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乔清欢,乔老头《掌家农女:田园小神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乔清欢,乔老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掌家农女:田园小神医

小说:种田

作者:琦毓

简介:乔老大被约谈了一晚上,回来倒头就睡,却没想到多了对爹妈,多了两个小萝卜头,自己也缩水成一个七岁孩童。
爹妈是出了名的包子,一朝女儿强势,立马成出了护女狂魔;爷奶是出了名的卖女卖孙,一朝孙女扬名立万,立马成了哈巴狗……
两个小萝卜头哭哭啼啼地说:“姐姐,我们会好好读书,给你养老。”
邻里邻居欢天喜地地说:“清欢是个好娃子,长大一定很出息。”
某男人坐在床前,撇着嘴说:“欢欢什么时候可以拿开这被子?”

角色:乔清欢,乔老头

掌家农女:田园小神医

《掌家农女:田园小神医》第2章 我要独立女户免费阅读

涉及到自家利益,村民们再也不能独善其身了,纷纷生气地开始说乔清欢。

“清欢丫头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你族叔公,小的时候你叔婆还抱过你,你怎么……”

“快,你们快找个人把乔清杨带回来,不能乱说啊!”

“木娘子啊,你快劝劝清欢啊,这是要灭我们村的呀!”

……

木氏和乔清松原本觉得女儿/姐姐做得有点过分,但看到爷爷奶奶幸灾乐祸的样子,大伯娘一脸不加掩饰的笑意,就忍住了,怎么做他们都听乔清欢的。

开场没有回头箭,那就搏一搏吧!

这时乔清欢抬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说:“去年我爹在山上救了县令大人一命,县令大人许诺我爹爹说凡是他的儿女或者妻子来找,就会帮我们做一件事。”

顿了顿,乔清欢又说道:“清杨带着我爹的信物过去,这里发生的事都会和县令大人讲,但是暂时不会出手,如果天黑之前没有收到我的信物,他们就会派兵来抓人。”

村里的人怎么知道官府不能随意派兵,更不会因为一句话而无缘无故灭了一个村,但他们敬畏官府,也是法盲。

这时,乔村长的媳妇走了出来:“丫头你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婶婶给你做主!”

一旁的妇人汉子也应和着。

乔清欢对着村长媳妇点头道谢,也笑着看了一眼其他开口的人,只是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盯着乔老头看。

乔老头被自己孙女看得头皮发麻,轻咳了一声,说:“清欢丫头想做什么,只要不过分的,爷爷可以帮你做主。”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乔清欢看着自家娘亲和小弟,爆出一句:“我要带着爹爹娘亲弟弟们独立女户!”

立女户一般都是家里死绝了,领头的是个女人,这会乔清欢的话引发所有人的争议。

乔清欢却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我说的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通知,随便请村长爷爷做个见证,立个字据!”

村长这下没办法坐树荫下看戏了,走了出来:“清欢丫头,你可知自立门户是要被出族,甚至有可能在这个村待不下去的。”

“村长爷爷不要欺负我人小,没有理由您也没资格取消我的族谱,再说,这个村待不下去就说明乔家村没有容人之量。

相反,尽是收留一些卖子卖孙的人家,不待也罢!省得以后弟弟们娶妻,别人一打听这村的饕餮事,离得远远的。”

老村长笑眯眯,眼睛却不停打量着乔清欢,这丫头喜欢连坐啊!这一攀不是攀到朝堂,就是把全村一起带下水来同仇敌忾啊。

果然,村民一听说儿女婚事会被抹黑,立马向村长保证着。

“村长你放心,清欢丫头的事我看着呢,要是谁敢说清欢一句不是,我乔屠户第一个不同意!”他家可是还有两个没出嫁的闺女。

“清欢你放心住下来,立女户的事叔公给你做担保,以后谁也赖不上你们家!”

“没错,我豆腐花这辈子没见过有人卖儿卖孙的,这会要是再出现这种事,休怪我豆腐花带着他们娘三跑娘家住去!”

