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小俾宰智

简介:王墓本是一介平凡大学生,但因为一次灵异事件,意外发现爷爷留下的古籍乃惊世符箓之法,从此步入道门,鬼挡杀鬼,神挡杀神!
一张符箓够吗?不够就再来一张!
看王墓仅凭一本符法,在这灵异复苏的乱世里走向人生巅峰!
灵异复苏,人间大乱,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角色:

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

《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第3章 大人,时代变了免费阅读

“你特么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尚士文踉踉跄跄站起来,倚在墙上,现在他的脚还发软呢。

此时他们呆的这个小茶水间墙壁上已经渗出血液,那只鬼找来了。

饮水机里的水变得暗红,甚至开始一滴一滴地往下滴,并且频率越来越快,滴水的声音直让人头皮发麻,心跳也随之变得急促,溅射出的粘稠液滴落在王墓脸上,和王墓冰冷的脸庞相得益彰。

王墓缓缓站起来,双手插兜,神情严肃,半天才冷声挤出一句,“你找地方躲着吧,我不躲了!”

说着,王墓摸出自己所有的符纸,眼神决然。

借着昏暗的光线,尚士文看清王墓的脸,瞬间心尖儿一颤,此时的王墓仿佛是换了一个人,眼神里满是恨意,还有一丝厌恶。

“王墓,你不要想不开啊!活着就还有希望!”

王墓像是没听见一样,跨着坚实的步子,走了出去,尚士文上前抱住他的腿,却被王墓强横地拖着走。

突然,不远处的办公区响起了座机的电话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

王墓瞬间惊醒,恍惚地甩甩头,眼神恢复柔和,然后是惊恐,“我刚刚怎么了?我也中招了?”

“八成是!你刚刚的眼神太™吓人了!比那只鬼还鬼呢!”尚士文颤颤巍巍说道。

“卧槽!鬼来了,快跑!”王墓拔腿就跑。

“你特么等等我!”尚士文加速追上。

边逃窜,王墓边在思索。

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我内心最深处冲出来一样。

自己的意识对面它就如同风暴前的小船,五个黑人大汉面前的白人女性,渺小而无丝毫反抗之力。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肯定不是鬼的能力,这种怨灵最多迷惑一下心智,做出些引导而已。

此时,办公区的电话铃声还在响,王墓这才注意到耳机里的语音通话早已经断掉,手机已经是没有一格信号。

估计只有这种有线路的座机打得通,想必是楼上王静云打来的。

王墓观察了一会儿地形,发现这个公司虽然是租用了一整层楼,但各个区域不互通,现在他们闯入的办公区已经是无路可走,除非原路返回。

二人身后的坠亡鬼速度不快,但在这种环境下迟早会包围住他们两个。

“尚士文,你快去接电话,我先拖住它!”王墓停下步子,喊道。

尚士文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一点头,“你挺住!”

“太尼玛窝囊了!”

王墓暗骂了一句,口口声声说着帮人诛鬼,结果一点办法都没有,还被追着乱窜,能不能活着回去都还是未知数呢。

也不知道一只游魂是怎么一夜之间异变为怨灵的。

依据《阴阳两界诡秘纪要》的记载,活人死了之后,一般情况灵魂在七日之内会入阴间,走黄泉路,过奈何桥,投胎转世。

但因为执念太深不愿离去或者找不到阴间入口,七日过后还游离在阳间的灵魂就会丧失人性,彻底鬼化,就被称为游魂。

而死后不甘,积了怨气的灵魂就会转为怨灵。

按理说死后没变为怨灵的游魂是不会这么快进阶为怨灵,除非有人干预!

王墓瞬间记起书籍中的内容。

除开那些名门正宗,在世间行走的云游道士大抵分为两种路数,一路捉鬼,一路诛鬼。

捉鬼一路以茅山为代表,修的是捉鬼炼鬼为己用的法门。

而爷爷留下的传承,则是另一路,诛鬼。

然后用鬼魂消散之后的阴气修炼,类似于鬼物互相吞噬,提升道行的方法。

不过这两路乡野道门都修的歪门邪道,不被道门正宗认可。

都说同行是冤家,莫非这是遇到茅山的同行了?

