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神医很忙,忙着当娘》我逗是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梅遥知,安伯伯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很忙,忙着当娘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我逗是我

简介:初回浮生城,安隐莫名其妙多了个身娇体弱的病娇未婚夫。
  安隐决定,她要退亲!
  退亲第一计——成为病娇的娘,温情引导,使之主动退亲。
  可惜,病娇不吃这套。
  赶紧第二计——成为病娇小叔女儿的娘,以伦理道德教育之。
  未曾想,退亲不成,还一不小心发现病娇扮猪吃老虎,人狠话又多,拽着她的手,甩都甩不脱。
  安隐拍拍狂跳不止的小心肝:她、要、逃、婚!

角色:梅遥知,安伯伯

神医很忙,忙着当娘

《神医很忙,忙着当娘》第3章 梅遥知说的不是她,是菩萨免费阅读

“小叔此言差矣。”

安隐觉得,她有必要纠正梅子钰这样错误的想法。

是,她承认,她这人偏爱有好颜色的人,但对梅遥知,她绝对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她有头有脑,五脏俱全,为什么要对一个命不久矣的小可怜见色起意?

此时此刻,她是永平公府大夫人,作为梅遥知的生身母亲,她心疼心疼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对?

“呵。”梅子钰好笑的瞥了某人一眼,“有人方才可还认错了儿子。”

安隐拍拍衣袖,也笑了起来,“久病初愈,难免眼花,说来小叔可能不信,即便此时此刻了,我这横看竖看左看右看,还是觉得小叔像我儿子。”

“我像你儿?”梅子钰双眼瞪大,满目的不可思议又气愤。刚要还嘴,见病殃殃的梅遥知柔弱弱的咳嗽一通,心肝肺都快咳出来了,忙举手投降,“得得得,我的错!不打扰你们母子情深,我先出去静静。”

梅子钰说走,片刻也不耽搁,不仅自己走,还将屋中伺候的一众人一并带了走,美其名曰腾出地儿来让母子俩交交心,叙叙旧,说些体己话。

砰的一声,房门彻底合上,偌大的屋中只剩孤男寡女二人。

安隐看着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望着她的又瘦又高的梅遥知,面上笑意不改,心里却莫名生出了压迫感,尚未弄清楚这压迫感从何而来,就见梅遥知好看的薄唇紧紧抿了起来,说,“母亲愿意抱小叔却不愿意抱我,母亲也嫌弃我。”

一个“也”字说得百转千回,再凄楚不过。

要不是从头至尾都带着恻隐之心相待,安隐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说错什么做错什么真的伤了梅遥知的心。

看梅遥知那委屈巴巴的样儿,瓷娃娃一般,精致又支离,再多看上一眼,她的心都快碎了。

安隐立马张开双臂,慈爱道,“我的儿,来来来,让娘抱抱。”

梅遥知这才笑了,唇角上扬,绽开一个好看的弧度,那粲然笑意,犹如旭日照大地,能将亘古的寒冰都暖化了。

如此羸弱无力,偏又如此摄人心魂,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妖孽!

一时之间,安隐看得有点儿痴。

只是,好看归好看,这七尺高的人二话不说就坐到她腿上算个什么意思?

还有那两只环在她在她腰上的爪子,再敢收紧,信不信她一针了结了他?

居然还往她怀里拱?

好啊,好一个借题发挥、胆大包天的色胚!

安隐的手已经摸向怀中的针包……

就在这时,梅遥知轻轻道了一句——“很久很久不曾这样抱过你了。”

声音凄凉,更甚方才。

安隐停下摸针的动作,忽地就泄了气。

算算日子,梅夫人病了十年有余,据说这十多年来,梅夫人格外的厌恶梅遥知,看也不愿看梅遥知一眼,哪怕听见梅遥知的声音都要闹腾许久,莫说抱一抱了。

可怜这永平公府的六公子,失去母亲怜爱时也不过是个孩子。

安隐心中一叹。

“怎会嫌弃你,母亲疼你还来不及呢。”说罢,安隐伸手摸了摸梅遥知的脑袋,悠悠然道,“娘的好大儿。”

当是时,“母亲”满脸的怜爱,“儿子”满面的满足,“母子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四目相对间,默契的保持着这诡异的姿势,谁也不动,许久许久。

要不是安隐腿麻了实在受不住,她还真不好意思率先打破这份平静。

拒绝梅遥知为她捶腿的一番孝心后,安隐微微动动完全麻了的腿,装作漫不经心的问,“我听说,府中刚为你定下了一门亲事?”

“是。”梅遥知点头,“乃安尚书令安伯伯的独女满满。”

“满满?”安隐一边重复着这两个字,一边瞥向梅遥知。

梅遥知本是坐在了安隐旁侧的,察觉到安隐目光,当即站起身子,十指胡乱的缠绕在一起,表现得更加乖巧了,他认真道,“是的,满满。”

安隐心中的火蹭蹭蹭直往上爬。

丫的,她还不知道她乳名叫满满,用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说给她听?

她在意的是他!

她的乳名啊,那是除却她爹,这世间男子应当只有她夫君能称呼的名字,他梅遥知凭什么这么轻易就唤出了口,还喊得这么自然且亲近,仿佛跟她很熟似的?

凭什么!

“她同我有婚约,她是我的妻。”梅遥知坚定的说。

便是同处一间屋子同睡一张榻,甚至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唤一唤乳名又怎么了?

安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想反驳吧,架不住人家说得在理。

别无他法,只能忍!

“你知道我为何突然就好了吗?”安隐抬头看着梅遥知,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本浑浑噩噩,不知人事如何,忽然间灵光一闪,觉得整个人都精神抖擞,正诧异着呢,便见一个白发道人从天而降,自言是九天之上的神仙,助我救命而来……他同我说,府中方结了一段孽缘,我若迟迟不醒,我的儿子便要被那女子迷了心智,神魂颠倒,久病难医,决计要英年早逝的。我吓得一个激灵,七魂六魄归位,这才堪堪醒了过来。”

“竟是这样?”梅遥知果然被惊到了,可他说的却是——“方结亲,病了数十年的母亲就好了,满满旺母亲啊!”

安隐真想把梅遥知的脑袋砸开了看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浆糊。

她在说安隐克他,会将他克死,英年早逝这四个字,对于病来无事做,天天只念书的梅遥知来说,有那么难懂?

梅遥知笑了,“我没关系。只要满满旺母亲,即便克死我我也心甘情愿。”

对于这感动天感动地的大孝子行径,安心无话可说。

”何况……”大孝子补充,“即便满满不克我,我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他心疼他娘,就不心疼满满?明知自己活不了多久,还同意这门亲?是铁了心要看她年纪轻轻当寡妇?

梅遥知说,“满满性格敦厚,心地善良,又温柔又体贴,像她那样集美貌与贤淑于一身的女子,满目慈悲,心怀天下,分明是为度我而来,必不会嫌弃我命不久矣。”

安隐越听越觉得,梅遥知说的不是她,是菩萨,只差一句“众生苦谁知晓”,她就能立地成佛……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神医很忙,忙着当娘》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