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林茶《万花酿》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小李子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花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林茶

简介:帝君一生爱酒,穷极一生所酿,轻易不与人共享,那日他跪在女子榻旁,奉上一坛万花酿。“朕一生一坛万花酿,只予卿卿一人尝。”

角色:小李子

万花酿

《万花酿》第1章 赌约免费阅读

时值骤雨初歇,天色晴明。男子褪下斗篷,展露出一袭青黑色蟒袍。他因连夜赶路,休息不佳,眼角有淡淡乌青,步伐却丝毫不曾慢下。

来人是竹满庭的胞弟,竹莫失。径直入了紫禁城,打探到皇兄所在,将斗篷交由太监,免得携了寒气入室。屏退了若干奴役,独自循着酒香,倒也不拘礼,推门而入。

倒仙宫内,香雾蒙蒙,一片氤氲,是在温酒。盏内标为丹桂,也是前些日刚埋下的,不算烈,半分甜。捻杯饮尽了,也算对得起她的音容笑貌。

宫内院里有竹影斑驳伴着风,摇曳间发着沙沙声响,微锁了眉头,数不清第几杯酒入腹,酒灼喉烫心,酒液顺着唇角滴落至脖颈,狭长凤眸微眯,试图散去醉意,杯盏入柜,不再启用,再无一眼观看,听见脚步声,明白这倒仙宫除了胞弟无人敢入,便眯了眼看他。

莫失见主座之人面色微醺,酒香萦绕,心下了然。如此醉意,怕不是后宫的哪位美人又去了。落座于其人对面,微微眯眼,望着他,不由暗叹,不管时隔多久,他怎么看都与自己长得无异。偏生了三分不悦,问他:“见了七年未见的同胞弟弟,皇兄不欢迎一下吗?”

“你还知道自己七年未回?连元日都只知道送礼不知道回来,珠宝价值连城寡人什么时候稀罕过?堂堂王爷,帝君都请不动,有什么欢迎的。若不是遣人接你,怕是宫里人都快忘了还有你这个王爷罢。”

近日天寒,又是雨露浓重,竹满庭早早遣人备下姜茶,推过一旁备好的姜茶给他,嘴上只是一句:“喝了,驱寒。”心下怨他七年未归家,此番见他还是欣喜。酒酿下腹不免有些迷蒙,撑着下巴看他,似是有些瘦了。忍不住又滔滔不绝地念叨他,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面面相觑,倒有几分玄幻。“你说外头有什么好,珍馐佳肴宫里能少了你去?回来了,就别走了。”

竹莫失哈哈一笑,摇头轻叹,自己这个皇兄啊,还如以前一般,对着外人不苟言笑,朝臣奴才见了都闻风丧胆,却不知他与亲近之人却是常爱絮叨。挑眉直言:“好不容易熬到皇兄你继位,没人管的着我,还不叫我出宫多玩几年?”

“何况,有臣弟这么一个得力助手在外,民间一旦有何躁动,都是我第一个给递的信儿。换做别的皇帝,谁有这般尽心的弟弟,嗯?”

执茶饮下,垂眸望着浅褐色的茶汤,陷入沉思。过往的严冬,亦是她亲手煮了姜茶,为自己驱寒。念及水清城,怔了半晌,又续了话:“臣弟实不相瞒,此遭回宫,主要是想求皇兄帮一个忙。事成,便不得久留了。臣弟在蛮城遇见了倾心之人。不久前,她被歹人行刺,匕首所洇有相思散,伤口又距心口极近。民间常医束手无策,太医院乃是名医荟萃之地。”

起身,正色行以一大礼,施袍而跪:“臣弟恳请皇兄,允一味解药!”

竹满庭心下暗叹水清城绝色聪慧,竟把胞弟骗的团团转,想来也是关心则乱。据她信中所言,匕首入心半寸,已是伤了筋骨,靠奇珍异宝吊着一口气,纵然是有天下奇毒相思散的解药,也不过是多了三年光景罢了。此女子有血性,竟坦言三年光景不过弹指,不如痛快来的解脱。也有柔情,宁愿生离,也不愿莫失与她死别,徒增遗憾。既然应承了她的事,便尽心竭力替莫失找个意中人,替她照顾他一生一世。可,自己又怎知他的想法呢?忽地抬头,入目是联排的酒柜,心念一动,跪他跟前,好不滑稽,龙袍委地,有些凌乱。“你若答应为兄一个赌局,为兄就帮你得偿所愿。”

兄弟二人面面相觑,本是正经事,场面却有些好笑。

莫失不知这兄长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却也来不及思考,便点头应下:“只要能得到解药,臣弟自然愿意。不知皇兄所讲的,是怎样的赌局?”

“六宫女子千千万万,这会子又走了不少,前日秀女也到了,封了位分,不如…你挑拣一个?不求多,一个真心爱你便可。你若能做到,外头那姑娘,随时入宫治伤。”

六宫那一个个家族养出来的人精,却也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美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都是顶好的,总有一个,可以引他目光。一来二去,任凭他是情到深处还是察觉端倪,也得一年有余罢。也算是完成了水家千金拖延时间不让莫失回蛮城见她零落死去,替莫失找倾心之人的夙愿。竹满庭一边在心底夸自己,脸上也笑得灿然,眉眼弯弯,却由不得他不答应。

莫失见他神情,便知不会留予自己拒绝的余地。轻转动着玉扳指,眸光深邃莫测,似在思量:“皇兄这赌局,可真是非同寻常啊。那么,既然赌,便要赌大的。李代桃僵,这难度可不小。若是我能收了那几朵富贵花儿,皇兄可要允诺,不仅给清城最好的医治,更要择良日将她赐我成婚。”

只见他唇畔勾起一丝笑意,自知兄弟玩心,玩便一定要尽兴才可。那不如,就得寸进尺些,多谈几个条件才来得合算。

“话不要说太早,你先收了,才有资格谈条件。太医院随时可以接待那位姑娘,至于有没有活到和寡人谈嫁娶的资格,且看皇弟的本事如何。”

天色尚早,明明灭灭的微光有些暖意,偶有花香入室,酒酿气也淡了不少。平素竹满庭玩心重,成了帝君也未收敛多少,如今也庆幸如此,荒唐可笑的言语才说得出口,事实上,一颗心,竟是乱跳,生怕出了岔子。

“你若跪得舒心了,便唤小李子更衣罢。明日朝堂上,可有的你忙。”自顾自起身,还有些不稳,险些一个趔趄,回头一眼,说不清道不明,摇了摇头,便离去了。

竹满庭已走,莫失垂眸望向玉砖精致纹理,半晌,轻笑:“身在帝王家,竟这般有趣,双生子更是。”

他缓缓取下玉扳指,置于书案。出了倒仙宫,星眸睥睨,唇角笑意,竟是把竹满庭学了个八分像。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