豆腐花是隔壁邻村嫁进来的寡妇,死了老伴,又没有公婆,带着一对儿女在夫家过,一家人和谐相处,他们家卖豆腐,又因为年轻长得好看,远近闻名的“豆腐花”。

从乔清欢说到县令大人,乔老太就缩在一边发抖,当年卖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的时候,县令大人打了她五十大板,还将卖的钱全部赔给小儿子,另外还倒贴了十两,这会听到县令,屁股就开始钻心地疼。

“村长爷爷,您怎么说?”乔清欢那仿佛村长不同意就操刀子的眼神把村长震得连连后腿。

“罢了,乔三哥,你就立个断情字据吧。”村长叹息着,老了,管不住年轻人。

乔老头心里一紧,他从来不管家事,每天都躲在房间看书,却没想到家里已经乱成这个样子。

“清欢丫头,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吗?”乔老头似乎很痛惜,割舍不下二房。

乔清欢冷笑:“乔三爷爷要不想一下半山腰上的三叔,或者地底下的四叔四婶大姑?”

乔清欢的四叔四婶是因为乔老太将乔清竹卖了之后开始疯疯癫癫的,乔老头看着疯疯癫癫的儿子儿媳,觉得他们打扰自己读书,就给赶到村口的破屋子里。

一年前两人听说自己的儿子被卖进牙行时遭土匪袭击,最后身死时,跑到后山上跳下来,死在了村口处。

大姑是乔清欢三岁时被卖进了姑娘院,抵死不从,最后受不了屈辱上吊自杀。当时大姑的尸体上没一处好肉,面目狰狞,被姑娘院的人抬回来退货。

最后还是被乔老头以不洁的名义丢进后山喂狼。

那件事后,乔清欢被吓得发高烧,烧了好几天,最后勉强活了下来。

至于三叔,三婶生下乔彤彤后就难产离世,自从女儿乔彤彤被卖后,三叔也开始沉默寡言,火烧了老爷子的书房后便跑到半山腰去定居。

时不时出去寻找女儿,每年女儿被卖的那个日子,三叔就会带着妻子的灵牌在乔家门口坐上一天,时不时搞点事情出来。

乔老头被说得满脸通红,甩着袖子进屋:“有什么事进屋说!”

跟着进去的不仅有乔清欢母子三人,还有村长,各个有说话权的族老。而村长媳妇和豆腐花却单纯进去保护乔清欢,可不能让村里的名声被抹黑!

“妹妹好本事,自己忤逆,居然还带着村里的叔叔婶婶一起。”门口的乔霜霜看着乔清欢三言两语就把众人带动,很是嫉妒,冷嘲热讽地说着。

乔清欢本来不想理这个矫揉造作的女孩子,脑海里却出现了女孩子甩着牛鞭抽自己和弟弟的模样,忍不住也怒火中烧。

“霜霜姐姐看着吧,四婶婶可是逍遥客栈掌柜的侄女,老婆子都没有半点心疼,这个家一割,剩下的子孙会是什么结果呢?”

乔霜霜被乔清欢的话说得四肢发抖,搅着帕子惊慌失措。

“说吧,你想怎么样?”乔老头坐在炕上,一下没一下地抽着旱烟。

乔清欢看着四周没有自己的位置,将进来已经坐下是赵氏一脚踹开,抢了一条凳子给木氏。

“乔清欢你这个死丫头……”赵氏指着乔清欢就要破口大骂,却被乔清欢的一句凉飕飕的话堵住。

“赵大娘子还是想一下一会怎么交代你的那两个字。”

解决完赵氏,再用眼神警告了一下乔老太,就直挺挺地走到桌子前,开始挥笔。

原本乔清欢并不想暴露自己识字,但想了想读过书的四叔以前也经常教小辈读书,就没那么大顾虑了。

刷刷地写完后,乔清欢就将纸条递给村长。

“这……”这丫头是打算带着剩下的乔家人一起断绝关系啊!“丫头不问问其他人的意思。”

乔清欢无所谓道:“日后他们要是有意见,喏,这里,日后有任何一方子孙想归入老家,只需要垫付黄金万两,并同意服侍老家人,便自动脱离我乔清欢。”

“黄金万两!你个赔钱货,你是土匪生的崽子吗?你配这么多银子吗?”坐上炕的乔老太一听瞬间爆发。

乔清欢不理她,继续说:“这下面有空白的地方,需要加上去的你们尽管说,商量合适之后就签字画押吧!”

乔老头接过去一看,两眼一黑,将纸拍在桌子上:“胡闹!简直胡闹!”

