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会爬树的鱼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孙谭雅,杜氏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会爬树的鱼

简介:宋听泠前世憋屈,每天都在做拉仇恨的事情,这一世,她表示只想安安分分做条咸鱼,可是总有人逼她上进!自打陈砚初借住侯府后,宋听泠很郁闷,这是阿爹阿娘给她请的先生,放现代还是私教的那种。这让目标做咸鱼的宋听泠表示压力山大,走投无路,好吧她上进……
婚后陈砚初不止一次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当宋听泠夫子,导致现在他只能独守空闺。”娘子,该就寝了。“宋听泠:”不,我还能再学一个晚上!“

角色:孙谭雅,杜氏

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

《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第3章 今日头条又是她免费阅读

清晨的京城街头早已热闹非凡,百姓早已晨起准备上工,以高大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鳞次栉比,面摊、茶室、包子铺等早已门庭若市。

百姓平时也没什么乐趣,听说书要进茶楼,他们也不舍得花费这个钱,稍微念过书的会买一个铜板一张的京城小报,这小报上登着京城所发生的大小事。舍不得花钱又不认识字的呢就左听一句、右听一耳,这些八卦闲谈是他们茶余饭后难得的消遣玩意。

今日面摊依旧热闹。

“听说了吗,南阳侯府三姑娘又出大事情了!“

“什么大事情,这宋三姑娘天天占着京城小报头条,你别见怪不怪。”

“这回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自念慈郡主的秋日宴宋三小姐坠马后,宋三小姐好像摔坏了脑子!”

“什么,这是真的假的,你可别危言耸听。“

“是真的,我表妹她大姑的弟妹的婶娘的儿子在南阳侯府当差,这可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那她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说呗。”

“这宋三姑娘啊,她……她傻了,变得谁也不认识,你说这是不是傻了!”

“可惜啊,京城第一才女变成了京城第一傻女,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时运不济啊,可怜那南阳侯夫人,精心栽培的女儿就这么傻了,要是我家那婆娘,那可得呕心死!”

“那可不是,本来凭着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气,好歹能做个王爷侧妃,现在倒好,人傻了,能不能有人家要她都说不定喽!”

“去去去,你以为谁家都像你这样卖女求荣啊,宋三姑娘可是南阳侯的眼珠子,南阳侯夫人的心肝肉,谁家都会卖女求荣,南阳侯府绝对不会。“

“我这不就是说说吗,也不能当真!”

“赶紧吃,一会还得开工呢!”

说着,便没了话语声,仅剩下“呲溜”、“呲溜”吸面条的声音。

谁也没看到一个穿着水墨色衣衫书生装扮的青年听他们提及南阳侯三姑娘时竖起耳朵的样子。

他肤色白皙,五官俊逸,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饱满的额头,薄薄的唇色淡如水,身材纤细却不显病态,透露出几分高贵淡雅的气质。

一边听八卦,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素面,等他们八卦讲完,这青年也吃完了最后一口面。

放下面钱,他背起脚边的书筐便向街上走去。

……

另一边,永昌侯府。

“姑娘,外边都在传宋三姑娘傻了,以后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指定是姑娘你的。“

穿着天青色袄衫的丫鬟跪着给坐着弹琴的女子打着扇子,一脸喜色。

弹琴的女子身着碧绿的翠烟衫,披着翠水薄烟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她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弄着,待一曲终了,缓缓站起。

孙谭雅冷冷地瞥了一眼丫鬟,丫鬟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跪地磕头。

“求小姐原谅,女婢,女婢的意思是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本身就是您的,只是您不屑与那宋听泠争,这个名头暂借在她那,现在她傻了,这个称号自然就还是您的。”

丫鬟一边磕头,一边哀求,希望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儿能饶她一命。

她刚来伺候这永昌侯府大姑娘没几天,只知道早些年坊间有传闻永昌侯府与南阳侯府一直不对付,在朝堂上皇上更器重南阳侯,这永昌侯大姑娘还一直被南阳侯府三姑娘压一头。

这不是南阳侯府三姑娘傻了她想着讨好新主子才提起这事,没想到她还是嘴笨,得罪了这永昌侯府大姑娘。

“本姑娘的事还容不得你这一个卑贱的下人评头论足,既然你让我饶了你,那么,便把你发卖了吧。”

孙谭雅玩弄着手上的裸子,鲜红的蔻丹染在一双纤纤玉手上,轻启朱唇,说出的话在这丫鬟耳里听起来极其恶毒!

