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雪风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初雪,姜氏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雪风影

简介:被灭门后重生成已故大将军嫡女安和县主,因为一只兵符成为家族和权贵争相灭掉的对象。妹妹讨好男人对她屡下杀手,她设计送渣男渣女进大牢;家族为侵占她的府邸和财产,强行过继男丁,她将狼子族人扫出府邸;太后步步为营,指使众人明刀暗箭要杀她,她长剑一抖,大杀四方。
瑜王殿下唇角一勾:灭你门者要造反。她:披挂上阵与他并肩而战,遇神杀神,魔来斩魔,所向披靡!
瑜王伸臂搂住她:本王安邦,王妃定国,我们天作之和!

角色:初雪,姜氏

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

《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第3章 初雪毁容免费阅读

罗丰点头,“刑部尚书黎书英大人和我等五十余人亲眼瞧见宁淳侯与初家二小姐勾搭成奸,盗取兵符意图造反,安和县主可正大光明将婚约退了,于情于法,太后和陈家都不能将你如何。”

初霜朝他和隐在暗处的黎书英抱拳:“多谢。”

黎书英皱眉苦笑向她拱了拱手。

罗丰还礼,转头对陈沐风道:“来人,宁淳侯押入大牢。”四名手下立即出现将陈沐风架走。

初霜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向初雪,笑吟吟地道:“我的好妹妹,你别担心,有太后娘娘在,侯爷不会有事,你只要再努力努力一定会嫁给他的。”

初雪抱头捂脸,浑身颤抖的蜷缩着,“你毁了我……你毁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祖母也不会放过你的……”

“噗——”初霜手里的匕首甩出去,正好贴着初雪大腿边扎进土里,吓得她抱头尖叫。

“初雪妹妹尽管去找祖母告状啊,我先回府了,别让我等你太久啊。”

初霜说完,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初雪捂着受伤的脸怔愣片刻,突然声嘶力竭大哭起来。

初霜回府蒙头大睡,睡到次日日上三杆。

“县主,二小姐带着老夫人来了。”婢女香叶连连推她。

初霜睁开惺忪秀目,坐起来,不紧不慢地道:“来就来吧,让他们在外厅等着。”

“县主,老夫人今日穿得是金绣霞帔的二品诰命冠服,想来她不但要以辈份压你,还要以身份压你,县主今日这一关怕是不好过。”

初霜慵懒一笑,“过来服侍我洗漱。”

“县主不担心么?”

初霜道:“担心什么?嗯,算算时辰,瑜王该来了吧。”

“瑜王殿下?”香叶一边伺候她洗漱,一边问道:“殿下为何要来?”

初霜抿唇,为何要来?自然是为了扳倒陈沐风,打击太后一系的。

她不紧不慢地梳洗打扮,老夫人初姜氏却已遣婢女来催过两次。

在老夫人第三次催促之前,她终于不疾不徐地迈进前厅。厅内老夫人端坐主位,一名嬷嬷侍立在后,初雪站在下首,面纱覆面,一瞧见初霜进厅,立时咬牙切齿,满目仇恨。

初霜恭敬向初姜氏行礼:“霜儿见过祖母,昨夜霜儿半夜去捉奸,折腾太久,伤心过甚,回来得晚了,以致今日起晚,令祖母久等,万望恕罪。”原主过去的经历告诉她,许多事情要先下手为强,被动解释很难,所以她上来便先发制人。

“你胡说八道!哪儿来的捉奸!”初雪果然轻易被激怒,跳脚大叫。

初霜悲切幽怨地道:“我说昨夜去捉奸,妹妹如此气急败坏,是在急着向祖母证明你便是我昨日所捉之奸么?”

“祖母,她胡说八道,她胡说八道!我没有……”

初姜氏横她一眼,厉喝一声:“你闭嘴!”如此沉不住气,竟被初霜三言两语激怒,不争气的东西!

“霜儿,雪儿的脸是你毁的?”初姜氏一身二品金绣华帔甚是威严。

初霜目色微冷:“祖母就不问问孙女昨夜亲自捉奸,是捉了谁的奸么?”

