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初雪,陈沐风《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初雪,陈沐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雪风影

简介:被灭门后重生成已故大将军嫡女安和县主,因为一只兵符成为家族和权贵争相灭掉的对象。妹妹讨好男人对她屡下杀手,她设计送渣男渣女进大牢;家族为侵占她的府邸和财产,强行过继男丁,她将狼子族人扫出府邸;太后步步为营,指使众人明刀暗箭要杀她,她长剑一抖,大杀四方。
瑜王殿下唇角一勾:灭你门者要造反。她:披挂上阵与他并肩而战,遇神杀神,魔来斩魔,所向披靡!
瑜王伸臂搂住她:本王安邦,王妃定国,我们天作之和!

角色:初雪,陈沐风

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

《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第2章 反杀免费阅读

初霜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初雪的手腕,瞬即夺过匕首,身子向上一翻,匕首飞出,脚踝上的绳索断开,她一个筋斗落地,随手接住匕首。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飒利之极!

陈沐风反应极快,长剑出鞘,直指初霜眉心。“贱人!去死吧!”

初霜身形如电,扬起匕首,如蛇般顺着他的长剑蜿蜒而上。陈沐风急忙撤剑,斩向她短匕。

初霜的匕首风驰电掣般抵在他咽喉上,微笑:“啧啧,瞧,报应来得真快,我也想将侯爷手脚砍了,做成酱肉。”

“你敢!”陈沐风声音颤抖。

初霜点头:“敢不敢的,试试就知道了。”她一脚踢在陈沐风左膝上,陈沐风顿时痛得抱膝倒地。

初霜反握匕首立在陈沐风面前,宛若九重天上降落的神女,抬脚踩在陈沐风胸前,淡笑:“侯爷,我一定会让你对我刻骨铭心的。”

她腰一弯,匕首落下,陈沐风抱腿的右手手筋被她挑断。

陈沐风惨叫一声,豆大的冷汗渗出。“贱人!”他的手筋若不能及时接回,怕是要废了。

初雪捂嘴尖叫:“侯爷——”她急忙扑过去搀扶陈沐风,回头厉骂:“初霜,你竟敢对侯爷动手?!”

初霜冷哼一声:“我敢啊,你有意见?”

陈沐风按着血淋淋的手腕,脸色惨白,却发现不对劲:“她胸口中刀,为何没事?我就知道你们初家的人都不可靠!”

“侯爷,我真的捅她了。”初雪这才惊觉:“你、你、你……为何还没死?”

初霜掂着匕首:“一个月前我已经死过一次,阎王爷说了,我这样的好人应该活到寿终正寝,岂会这么容易被杀死?”

“你胡说八道。”初雪恐慌不已,急欲起身逃脱,却被长裙绊倒。

初霜嘴角带抹淡淡的笑意,手指在带血的匕首上轻轻刮过,缓缓走向初雪:“我死了一次,还会死第二次吗?我心如蛇蝎的妹妹,你说呢?”

在初雪眼里,此刻一脸明媚笑容的初霜,宛如地狱爬出来的罗刹,吓得她连滚带爬地躲避:“姐、姐姐……我们是亲、亲姐妹……“

陈沐风翻身爬起来,脚尖一蹬,拼尽全力提气跃起。

初霜腕中袖箭射出,正中陈沐风右小腿,轻笑:“侯爷不要你的红颜知己了么?她还等着她的沐风哥哥保护呢。”

陈沐风小腿吃痛,提着的那口气立时崩散,“扑通”坠地,他就地一滚,便欲逃遁,一名蒙面黑衣人持剑抵在他喉间。

“侯爷,我那亲妹妹为了你盗取兵符,背叛家父,亲自操刀残害亲姐姐,侯爷就这么走了,将我这亲妹妹置于何地呢?”

初雪适才只顾害怕,经初霜提醒,这才反应过来,厉声质问:“侯爷,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为何置我于不顾?”

