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谢晏归,丁桂《当犬系皇帝遇上狼系摄政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谢晏归,丁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当犬系皇帝遇上狼系摄政王

小说:纯爱

作者:叶怜衣

简介:[双男主+高甜宠+转世缘]
特工战犬云笙忽然穿越成了傀儡皇帝,
而辅佐自己的摄政王和前世的主人一模一样…
被忘记的狗皇帝委屈巴巴,一心想重获主人的喜爱…
却不想摄政王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怪……
多年后,摄政王轻抚他的发顶,虔诚无比的说着:
云笙,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吾都愿向你俯首称臣。
下一世,他成了君,云笙成了臣,
果然如他诺言所说,
君跪在臣的身前,目色温柔的为他穿上鞋袜……
[非快穿,转世续缘]

角色:谢晏归,丁桂

当犬系皇帝遇上狼系摄政王

《当犬系皇帝遇上狼系摄政王》第2章 我是皇上?免费阅读

太医折腾了大半天,也没查出皇帝到底是因何缘故会变得如此“怪异”。

他越琢磨越是觉得皇帝这病来的蹊跷,暗暗猜想定是摄政王想把控朝政而使出的手段,故而他也不敢真的医好皇帝,只抹了把头顶的虚汗,懦懦回禀道:

“这毒素极其顽固,怕是伤及圣上了心智,这才忘了前尘旧梦。”

谢晏归坐在桌旁的太师椅上,听罢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张太医的意思,皇上的病症好不了了?”

张太医缩了缩脖子,头也不敢抬,只深深作揖回道:“着实棘手了些…”

“丁桂,送张太医。”谢晏归摆了摆手,冷声送客。

没几日,皇帝中毒心智有损一事就传遍了朝堂上下,无人不在背后揣摩摄政王的意思。

若说这谢晏归反了大元朝也说不上是坏事,毕竟前朝元帝沉迷女色昏庸无道,摄政王反了元家也算是为民除害乃救世之举。

谢晏归斩杀了废帝满门男子,但到底没有自己称帝,而是给元家留了个后,将宫女所出的十七皇子元云笙推上了皇位。

但这新帝刚登基不久的就中了毒,此举不免让众臣胡乱猜想起来。

莫不是这些时日众人表现的过于奉迎皇帝,惹得摄政王不喜了?这才给了小皇帝个下马威?

那些新官旧臣碰头讨论了一番后,决定日后对皇帝的重视程度万万不可超越对摄政王的,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而初来乍到的云笙对这些事一概不知,他正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体,也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掌握身体一事还算容易,但这皇帝的新身份,让云笙很是苦恼。

他不明白往日对自己温和爱护的老大为何忽然就改了态度,再也不对自己笑,也不陪自己玩,更不肯喂自己吃饭,最最可怕的是还得学写字!让一只狗狗写字,这也太为难狗……啊不是,为难人了……

想起这些,云笙失落极了。

他虽然还不会说话,但都很认真的在听、在理解。

老大跟他说的话每个字云笙都听得懂,但有些字连在一起后,他就有些听不懂了。

每每这个时候,云笙就歪着脑袋,眨眨那双幼鹿般清澈的眼眸,巴巴的望着摄政王,满脸写着: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懂。

就好比现在,谢晏归端坐在云笙对面,瞧见皇帝又露出了那副天真烂漫的神情,他的眼底显露出几分不耐烦,

“皇上还没玩够?”

云笙鼻尖微动,嗅到了在老大身上散发出的厌烦气息。

老大要生气了。

云笙有些沮丧,他也不想这样笨,他也想快点能说话,能听懂老大的话,但是做人真的好难,还是当只狗容易得多……

云笙张了张嘴,试着发出声音:“大…大哥……”

!!!成功了!

听到自己声音的云笙很开心,他高兴的看向谢晏归,再次叫道:“大哥!”

这次的发音要比方才更准确了些,少年声线清透明亮,很是动听。

却不想谢晏归听闻这声轻唤后脸色更阴沉了几分,他嘴角露出些许讥讽的笑,站起身居高临下的说道:

“皇上若是想念你那几位好哥哥,不如去皇陵跪上一晚以表血脉情深!”

话落,摄政王甩袖而去。

丁桂一直在屋里伺候着,将方才的事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见摄政王走了,忙走到皇帝身边小声提点,

“皇上,您说您,好不容易说句话,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王爷最看不上先前那几位皇子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做派,您好端端的提他们做什么……”

云笙听后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的老大只有谢晏归,怎么还有旁人了?

云笙抿抿嘴,指了指谢晏归离开的方向,“他……他是大哥,是老大。”

丁桂见状恍然大悟,惊讶的问:“皇上您是说王爷他……是您大哥?”

自己的话被人听懂了,这让云笙十分高兴,他连连点头,白净的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丁桂闻言惊恐万分,皇帝竟敢将摄政王和前朝皇子那些混账混为一谈,若是被王爷知道了,怕是要气死。

他连忙朝着皇帝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道:

“哎哟喂我的祖宗,您是君,王爷是臣,怎能称兄道弟?这话日后可千万别再说了,尤其在王爷面前,绝对不能提!”

云笙有些似懂非懂,“我,不能,叫他大哥?”

皇帝生的俊美,肤白如雪,皓齿红唇,这几日称病在殿内闭门不出,整日胡吃海喝的养胖了些,脸颊上有了点肉,看着十分讨喜。

尤其病了后,人更是变得格外乖巧纯真,丁桂日日在一旁伺候着,不免生了几许怜悯和真心实意的爱护,见皇帝脸上露出失落之色,便跪在皇帝身侧,耐心的教道:

“回皇上的话,您得自称为‘朕’,称王爷为‘摄政王’……”

接下来的几日,摄政王都没有再来云笙的金华殿。

而丁桂作为一个合格的掌事太监,除了伴在皇帝身侧侍奉以外,还兼职了皇帝的启蒙老师,整日被云笙缠着问东问西。

丁桂从朝堂上的文武百官说到寝宫中小小的一位宫女,再从前朝昏庸无道被覆灭再谈到眼下摄政王当政百姓安居乐业,丁桂日日说的口干舌燥口沫横飞。

一个月后,外出归京的摄政王谢晏归终于踏入了皇帝的金华殿,瞧见端坐在太师椅上,行为举止正常了许多的云笙后,谢晏归投向丁桂的目光带了些许的欣慰。

丁桂成就感十足的弓了弓身子,心道:不枉老奴这些日子嘴皮子都磨薄了一寸!

认真学习了一个多月宫廷礼仪的云笙此时瞧见了许久不见的谢晏归,兴奋的想摇尾巴,但现在尾巴没了。

他只能强压着扑上去的冲动,正襟危坐在高椅上,等着谢晏归向自己行礼。

云笙记得丁公公说过,世人见了他都要跪地行礼,而且还要自己出声叫起赐座,对方才能起身亦或是坐下,若是不遵循者便是无礼,可打板子以作惩戒。

虽然舍不得同老大讲究这些虚礼,但云笙怕自己做的不好又惹老大不高兴,便想着还是乖乖照做为好。

>>>点此阅读《当犬系皇帝遇上狼系摄政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