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白马戍凉州《一剑战昆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大圆满,贺行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剑战昆仑

小说:玄幻

作者:白马戍凉州

简介:风云出沧海,宝剑起昆仑,纵横八万里,生死百年身。 只为苍生顾,敢惹九幽魂。肝胆昭日月,热血赴乾坤。我有一把剑,可翻江,可蹈海,可战昆仑!

角色:大圆满,贺行

一剑战昆仑

《一剑战昆仑》第1章 风雪欲来免费阅读

风云出沧海,宝剑起昆仑,

纵横八万里,生死百年身。

只为苍生顾,敢惹九幽魂。

肝胆昭日月,热血赴乾坤。

————昆仑谣

昆仑腹地,落日山谷。

苍凉雪域,莽莽荒荒,银装尽裹,北风狂啸。一只白爪隼飞速掠过地面,旋即冲天而去,掀起一片碎雪纷纷,间带着刺眼刺鼻刺心的血红,场面甚是惨烈。

风云如聚,波涛如怒,真算的是昆仑奇景。落日谷内天色愈加阴沉,像是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雪。

这落日谷的雪倒也奇特,片片雪花一模一样,落在地上又会碎成小块,每一块却都不改其状,接续在一起,又密织成一张如席的大雪毡,铺在谷里,无尽绵延,倒是自成一景。

一头通身雪白的碧眼独猞兽行走在空荡的山谷间,脚步缓慢而沉重,每走一步,头颅都要上扬一次,像是找不到前出的路,显得极为笨拙。粗大的脖子上挂着一只浅白色的铃铛,随着步子叮当作响,倒是衬的山谷更显幽深。一望无际的雪地上只留下一串硕大的脚印,脚印却是极深,不仔细看,好似深不见底。

兽背上坐着一老头儿,其须尺长,其眉寸余,鹤发童颜,道骨仙风,手里持着阴阳拂尘,身上穿着一件比雪还白的道袍,兀自闭目养神,身体岿然不动,只是随着兽身一起伏荡着。远看去,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颇有些超脱俗世的感觉。

寒风还是肆无忌惮的吹着,想要把地上的一切掠走,却没有掠起一片雪花,更没有吹起老头儿的一丝白须,一缕衣衫,显得煞为怪异。

倏忽间,独猞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不再迈步向前,一双碧眼冷冷的看着前方,两股热气从硕大鼻孔中窜出来,卷起两道雪暴,右蹄子也在地上踏了踏,踏起雪花纷飞。

老头儿没有睁眼,坐在兽背上一动不动。阴阳拂尘随风拂动了两下。

北风又大了一些,天也更加暗了。风急天暗,越货杀人,自古江湖皆是如此,落日谷也如此。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便有纷争。

“好一只碧眼独猞兽,竟然能感受到我的存在,不愧是上古繁衍至今的神兽,堪比悟道境的存在。”声音循处,一个人影慢慢显现,身上披着一件紫黑色披风,披风上绣着一个血红的“煞”字,脸上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神犀利,似能杀人。

独猞兽扬了扬头,又蹬了蹬硕大的蹄子,扬起一阵雪花。老头儿还是一动未动,静静地坐在兽背上,闭着眼睛说道,“阁下能认出我这碧眼独猞兽,倒也不是凡夫俗子了,这兽除了颜色外,样貌与那耕地的老黄牛无二,只是身子稍大了一些,有些不识货的,都以为是个头大点儿的牛呢。”

蒙面人影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老先生倒是抬举我了。”

“敢问阁下,可是路过,还是另有所图?如若只是路过的话,老朽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老头儿嘴角撇了撇,还是闭着眼睛。

蒙面人怔了怔,继而大笑了几声,说道,“你我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此地,是为了取一样东西。”

“巧了,我来这里,倒是得到了一件东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那件。”白发老头儿终于睁开双眼,先是抬起头看了看愈发昏暗的天空,继而才看向那蒙面人,“好大一场雪啊,这落日谷,好久没有过这么大的雪了吧。梨白若雪人如絮,世间哪有恶路歧。”

蒙面人的眼神越发冷峻,双手背到身后,冷声说道,“要想知道谁走了恶路,得凭本事。那样东西,我势在必得,跟我争的人,唯有一死。”

“哈哈,如此狂妄,你们逍遥楼总是干这些以多欺少、暗箭伤人的事”,老头儿大笑两声,“逍遥楼一阁二堂三舵,看你的装束,应该是血煞一堂的人了吧,‘血雨随风去,煞气留此间’。你们金堂主可好?”

“呵呵,劳你惦记,不过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蒙面人轻声说道。

“哈哈,狂妄的口气。你可知这‘落日谷’还有一个别名?”老头儿讥问道。

“都说兽之将死,其鸣必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且说来听听。”蒙面人望了一眼独猞兽,谨慎说道。

“那就烦你听听我这将死之人的善言了。”老头儿笑了笑,“这‘落日谷’,又叫葬神谷,至于来历嘛,还得追溯到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战,对了,那场纷争,你们金堂主也参与过,当时可是陨落了不少元神强者,若不是活着回去了,你们堂主恐怕也入不了踏天境吧。”老头儿说到这顿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蒙面人,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念你修行到元神境不易,我不杀你,带着你的手下赶紧滚!”

