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叫张明凯《剑异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斯年,乔北渊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剑异志

小说:玄幻

作者:我叫张明凯

简介:一流剑客李斯年下山挑战天下最有名的三大剑客想要成为天下第一,究竟是能够赢下天下第一的位置还是这一系列的对决会改变他的一生呢?

角色:李斯年,乔北渊

剑异志

《剑异志》第1章 下山免费阅读

“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

李斯年后来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和天下最有名的三个剑客分别交过手!

李斯年那年二十六岁,无父无母,没人知道他的名声,自小只知道自己只有师父。师父是谁?师父便是师父,无名亦无姓。李斯年自记事起师父便是一头白发,到了自己二十六岁的时候师父仍是一头白发。

李斯年的二十六年只坚持做了三件事:练剑、修法、挑水!师父一不告诉他练的什么剑、二不告诉他修的什么法,只让他做了一件事。后山有一条溪流,不大,但是水流却很急,李斯年每天要担九担水,一十八桶,灌满三口缸。

师徒二人一天一担水都吃不完,但每天二人醒来,后院的三缸水却消失的干干净净。李斯年不问,师父也不说!

倒完最后一桶水,李斯年没有像往常一样把两只水桶拿起归放到厨房而是猛然长舒了一口气,径直走向了师父的房门。

停在门前,李斯年轻轻推开了门,师父背对着他打坐,仍是一头白发,犹如二十六年前他在雪地里捡起李斯年那般。

师父缓声道:“怎么,乏了?”

李斯年道:“不乏!”

师父的身形似乎动了动,仍旧没变换语气道:“我懂了,这里留不下你了,想走对吗?”

李斯年道:“对,我早就想走了,五年前就想走了。”

师父道:“那为什么不走?”

“你是我师父,你不开口我不敢走,你什么时候开口,我什么时候走。”李斯年语气非常的平淡,却显得很坚毅。

师父道:“那我告诉你,今日我不让你走,如何?”

李斯年没任何的犹豫,直接道:“我接着练剑、接着修功法、接着挑水!”

“本门的规矩,一师传一子。师父不死徒弟不下山,徒弟若想下山,那就要和师父比试,赢了就杀了师父下山、输了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什么时候等师父死了,什么时候也就能下山了。你比我有胆气多了,我在三十岁的时候才敢对师父说想下山,你不凡了!”师父拉长了口气道。

李斯年听着这些话并无异动,这些个规矩师父从他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告诉他了。

师父又道:“你学了我不少的东西,你自问能打的过我吗?”

李斯年道:“我只晓得师父当年打得过太师父!”

师父轻声道:“你不是想下山,而是想找个人试一试你这些年学的东西!我三十岁时也是你这般想法,我自认为我把师父的东西都学的一干二净了,也自以为自己便是这世上最强的高手和剑客了。我打赢了我的师父,你现在也想打赢我,徒弟不和师父过招,一辈子都会觉得自己学的剑、学的功法什么也不是。”

李斯年眼神略有一丝异动,只道:“师父说的是,不和师父交手我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强还是不强。”

“我不和你交手,你自行下山去吧!”师父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反倒是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李斯年微微一皱眉,只道:“不和师父交手,那太师父留下的这规矩岂不是破了!”

“规矩?呵,什么是规矩?规矩是人定的,当年我师父可以定下这个规矩,现如今我也可以改了这个规矩,你想下山就下山吧。你跟了我二十六年,二十六年你也只做了一件事,我也该看看你这件事做的怎么样了。”师父长声朗道。

日头逐渐升了起来,一束日光也终于悄悄的溜进了门,正搭在师父的背后显得特别的耀眼。

李斯年盯着这一束日光,怔怔地像是入了神一样。

李斯年回过神又道:“敢问师父,下了山我又该到什么地方去验证我这二十六年做的这一件事到底如何?”

师父道:“告诉了你,或许是害了你,可不告诉你,你一辈子都会介怀。不过你的心境比我高多了,我三十岁的时候眼中目无一切,你眼里至少还有个敬畏之心。我告诉你有四个人会告诉你这件事做的怎么样,你去天底下找这四个人吧。第一个叫做乔北渊,现在若是没死,我记得大概五十有二了,我见他的时候他才二十岁。第二个叫澹台化羽,若是没死,想必和乔北渊差不了多少。第三个我早就忘记了他的名字,只记得他左手拿刀右手持剑,他长什么样我也快忘记了,只记得他的头发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也许他还活着,或许他死了好多年,他飘忽不定更或许你找不到他。行了,你下山吧!”

李斯年问道:“师父,还有第四个是谁?”

师父沉默了一时,久久才道:“几十年了,我早已忘了第四个是谁了,等你找到这三个之后再回来问我,那个时候或许我还能想起来这第四个人是谁。你也记住了,下了山你便没了师父,旁人若是问起你来你的功夫跟谁学的,你就说偷来的捡来的,不要提我就是了。”

李斯年淡淡回道:“我记下了,师父还有什么要嘱托的吗?”

“你在山上待了二十六年,我没什么好的东西让你带着下山。圣堂上供着的那把剑叫青阿,我师父留给我的,他没有开过封我也没有开过封,威力有多大我也不清楚,你拿着吧。天底下少有人见过这把剑,此剑开封必有杀戮,你带着好自为之吧!”师父缓声道。

李斯年听在心里什么也没说,只在门外跪了下来,轻声磕了三个头。师父又缓和道:“山里雾气大,昼食之后再取了剑下山吧,不必向我辞别,衣物钱粮你自己取。那天想回来了别赶在了夜里,圣堂的门只许进不许跳。”

李斯年起过身,轻轻关上房门,往圣堂前祖师画像一站,径直直的看了上去。眼前的太师父画像显得不那么的真实,青衣长衫,左右两手各持一剑,左手剑身泛青,右手剑身泛红。李斯年又看着供奉的青阿剑,厚朴的剑盒上没有一丝的灰尘,他太熟悉不过了。这把剑他早在十岁的时候就想偷偷拿下来一窥究竟,直到今天这把剑他才得以以窥全貌。李斯年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到了剑盒上,此时李斯年内心居然充满了一丝期待,他很期待这盒子里的剑到底是怎么样的?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