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锦衣之上》纸探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冷云凡,冷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衣之上

小说:玄幻

作者:纸探花

简介:他是一名锦衣卫千户,却身负不一样的血统,自他提起绣春刀的那一刻起,他这一生注定要为杀戮而生,他是恩赐,亦是浩劫。

角色:冷云凡,冷云

锦衣之上

《锦衣之上》第3章 神秘老仆免费阅读

三楼二人居于高处,对下面所发之事一览无遗,本欲趁年轻人拔剑之际救下那位写书人,不想被大汉夺了先机。

这位大汉,两人再熟悉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一身彪悍,魁梧有力,非七八个好手难近其身,加之他那一手刚猛双拳,常人受击,非死即残!

年轻人从小就被父亲送到终南山重阳宫,跟随紫胤真人修习全真道法,不料资质太浅,再加上平日里游手好闲,无心修炼,所以仅在山上待了五年,就被送回了金陵。

回到金陵后,就一直呆在国公府,平日里极少见到锦衣卫,但其狠辣手段以及凶残劣迹却早已耳闻。

看着眼前彪形大汉,虎背熊腰,一双血丝暴眼瞪大如牛,手上若无百条人命,断发不出这般死神气息。

此刻的他又恐又怒,可转念一想,自己身为凉国公的长子,将来是要延袭爵位的,官阶要远大于小小的锦衣卫,却也不再惧怕,冷声问道:“锦衣卫?”

大汉抱拳:“锦衣卫千户——铁山。”

年轻人两眼闪过一丝轻蔑:“怎么?堂堂锦衣卫也爱做这抱打不平,行侠仗义之事?”

铁山稳了下腰间的绣春刀,厉声道:“那得看分谁?若是你,今天这事儿,咱就得管上那么一管了,毕竟咱一大老粗,啥也不懂,但就是看不惯有人被欺负!”

年轻人闻言,险些给气乐了:“呵呵,一个小小的破千户,也想插手本少爷的事?你怕是不知道我是谁吧!”

铁山毫不在意,一口怒道:“我管你是谁,今天你要敢动一下,可别怪咱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就凭你?”年轻人猛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一脸不屑地瞥向铁山:“本少爷我今天就告诉你,我不但要杀他,你要惹得小爷我不高兴,我连你一起杀!”

铁山望着年轻人,就像是看着白痴一样:“看你也像个官宦子弟,难道你就没听过镇抚司的锦衣卫?”

年轻人仗着自己老爹的地位,根本没把这位不知死活的壮汉放在眼里,继续摆着他的神威:“听过又如何?你还敢动我不成?”

铁山紧了紧双拳,瞪视道:“你可以动一下试试!”

年轻人望了一眼写书人,又瞥了一眼铁山,闷哼道:“一个不要命,一个想找死,好,本少爷今天就一起送你们上路!”

年轻人嘴上说着话,两手却已掐好了法诀,但见豆大的气球在其掌下慢慢变大,四周气流似乎也受其感应,纷纷涌入其中。

待运气成型,年轻人大喝一声:“去死吧!”

两手碗大的圆球以常人难辨的速度袭向铁山,铁山不及防范,一击碎心掌正中胸膛,本以为这一击可以直接废了铁山,然而受击后,铁山却只是简简单单地退了两步,仿若无事一般。

“怎么可能!这碎心掌是我师父亲自传授,怎么会这样?”

碎心掌是重阳宫的不传之技,亦是紫胤真人的五大秘技之一,其威力即便是百个铁山,亦难抵制一掌,只是年轻人上山学艺未精,这骇人的碎心掌连个皮毛都没学到,故而得此效果。

铁山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脸上挂满不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不过是糊弄人的小把戏!”

年轻人心下不服,暗自加力又接连使出好几掌,铁山亦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光溜溜地站在那儿,任凭年轻人随意施展,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且威力一掌不如一掌,最后一掌击在铁山身上,竟如一缕轻风拂过。

年轻人不敢相信地杵在那,口中仍念念有辞:“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还有招式吗?没有的话,可就到咱了!”

铁山的右拳握得吱呀作响,还不时地放在眼前欣赏:“这一拳二十年的功夫,很久没动了,也不知道一拳下去,还能不能死人?”

铁山说得轻松,却把年轻人吓得连退数步,直至湖边才将将停下,嘴巴发颤,说起话来都有些哆嗦:“你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我我我,我爹可是当朝护国一品功臣——凉国公蓝玉,手下坐拥数十万铁骑,你要敢动我分毫,别说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就是整个镇抚司,都要给你陪葬!”

铁山收下双拳,愕然道:“我说敢在长安街这么豪横,原来是凉国公家的公子。”

年轻人以为报出父亲的名号起了效果,瞬时挺起了腰杆,又恢复了先前那股嚣张样:“哼!怕了吧?怕了就赶紧给小爷滚开!”

