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仙途浪子》笨笨叔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王冲,萧冉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途浪子

小说:玄幻

作者:笨笨叔

简介:不疯魔,不成活,王冲身为一个低资质弟子,也有疯狂的修仙梦,今日你赢了我,明日我定要赢你,你伤我一寸,我必还你一尺,打不死,锤不烂,无死无休,不生不灭。

角色:王冲,萧冉

仙途浪子

《仙途浪子》第3章 古修士免费阅读

萧冉砍得有些累了,但是为了出去,一刻也不想停歇,只顾不停地挥动宝剑,一下一下地砍在洞壁上。

但是,坑洞深入五尺左右时,萧冉发现进程慢了很多,一是自己力气耗得不少,二是,她发现自己的宝剑已经卷刃了。

她停了下来,望着卷刃了的宝剑,先前舒展开的面容,又笼罩起了一些愁云。

“师弟,我的剑卷刃了,拿你的剑来吧。”

她转身对王冲道。

王冲当即意念一动,将自己掌心里的宝剑召唤出来,交给了萧冉。

萧冉于是继续砍着洞壁,一下,两下,三下……

坑洞又深入去一尺,两尺,三尺……

最后,萧冉已经用尽了力气,她坐在地上,满头大汗,松开宝剑时,才发现右手玉掌血肉模糊,原来早已经被剑柄磨破了皮。

“师姐,你的手……”

王冲低呼一声。

“没事,包扎一下就好了。”

萧冉强自一笑,伸出左手,在怀里取出了一方手帕。

“师姐,我来吧,你一只手不方便的。”

王冲挪过去,接过手帕,小心地替萧冉包扎起来。

……

约莫午时,萧冉恢复了力气,也顾不得手掌的伤,继续挥剑砍着洞壁,至于王冲,则打坐调息,待伤势稍有好转,便可以接替萧冉。

而萧冉的手掌,则在砍了一阵之后,渗血不止,已经将白色的手帕完全染作殷红,看不到一丁点的白色。

她的手臂也因为用力过度,酸软无比,已经轻轻地抖动起来,几乎使不出力气了。

丁——

由于抓握无力,萧冉再一次砍向洞壁的时候,石头一个反弹,竟然将她手里的宝剑震落在地,掉在了她的脚边。

“师姐,你没事吧?”

调息中的王冲闻声睁开了眼睛,一下就看见了萧冉不停颤抖的右手。

“师姐,我来砍一阵,你先休息。”

王冲站起身,过去捡起宝剑,示意萧冉到一边坐下。

萧冉着实累了,主要是右手已经酸软到抬不起来,除了休息,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按照王冲的话去做。

至于王冲,其实也没有比萧冉好多少,手臂虽然无碍,可是重伤在身,不管是体力还是灵力,都动用不了多少,每砍一剑,掉下的石渣还不及萧冉挥砍时的十分之一。

但他只能咬牙坚持,否则明日一过,再也没有机会离开狮虎岭。

狮虎岭的禁制大阵,是上古大神所设,当世无人能够破除。

到了酉时,王冲的剑也卷刃了,并且,他已累的快要虚脱。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若不张大嘴巴,他怕自己下一口气会提不上来。

接下来,萧冉接替了王冲,拿着卷刃了宝剑,夜以继日,挥砍不休,这样直到子时。

当——

萧冉再次握不住剑,掉到了地上。

“呜呜呜……”

一阵低低的呜咽声传来,萧冉忽然哭了起来,这一日下来,她太累了,右臂几乎废了,已经没有了知觉,换作左臂,此时也没有了一点力气,而那洞壁,却仍然甚是坚厚。

“师姐,你别哭,现在换我来,还有一天时间,我们肯定能出去的。”

王冲虽然这样安慰着萧冉,但其实,他自己也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绝望,两柄剑的四条锋刃都已极度翻卷,宝剑俨然成了铁棒,毫无锋利可言,挥砍的效率,已经是低得不行,完全是靠蛮力击打石壁了。

