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吴北,张丽《透视医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吴北,张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透视医王

小说:神医

作者:小妖

简介:两年前,父亲被人醉驾撞死,凶手逍遥法外,他亦被诬入狱,面对世间不公,他无力改变!
两年后,他获得无上传承,医术济世,武道除魔!
害我者,血债血偿!
欺我者,求死不能!

角色:吴北,张丽

透视医王

《透视医王》第二章 出手救美免费阅读

出租车驶到汽车站,吴北先到银行把钱转到卡里,除了李盛国给的二十万,还有他在狱中为人看病所得的“感谢费”,加起来也有不少。

买了车票,他找了个座位坐下,闭目凝神,练气打坐。

他修炼的,是武道中的《天地玄黄诀》,此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境。黄境又分为练气、练神、筑基三大阶段,他目前正处于练气中期。

很快,真气开始循经走脉,令他很舒服,心灵空明,无思无想。

忽然,他鼻中闻到一股幽香,不禁睁开眼。不知何时,一名艳丽的女子就站在他一侧,她戴着耳机,眉眼秀美,鼻子娇俏,年纪在二十左右。不仅身材一级棒,而且容颜绝美,犹如神女下凡。

特别是一双腿,漂亮至极,绝对是目前为止他见过最美的一双腿,雪白,笔直,圆润,肌肉紧实。他甚至觉得,光是这一双美.腿就足以令他神魂颠倒了。

她脚上穿着小白鞋,连玉踝都那么完美。腿长的女人都矮不了,美女的身高至少一米七,穿着浅红色的牛仔短裤,上身是清凉的白色短体恤,露出漂亮的肚脐,以及那雪腻平坦的小腹。

她的胸很大,汽车颠簸时,两峰便一颤一颤,吴北扫了一眼,顿时就口干舌燥。

他在狱中两年没碰女人,如今是个女人都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更不要说这种极品美女了。

他一凝神,维度之眼自动开启,女人的衣服一下子消失了,他看到一副绝美的身材,侧峰巍然……

他赶紧移开目光,生怕自己被刺激到狂喷鼻血。

刚刚移开目光,又忍不住想多看一眼。就在这时,女人突然挽住了他的胳膊,柔声说:“老公,我渴了,你有水吗?”

吴北愣住了,啥,老公?然而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四下一看,车厢里站满了人,四名青年男子站在美女的周围,他们面色不善,盯着美女的眼光,带着强烈的侵略性。

他顿时明白过来,微微一笑,从包里拿出一瓶纯净水递给美女,说:“给你。”

四名青年眼中都闪过一丝懊恼,他们跟这女人一路了,怎么不知道她还有个老公?

为首的男青年不死心,他三角眼一眯,冲吴北说:“哥们,你女朋友挺漂亮,她叫什么名字啊?”

吴北斜了这人一眼,道:“跟你有关系吗?”

男子冷笑:“我劝你别多管闲事,赶紧找个地方下车,要不然……”

吴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好啊,我也快到站了,马上下车。”

女人心底一沉,男人果然靠不住啊!

几个青年男人都露出得意的笑容,只要吴北下车,剩下的事就好办了。他们身上有药,绝对能把这漂亮女人弄下车去,然后轮番狠狠地玩弄她!

过了几分钟司机大声喊:“小石庄到了,有下车的吗?”

小石庄离吴北家所在的县城不远,他立刻说:“停一下。”

司机刹停公交车,外面是一条空旷且人迹罕有的三岔路口。

他突然拉住女人的手,笑道:“老婆,到站了,下车吧。”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顺从地跟着吴北一起下车。四名青年都愣了一下,然后一咬牙跟了下去。

车门一关,公交车又继续往前开。

“草!老子让你别多管闲事,我看你是欠教训!”那为首的青年冷哼一声,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恶狠狠朝吴北逼来。

吴北淡淡扫了匕首一眼,道:“我劝你们马上走。我手重,容易伤人。”

青年人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我草!嘴够硬,不知有没有老子的拳头硬!”

话落,四个人便扑上来。

吴北不退反进,他瞬间来到四人跟前,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其中两人就给崩飞出去。剩下两个,一人被踩碎了脚骨,另一个被一肘打断了三根肋骨。

四个人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他们趴在地上冷汗直冒,表情痛苦。

吴北拍了拍手,说:“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吧。对了,我对你们下了暗手,三年之内,你们的身体会经常痛,希望你们要坚持住。”

说完,他扭头冲女人一笑,问:“美女,你去哪里?”

美女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她连忙说:“谢谢你!”

吴北:“不客气。”

女人想了想,问他:“你去哪里,能带上我吗?”

吴北愕然,带着你?

没等他拒绝,女人连忙说:“帅哥,人家现在特别害怕,不敢一个人回家。”

吴北一想也对,经历了这么一件事,任哪个女孩子都会后怕,他便点点头:“那好吧,你先跟我回县城,然后再考虑下一步。”

美女用力点头:“帅哥,我叫唐紫怡,你叫什么?”

“吴北。”他道,“我们顺着这条路再走一公里就是环城路,我们到那里打车。”

唐紫怡点头,与他并肩而行。

一公里路,步行十分钟就到了。他们随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城区方向。

吴北家在明阳县东郊,城乡结合部的东寺村。

出租车很快到了一个巷口,从此处往里几十米就是吴北的家了。

吴北一下车,就看到家门口聚了一群恶形恶相的人,他们正在用镐扒家里的院墙,还有一人在刨他家门前的老槐树。老槐树一百多年了,他幼年常在树下乘凉、玩耍,对它感情深厚。

而门旁,母亲张丽正无助地抹着眼泪,呜呜地哭着。她脸上一片乌青,鼻子流血,头发散乱。

“这是我家的房子!你们不能扒啊,呜呜……”张丽不管不顾,突然扑过去,抓住一名平头青年人的手臂。

那平头青年一甩胳膊,骂了声“去你的”,抬脚就把张丽踹翻在地。

这一脚很重,张丽呼吸一窒,然后神情痛苦地坐在地上,痛得哭都哭不出来了。

“住手!”

看到这一幕的吴北目眦欲裂,他狂吼一声,地面轻轻一颤,他的人如同离弦的箭,眨眼就冲到家门前。

>>>点此阅读《透视医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