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如你初见《我为熊人族!开局伴生重生女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梦晨,老祖宗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为熊人族!开局伴生重生女帝

小说:玄幻

作者:如你初见

简介: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我叫陈梦晨,前世女帝。历经千重劫难,终于得以重生。这一世,不为成仙,只为护你周全!我叫林天,林天的林,林天的天。俗话说得好:手握星辰摘日月,天下无我这般人!本尊屌丝一枚,不幸喝水穿越,成为这方玄幻世界唯一的熊!身边时常跟着一枚冰山御姐,天骄绝伦,沉鱼落雁。对啥她丢不感兴趣,唯一会的就是每天在我身边卖萌。【叮!宿主当前有两个选择!】

角色:陈梦晨,老祖宗

我为熊人族!开局伴生重生女帝

《我为熊人族!开局伴生重生女帝》第1章 天骄!大师姐免费阅读

中土神州。

万载教派太易教宗内。

数百名精英弟子齐聚,不时有人抬头眺望天空中云雾笼罩的造化峰。

神色向往。

今日是太易教宗天骄陈梦晨召唤仙台契约灵兽的日子。

陈梦晨,太古凰体,天道之体的权柄者!

天下公认的年轻霸主第一人!

十几年前拜入太易教宗。

不仅背后势力惊人,其本身的天资更是令人感到恐怖!

短短十数年的修行,就已经稳坐太易教宗弟子第一人的宝座。

无人不服!

甚至放眼三千道州,年轻一辈,都没有几人能与之比肩!

一人一剑,硬生生活成了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以她的修为,本来一年之前就能展开仙台契约仪式的。

但不知为何,那段时间其人突然性情大变,变得更加恐怖。

不顾宗门长老反对,毅然将召唤仙台契约灵兽的时间定到这一天!

这一次的召唤仪式,对于太易教宗来说,是赌上未来气运的!

没人会忽视!

几乎宗门内有空的弟子都来了。

就连宗门长老也有近乎一半以上的,放下来手中事物。

前来观看!

更有消息称,宗门太祖将会在契约结束后,会出关收陈梦晨为弟子。

亲授证道之法!

日出东方,诺大的广场早已人头济济。

“时间过得真慢,梦晨师姐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

以梦晨师姐的天资,不知道能召唤出什么逆天级别的神兽,想想都有点期待啊。”

“师弟且稍安勿躁,难道你就没发现吗,宗门长老一个都还没有出现。

说明师姐还没准备好呢,估摸着还得等一会儿才能出现。”

“梦晨师姐不愧是我教的无冕大师姐,这待遇就是不一样。

契约仙台神兽都有长老来坐镇!

记得当初我来契约的时候,连宗门执事都没来。”

“不止呢,我听说这一次不止宗门长老,甚至咱们门派里面的几位老祖宗都有可能莅临呢。”

“听说老祖宗这次出关是为了收梦晨师姐为弟子。

这等殊荣,实在令人羡慕。”

“不过梦晨师姐有她狂傲的资本,太易教宗开派数万载以来的第一天才。

不到二八之龄,便已经登临返虚之境,成为一方王侯。

想来只要时间足够,跻身天尊之境,成宗做祖也不是不可能。”

“是啊,如此天姿娇女,宗门再怎么关注也不为过。”

“你们说,师姐这样的天资,能召唤出什么样的仙台神兽呢?”

“这还用说吗?至少也得是王级灵兽啊。

要知道,仙台契约兽可是我们修行者的一大战力,与修行者息息相关。

以梦晨师姐的天资,至少也得王级的灵兽才能配得上她啊。”

“我也赞同。”

“梦晨师姐本就是先天道体。

得天独厚,大道所钟。

若是再得王级灵兽辅助。

二者合一,定可为我宗再添一尊绝世天尊。

甚至是一尊无敌仙王也不是不可能!

有梦晨师姐在,这一世,我太易教宗,当斩尽一切世间敌!”

“……”

所有弟子纷纷附和,赞同这一说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造化峰前的弟子不断的增多。

作为太易教宗圣女,陈梦晨的契约大典还是很能吸引人的。

“开~山~!”

突然,云端传来一声来自恒古的道音。

声音绵长,响彻在所有弟子心头。

闻言,所有弟子一惊。

门中长老到了!

随着长老的喝声,造化峰上忽然爆发出无穷的光晕。

光晕沉浮之中,一道五彩祭坛缓缓浮现。

祭坛周边大量的符文刻篆,那是上古时期又太易教宗先贤刻录的古之符文。

只一转,便可镇压日月星辰。

嗡嗡!

祭坛微颤,扑面而来的神秘气息,令一个个弟子直感到心颤不已。

这是神圣祭坛,太易教宗的镇宗之宝本体!

“这下我真的很羡慕梦晨师姐了啊,没想到宗门真的将祭坛本体召唤出来了。

这是多大的机缘啊。”

“祭坛本体非遇见万古天骄不出世,出世还得征求宗门所有老祖的同意。

难道在老祖们看来,梦晨师姐已经有仙王之资了吗?”

“可怕!”

有见识的弟子,在看见古朴祭坛的时候心神已经失守。

太易教宗的本体祭坛,一直都是作为镇宗之物放于造化峰之上的,很少动用。

以往弟子都是用其投影进行的仙台契约,根本没有动用本体的资格。

没想到这一次,宗门竟然决定动用本体,这是对梦晨师姐抱以多大的期望啊!