而两人的修为有限,剩下的石壁的厚度,却还有二分之一,不管怎么做,都不可能破壁而出。

除非出现奇迹,有一个修为高的修士路过,帮他们破解禁制。

但那几乎不可能,再过几个时辰,便是来到狮虎岭的第七天,这个时候,前来猎杀妖兽的修士,都已经陆续离开了狮虎岭。

因为谁也冒不起一不小心被困在狮虎岭的险。

“师弟,我们回不去了,就算能离开这个山洞,狮虎岭的禁制大阵也早已恢复了,我们注定要死狮虎岭这个蛮荒的地方,我……我心里好难过啊……”

萧冉并未因王冲的安慰而好受,她想到摆在眼前的两道难关,一道比一道艰难,真的是无比的绝望。

萧冉这样一说,王冲心底仅剩的一点希望,也跟随着破灭了,他呆呆地立在夜色中,静静地呼吸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呜呜呜……呜呜呜……”

萧冉哭得越发伤心,哭声回荡在山洞中,听来十分的凄楚。

“师姐,你莫哭,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尽力去破壁,至于结果如何,姑且不论,千万不能在此时放弃啊。”

呆了一阵,王冲心底忽然又生出了不甘,我既然穿越而来,难道是为了再死一次?不科学,很不科学,我不信我的命运是这样的。

但是,萧冉没有将王冲的话听在耳中,仍然兀自呜呜哭泣着,显然,她是真的崩溃了,已经无力自控。

王冲不管,拿起早已面目全非的宝剑,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坚硬的石壁。

当——

当——

当——

第七日,戌时。

王冲和萧冉平躺在山洞中,四目向天,一眨不眨,两张年轻的面孔,全无表情,俨然就像死人一样。

若非两人胸口还有起伏,还以为两人已经暴毙而亡,连眼睛都来不及合上。

而两人的双掌,都裹着厚厚的布条,只不过,是暗红色的,已经被鲜血染透并且凝固住了。

两人四手,都在无规律都抖动着,显然,是用力过度导致的筋肉紧张,不受控制。

咕噜——

静谧的空气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王冲的喉结动了一下,他吞了一口口水,许是,他的喉咙太干了,所以想润一润。

之后,他扭了扭头,望向了萧冉,喃喃道。

“师姐,狮虎岭的禁制大阵已经恢复了吧?”

萧冉无言。

一阵子,她的眼睛眨了一下,然后,她慢慢地扭头,眼神空洞地望着王冲。

仍然无言。

又一阵子,她忽然醒神了一般,眼睛又眨了一眨。随着这一眨,她的眼眶却开始湿润起来,泪光泛起,欲哭无声。

王冲感觉到了萧冉的情绪,他趴起来,凑到萧冉面前,跟她的脸面只差着不到一尺的距离。

“师姐,别难过了,等我们出去了,就在狮虎岭呆着,好生修炼,这里这么多妖兽,兴许,我们可以用妖丹不断地进阶,然后等下一次禁制大阵开启,再离开这里。”

王冲只能这么安慰萧冉,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话,他们已经错过了离开狮虎岭的时间,实际上,山洞的石壁尚有三分之一的厚度没有破开。

萧冉还是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呼吸着,胸口的峰峦起起伏伏。

王冲自然看到了那起伏的山丘,以他的性情,断然是要趁机欣赏一番的。反正,死也就那么回事了。

“师姐,你好美。”

王冲忍不住赞叹道,脸上色色的样子,一副天塌下来他也不管,只管欣赏美色的神情。

萧冉望着他,苦笑了一下。

“师弟,你真的像变了个人一样,以前,你是正人君子,我才敢跟你一道来狮虎岭,哪知你现在……该不会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你吧?你隐藏得好深啊。”

“嘿嘿……”

王冲坏坏一笑,他肯定不会说自己只是顶着王冲的名号而已。

“师姐,那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呢?”

“都不喜欢,你现在不正经,以前是假正经。”

萧冉直言,然后一个翻身,背对着王冲。

“别这样嘛师姐,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我们……”

“你住嘴啊你,你怎地这么坏?”