乔清欢嗤笑:“当年,乔老婆子从外面带回来……”

话还没说完,乔老头就怒吼:“签!签完立马滚蛋!”这个便宜孙女不要也罢。

待他拿起笔准备签字时,乔清欢又说话了:“等等,我还需要加上一条。”

乔老头眯着眼睛:“丫头,别得寸进尺!”

乔清欢原本并不确定那件事,却从乔老头的眼神和异常激动中发现了端疑。

“三十五年前的一切物品如数归还,如有遗失,全部按价赔偿!”

乔老太突然明白自家老头子为什么那么愤怒,一时惊恐万状,这怎么可能,当年的事没有任何人知道,谁说出去的!

“不可能!”乔老头怒吼,随即又弱了几分:“当年的东西已经那么久了,而且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办法补齐!”

乔清欢看着乔老头不像说谎,便退了一步:“那就把剩下的归还,我爹以前给我的清单我可是收着的。”

“什么清单?”乔老太更惊慌了。

“呵,既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乔老太,做过什么事最好别留后患,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其实什么清单什么物品,乔清欢都不知道,只是凭借上辈子那个东西,看爹爹和乔老太夫妻的面相,和大房一对比,就看出端疑。

爹爹根本就不是他们亲生的,说不定三叔四叔都不是,否则怎么会往死里作践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

“没有!这个我可以保证,当年只有一样东西,在你爹生下你之后就被我们当了,不然这么大个家,怎么能活到现在。”

这句话乔清欢是不相信的,没看见那老太脸色的躲闪。

“呵!既然如此,村长爷爷,我要跟你说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涉及三十五年前……”看乔老头不乖,乔清欢冲着村长准备侃侃而谈。

“乔清欢!只有一个玉佩,还有一些银票,但是这些年花着差不多花完了。”

“哪个玉佩呢?”

“刚刚不是说已经当了吗!”乔老头不耐烦地看着乔清欢。

“姐姐,在乔霜霜脖子里!前年奶奶给她的时候,她在我们面前炫耀了很久!”这时,乔清松突然说话。

乔清欢一个箭步就将乔霜霜的衣领扯开,拿出一块圆形玉佩。

“乔清欢你干什么,这个是奶奶给我的嫁妆,你给我还回来!”乔霜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冷风灌入胸口,才赶紧捂住衣服喊道。

乔清欢走到乔老太夫妻面前:“拿这个东西给自己孙女当嫁妆,不怕惹事?”

其实乔清欢也很疑惑,按理说这块玉佩质地不错,而且这么多年还有一丝丝的灵气,那爹爹小时候又怎么会落入这两人手里。

乔老头惊恐地看着玉佩,一转身给自己老伴一巴掌,当年跟自己说的是不见了,没想到她一直把这个祸患留在身边,还拿给孙女做嫁妆,嫁妆可是要见光的啊!

“乔老头,说说看,这个又怎么让我息怒?”

乔老头气得捶炕,目光阴冷地看着乔清欢:“你说!”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家里的钱全部交出来,另外靠山那边的两亩地归我们。”

“痴心妄想!”这时候的赵氏蹦出来大骂。

靠山那边的田是她的嫁妆,现在的乔家也是靠这田勉强度日,凭什么把它给他们!

“另外,田里的东西是我爹侍弄的,种子是靠我爹打猎换回来的,东西就不需要你们帮忙收割了。”

原本乔清欢不想要这地里的东西的,但看他们婆媳作死地开口,只能无奈收下。

“好!”

“麻烦村长爷爷加上去,并附带一句,乔清欢一家与乔大山一家老死不相往来,乔家二老毫无品德,卖儿卖孙,往后与乔清欢一家断绝来往,不奉养老!”

还给这些人养老,疯了吧!

村长落笔前还是问了一句:“丫头 这会背上不孝罪名的!”

“那就加上一句,赵氏及二老辱骂朝廷,意图谋反,乔清欢一家自愿脱离九族!”

村长无奈,还是在末尾加了断绝来往的条例,但这谋反,可万万不能提到明面上。

事后还问了一句双方可满意。

乔清欢想了想,还是说道:“请村长爷爷加上乔清欢自愿脱离九族!”

村长这会犯难,这丫头怎么了,是脑子坏了?

