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鹤七凄《他的白月光太甜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佳,段泽轩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的白月光太甜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鹤七凄

简介:异国数年,时晚对只有过几面之缘的段泽轩早已没了印象。殊不知分别八年间,他视她为心间无法忘却的皎月。尽管,他得来的消息,都是关于她同别人的甜情蜜意。重逢后的某天,时晚喝的酩酊大醉,哭红着眼问他:“段泽轩,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白月光?”段泽轩扶着烂醉如泥的人微微皱眉,未及回应,便听到她小声的嘟囔:“得不到的才叫白月光,你现在已经……得到了。”☆可盐可甜音乐才女X温柔矜贵商圈大佬☆

角色:陈佳,段泽轩

他的白月光太甜啦

《他的白月光太甜啦》第1章 我们,早就见过了免费阅读

“时晚,今天晚上的酒会,你不想去也得去,没得商量!”

星盛娱乐的会议室内,一个女人皱紧眉毛,正朝满脸淡然的女生吼着。

“之前公司把那么多好资源都给了你,你不珍惜就算了,还把那些投资商们得罪了个遍。”

“你说你条件也不差,怎么就是脑子不懂变通呢?”

沙发上的时晚拿着一杯纯绿妍,神情淡淡地喝了一口,抬眼看向经纪人陈佳:“今晚是个什么酒会?”

陈佳面上微怔,似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语气不自觉地柔了下来:“老总找的新投资方,准备谈谈那档慢综的事情。”

慢综?时晚垂眸想了想,轻轻哦了一声。

星盛好像是有过这么个项目,想将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汇聚在一起,以旅行放松为主录一档综艺。其中音乐领域的精英,便是时晚。

自从她在国际钢琴赛中突围夺下金奖,名字便时常出现在各大引擎的搜索榜单上。不少影视剧的导演制片都找上门来,希望她能参演剧作,都被她一一拒绝。

表演,向来不是她喜欢的东西。

陈佳走到沙发边坐下,拍了拍她的手:“这次你可别把事情搞砸了,再得罪人家,整个星盛都要给你陪葬了。”

时晚轻叹一口气,“知道了,晚点发我地址,我回家洗个澡。”

陈佳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她一改不参加饭局酒会的态度,破天荒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等人走了便打开手机就问时晚的助理林梨。

小梨:[好像是被男朋友绿了,受打击了吧。]

陈佳:[她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怎么没给我报备?]

小梨:[……怎么也得有个两三年了QAQ]

陈佳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中直叹年轻小女孩单纯,让她多安慰安慰时晚,便没再发信息过去。

时晚回家后泡了个澡,打开浴室门扑面而来的是淡淡的花香,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的吊带长裙,视线却落在角落的校服上久久没有移开。

看到熟悉的浅蓝,就回想起高中的时候,而她的三年高中时光,都和一个叫许皓的人挂钩。暗自和陈佳通风报信的人说错了,不是两三年,他们交叠的时间长达七年。

不过七年的美梦,在她毫无察觉的时候陡然破碎了。

就在今天早上,许皓承认了自己出轨,对象是他所在公司的上司,好像比他大了两三岁的样子,而且这段关系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觉得没法再平衡,才决定和时晚坦白的。

时晚虽然不像其他明星那样没日没夜的拍戏,她也要不断地练琴,去宣城大学代课,闲下来还要接一些作曲任务,每天过的也不轻松。

家里关系紧张,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家人了。在巨大压力下的唯一港湾,就是她的男朋友。所以,知道自己被绿了之后,说没感觉不难受是假的。

时晚强迫自己不要再想渣男,换上吊带长裙,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妆,准时下楼往约定的会所去。

鹤云仙居,一个古色古香的高级私人会所,从来不向生人开放。能进去的,数来数去也就那几家人。

时晚在门口出示了请帖,随后便被人恭敬地往里带。类似这样的酒会,只有少数顶流能参加,时晚这个身份的人进去,在外人看来是很奇怪的。

门打开,时晚随意撩了撩一侧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做好见到一桌中年高质量男性的准备,偶然抬眸,却撞进了一双神色淡淡的眸,不至于冷淡,但保持了一定距离感。

他身旁还坐了个女人,妆面清透,浑然天成的纯真,大概是他的爱人。

“你好,我是时晚。”

段泽轩点头,礼貌地向她介绍了自己,然后请她入座。

“时晚,久仰大名呢。”段语柔——他隔壁的那个女人,微微勾唇笑了笑,目光和善与时晚对视。

不知是不是自己被绿了的原因,她对这样的女孩子有点防备。总感觉别人话里有话,留着陷阱等人踏足,因而只礼貌性地回了几句,没有深入聊天。

段泽轩没怎么说话,一直只是很安静斯文地吃着东西,让她分不清今晚到底谁是自己的商谈对象。直到饭局接近尾声,他才提了一个请求。

“盛总力荐的人,我不会质疑。就是想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听一曲现场演奏的钢琴曲?”

他对自己好奇,时晚这样想。

弹琴是她长项,没有什么理由拒绝。所以她欣然答应,拿了湿纸巾净手后走至钢琴前,调好座位后深呼吸一下,纤细的手指按响琴键。

今晚的夜色深沉,茫茫天际铺了一层幽深的蓝色,一章夜曲,似将人的浮躁的心渐渐安抚平静,完全沉醉在温柔的旋律中。

一曲终了,延音踏板未松,等到声音渐消,她才站起身来走回桌前坐下。

时晚无意抬眸看向对面的段泽轩,竟捕捉到他自持的面容中闪过一道裂痕,盯着自己的眼神里出现几分意味不明,她根本捉摸不透。

难道是她弹的不好听,段总不满意吗?

他忽而偏头跟身旁的女人说了几句话,她干笑一声,拎着包从门口离开。

门在身后砰一声关上,时晚微微皱眉,“段总怎么了,是我弹的不好惹您不高兴了吗?”

段泽轩站起身来,一步步靠近时晚。时晚坐的位置贴着墙,没有退路,桌子底下的手甚至已经微微握拳,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

好在,他在自己一个身位前的地方停下,微微低垂眼眸,笑了一声。

“彻川附中,高一四班,25号。”

时晚面露惊讶,听到他继续说,

“宣城大学,音乐表演1班3号。”

“星盛娱乐签约艺人,宣城大学特聘副教授。”

段泽轩把自己的信息随意说出口,像是早就记住了一般不经思考。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时晚说的淡定,心跳却已经逐步加快。面前这个人,该不会是什么人面兽心的变态吧……

“时晚,你可能忘了。”

他退后一步,眸中情绪复杂。

“我们,早就见过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