年轻人余音未落,一道黑影气势如长虹,突然从身前闪过,紧接着,就听“啪啪”两声,不知何人以急速,疯狂地掴了自己,速度之快,无处辨别,只觉两脸如锥刺骨,奇痛无比。

倏地,一位同样身着飞鱼服的少年飞身落地。

这位少年,便是三楼二人苦盼已久的那位好友——锦衣卫四大千户之首冷云凡。

除了铁山,后面还有追风、大刀两位千户,此刻也皆已到场。

冷云凡落于铁山旁,温声道:“老铁,以后再遇这种说大话的,不论是谁,直接上去扇他,知道吗?”

铁山听后,不免有些委屈:“咱一大老粗,下手也没个轻重,再把人打死了,可咋整?这事你还是让大刀来吧,咱替你收尸就行了。”

大刀把刀放在手心掂量:“好嘞,以后这种活就交给俺,不过俺不用手,俺要用这把大刀扇他,保证扇他个满脸大包。”

大刀,军队出身,方脸瘦高个,和冷云凡一样,身穿黑色飞鱼服,可他不佩绣春刀,却钟爱自己手中这把大刀,有时扛在肩上,有时怀抱胸前,即便见了明皇朱元璋,大刀也要寸不离身,朱元璋见他如此爱刀,却也给了他这个特权。

铁山笑道:“刀子,你可别手软,不小心扇死了,有咱给你收尸呢。”

大刀跟着调侃道:“有铁哥您这句话,俺就得收着点力,俺怕给铁哥您给累着。”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不亦乐乎,却“冷落”了边上的追风。

追风平日极少言语,外出缉拿逮捕时,也只是默默地跟在身后,不参与任何活动,在镇抚司衙这么多年,没人见过他出手,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更没人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深。

唯一知道的是,他曾救过一次现任锦衣卫指挥使——蒋桓的命,而被任命为锦衣卫千户。

就在千户们谈笑之时,不知从何处窜出一支穿云箭,“嗖”的一声,直奔九霄而去,穿云箭入空自爆,亮出一个“蓝”字,在半空停滞许久才将将散去。

“不好,那是凉国公蓝玉军号!”

大刀在军中生活多年,一眼便认出了穿云箭的来历。

空中“蓝”字消散那一刻,年轻人嘴角微斜,露出一丝邪笑,目如鹰隼瞪着冷云凡:“哼,知道的太迟了,只要火箭升空,不消半炷香的时间,我爹就会带着蓝军铁骑赶来,到时,我就要让你知道,在这金陵城,该是谁说了算!而你,哼,刚刚是怎么扇的我,我一定百倍还你,我要你亲眼看到自己像一摊烂泥一样,被我高高在上的踩着,踩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锐利的双眸,透着凶狠的杀气!

看来扇脸这个仇,年轻人势必要记上一辈子!

可冷云凡听完那段恶语攻击后,却是不怒反笑:“哟,这么大火气?看来我那两巴掌把你伤得很深啊!”

年轻人怒道:“哼,臭小子,你现在跪下求我,兴许小爷高兴,扇你个十下八下,再废你一双手,这事也就算了,等会儿我爹一到,你再想后悔,小爷我可没那么好的脾气!”

冷云凡毫无畏色,反而浅浅一笑,转身问向铁山:“老铁,这事你怎么看?”

铁山笑道:“有判头,我看刑!”

又转向向大刀:“刀子,今天磨刀了吗?”

“磨了!”

“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大刀一声“好嘞”便已提步上前,他出刀极快,可就在刀背刚要落到年轻人的脸庞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百丈外尘土飞扬,竟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蓝军骑着快马奔来,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没个尽头。

他们速度快而整齐,一个个高头大马,重甲在身,马蹄踏在石板长街上,如密语敲窗,战鼓雷鸣,所过之处,行人纷纷避让,有个别躲闪不及的就只能被撞到一旁,自认倒霉。

很快,蓝军铁骑奔雷而至!

为首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仆。

老仆装束朴素,外披一件黑色长衫,瘦骨嶙峋,发丝漂白却不凌乱,一双包骨细眼暗淡的就像是被洒了层土灰一样。

他没有下马。

只是用冷电般的目光扫了一下人群,眸中射出的阴森寒意,宛若刀锋一般,目光所及,仿佛有着令无数人头落地的杀气,令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寒而栗。

最后他把目光停在年轻人身上,不问缘由,不问伤势,只道了声:“公子,老爷让我带你回家。”

他的声音有些阴寒,且带着点慵懒的沙哑,冰冷而低沉,却又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只觉得在那声音响起的一刹那,便见天地失色,黯然失魂。

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然让年轻人无法拒绝,即便他此刻心中有再多愤怒再多不满,再多的情绪要发泄,他都要压制。

因为眼前这个人,他惹不起,他也不敢惹!

>>>点此阅读《锦衣之上》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