永昌侯府大姑娘对于丫鬟的发卖可没这么简单,那是拔了舌头,发卖到窑子里的,像她这样目不识丁的丫鬟,连伸冤的机会都没有。

为让孙谭雅打消这个念头,丫鬟只能拼了命地磕头求饶。

“求姑娘饶我一命吧,求姑娘放过我,奴婢一定好好伺候姑娘,再也不胡说八道了……”

“拖下去!”

闻言,两个婆子架起丫鬟就往外拖,仿佛丝毫未听见丫鬟的哭喊求饶声。

在永昌侯府的生存之道便是不要得罪大姑娘,也不要有仁慈之心想着帮一把犯事的丫鬟,要不然你也会被牵连。

从前,世人只知南阳侯府三姑娘才貌双全,却不知她孙谭雅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一直活在宋听泠的阴影之下,就连父亲和母亲也时常拿她与那宋听泠做比较。

还在老天有眼,宋听泠总算是出事了。

这一次,是宋听泠自己倒霉的,那就怪不得她了。

孙谭雅走向窗边,抬手折断了那朵开得最艳丽的芍药,眼神里好似淬满了剧毒,吓得剩下的几个丫鬟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

另一边,南阳侯府的氛围就相当和谐,经过几天的了解,宋听泠对这个时代和原主的身份也有所了解。

这或许是是被史书漏掉的一个朝代,天下三分,为秦、齐、赵三国。

她现在所处的就是大秦,原主是南阳侯府的三姑娘,由于老侯爷健在,侯府并未分家。

她现在的父亲是南阳侯,名宋文澹,字荆溪,是老南阳侯长子,世袭了爵位,现任镇远大将军,正四品。

她还有个奉议郎的二叔,从六品,和一直云游在外做闲散游子,无意于朝堂的三叔宋文宴。

宋家人口相对简单,老侯爷原配苏氏生了她爹和二叔,现在的老夫人杜氏是继室,从姨娘抬上来的,生了她二叔。

大房人口简单,就南阳侯宋文澹和南阳侯夫人唐氏,院子里并未有姨娘,连一个通房丫鬟都没有。

南阳侯夫人就生了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她大哥宋听澜年十八,现在军营里任昭武校尉,三个月前去了甫安操兵,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

原主宋听泠,行三,再过两月便到了及笄之年,因十岁时在皇后的赏花宴上作诗《牡丹行》,名噪一时,自那以后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就落在了她头上。

宋听时行七,今年七岁,尚在学堂念书,平时咋咋呼呼,没少遭受他爹毒打。

由于他爹和大哥都是武将,在军营里糙惯了,就一直希望宋家能出一个文臣,想着让他们老宋家能和附庸风雅沾点边。

宋听泠是大房唯一的女孩子,为了不被养歪,从小便被送去她外祖家由他外祖父亲自教导,终于成了京城第一才女。

随后南阳侯便大受鼓舞,把目光转向了整天爬树遛鸟的小儿子宋听时身上,自此,宋小朋友便过上了饱受压迫的日子。

由于他有一个才女阿姐,他在学堂的地位很高,但这并不能表示他在他阿爹心里的地位高。

要是他阿姐是他阿爹捧在手心的宝,那他就是他阿爹踩在脚下的草。

每每看着他阿爹看向他阿姐慈祥和蔼的目光,宋听时小朋友就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虽有故作深沉哀怨道:“小白菜,地里黄,七八岁儿离了娘,好怕跟着爹爹过,又怕爹爹去后娘……“

