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被猫《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芷染,靖王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戏精王妃只想咸鱼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被猫

简介:【穿越+甜宠+双洁+宅斗】金牌小三劝退师苏芷染穿成权倾朝野的靖王之妻。本以为可以荣华富贵、咸鱼一生。岂料原主名声极臭,性格极烂,大婚之夜,新郎厌弃,不与之同房。家中妾氏绿茶、莲花满天飞,日夜撕逼终不累。娘家姐妹闹妖、作死难停歇,早晚坑人绝不停。苏芷染:累了,毁灭吧,赶紧的!

角色:苏芷染,靖王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第1章 开局王爷三天不同房免费阅读

“就算王爷冷落王妃,王妃也不该逛青楼……”

说话的,是苏芷染的贴身侍女一号,连翘。

连翘今年整十四,长得清秀可爱,玲珑可人,对外不争不抢,仿佛一个哑巴,对内嘛……对内是个老妈子。

苏芷染穿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

三天里,她一直在怀疑一件事!

自己是不是连翘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

不然连翘怎么会这么唠叨……

“附议。”

这时,苏芷染的二号贴身侍女半夏说话了。

半夏今年整十七,长得英姿勃发,飒气十足,对外不骄不躁,仿佛一座冰雕,对内嘛……对内是个武馆头子。

苏芷染被送入洞房那天,周围宾客欢喜,迎来送往,好不热闹。

客人们祝福的话说了一箩筐,可苏芷染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到了吉时,客人被挡在新房院外。

连翘、半夏两个贴身侍女带着苏芷染走向新房。

可到门口,却见一把足有拳头大小的鎏金大锁,锁住了新房大门。

什么意思?妈妈面前扇女儿,打脸打到家了!

连翘急得直跺脚。

还是半夏给力!

她拽住三指多宽的锁链轻轻一拉。

锁没坏,锁链没断,但门环被轻而易举扯了下来。

苏芷染这才顺顺利利被送入洞房中。

两个贴身侍女为苏芷染的婚姻幸福费尽心思。

可惜,原主苏芷染脑子有坑!

进到洞房,想的不是新郎,而是薛郎。

苏芷染与户部侍郎的小公子薛青有私情,都已经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

可惜被靖王萧景炎截胡,成了靖王正牌老婆。

于是薛青提了一个非常蠢的主意。

他想和苏芷染殉情!

当然,这个办法不算太蠢,最蠢的是,苏芷染竟然答应了……

所以苏芷染在两个贴身侍女离开后,服下了毒药,一命呜呼。

她走了,给我们21世纪最伟大的小三劝退师兼分手专家苏芷染腾出了位置。

苏芷染醒来的那瞬间,记忆排山倒海涌来。

她是做服务行业的,出于职业习惯,惯性会给客户打性格标签。

继承苏芷染的记忆后,她脑子里下意识冒出两个。

“傻……”

但又因为自己就是苏芷染,只能把这两个字划掉,改成单纯。

她摘下红艳如火的盖头,看向镜中自己。

她脑中顿时闪过一行字:

两弯似蹙非蹙秀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这镜子里,泫然欲泣,含羞带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是谁?

我170的大长腿呢?我的36D呢?我花了好几个月练出的人鱼线呢?

这么清纯委婉的小可爱身体里,怎么就承载了我这朵肆意开放的霸王花!

虽然没法接受,但最终还是要接受……

原主苏芷染,南朝文臣之首丞相苏明海嫡女。

苏家乃钟鸣鼎食之家,世代清流,满门忠烈,所出文臣武将颇多。

可惜到了苏明海这一带,就好像那些网红食品,外表好看,内里名不副实。

江河日下四个字,形容苏家实在贴切。

好在苏明海做官一般,可播种技术一流。

他一共生了五个女儿,两个儿子。

五个女儿中的三个,身份最尊贵的二女人嫁给了皇帝,最受宠爱的三女儿嫁给了齐王,最不受宠的隐形人苏芷染嫁给了靖王。

可谓是裙带关系专业户。

但问题是,苏芷染不愿意嫁,这个靖王也不愿意娶。

苏芷染嫁进来三天,连自己老公的面都没见过。

别说同房了,连人都不认识。

连翘絮絮叨叨很多次,但苏芷染压根没听进去。

就如同现在这般,连翘又在开口说着王爷。

苏芷染猛地回头,点住连翘的唇,温柔开口道:“我们现在正在这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千万不要谈糟心事影响自己的心情。”

王爷是糟心事吗?连翘沉默。

来古代嘛,什么都可以不见识,但是这种烟花之地,一定要见识!

毕竟现代这种地方,犯法……

此时的苏芷染穿着一袭简单青色长裙,外披一袭青色纱衣,脸蒙面纱,正往一品楼走去。

一品楼中,接待男客,亦招呼女子……

连翘刚要说什么。

可一品楼中老鸨却迎了出来。

不愧是古代人力资源配置中心总裁,业务能力一流。

在苏芷染说明来意后,很快就将他们安排在了后院一个小院之中。

速度之快,甚至没有给连翘说话的时间。

等他们回过神来,已经连钱都付好了。

“钱都付了,不看看不可惜了吗?”

半夏:“附议!”

连翘:……

趁着小倌还没来,苏芷染回想着一品楼中布局。

一品楼的布局很有意思。

前面一座五层大阁楼,雕梁画栋,气势恢宏,颇有文艺风。

后面却是一个巨大的院子隔出的小院子,院子独门独栋,分得清清楚楚。

显然,前院是给男客的,而后院,则是给女客的。

苏芷染点了一个叫桃糜的小倌。

可等了许久,都不见人来。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外面方便一下,去去就来。”

嘴上说方便,其实内心是好奇。

自家的小倌没来,看别人家的总可以吧……

苏芷染拜托自家两位小跟班,离开了院子。

她在院外摸了许久,其他院门都是大门紧闭。

唯有一间最偏僻的院子,竟开着门。

而且里面还飘出一点异香。

那香味如百爪挠心一般,不断撩拨着苏芷染……

她仿佛失了心神一般,推开院门,缓缓进到院中。

院中青松翠柏,郁郁葱葱,中间一条羊肠小道,两边是花园,花园种满了各色菊花。

进到门前,门竟也是虚掩着,露出一道缝隙。

缝隙中丝丝香甜味袭来,偶有男人低沉闷声,也不知在说什么。

是生病了?还是……

房中是无尽的黑暗,黑暗中,男人沙哑且饱含欲望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苏芷染有一瞬间的清醒。

算了!不要作死!

她猛地转身离开。

那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道将她拖入房中,好死不死,还带上了门……

屋中一股绵密的香,熏得人头脑发昏,身体发软。

后面,便是一阵不可言说……

很久之后……

苏芷染穿戴整齐后,将怀中一块冰种帝王绿翡翠丢到尚在熟睡的男人怀中。

“长得可以,就是技巧差,但我是个好客人,喏,这是给你的渡夜资!”

她强打精神说道。

说起来,她与男人,也算是各取所需。

屋中的香气,显然有着“独特”的作用,如果没有男人,她此时必然难受至极!

可该不爽还是不爽……本来只是来开眼,谁能想到竟被别人开了眼…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