能把游魂炼制为怨灵,只能是茅山的手笔。

王墓瞬间有种被人算计的窘迫感。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他从兜里掏出符纸,准备应对眼前袭来的鬼物。

这时,不远处的尚士文突然声音发颤地说道:“王墓~~~”

“是王小姐吗?”王墓冷声问道。

“办公区里面全是身体零件~~~”尚士文靠在墙边,不敢前进一步,“不,都特么成酱了!”

是时,电话铃也停了。

王墓借着余光看去,发现果真如尚士文所言,那些员工都死了!

办公区的桌椅板凳,花盆电脑,乃至是天花板都挂上了浓稠的果酱一般的液体,还带着大块果肉,而且这并不是鬼物幻化出的实体,而是实实在在的蛋白质和脂肪。

王墓还能看到很多个完好的脑袋。

他们就是视频中出现过的那些员工,他们脸上的表情因为死前极度的恐惧而变得很扭曲,鼻腔,耳道都流出红白相间的不明液体。

死不瞑目。

他们“粉身碎骨”的死法和这只坠楼鬼如出一辙,定然是这坠楼鬼造的孽。

王墓都不敢想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可是好几百号人啊!

而眼前的坠楼鬼已经逼近。

坠楼鬼基本汇聚成人形,只是手脚位置和方向都不协调,像是用胶带连着,这也是它走不快的原因。

而且还是没有脑袋。

“咕噜!”

突然间,坠楼鬼不知从何处发出一声怪异且低沉的声音,整个办公区散落的红色果酱和果肉被坠楼鬼吸引着流动过去,飞速和它具象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不同部位的果肉聚在一起。

我来组成大腿!

我来组成臀部!

我来组成手臂!

……

转眼间,面前的坠楼鬼就变得不可描述起来,不成人形的巨大身躯顶到了天花板,像是一坨缤纷草莓圣代,果酱和果肉还在向它汇聚,大有占满整个空间的趋势。

数不清的脑袋就像是完整的草莓,随意地嵌在圣代各处,但他们的眼睛都诡异地瞪向王墓。

同时还不停有果肉啪嗒啪嗒地往地上掉,拉出粘稠的丝线。

鬼躯蠕动着,每走一步都“噗呲噗呲”的响,还不停爆浆,带起一阵阵混杂腥臭味道的阴风。

现在这个楼层完全变成了它的狩猎场,王墓和尚士文两人成了这只鬼的猎物。

两人都看傻了,眼前这怪物令人san值狂掉。

汇成的红色潮汐已经涌向王墓。

他只能拿出符纸抵抗,但符纸一接触到红色液体,非但没有燃烧起来,反而是吸了水分,变得潮湿,没法再用。

“糟了!符纸只对怨灵本身的鬼躯有用,这些血肉是真实的物质,搞不定啊!”

鬼之所以叫鬼,是因为鬼没有实质,只能幻化出近乎实体的鬼躯,但这只鬼被它控制的红色酱酱包裹住,要么钻进去,要么大力出奇迹,否则伤不了它分毫。

但眼前这堆蠕动的大球球俨然就是一个搅拌机,被包裹进去只会被尖锐的骨头给碾成肉泥。

王墓只好放弃他那大胆的想法。

而且从办公区流过来的果酱粘连在一起,形如触手又似蛛网,早就把王墓团团围住。

不知何时,地上的红色粘稠液体已经漫过王墓脚背,而后沿着他的小腿往上攀爬。

王墓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他被吞没之后,就像是一瓶网站酱,会先被拧开瓶盖,瓶盖落地,他残存的意识会看到自己的瓶身被挤爆,鲜红的网站酱夹杂着网站果肉和网站籽喷涌一地,而后瓶子还被撕扯成无数片……

恐惧之下,他抬脚想逃,但脚下的液体极为粘稠,完全挣脱不开。

尚士文则已经瘫软在地,攥着符纸抱头痛哭,“呜呜,妈妈,你说的对,有钱就是罪过,我要死在自家的产业里了!”

