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是村花《阴 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谢霜,谢祖平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 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我是村花

简介:谢霜在回村的客车上遭遇咸猪手,还是一只老色鬼的咸猪手!接踵而来的阴魂怨灵,家族秘辛,黄仙儿的报复,村民集体中尸毒,三柳镇地下神秘法阵……桩桩件件逼着她不得不游走于阴阳之间,同时对处处帮她护她的陈闻渐生情愫,可云书凡说陈闻对她好是有所图谋,青玉说陈闻对她好就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阿华甜说陈闻乃是阴司鬼帝,她是殷族大祭司,刚好很般配!

角色:谢霜,谢祖平

阴 谋

《阴 谋》第1章 见鬼免费阅读

从湘城到三柳镇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谢霜坐在客车上有些出神,清晨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奶奶病重了,她马上就搭了回家的车。

客车有些颠簸的行驶着,窗外是熟悉的家乡风景,让谢霜感觉不太真切,记忆中奶奶是个古怪的严厉老太太,不喜欢自己,可上一次见奶奶就是春节呀,那时候她身体挺好,精神也很好呀!怎么就突然病重了?

突然谢霜感觉冷嗖嗖的,有个冰冷的东西在屁股上摸索,她一惊,自己动不了了!

怎么回事?!

她感觉屁股上的是一只手,还在往她腰间摸索,可她怎么就不能动了?想喊人也张不了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谢霜坐在客车后排,她记得后排就她一个人啊,而且出了湘城后车子就没停过了,所以她现在是……

谢霜要哭了,她感觉游离在她腰间的手如同一条毒蛇,正探入她小腹处……可该死的!她怎么动弹不得了?她试着眨了眨眼睛,发现眼睛可以转动,可她刚转动了两下眼珠就有种吃了苍蝇的恶心,她旁边居然坐了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色眯眯而贪婪的看着她!

就在这时客车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行驶,谢霜眼泪流了下来,她看到这个老男人已经解开了她的牛仔裤……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几乎震破了谢霜的耳膜,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侵犯她的老男人一瞬间如同烟雾般消失了!

“你……还好吧?”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坐在谢霜旁边,低声问了句。

“你……”

谢霜张张嘴能吐出一个字了,才发现自己能动了!可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看向身边的男人,她很想问刚刚发生了什么?那个老男人是谁?怎么突然不见了?为什么客车上所有人都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你又是谁?

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软塌塌的倒在后座上,背上一片冰凉!

“谢霜,我是陈闻,你忘了,我们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的,我叔家就在你们村,他叫二牛。”

男人温和的笑了笑,很淡定的抬手整理了谢霜的牛仔裤。

谢霜感觉自己好像又不能动了!她们村里确实有叫二牛的,她心里稍安。

“刚刚你是被那个色鬼施了法,所以不能动。”陈闻低头在谢霜耳边低声说。

谢霜眨了眨眼睛,什么鬼?

这世上真的有鬼?!她狐疑的看着陈闻,她小时候也有好几个玩伴,二胖,狗子,花花,可一起玩泥巴的小伙伴可以变化这么大吗?她完全认不出来呀!

“你还是先休息一会,有些话我们下了车再说。”

谢霜还在想陈闻是二胖呢?还是狗子啊?她的小伙伴们好长时间都没联系过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她这样想着就不由自主的睡了。

“三柳镇的下车!”

客车司机高声喊了两次,谢霜就醒了,身体能动了,就看到身边的陈闻,才注意到陈闻长得挺俊,只是很奇怪,这么热的天,她都只穿了短袖T恤和短裤,他怎么穿长袖衬衫西裤,他不热吗?

“下车呀!”

陈闻见谢霜脸上懵懵的,提醒了一句。

“你真是二牛叔的侄子?”

“是啊,我这次是要回来看看我叔。”陈闻说,“你呢?你怎么回来了?”

说话间两人就下了客车,谢霜看了眼人流并不多的车站,她要怎么回村呢?

“谢霜。”

“哦,我要回家看我奶奶!她病了。”谢霜有些口干,翻了翻包才发现她的水忘车上了!

“那你家人来接你吗?我记得从镇子到村子有半个多小时的路呢!”陈闻又问。

“我找个车。”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跟我一起吧,刚好我同学借了他的车给我。”

陈闻没过一会儿还真开了一辆半新不旧的面包车来了,谢霜想了想就坐了进去,反正是同村。

“那个……我看到的真的是鬼?”谢霜吞了口口水,看向陈闻,还是不敢置信啊,这世上怎么会有鬼?还好死不死的被她碰到了?还……

“嗯,你没看错,也不是做梦,但是你也别太担心,也许只是巧合。”陈闻调转方向盘,驱车往西山村驶去。

“可那个鬼怎么突然消失了?为什么好像就我一个人看到了?”谢霜差点将狗子和二胖喊出口,赶紧闭了嘴,大家都长大了,再喊小名多难为情呀!

陈闻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她,笑了笑说:“它灰飞烟灭了。”

啥?这么玄幻吗?

谢霜拧开瓶盖咕咕喝了好几口水,心情平缓了一些,又问:“你做的?你也能看到鬼?你是道士吗?”

“我不是道士,前些年有个老道士教我的,也算是学有所用了。”陈闻答。

谢霜又喝了两口水,说:“那我还会不会遇到鬼呀?刚才吓死我了,还真是多亏碰到你,谢谢你陈闻。”

“碰巧嘛,对了你现在是在城里读书吗还是……”

“嗯,我在师范读大二,你呢?”谢霜留意看了看陈闻,发现他皮肤很白,那他是二胖咯?狗子又黑又瘦,二胖家条件好,长得又白又胖的。

“我现在在一个物流公司干活,正好路过就回来看看我叔,也不知道这几年我叔怎么样了。”陈闻说。

“不知道,我这几年也没怎么回村。”谢霜摇摇头,想到奶奶又有些担心,不知道奶奶生了什么病。

“我记得你们家都搬去城里了吧?”陈闻又问。

“嗯,我爸妈在湘城开饭店,我弟也在读初中了。”

两个人说着话,村子也就越来越近了,谢霜再次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好热啊,又看了眼陈闻,他居然都没出汗?

只有她感觉很热吗?!

陈闻在谢霜家停车,说:“我先回去找我叔,回头再来看你奶奶。”

谢霜下车,连连道谢。

西山村这几年变化挺大的,家家户户都盖了楼房,围了院子,谢霜走进家就看到爸爸谢祖平红着眼睛,问:“你怎么回来的?你奶奶从昨晚就喊着要见你啊,快!”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