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无羡k《仙鬼同行》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王建立,王建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鬼同行

小说:悬疑

作者:无羡k

简介:鬼神一类的话题一直都伴随着我们的生活,或是神话,或是传说,或是书籍等等!但是朋友们有没有想过,这些,可能就真的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或许现在就在你的左右,它们或许因冤屈,或许因缘因果才长久陪伴你们的左右呢?来。。。。看我们主角所经历的发生在他身边的离奇故事。。。。(话外说,可能咱的小说有些墨迹了,各位看官请您耐着性子看下去,总会给您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角色:王建立,王建民

仙鬼同行

《仙鬼同行》第1章 孕妇免费阅读

“飒飒飒”夏夜的风吹的大路两边的植物飒飒作响

女人骑着大梁自行车匆匆驶过田野

“别跑!!别再让她再骑了!!赶紧拦下!!!”后边追着的几个同志们边追边喊

1988年那年欠钱要账最严的一年。轰隆隆的雷声划破了整个夏夜的宁静,仿佛在位这名女性鸣不平。

在我市小王庄村附近,一位妇女正骑着自行车在国道上猛窜,原因是家里欠了点钱,妇女怀孕,而且孩子马上出生。

恰逢今年正是欠钱要账是最严的一年,妇女没办法,不想违背家里所欠的账,不想让追的这几个人追上了,还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所以才想逃脱要账这几个人的魔爪。

要账的这几个人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位是孕妇的男人王建立,另一位是男人的弟弟王建民。男人边追边想,千万得拦住这几个人,千万不能让他们追上,宁愿让他们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也不能让他们追上我媳妇,就这样,这几个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僵持了得有五六里路。

轰的一声炸雷,紧接着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眼看后边的这几个人越追越近,孕妇突然扔下车子,撒腿就跑进国道旁边的玉米地里去了。

由于当时是九月份,正值雨季,雨水好,玉米正旺,玉米秆长得又粗又高,别说身高才一米六的农村孕妇了,就算国家篮球队运动员进去一猫腰都看不见玉米地里边有人。

“这咋弄!”几名要债一下就慌了,“这要让她跑了,咱们的名声不就毁了?”

“那以后都像他家这样,欠钱不还!咱们以后还怎么干活!”几名追债的人显然被孕妇的这一举动整的不知所措了。

就在追债的这两男两女四名同志举头无措的时候,孕妇的男人王建立和弟弟王建民也赶到了。

王建立心想,都说傻媳妇傻媳妇的,到了这种危难时期其实也不傻,老天保佑,保佑逃过此劫正在王建立祈祷老天保佑她媳妇的时候。

“谁带手电筒了!”一名女追债的喊声打破了男人的幻想。“我带了!”“我也带了!”跟着两声回应,彻底让王建立慌了神。

虽说玉米长得够高,但是玉米地的范围并不是很大,“好,分两组,进去找!哪组找到了,哪组就大喊!”。

追债的两男两女分成两组,一组一个手电筒,随着哗哗哗的雨声、轰隆隆的雷声进了玉米地。王建立跟他弟弟也各随一组跟了进去。

因为下雨地里全都是泥,两组人步履蹒跚的在玉米地里找了得有小二十分钟,突然王建立兄弟跟着的那组人大喊道:“找着了找着了!在这呢!”

随后把手中的手电筒举过头顶照向天空。王建立跟着的那组人听见喊声了以后立马朝着灯光找了过去。

就在距离手电筒灯光还有不到十米的地方,就听着“扑通”一声。好像是谁摔到地里的积水上了,还没等王建立反应过来,就听见他王建民大喊到:“嫂子!!!嫂子你怎么跳井了!!!”

王建立听到这句话立马慌了神了,一把推开前面要账的这几个人,朝着王建民的喊声跑了过去。

等王建立跑到跟前的时候,彻底傻眼了,就在玉米地的东北角上,有一口直径约一米的一口浇地的打水井,井口黢黑,深不见底。

“媳妇!!!媳妇啊!!!”王建立边哭边要往井里跳要去捞他媳妇“别拦我!!!啊!!!别拉我!!!我要去救我媳妇!!!”

兄弟赶忙上前拉住了王建立说:“哥!就算你下去了也救不了嫂子啊,你先等等,我马上去叫人拿绳子”说罢又跟追债的的那几个哥们说:“你们先看住我哥,我去叫人找绳子”

要债的这几人听到点了点头也没说话上去抱住了王建立,这时王建立已经只会哭着喊着去井里救媳妇了,根本分不清周围的人谁是谁了。

嘱咐完王建民就朝着村子跑去找人去了,刚跑出玉米地,就听到有人喊道:“建民!下着个大雨你往玉米地里跑啥去!”

王建民听到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哥的隔壁邻居潘守业大哥跟他媳妇。“守业大哥!大嫂!我嫂子跳井了,我去村里叫人帮忙救人!!!”

潘守业跟媳妇听到之后大吃一惊“啊!”随后又说到:“你嫂子跳井了?你哥呢,建立呢?”。“我哥在地里呢”话没说完王建民就朝着村子跑了。

潘守业听完马上把自行车扔到路边往旁边的玉米地里望去,只见玉米地的东北角有两点零星的微弱灯光。

潘守业见到灯光确认方向了以后也不管地里的泥泞和今天走亲戚穿的新衣服了,跟媳妇嘱咐了句:“你也怀着孕呢,你就别去了,慢慢的推着车子回家把,我去看看什么情况!”说完撒丫子就冲着那两点灯光跑去。

可谁知潘守业的媳妇也是个热心肠,平常跟王建立的媳妇关系也不错,毕竟是邻居。等潘守业走后,她扶起了车子,慢慢的推着车子沿着玉米地的最外边向井的方向走去。

等他离灯光越来越近的时候,王建立的微弱哭声也越来越明显。潘守业扒开最后两杆玉米见到手电筒的灯光映入他眼帘的就是王建立在井边坐着,双眼无神,边哭嘴里边念叨着:“…你说你跳什么井…..傻媳妇…大不了….孩子咱不要了…..你跳什么井……”反反复复就这么几句。追账的这几个人就围站在他周围。

“建立兄弟!”潘守业的这一句话让那四名追债的人的眼神灯光同时照向了他,一个大步上前推开了这几个追债的人一把把王建立抱住说到:“兄弟!这是咋回事,弟妹怎么还跳井了!”

可能是潘守业的声音大,这一句话竟把慌了神的王建立喊醒了,只见王建立缓缓的抬起了头看见潘守业用微弱的语气说到:“…啊…跳井..了…对啊…你弟妹….跳井了….守业大哥…啊….”说着说着把头埋进潘守业的怀里又哭了起来。

潘守业用用手拍着王建立的后背,也没有再说话,抬起头狠狠的瞪着追债的那四个人,潘守业明白,肯定是这几个人想把王建立媳妇拉回去逼王建立还钱,逼的弟妹走投无路跳了井,但是就算他再明白,也无力回天,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瞪我们干什么?她跳井又跟我们没关系,又不是我们把她推进去的。”那四名追债的人其中一名女性斜着眼说到。潘守业刚想为王建立和弟妹鸣不平跟这个女同志争吵的时候,王建民带着绳子和六七名村子里的村民赶到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