萧冉稍一回头,轻声斥责王冲,但是,只是言语上斥责,神色却并未太在意。

“嘿嘿……”

王冲再次坏笑,之后,他躺了下去,靠近萧冉的玉背,相隔不到五寸的距离,放空心思,准备好好睡一觉,次日继续破壁。

萧冉没有叫他离她远点,两个人就这样带着极度的疲惫,静静地睡着了。

……

砰——

翌日清晨,满血复活的萧冉,和伤势好了一些的王冲,一起向还有三分之一厚度的洞壁打出了一道强劲的灵力。

哗啦……

坑洞里掉下来几块大石,每块都有好几百斤重,洞壁又薄了一些。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绽出了欣慰的笑意,虽然狮虎岭的禁制大阵已经恢复,但至少,两人不久后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山洞了。

就在两人倍感安慰之时,身后的洞壁呼啦啦一阵响,二人双双扭头,只见山洞内壁的一侧塌下来许多碎石,一个高五六尺,宽二尺余的坑洞出现在了眼前。

坑洞黑黑的,看不见里面的样子。

二人俱感意外,想不到这个山洞里面还有一个小洞,是岩石沉积时自然形成的吗?待看那洞口,边缘颇为的规整,似乎,是人为开辟。

若是人为开辟,为何又要将其掩盖?若非方才的震动,这个小洞是不会出现的,难道,是有人有意将之隐藏?

二人对视一眼,便朝这个小洞走去。

到了洞口,二人向里张望了一下,里面赫然是一条通道,由于光线不足,似乎有些深不见底。二人又对视了一眼,便一前一后向里面走去。

走了约莫二三丈,里面赫然开朗了起来,俨然是一个三丈见方的洞厅。

二人借着微弱的光亮,仔细打量起这个洞厅来。忽地,王冲发现洞厅一角有个什么东西,隐隐透着一丝白色,但看不清楚。

他走近几步,顿时一愕,原来是一具残缺不全的骸骨,这具骸骨整个胸肋都断了,胸前是空的,断了的肋骨则不见踪影。

但是,这具骸骨洁白纯净,隐隐泛着白光,就像上了蜡一样。

“师姐,快看。”

王冲招呼萧冉。

萧冉走近王冲,当即也看到了这具骸骨,顿时也愣了一愣。

此时,王冲已蹲下身,认真打量起这具骸骨来,看样子,这个人死了已不知多少千年万年,因为他的胯下,泥土堆积起一尺余高,整个胯部都不可见,被泥土掩埋了。

“怪哉。”

王冲轻呐出声。

“怎么了师弟?”

萧冉不解。

“师姐你看,这个人死了应该很久了,他坐着的这个地方,泥土都堆起了一尺余高,但是他的骸骨却还这么白净,丝毫没有发黑,而且,还隐隐泛着光泽,这……这太不寻常了。”

王冲陈述道。

“这个……其实也不奇怪,我听师傅说,一个道行高深的修士,其骨骼得到大量灵气的滋养,会变得轻且坚固,趋向玉质,是以经久不腐,想必,这个人的修为一定是极高的。”

萧冉解释。

“哦?原来如此。”

王冲明白过来,遂伸出右手,在骸骨身下的土堆里扒拉起来。

“师弟,你干什么呢?”

萧冉不解。

“我找找这个修士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下,你都说了,这是个道行高深的修士。”

王冲微笑着一抬头。

萧冉点点头,未再言语。

王冲扒拉了一阵,果然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自土堆里露了出来,将之挖起,却不免遗憾,是一根断掉了的骨骼,看形状,正是骸骨的胸肋部分。

看这根断掉了的骨骼,竟然也是泛着白光,虽然长埋土里,却一点也不发黑,而且,其分量甚轻,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这就证明,萧冉所说一点不假。

继续挖下去,又出现了一些骨骼,都是骸骨的胸肋部分,显然,这名修士是被人打断了肋骨,最终死在了这个洞里。

那洞口也应是被他所封,目的是躲避敌人的追踪。遗憾的是,他最终没有挺过来,伤重不治。

再挖下去,骨骼全部出土。然后,一个绿色的玉瓶出现了。

王冲一喜,一个高手的玉瓶,里面肯定是装着极为珍贵的丹药,这下发财了。王冲急不可耐地将玉瓶挖出,打开瓶盖,向里张望。

瓶底黑黑的,是一层无名物质,并且已经板结。王冲凑近去,用鼻子闻了闻,一点香气都没有,显然,里面的丹药早已经腐败变质,变作了泥土。

王冲有点丧气,将玉瓶一丢,继续深挖下去。

接着又出现了几个玉瓶,不过很遗憾,都像第一个一样,没有丹药,只有腐败板结的泥土。

>>>点此阅读《仙途浪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