陈沐风不语,恐惧的目光死死盯着颈前的长剑。

初霜笑道:“侯爷放心,您爵位在身,我可不敢杀您,但……不小心伤了您,您别见怪哦。”

话音未落,只见她身形一晃,匕首反握在手,倏地绕过陈沐风,陈沐风惨叫一声倒地,竟是被她在另一条腿上狠狠扎了一刀。

他惊惧地望着眼前的初霜,为何她背后中刀却完全不受影响?为何她的身手突然快如鬼魅?

初雪见状吓得面无人色,腿脚发软,滚爬求饶:“姐姐,父亲让你照顾好我的……,你不能杀我,我是你亲妹妹……”

初霜走到她身边,弯腰轻笑:“适才你不是对我一口一个贱人的叫着,要砍下我的手脚做成酱肉么,怎么,现在想起我是姐姐啦?妹妹别怕,我可是个好人,怎么会杀我的妹妹呢,你喜欢侯爷,喜欢毁容,我都成全你啊。”

她微笑着抬手,银光一闪,匕首划过初雪那张娇美如花的脸蛋,一道血痕自上而下贯穿整个左颊。

初雪引以为傲的绝色容貌,毁了!

“啊——”初雪双手捂脸惨叫不已。

“侯爷,我们的婚事就此作罢。”她那带血的匕首在初雪面前晃了晃,直吓得初雪抱头惨叫。

“我这当姐姐的便做主将初雪送与侯爷了。”

陈沐风忍痛看了一眼初雪那张被毁的脸,嫌恶道:“本侯的婚事岂容你指手划脚!”

初霜嗤笑一声,她根本不在意陈沐风和初雪之间的虚情假意,但她喜欢看初雪椎心痛苦的样子。“初雪妹妹,我一心成全你,但你的沐我哥哥不要你呢。”

初雪容貌被毁,心上人对她弃如敝履,当真是万念俱灰,疯狂叫道:“陈沐风,我恨你,我恨你!初霜,你这贱人,我要毁了你,我一定要毁了你!”

“我拭目以待。”初霜冷笑。

她直起身子,对陈沐风道:“有件事忘记告诉侯爷,我身上穿的是银丝软甲,那一刀只伤我一点皮肉,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哦,还有件最重要的事忘记告诉侯爷,你得到的那只兵符是泥塑灌铅的假货,你喜欢吗?我那里还有,改日再送你几只呀。”

陈沐风闻言一口鲜血吐出来,他精心策划许久,同她订婚,私下诱惑初雪,为的都是这只兵符,她却说他费尽心机得到的兵符是假的?!“贱人,我不会放过你!”

初霜笑得甜腻:“不会放过我呀?好啊,侯爷先去和瑜王解释一下偷兵符谋反之事吧。”

“瑜王?瑜王在哪里?”陈沐风意识到中计,慌忙四下察看。

“侯爷不用找了,你眼前之人正是瑜王殿下的近身护卫罗丰。”

陈沐风脸色丕变,怒骂:“贱人,你竟敢陷害本侯!”

“侯爷,就在你打算要将我制成腌肉的时候,瑜王殿下已经带人在宁淳侯爷搜到了那只假兵符,今日你们设计害我,我不过是将计就计,揭露你们勾搭成奸,意图谋反的真相而已,瑜王殿下的这些手下和刑部尚书可都是见证人,何言陷害?”

“本侯乃太后娘娘的亲弟弟,你以为就凭你能将本侯如何?”

“我不能,但瑜王殿下能呀。侯爷有什么话留着和瑜王殿下说吧。”

“贱人,贱人……他日莫要落在本侯手里……”

“我等着。”初霜转向蒙面人,道:“有劳罗护卫。”

那蒙面人正是瑜王殿下秦霄的贴身护卫罗丰,奉瑜王之命来助初霜一臂之力。瑜王城府极深,为人冷清,素来瞧不上原主。此次肯与她联手,其实是她深夜独闯瑜王府献计才求来的机会。

>>>点此阅读《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