“好狂妄的口气!”蒙面人冷笑道,但心里也在嘀咕,能对逍遥楼了解的如此清楚,还能一眼看出我的境界,而且坐的是上古神兽碧眼独猞,此人不会是泛泛之辈,心里遂萌生了退意,但转念一想,此时已是箭在弦上,又岂能不发,毕竟这次他可是把自己的精锐人马全部带了出来,光元神境强者便有八人,这可是敢驰骋整个江湖的一股大势力啊,何况为了得到那件东西,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便暗暗下了决心,此时绝不能退。蒙面人定了定心神,继续说道,“识相的,就把东西交出来。”

“找死。”说完,老头儿一甩拂尘,头顶上积压许久的雪竟然如卷席般纷纷落了下来,不过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停在了老头儿周边。老头儿右手一捻,几片雪花便落在指尖,轻轻一弹,雪花迅速飞散出去,只听得“噗通”几声,几名和蒙面人一样着装的人应声倒地,鲜血将大地染得通红。剩下的几名蒙面人迅速的出现在老头儿四周,紧紧地围住老头儿,但也不敢上前。

那名当头的蒙面人眼里闪过一抹惊色,心想道,“能控制天地规则,此人必是进入踏天境的大能,至少也是踏天三境的第一境,玄天!”想到这,蒙面男子惊出一身冷汗,想到自己仅仅是先天四境中的元神境,虽然也到了大圆满界,看似只差了一个小境界,就如一层窗户纸,可那也是先天与踏天之分,这两个大境界可是很难跨越的,有些修行者穷极一生也未能进入踏天三境,而是停留在了先天三境中的元神境,遗憾终生。

“老大,不行就先撤吧。”站在身后的一名蒙面人有些胆怯的对头领说道。

“上了贺行那狗日的当了,他跟我说这老头就只有元神境大圆满的境界,只不过处在这一境界的时间长了,但也一直未有突破。我就说,如此功劳,他为何自己不想要,而且也不告诉堂主,却偏偏来怂恿我,原来他早知道这是一趟鬼门关。”蒙面人恨的牙痒痒。

“贺行,若我能回去,必要取你性命。所有人听我命令,速速撤退。”说完,蒙面人迅速向后退去,其他人也马上跟了上去。

“想走吗,呵呵,没那么容易。”老头儿右手轻捻,又是几片雪花出现在手里,旋即飞了出去,只听得几声惨叫,便又有几人跌落到地上,鲜血迅即染红了大地。

不多久,天空中便只剩下蒙面头领一人。

蒙面人不再撤退,而是停在了半空中,脸上惊现骇然之色,他手底下的这些人,除了八个元神境的强者,其他人虽然算不上绝顶高手,但也都进入了先天四境,至少也是金丹境第三重了,离大圆满也只是一步之遥,却丝毫没有抵抗之力,足以见得眼前这个并不是很起眼的老头儿境界是有多高,自己的处境又有多危险,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江湖,有纷争,便有生死,想活下去,各凭本事。

蒙面人闭上眼睛,似在沉思,或是叹息。“前辈,今日冒犯,落得如此下场,怨不得别人,不过,”蒙面人缓缓睁开双眼,“可否告知名姓,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老头儿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说道。

“既如此,我又怎能束手待毙。”说完,蒙面人右手向前一翻,一只硕大的血色手掌呼啸着朝向老头儿飞了过去。

老头儿面露嘲笑之色,说:“不自量力。若是你们堂主使出这招血煞魔掌,我倒还会忌惮三分,可惜,你挑错了对手。”

说完,老头儿将阴阳拂尘轻轻一扫,无数雪花便聚积到老头儿身前,形成一道雪墙,“血煞魔掌”被轻松化解。老头儿随即又甩了一下拂尘,巨大的雪墙分结成六片雪花,停在老头儿身前,不停旋转着。

“‘六出飞花’,竟然是‘六出飞花’!我早该料到,能将雪运用的如此自如,非天山派的‘凝雪诀’不能做到。”蒙面人自嘲道。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老头儿将拂尘收起,缓缓说道。

“哈哈,天山派的‘凝雪诀’,可是当今武林中顶尖的秘诀,能死在‘凝雪诀’下,我也不枉此生了。不过,你真以为此行会很顺利吗?不止我逍遥楼,据我所知,还有很多门派都在赶来的路上,你们天山派的老对头,玄冥山三老可不会放过这样东西的,哈哈。”

“聒噪。自古正邪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把秘钥,岂可落入你们之手。”说完,老头儿右手轻轻一弹,六片雪花如寒刃般迅速飞了出去。

蒙面人旋即后退,并在身前形成一道血盾,可终究是道行太浅,六片雪花没有丝毫的停顿,穿透血盾后直奔蒙面人而去,只听得“噗通”一声,蒙面人从空中掉落下来,倒在了血泊中。

老头儿看向倒在血泊中的蒙面人,面露一丝忧愁,自言自语道,“看来,不能在此地逗留太久了,必须尽快回到天山,把情况报告给掌门师兄。若真如他所言,玄冥山的人也来了,事儿可就真的不好办了,呵呵,仅仅是一把秘钥,就引来这么多人,若是其他的秘钥纷纷出现,江湖可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啊。”

说完,老头儿抬头看了看,天空更加阴暗,乌云也愈发沉重,一场暴雪即将到来,老头儿叹了口气,说道,“独猞兽啊独猞兽,风雪将至,你可得加把劲,打紧往回赶吧。”说完,又兀自闭上了眼睛,开始修行起来。

碧眼独猞兽将蹄子狠狠踏了两下,便开始慢慢往前走,空荡的山谷中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清脆的铃铛声在山谷间回响盘旋,久久未停。

过了不多久,如鹅毛般的雪花终于落了下来,盖住了那些蒙面人的尸体,整个山谷又成了白茫茫一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