初姜氏脸色阴沉,几乎是咬着牙道:“老身在问你雪儿的脸可是你毁的?”

初霜目光对上初姜氏:“祖母不问,孙女却要说,昨夜孙女发现父亲的兵符被盗,一路追查,却撞见初雪妹妹与霜儿的未婚夫婿深夜幽会,孙女这才发现,初雪不但不知羞耻地勾引孙女的未婚夫,竟还将父亲的兵符盗走送与陈沐风谋反之用,发生这等大事,孙女难道不管么?”

“这……”初姜氏面色沉下,狠狠横向初雪。

“祖母,盗取兵符用于谋反,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初霜激愤慷慨道:“难道在祖母眼里,初家众族的生死不足挂齿,而初雪的容貌重于初家众族上百人的性命吗?”

盗夺兵符这等罪行可大可小,但既是为陈沐风量身定做的,自然要按瑜王之意定为谋逆大罪,后果严重,谁还在意初雪的容貌?

初姜氏不由得震怒,抚胸喘气,嬷嬷急忙为其拍背顺气。待初姜氏缓过气来,猛地抓起桌上茶盏狠狠砸向初雪的头:“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敢盗取兵符,你想害死初家不成?!”

“祖母,不是这样的……”初雪辩解:“是姐姐陷害我……”

初霜打断她的话,句句相逼:“我害你?

你与陈沐风私相授受,盗取兵符助陈沐风谋反之事,可是瑜王殿下的人和刑部尚书黎大人亲眼所见,你让祖母为你作主,是想害死祖母还是想害初家九族被诛?!”

初姜氏颤问:“初霜,你是说瑜……王的人亲眼所见?”

“是。”

初姜氏面如死灰:“大祸临头了……”

“初雪闯下如此弥天大祸,孙女自然义不容辞要阻止,只是在阻止过程中,不小心伤了她的脸,但比起家族存亡,此事又何足挂齿?”

她若提初雪背后杀她之事,只会令祖母生疑。对祖母而言,瑜王插手,那是事关家族存亡之事,死个三五个人亦不足惜,何况毁是一张脸?

“祸害!”初姜氏举起拐杖狠狠砸向初雪,初雪抱头一避,拐杖重重落在她颈背。

初雪因巨痛而表情扭曲,她想不通,明明该死的是初霜,为何她毁容的是她,落得个谋逆重罪的也是她?

颈背上的巨痛加上容貌被毁的沉重打击令她失去理智,突然大叫:“祖母……那个兵符是假的,是假的!姐姐说那个兵符是假的,她掉包了……”

“假的?”初姜氏闻言惊喜不已,松一口气,“霜儿,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初霜冷眼看着初雪,她既说兵符是假的,那便是认了盗兵符和助陈沐风谋逆之事,总要吃些苦头。

她从容自若地道:“妹妹为个男人如此不懂事,我却不能眼看着整个初家堕入万劫不复之地,我自然要想法挽救。”

“好好,假的好,假的好。”初老夫人大松一口气。

初雪见祖母脸色大缓,不由委委屈屈地道:“祖母,雪儿虽年少无知,却万万不会害初家,是姐姐用兵符来陷害雪儿,更害得雪儿面目皆毁,祖母,她毁了雪儿的一生啊!”

初姜氏从惊恐万分到到惊喜宽心,对初霜不禁生出几分感激,毕竟她保住了初家众人的性命,也保住了初家的荣华富贵。当即冷瞥一眼这个平生最为宠爱的孙女,声音严厉:“你闭嘴,不识眼色的东西!你既已犯下大错,理当重罚。”

初霜冷笑一声,所谓重罚大概是板子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

“祖母——”初雪怯怯相求,忽听院子里传来管家高呼:“瑜王殿下驾到——”

“瑜王殿下?他怎么会来?”老夫人大惊,忙不连迭地迎出去拜见。

一名长身玉立的青年男子迈进前厅,蓝色锦袍,玉冠束发,俊面冷硬,气质清贵逼人,正是瑜王秦霄,他身后跟着贴身护卫罗丰,门外分立四名护卫。

>>>点此阅读《权宠追妻:本王自带聘礼和嫁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