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陌香

简介:皇城有位爷,名冢苍,人称九爷——此人性子又狠又阴,且反复无常,喜怒莫测。
莫染:啧啧,哪个女人摊上这样的男人也是可怜了。然后,感叹没多久,她成了九王妃!
莫染:……先努力苟一苟吧。忍不了,再造反。
自从成了九王妃,每天都在谋杀亲夫的边缘疯狂试探。

角色:

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

《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第2章 刁民免费阅读

但现在,莫染可没想过就这么死了……

坐以待毙,她不爱。

被单煜掐着脖子,看着他那冷硬又迫切的眼眸。莫染:看来,弄死她 ,他毫不犹豫,且迫不及待。

弄死她,即刻就能逃出生天,这对于单煜来说简直是就是起死回生。所以,下手相当的狠。

在单煜大手愈发用力时,莫染看着他的眼睛,无声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朝着他的眼睛插去。

莫染动作出,单煜下意识的一躲。在同时,莫染抬脚对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

“唔……“

单煜闷哼一声,躲开。随即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莫染,“你,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这话说的可笑,他都对人杀手了,还不容许别人动手了。

“单煜哥哥,咱们还是先去求求王爷吧。”

单煜阴沉沉道,“王爷的命令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莫染:是听到了。但是,如果她真的杀了单煜,那位九爷就真的会放她离开吗?莫染潜意识觉得不可能。

毕竟,就算是她杀了单煜,也抹杀不了她不愿为他冲喜与人私奔的事儿。而且,说不得,还会落个杀人的罪名。

毕竟,她确实是杀了单煜,不是吗?

无论怎么想,莫染都觉得这是一个圈套。

“单煜,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莫染说着,往后退,似躲。

“你不想死,难道要我去死吗?”单煜说着,朝着莫染逼近。

柴房外,胡全看着里面的动静,抬脚走出了后院,而后对着身边下人道,“等单煜把人弄死了,你就把单煜送入死牢。告诉刑部,罪名就是谋害人命。”

下人听言,心头一激灵,恭敬应是。心里:原来,这都是计。

看来,在莫染死后,单煜也一样别想活。

王爷这心思,简直是太可怕。

从清晨到傍晚,所有人都以为莫染已经死了。结果,却不然。

当胡全在听到莫染没死,而单煜晕死过去的时候,很是意外了一下。

九爷:“去把人带过来吧。”

“是。”

满是狼狈,浑身是伤,喘着气,白着脸坐在地上的的莫染。

额头带血,闭着眼睛,直挺挺躺倒地上的单煜。

胡全到,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胡全看着,还没问,就听莫染道,“他踩到木棍,滑到,头摔在地上晕了。”

是这样吗?

应该是!毕竟,就莫染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可能是她把人敲晕的。

“随我去见王爷吧。”

莫染听了低头,要见阎王了,一个弄不好就是死呀。

主院

牡丹盛开,紫荆飘香!

幽香,幽静。乍然之前犹如来到了世外桃源,一点不像是阎王殿。

九爷冢苍是阎王,九王府自然就是阎王殿了。

“王爷,人带到了。”

随着胡全的禀报,莫染看到那静坐在桃树下看书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

面容入眼,莫染心头跳了下,两个字顿时萦上心头,妖魅!

那微微上挑的凤眼,那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微微泛着青丝的下巴,微微发白的脸色……

矜贵,病弱,妖魅!

看着眼前九爷,莫染不由的就想到那吸血鬼。

“选一样吧。”

听到九爷声音,莫染心头一跳,这声音……莫染心里陡然生出这样一种想法。她想听他叫床!

在九爷让她选毒药,匕首,或白绫,要送她去西天时,她还能生出这想法,莫染欣赏自己。

胡全:单煜没弄死她。那么,就由王爷爷亲自赐死吧。

反正,莫染今日是难逃一死。

莫染:“王爷,小女已是戴罪之身,如何还能再劳王爷亲自动手呢!在此,小女愿于要害之处自取血一碗,以做自我惩罚亦向王爷赔罪,还望王爷能够成全。”

听到莫染的话,胡全看了看她,于要害处取血一碗,她这是自寻死路。伤及要害,怎么还有命活。

九爷听了,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抬了下手。意思:准许她自个去死了。

从清晨到傍晚,所有的人都以为莫染已经死了。包括这王府的主子九王爷,“人死了就扔出去,别搁在王府占地方。”

胡全听了,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自己的主子,“回王爷,莫家小姐她,她还没死。”

闻言,九爷抬眸,狭长的眼眸染上一丝意外,“还没死?”

胡全恭应,“是。”不但没死,气色瞧着还更好了。

这倒是出乎预料。

“怎么回事儿?”

“回王爷,她说的要害之处,与老奴以为的不太一样。”胡全神色复杂道,“老奴以为所谓要害指的自是咽喉和心口。那地方取一碗血自是没命了。可是,她的要害不是那里。”

“不是那里是哪里?”

胡全:“是胯下!”

九爷挑眉。

胡全:“她于胯下取了一碗经血。”所以,结果就是没看到她丧命,就看她排毒了。

“她还说,难道胯下之处就不是要害之处了吗。老奴,老奴都不知该如何接话的好。”

对男人来说胯下之处确实是要害。可对女人来说……好似也不是无用之处。

九爷听言,静默少时,悠悠笑了,“不是说她愚钝怯懦吗?”

可现在愚钝在哪儿,怯懦又在哪儿,九爷只看到了刁滑。

“去,把那刁民给本王带来。”

>>>点此阅读《穿书后在病娇王爷怀里努力装可怜》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