旁边的木氏一直旁观,看着要脱离九族,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村长爷爷写上吧,只需要这九个字。”

“好吧!”最后,村长还是妥协了,在上面签了字,然后递给乔老头。

乔老头已经气得直咳嗽,匆匆忙忙签下就想跑。

“慢着!地契,银钱和钥匙!”

听到姐姐的话,乔清松立马拦住这个老头,天资聪颖的他已经明白,他们不光脱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还有房子有田地,那害怕个屁。

钥匙指的是山脚下那两亩地旁边的小屋子,契约上可写着,以后归她所有。

乔老头握紧拳头,死丫头,本以为只要不交出地契这些,熬一熬,让这丫头求自己,没想到这会被拦下来讨要。

瞪了一眼挺直腰杆的乔清松,乔老头说了一句:“等着!”

乔清松怕他赖,想跟着乔老头,却被乔清欢拦下。

这老头怕是年轻的时候不是什么好人,不然煞气不会那么重,如果乔清松过去,怕又生变故。

村长却示意自己的老婆子和屠夫乔跟上去,帮人帮到底,说不定这丫头脱离苦海后能一飞冲天呢。

当很多年后,村长回忆往事时,不得不感叹一下自己这时候的英明神武啊!

东西都拿上来了,乔清欢检查无误后签了字,一式五份,自己和乔老头各一份,族里一份,一份官府备案用,另一份却被刚刚帮忙说话的族公拿去。

乔清欢再次确认所有东西后,才把东西放进怀里揣着。

这时候乔清杨也适时出现,将牛车赶到山脚下,才急匆匆回来。

一进院就大声嚷嚷:“姐姐,姐姐,你别怕,县令大人说了,今晚天黑前没看见你去,就带人过来,一定彻查到底!让我先回来帮你。”

乔清松噔噔噔地跑到哥哥面前,大声说着屋里发生的事,这下乔老头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就被扯下来。

聪明的人心思一转,脸色立马变了,赶紧回家看好儿女。

而第二天,在村子里,老乔家不知道的地方,暗暗流传出老乔两口子是人贩子的话,这家里有孩子没孩子的,都防范着。

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与村长约定一刻钟以后去办理入户,乔清欢就带着乔清松离开。

一起跟着的还有豆腐花和村长媳妇,最后才过来的屠户乔的媳妇尤氏也跟了过来。

“欢欢,娘没看错吧?这家分完了?我们和那帮吸血鬼没有关系了?”木氏走到半道才反应过来,抓着乔清欢的手问道。

“是真的,娘,我们脱离出来了,但是……”乔清欢看着娘亲的脸,犹豫不定是不是要说,最后还是开口道,“娘亲和弟弟们可怪我带着你们立了女户?”

最先说道的是乔清杨:“姐姐做得对,如果单纯的分家,那就是藕断丝连,以后麻烦不断,你做的对!”

乔清松也拍拍胸脯:“姐姐好样的,只怪松儿太小没能力保护姐姐和娘亲,长大后松儿一定不让姐姐和娘亲吃苦了!”

木氏哈哈大笑:“装了这么多年,老娘早就受够了,你放心,其他人要是不同意,老娘休了乔大川,咱们娘几个过!”

这回轮到乔清欢傻眼了,敢情这包子早就发了,躲在角落不让人吃呢。

豆腐花拍了拍乔清欢的肩膀:“我豆腐花的主意还是不错的,当年你娘执意要嫁,我才给她出了个主意,假意懦弱,以此来保护你们姐弟三人。”

真的就是高手在民间,想不到这跟过来的豆腐花还有这一场。

“就是可惜了你四叔他们……当年若是提高警惕,也不会……”

“娘亲,坏人自有坏人磨,咱们就等着看老乔家那边的报应!”

“对,会有报应的!”

一队人嘻嘻哈哈来到山脚下,两亩地里长着金黄的麦穗,格外讨人喜欢,小屋虽然破旧,但旁边有小溪流淌,还有几棵桂花树,芳香四溢。

附近只有几户人家,豆腐花一家和屠户乔一家就住在这里,而村长一家则在远一点的土坡上,远远望去,还能看见村长的孙媳妇在地里拔草。

>>>点此阅读《掌家农女:田园小神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