“对不起,害了你。”王墓干干道了句歉,“咱们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下辈子,我还当你爹!”

“你特么还想着占我便宜!”尚士文含泪一脸苦笑,眼神无神道:“不过你道个锤子歉啊!我是自己作死!你说你也是,自不量力,这不?自己的命都搭进去咯!”

见尚士文不怪罪自己,王墓突然有些释然,“为了挣钱搭上自己的命,是不太值。”

“多少钱啊,值得你这么卖命!”

“一万块呢!”

“艹!你没见过钱是吧?你命这么贱?就值一万?”

就在这时,尚士文手中一直攥着的符纸突然凭空自燃起来,瞬间发出耀眼的金光,一只半透明的羸弱女性鬼魂在金光和阳火的炙烤下,瞬间如泡影一般,消散了。

尚士文下意识地扔掉符纸,往王墓的方向一躲。

“我擦嘞!”

而符纸燃烧发出的金光照出了更多的鬼影,形形色色的鬼影密密麻麻,把整个办公区挤得满满当当。

他们面目狰狞,已然是鬼化。

王墓满脸惊讶,这些人死后竟也成了鬼?不是该去走转世投胎的流程吗?

如果灵魂滞留人间,成了鬼魂,就再无入轮回的机会了!

好在这些鬼都只是游魂,估计他们的怨气都被那坠楼鬼给吸食了。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有一只怨灵还是有一群怨灵都没差别。

突然间,王墓觉得有一股气钻入了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很奇妙,简直和《三清无量食气法门》里描述的情形如出一辙。

但他分明是没有领悟这种法门啊!莫非是陡然顿悟了?

而且开始用符纸打散的鬼魂碎片也没转化为能被自己吸收的气啊!

短暂思索片刻后,王墓想到他给尚士文的符纸是用他自己的血绘制的,可能是与此有关。

但眼前就是转机!

地上的符纸被鬼魂引燃,但现在才燃到一半,还可以用。

“尚士文,把符纸捡着,把那些游魂都给超度了!燃尽了就换张新的!”

“好嘞!”

见有了转机,尚士文斗志昂扬地捡起燃烧的符纸,而且发现这火焰一点也不烫手,他壮着胆子,把符纸怼到游魂身上。

符纸所到之处,游魂发出痛苦的尖啸,接着像是气球一般扭曲着爆开,消散。

而面对怨灵,王墓试着冷静下来,他已经把用自己血液绘制的一沓符纸给拿在了手中。

同时一旁有源源不断的气息往他身上汇聚。

他竭力回想脑海中的修行法门,试图领悟法门,获得修为,发挥出纯阳金光符的真正威力。

此番不成功,便成盒。

“混沌天生,化分阴阳,天地同道,万炁同源……”

“三清得道,无量天尊,创此法门,除魔卫道……”

“轮回无量,食气辅元……”

……

王墓嘴里念叨个不停。

而坠楼鬼已经从中部裂开一个口子,居高临下,势要把王墓给囫囵吞了,它“口”中的腥臭液体和零件碎片哗啦哗啦往下掉。

下方的王墓感觉自己就像是要被一滩呕吐物给淹没,而且这种呕吐物还是来自于刚刚吃了人的怪物!

尚士文看到王墓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便焦急大喊道:“王墓!”

