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远 航》寒水君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王淑珍,邵主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远 航

小说:都市

作者:寒水君

简介:八十年代初期,县国营食品厂一派欣欣向荣的场景。然而,在改革的浪潮下,逐渐风雨飘摇。厂里一群热血青年,研读国家政策,坚定不移的走多元化产业发展路线,开创了行业内多项先河。历经改制、重组、上市…最终将技术落后的县级小厂,发展壮大成为集农副产品、餐饮、酒店等多家下属公司的大型国企集团,奠定了国家行业内的领头羊的位置。

角色:王淑珍,邵主任

远 航

《远 航》第3章 严打免费阅读

江宇航拖着行李去厂办公区报到,不出意外的没找到人,因为此时大家已经下了班。

他坐在那栋红砖二层小楼前的台阶上,正巧碰见一位名叫王淑珍的大姐,从仓库里领办公用品回来。她打开办公室的门,热情的帮他把行李搬了进去,又告诉他主任下午2点上班。

王淑珍是初中毕业,别看学历不高,但文章写得着实不错。在这个人才稀缺的年代里,她也算是半个文化人了。因此,从车间里脱颖而出,被调到了厂办公室,负责出板报,管理后勤。

这天主任派她去仓库取东西,谁知,忙中出乱她竟把最重要的稿纸忘记了,这可是下午要用的。

眼看儿子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快到了,她有些犯难,于是,再跑一次仓库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江宇航的头上。

宇航拿着领取物品清单,替王淑珍去仓库领稿纸。仓库在厂子食堂的后面,得穿过大半个厂区。好在他中午闲来无事,就当是提前熟悉工作环境了。他自嘲的想。

虽说只是县里的食品厂,但占地面积却不小,足足有200多亩。

厂区规划整齐,从南向北分为办公区、厂房区和职工宿舍区。

光是厂房区就有二十多个车间,什么“饼干车间”、“糖果车间”、“面包车间”等等应有尽有,这儿简直就是美食的天堂。

一路上,他走走停停看看,反正也不急。

他瞧着那拱形屋顶、青砖砌成的高大车间,闻着空气中飘来的香甜味道,不禁偷偷地幻想起来:以后在车间工作累了,或许可以吃点糕点充充饥。

穿过了厂房,仓库就在前面了。

王淑珍说,仓库很好找,因为那里有一排排的桑葚树,树上结满了紫红色的桑葚。

桑葚树就在离他不远处,树上颗颗饱满的桑葚果十分诱人,他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忽然,他听到了一阵哭声,闻声望过去,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坐在了地上正哭得撕心裂肺。

他赶忙走过去,从口袋里摸出了颗奶糖,递给了小男孩。

男孩渐渐止住了哭声,手里紧紧攥着奶糖,小声的抽泣着。

原来,刚刚被救护车拉走的便是男孩的母亲。宇航没来由的心里一痛,他忽然想起,多年前的自己也曾经这么无助过。

他的兜里揣着王淑珍借他的两张饭票,他决定先带这孩子去食堂吃了饭再说。

正荣是在救护车上去世的。

好心的医生们为了照顾正扬的情绪,又在医院急诊室里忙乎了半天,终究还是救不活的。

厂里派来了工会的同志们,来到了医院里帮忙。

有人小声嘀咕着:是不是该把正荣的丈夫明运成叫了来?按理说,这个混球该自己主动来医院的。

另外一个人说:他混是混,又不傻,难道要来送死?他小舅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还不把他往死里打?

其余人便默不作声了,大家分工开始忙碌起来:你去办手续,我去向厂里打电话汇报,他去看着正扬姐弟俩。

厂办邵主任接到电话后,仔细斟酌了一下,认为还是要找到正荣的丈夫和儿子去医院。

他随即派人去找,没想到,人还没有找到,派出所里却来人了。

派出所的小同志说,有人报案说自己的妹妹被人害了,指认凶手是你们厂里的人。

邵主任大惊失色,手里的茶杯连同滚烫的茶水,整个砸到了自己的脚面上,顾不得叫痛,追问:什么?凶手?谁是凶手?

小同志又说:你们厂的明运成涉嫌谋杀。关于这件事,我们需要向厂里了解些情况,请你配合。

邵主任忙不迭的点头,也管不了医院那头了。

原来,是正荣的哥哥正强报的案。他在街道一家印刷厂里上班,碰巧厂里有个同事的家属,也在食品厂工作。

今天食品厂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同事立刻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正强。

正强听闻此事,急吼吼赶着去了医院。哪曾想,兄妹再次相见已是阴阳两隔。

他想到妹妹这些年受苦受累,落得个如此下场,怒不可遏,一时激愤难当,便去了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的领导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因为此时,全国范围内开始了“严打”。

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有个口号:“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不可杀的坚决杀。”

因此,不管最后调查结果怎样,当即便派了人把明运成抓了进来。

明运成的父母来厂里哭诉了几回,说儿媳妇掉河里跟他儿子无关,请求厂里领导出面向派出所担保,让儿子能放出来。

厂里领导碍于明父这个老职工的面子,也曾去过派出所几次,但都碰了钉子被顶了回来。

派出所的同志说:我们经过走访,有人证实,当天他们夫妻俩确实打架来着。还有邻居说,他们听见正荣哭了很久,只因两人三天两头的就闹一场,所以也就没人去劝架。再之后,就听说正荣就掉河里了。

厂领导不解:两口子打架,也不能断定明运成就是凶手,是不是能先把他放出来?

派出所的同志解释:现在是严打的关键时期,即使是她自己掉进去的,可在这件事上与他丈夫也脱不了干系。如果坐实了明运成谋杀,那可就不是现在这样,判上几年就能出来的。

厂领导无奈,于是向明家老两口转达了派出所的答复,老两口极不甘心,天天的跑到派出所,三番五次的闹。

派出所的办案同志烦不胜烦,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你们再来无理取闹,就按干扰公务罪一起抓起来!

明家老两口这才死了心,哭哭啼啼的回家去了,又借口身体伤心过度,不能照顾孙子,便把明远当成包袱丢给了厂里。

直到后来,还是明远的舅舅正扬把他接走了。

厂里乱哄哄了好几天,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点此阅读《远 航》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