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豌豆米米《糙汉的小甜妻带着美食当团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吟,刘翠莲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糙汉的小甜妻带着美食当团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豌豆米米

简介:橙香奶冻、糯米珍珠丸子、滑蛋虾仁……一道道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竟是出自第一花魁之手?螺蛳粉、臭豆腐、榴莲千层……臭味熏天的东西也敢拿来卖,竟然还生意火爆?年黎从阶下囚穿成安隅城弄花楼第一清倌,得知前世被渣男殴打致死的丈夫这一世是个种地糙汉,她当即散尽全部身家,来到他的身边,一句”我嫁你“,自此,将穷得叮当响的陈家带上致富路。更意外的是,曾经的渣男竟然也穿到这一世来了。年黎:虐渣?等着吧你!

角色:陈吟,刘翠莲

糙汉的小甜妻带着美食当团宠

《糙汉的小甜妻带着美食当团宠》第1章 隔世寻夫免费阅读

朔风凛冽,簌簌落雪。

百柳村陈家喜堂,破败荒凉的小院里乌泱泱挤了一大群人,有的磕着瓜子,有的搓着手,纷纷伸长脖颈,探头张望。

“陈家小子真是好命,平白得了这个么漂亮媳妇儿。”菜农汪小田是个二十出头的壮小伙,满眼羡慕。

“我看啊,老陈家的脸都被丢尽了,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女人,从前是弄花楼的!”寡妇刘翠莲瞪大眼睛,颇为不屑。

“就是啊,再说你看那细胳膊细腿儿,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陈家这回是拿错主意喽!”光棍儿葛光头嘴上不待见,两眼睛却总往年黎身上瞅。

“爹,娘,您二位请喝茶。”年黎生得一双含情桃花眼,羊脂似的皮肤无暇,白皙纤细的一双手稳稳端着茶盏,递给两位老人。

半月前,她还是被人陷害入狱的阶下囚,一睁眼,却是罗帐轻幔、莺歌燕语的弄花楼,而她,竟然成了同名同样貌的新选花魁

“我是你的辅助系统,识春君。”脑中有一道柔和的女声乍然响起。

“陈吟呢?他在哪?”年黎脱口而出,心焦得很,上一世,她的爱人陈吟被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活活殴打致死,她也被构陷防卫过度入狱。

她的爱人,翩翩君子,温润如玉,一双手治病救人,造福一方,却在大好年华里,遭横来灾祸。年黎每每想起,都觉得是自己害了他,心口阵阵绞痛。

年黎从识春君口中得知,如今的陈吟是个种地的糙汉,守着几亩土地在百柳村里,还有一对年迈体弱的老人。

她看看这辉煌奢靡的房间,是蒋嬷嬷特地为她修建的,每一处都十分精巧,足有万金之数。

所以当她提出要抵押全部身家离开弄花楼时,蒋嬷嬷以为她疯了。

“阿黎,你跟嬷嬷说,是咱哪里对你不好吗?”蒋嬷嬷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想要挽留。

年黎心意已决,道:“嬷嬷,您哪都好,是我辜负了您的培养。”

嬷嬷久久看着她,终是叹了一口气,“罢了,我劝不动你,走吧走吧。”

**

“欸,好孩子,快起来吧。”许茹已经年过六旬,腰腿不好,做不了力气活,最放不下的就是小儿子。

没想到几天前一位娇俏的姑娘竟然上门来,不要半分彩礼,也不用置办家具,就愿意嫁与他。

“对对,快别跪着了,地上凉!”陈老汉瘦得一把骨头了,慈眉善目,儿子娶上媳妇儿他高兴,乐呵呵地把两人搀起来。

“咱家穷,连几桌好酒好菜都摆不出来,孩子,委屈你了!”陈老汉懊丧地说,他看着眼前水灵的大姑娘,不由心生怜爱。

年黎只是柔柔一笑,坚定地握上旁边那个男人的手,说:“爹,娘,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切,陈老汉,我说句不中听的,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刘翠莲就是最见不得这种水灵标致的姑娘,她前夫就是被这样勾走的。

“既是不中听的,就闭嘴。”一道清甜的声音忽然出声,把众人都惊了一下。

“馋男人又得不到,做女人又不害臊。真是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你们一天天见不得别人好,不如整饬整饬自己,干点儿人事儿?”

年黎连珠炮似的一顿骂,她那会儿就看这几个人不爽了。

不骂出来得憋出乳腺增生。

新媳妇儿扭头以凌厉的眼神看着他们,刘翠莲被她一句话噎住了,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地要还嘴。

“旺财,送客。”一直不做声的陈吟忽然冷冷道,接着一只大黄狗从窝里冲出来对着刘翠莲狂吠。

“你!你们欺人太甚!”刘翠莲怕狗,声音都颤抖了。

不怀着好意看热闹的也纷纷悻悻离开,嘴里还不停嘟囔。

“什么做派!竟然用狗送客!”

“娶了个不干不净的女人还不让人说了?”

“看着吧,陈家早晚被败光了!”

……

*

是夜。

星子细碎,铺在泼墨的夜空上,一弯冷月皎皎,照着小屋里一双人。

年黎注视着陈吟的身影。

他的相貌没有任何变化,无非是黑了些,也瘦了很多。身形颀长却瘦削,一双手看着是孔武有力。

他眉目如画,不笑也笑。还是寡言内敛,但做事稳重可靠。

“屋里冷,炭火不够,你把这个揣上。”陈吟烧了些热水灌进牛皮袋里给年黎。

“那些人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你愿意和我一起,我很高兴。”

年黎接过来,隔着一盏微弱的烛火,拄着脸,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我知道。”

陈吟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他从来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地糙汉一个,平时也不爱跟女孩子相处,村里来搭讪她的姑娘多了,可没人像年黎一样,直接要嫁给他。

不嫌弃他家境清贫,也不在乎他有一双老人要赡养。

年黎看他有些无措的样子,乐了,“夜深了,咱们睡吧?”

陈吟这下脸都发热了,清咳两声,“睡吧。”

两人和衣而卧,隔着两尺远,陈吟不愿意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碰她,年黎也愿意与他慢慢相处。

吹了灯,年黎刚刚闭上眼睛,就感觉窗户边有悉悉窣窣的声音。

她还没反应过来,陈吟就过来轻轻捂着她的嘴,示意噤声。

“是葛光头。”

这小子色胆包天,竟然扒窗户看人家洞房!

真是小刀拉屁股,给她开眼了!

不光如此,年黎怎么闻到一股饭味儿?勾得她馋虫都出来了。

“葛光头爱看热闹,看热闹必得端一碗饭。”陈吟给她解释道。

其实他也饿了,今年大涝,粮食减产,到了冬日里就要受苦,家里就剩狗看了都摇头的一小撮米。

他倒是没事,可就是委屈了年黎。

年黎一天都没吃口热乎饭,到了现在肚子里已是空空如也,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然而下一秒,识春君忽然现身,年黎视野里突然出现她们年家21世纪的酒店。

年黎前世是天之娇女,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自家开的酒店里,那些菜肴都是按着她的口味定的。

“你自己的财产是可以随便用的。”识春君说,下一秒,画面一转到了酒店厨房,干净的台面上摆满了各类食材。

年黎在夜色中看着陈吟,亮晶晶的水眸里闪烁着惊喜的光芒。

“相公,想要吃什么?”

随即,陈吟就感觉手上有臭烘烘液体流过。

年黎有些尴尬,“不好意思还不熟练,这是泔水。”

她重新使用意念,这回感觉对了,又说:“相公,想要吃什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