫名阴冷,监控不一定有用。

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纯阳金光符,捏在手上,带着尚士文小心离开电梯间,二人俯身一前一后走着。

“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越来越冷了!”尚士文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我都说了,杀鬼。”王墓不情不愿地解释道:“尽量别说话。”

尚士文息声,开始不自觉地往四处张望,“你可别吓我啊!”

又走了几步,到了办公区,城市的灯光透过玻璃幕墙照进来,虽说阴暗,但勉强能看清脚下。

“对不起,王墓,踩你脚了。”尚士文突然说。

“没有啊?”王墓疑惑道,然后瞬间想明白了缘由,慌乱点亮手机屏幕,照向尚士文脚下。

二人看去,赫然是一只血淋淋的断脚。

“我擦!”尚士文当即吓得跳起,一顿张牙舞爪,躲到王墓身后。

“这尼玛是什么玩意儿?”

“你居然特么的真是来杀鬼的!?”

王墓也顾不得太多,呼喊道:“王小姐,你没看到鬼的行踪吗?”

“没有,怎么?你们看到了?”王静云惶恐道。

“嗯!”

说话间,二人眼前的断脚开始蠕动,或者说是被一滩粘稠的深红血液带着移动。

王墓自知自己还没开始修行,不会开阴眼这样的法门,尚士文更不会。

而他们都能看到鬼魂,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只鬼已经不是无法显形的游魂,已然是一只怨灵。

鬼是虚无之物,但实力达到怨灵后,便能幻化出肉眼可见的实体,眼前这只断脚便是那只坠亡鬼的一部分。

此时耳机突然传来王静云急切的声音,“我调高了红外摄像头的温度灵敏度,看到鬼了!”

“鬼的其他部分呢?”

“在你们周围!”

话音刚落,王墓只觉身后阴风阵阵,他直接开启手电筒,回身看去。

只见狭窄的走廊上,四面八方涌出红色史莱姆一般的粘稠物体,拖曳着各种身体零件,向他们汇聚而来,是怨灵幻化出的鬼体。

液体在玻璃墙上流动,透过玻璃,外面的世界一片血红,像是地狱一般。

很快,二人被围住。

“艹!王墓,你不是来杀鬼的吗?干它们啊!”

王墓强压住心中的恐惧,用手指夹起符纸,默念道:“金光护体,诸邪退散!”

“呔!”

接着他把符纸往地上一拍。

符纸接触到怨灵,瞬间燃烧起来,发出金色的光亮和炽烈的火焰,逼退血红的鬼躯,破开一条道路。

“跑!”

尚士文慌忙跟上,“你特么不是来杀鬼的吗?跑什么?”

“我特么也是今天才知道真有鬼存在的!”

王墓有些慌乱。

这鬼分裂成这么多块,他都不知道把纯阳金光符往哪贴啊!

虽然可以一点点削弱鬼物的力量,但符纸怕是不够用。

听闻二人的对话,王静云无力地瘫软在监控显示屏面前。

他们跑回电梯间,按下电梯,但发现不知为何,电梯一直停留在25层。

坠亡鬼慢慢追来,而且已经初步汇聚成人形,但依旧没有脑袋。

二人想逃,但楼梯已经封死,除了电梯,没有其他下楼的办法。

“往哪跑!往哪跑!”尚士文语调怪异地嘀咕道:“对了,还可以直接跳下去!”

说完,他就往前跑,方向正是过道的窗户。

王墓借着手电筒的亮光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尚士文背后粘上了一块破损的零件。

他被坠亡鬼迷了心智了!

怨灵可以积攒被自己所害之人的怨气成长,害人是它们的本能!

“哈哈哈!”尚士文诡异地笑着:“跳下去就不用加班了!”

“不好!”王墓赶紧上前拉住尚士文,用出一张符纸,驱散尚士文身上的坠亡鬼碎片。

尚士文身上是有纯阳金光符的,看来这种符箓接触到鬼物才会起效。

不过人是拦住,但也和坠亡鬼打了个照面,而尚士文还没恢复清醒。

王墓只好生拉硬拽,拖着尚士文这个大个子躲避到了一个角落。

不久,尚士文恢复清醒,“我是在哪儿?我怎么了?”

“你被鬼迷了心智,俗称鬼上身。”

“鬼怎么就不上你身?”尚士文疑惑问。

“因为它没碰到我。”王墓说着便松开手,“站起来,自己走!”

“那你肩膀上的手哪来的?”尚士文颤颤巍巍道。

王墓一愣,瞬间动都不敢动,但手脚都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他只觉肩膀冰凉,像是要失去知觉一般,不过肩部依稀可以感受到有手指扣动的动作。

同时有冰冰凉凉的液体正从短袖的领口处往里滴落,沿着后背流动,粘腻,难受。

“我尼玛!”

他不想坐以待毙,便摸出一张符纸,往肩膀发凉的部分一拍,金光和火焰瞬间升腾而起。

那只鬼爪子落在地上,挣扎片刻后彻底消散。

“你怎么没被鬼上身?!”尚士文追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护身法宝?”

“可能我不是它的形状吧。”王墓冷不丁开了句玩笑。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