这是宋小朋友从他阿姐那新学来的歌,他跟着唱了,便又是一顿毒打。

以前只是他阿爹单方面的毒打,可自他唱了这歌谣以后,她阿娘那样温婉的女子也加入到了教育他的行列,从单打变成了连环双截棍群殴。

宋听泠怎么也想不到她爹取名宋文澹,怎么说也是个温润的人。

可那天他爹下了朝回来怒火滔天,宋听泠都害怕,毕竟占了人家女儿的身子,她怕被看出破绽。

还在太医说她失忆了,要不然她这异世来的一缕幽魂附在她女儿身上,在这个时代她还不被当妖怪烧死。

南阳侯怒气冲冲地进来,可一看到宋听泠那略显苍白的小脸,一下子软了下来。

好似她是瓷娃娃似的,看她的眼光有多怜惜就有多怜惜。

要不是宋听泠亲眼所见宋听时被毒打的样子,宋听泠都快信了她爹是一个儒雅之人。

宋听泠凌乱,你这做派对得起你名字中文澹二字吗!

再说她二叔,宋文展是现在的老夫人杜氏之子,其夫人杜美琦是杜老夫人的侄女,其父为酒泉郡的小县丞。

杜氏为她二叔生了一儿一女,分别是她二哥宋听荣和四妹宋听雨。

二房的院子相对热闹,除了杜氏以外还有两个姨娘,分别为白姨娘和尤姨娘,白姨娘生的是宋听雪,在家行五,尤姨娘生了六公子宋听洲。

宋家的几个姑娘都一般年纪,只是宋听泠比二房的两个妹妹早出生一个月。

而宋听雨和宋听雪可是同一天生的,白姨娘和杜氏同时发动,那时白姨娘正受宠,本就与白姨娘不对付的杜氏在生产时听说宋文展去了白姨娘的院子陪白姨娘这事引得杜氏更为生气,一不小心就怒急攻心导致了大出血,宋听雨是出生了,杜氏也丧失了生育能力。

好在她已经有一个儿子了还是二房长子,女儿也比白姨娘的早出生一刻钟,能压着白姨娘,要不然她可得呕死。

尤姨娘是宋文展在街上买来的,当时她卖身葬父,宋文展见尤姨娘五官清秀可是惹人怜爱便买回来做了通房,没多久尤姨娘便怀了身孕。

二房五年都没添新的人口了,尤姨娘怀孕宋文展尤为高兴,大把大把的赏赐往尤姨娘房里送,因此引起了另外两位的嫉妒,在尤姨娘生产上做了小动作,导致尤姨娘早产,生下来的六公子先天不足,自小体弱多病。

宋文展对这个儿子抱有太大期望,没想到是个病秧子,便也没了兴趣,重新宠幸白姨娘。

而这些年杜氏忙着对付白姨娘,尤姨娘不争不抢,她儿子对自己的儿子也构不成威胁,便也渐渐忽视了尤姨娘母子。

六公子三岁的时候发热,要不是南阳侯府未分家,一直由唐氏执掌中馈,尤姨娘求到大房,六公子早没了。

自那以后唐氏便会暗暗接济尤姨娘,让她的日子好过点,从而尤姨娘母子对大房尤为亲厚。

听说他三叔至今未娶是因为有龙阳之好,对女人不感兴趣。

也也有人说他三叔心里一直有个白月光,但白月光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便看破红尘,只想带着这段回忆到处流浪。

因着她三叔上一次归家已是三年前,宋听泠穿来的时候并未见过她三叔,所有关于她三叔的都是道听途说,无从考证。

只是从府里年长的嬷嬷们口中得知宋文宴钟灵俊秀,是状元之才,是宋家除了宋听泠以外唯一一个被文曲星眷顾之人。

当几乎所有的嬷嬷对她三叔的评价一致极高之后,宋听泠对她三叔更好奇了。

要说为什么短短几天宋听泠便能把南阳侯府摸得这么透彻,那还是多亏了她前世的经历。

像她们这种做HR的早就练就了一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办公室八卦小能手的称号可不是吹的。

>>>点此阅读《权臣夫人她做咸鱼后躺赢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