与此同时,在造化峰的云层之上,一道道散发着深邃而又恐怖气息的人影不断闪现。

太易教宗的镇派老祖们也来了,来为太易教宗自建宗以来的第一天才的契约仪式见证。

没人喧哗,都在等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神圣而庄严的一幕。

“你们快看,梦晨师姐来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众人纷纷侧脸望去。

一道身影缓缓走来,周身模糊不定。

似云似雾,依稀能看见三千青丝随意飘洒。

近一米七五的身高,配上一身青衣束身,朱丹点缀,恰似人间仙子。

冷面寒霜,又似千年冰山的雪女。

“梦晨师姐好!”

“见过梦晨师姐!”

“梦晨师姐安好!”

“………”

凡是少女所过的地方,所有弟子皆不由自主的后退。

生怕自己这凡俗之躯,玷污了天上的仙子。

来人正是陈梦晨。

她的存在,让人生不起丝毫亵渎的想法。

陈梦晨一路走过人群,步入造化峰中。

直奔云雾中的神圣祭坛而去。

脸色如常。

仿若这世间没什么能引起她兴趣的。

但内心早已激起千层浪。

我叫陈梦晨,两世为人。

前世为帝!

世人喜称我为梦帝,亦或者称呼我为陈帝。

诸天大界之中唯一的仙帝!

仙帝是什么,是一切都终焉。

是超脱。

是寰宇。

是永恒的生命。

是财富,也是权势。

我拥有别人所没有的一切。

但,我似乎并未感受到快乐。

我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什么呢?

我不记得了。

我开始试着怀念过去,翻找过去的记忆。

我的记忆好长好长,我只能一点点的去翻。

终于,在记忆之中我找到他了。

有点模糊。

但那确实是他。

黑白色的毛发,短短的四肢。

我确信我忘记的就是他,我还知道他在哪儿。

我去找他了。

哦。

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去找他。

他不在那儿。

我想,他应该出去玩了。

因为他爱出去。

于是,我决定等他回来。

我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山下的紫竹换了一发又一发。

我还是没能等到他。

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

我开始试着去找他。

山上,没有。

山下,没有。

竹林,没有。

我开始慌了,我真的找不到他。

整个世界好像把他藏起来了。

我继续找啊找啊。

海边,没有。

天上,没有。

地上,也没有。

我怎么可能放弃,我一定要找到他。

我找了多久,我真的不记得了。

我闯进了九幽,掀翻了溟土,那里没有他的身影。

我撕裂了空间,刺破了九州,找遍了所有地方,还是没有他。

因为我,世界好像乱了。

有人骂我,他们说我是一个疯子,一个魔鬼。

说是我掀起了动乱。

还说是我葬送了世界。

我没理会他们,我在找他。

我杀了很多人。

因为他们不让我再去找他。

他们说,他死了,我找不到。

我不信!

我依然在找他。

我又找了好久好久。

具体有多久呢?

我真的不记得了。

最后,我累了。

我回到了最初想起他的地方。

在他种的那处紫竹林处,我站了很久。

我想起来了。

他真的走了。

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他当年种下的那株紫竹,儿孙已经占满了整座山。

他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哦,我想起来了。

当时我哭了,哭的很大声,但他还是走了。

我没有再去找他。

我也要走了。

我恨他,没有等我。

最后,在他当初种的那株紫竹下。

我学着他的样子,久久的睡着了。

该死,我不应该就在这里睡的。

我的床就在不远处。

可是,我真的很累很累了。

我睡得很沉,很沉。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千年?

万年?十万年?

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我醒来了。

那一刻,我高兴坏了。

因为我知道,我终于能找到他了。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迎接他。

尽管还没见面,但我知道,今天来见我的。

真的是他。

千言万语尽在一瞬之间。

陈梦晨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高山,渐渐的笑了。

“天,等我,我来接你了。”

“这一世,到我保护你了。”

心里想着,脚下的步伐更加快了。

两世为人,历经蹉跎,她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

不一会儿,她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之中。

“好激动,不知道梦晨师姐会召唤出什么样的神兽…

我想,一定会很厉害的吧?”

“可惜,那是祭坛本体,不沾世俗因果,一切有云雾缭绕。

现在师姐已经步入其中,除非召唤结束,不然的话我们是无法看见的了。”

“………”

众弟子纷纷感到一阵惋惜。

不能看见梦晨师姐引发的天象,实为人生一大憾事。

“哎,不对,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梦晨师姐好像有些不对劲?”

“咦?你这一说我还真的有点发现,以前梦晨师姐虽然也很冷,但也有章程。

而今天这样的行事,像是有点急切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要是我我也急切,毕竟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仙台契约啊。

这可是关乎以后道途的大事,哪怕是圣人也不能淡定的吧?”

“此言有理。”

众人纷纷附和,是啊,别说是梦晨师姐了。

换作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面对这样的盛况,都会紧张的。

底下弟子们讨论个不停,云层上的大能们也在紧皱着眉头。

这几日梦晨的行为有些古怪。

“你们说,梦晨那丫头选哪天不好,为什么会偏偏坚持把仙台契约选在今天?”

一个大能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事老身也不知,要说这仙台契约,在一年前这丫头就已经达到最佳条件了。

可却偏偏没有立刻进行,非要等到这一天。

为此她还不惜自毁道基,将修为生生给压制了一年,怎么劝说都没用。”

“缘之一字谁能说得清?

恐怕是她福至心灵吧,当初渊祖亦是如此,最后才能得到一尊尊级灵兽青睐。

或许她这是这样打算的吧?”

“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