喊了几声,王墓没有回应,依旧在嘀咕些什么,尚士文以为王墓是被鬼上身了,就想越过桌子去救他。

现在王墓是他们生还的唯一希望,要是王墓没了,那就彻底完了。

但尚士文刚起跳,就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绊住,摔在了办公桌上,他吃疼地回头一看,隐约看到数十只半透明的手拉住了自己的脚腕。

不知从什么地方又钻出了十几只游魂。

但尚士文一掏兜,发现符纸已经无了,恐惧和绝望逐渐占据他的双眼。

游魂攀上尚士文的身体,很快便彻底缚住他的四肢,堵住他的口鼻,大有活剥了尚士文的架势。

地上的尚士文死命挣扎,但反抗不能,动作也越来越无力。

突然!

“以气御符,神鬼伏诛!”

伴随着王墓的一声震吼,王墓将手中所有的符纸挥洒到空中,随后符纸上鲜红的纹路陡然亮起,发出如同融化的金子一般赤红金色的光芒。

接着符纸在空中排成有序的阵列,气势威严。

王墓竖着剑指,神情严肃地用意念操控着符纸,刘海儿无风自动,还真有高人之姿。

地上的尚士文最为激动,支支吾吾叫个不停,但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你说啥?”王墓嬉笑着搭话道,高人风范瞬间破功。

尚士文更急了,但苦于无法开口,只能拼命挣扎,眼珠子都瞪红了。

王墓也不再开玩笑,用吃奶的劲儿喊出两个字:“破!”

霎时间,数十枚纯阳金光符在空中爆开,金光和阳火向四周席卷而去,把整个二十四楼照得透亮,金光熠熠,尤胜过初升之阳,大厦底下的人无不是驻足观望。

片刻后。

虽声势浩大,但等偃旗息鼓,一切归于平静,被摧毁的却只有鬼物。

纠缠尚士文的游魂顷刻间烟消云散,转为阴气汇入王墓体内。

整个办公区的游魂都被瞬杀。

而那坨坠楼鬼汇聚而成的肉球也已经失去生机,整个垮掉,散作一大堆红红黄黄绿绿的烂网站,然后加速腐败,腐臭味渐渐盖过血腥。

同时还有一缕一缕的黑烟从各处钻出,飞向王墓,直入他天灵盖。

这股黑色的阴气还夹杂着怨念,让王墓脑子一阵混乱,无数邪恶阴暗的想法涌现。

好在功法之中有配套的清心咒,他当即盘坐颂念起来。

此咒清心普善,化解怨气,鬼物也算是走得安详了。

很快,王墓恢复心神安宁,开始检测自己的状态。

配合内视法门,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王墓惊觉自己已经正式踏入道门,而且修为不低。

用行话来说,就是修为道行已逾百年。

观里老道一辈子可能都到不了王墓此刻的修为。

这里的道行不只是说抓鬼的单项能力,而是全方位的实力提升,速度,感官,力量,甚至是阳寿。

王墓感觉自己现在去搬砖,一年都能攒下房子首付!

“结束了?”尚士文从桌子后面爬起来问道。

王墓怅然若失回道:“结束了,但没有完全结束,或许,这只是个开始。”

由于坠楼鬼大抵被消灭,信号重新恢复,已经开始弹出一个接一个的新闻窗口。

尚士文身上干净些,他掏出手机,念道:

“第二人民医院闹鬼事件,刚去世的病人午夜回魂!”

“道路突现鬼影,十多人昏迷路边,疑是被吸了魂魄!”

“十字路口,五人集体自缢,死不瞑目,目光竟锁定路人!”

……

灵异相关的新闻突然多了起来。

听着尚士文的念述,王墓带着一身血污,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想呼吸新鲜空气。

但双层玻璃窗一打开,外面城市街道上就传来警笛声,救护车的声音,和嘈杂的人群议论声。

王墓不禁感慨,“地狱无门,百鬼夜行哦!”

“王大师,可是有什么高见?”经历过刚刚的场面,尚士文已经对眼前的王墓肃然起敬。

“不,我就是瞎矫情一下……”

“……”

>>>点此阅读《灵异复苏:我有一符可诛鬼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