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春风草木深》大大的鱼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陈十三,陈北凝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春风草木深

小说:玄幻

作者:大大的鱼

简介:陈家灭门惨案,一夜之间让陈十三失去了所有,茫茫天地,竟不知何往。
“你看这草,待到春风一吹,便都回来了,所以,这一切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人生多磨难,这是世间真理,磨难出英雄,这是世间至理。
经历这一切的陈十三又会何去何从呢?。。。

角色:陈十三,陈北凝

春风草木深

《春风草木深》第3章 暗流免费阅读

陈如林看着陈十三一脸不解,再次开口道:“哎,没有特性就意味着天资再高也无用。没有相应的功法与特性相辅相成,就无法修行。”

陈十三听完这话恍然大悟,但是稚嫩的脸上完全没有失望之色,反而嘻嘻一笑道:“无妨,总会有办法修行的。”

年幼的他不认死理,心里不禁想起文大师说的故事来,那故事中人修为高深,快意恩仇,令他向往的很,同时也觉得世上天马行空之事络绎不绝,能人异士如过江之鲫,必定会有可行之法。

陈如林三人却一脸惋惜,陈北凝也是神色暗淡,闷闷不乐,身怀冰特性的她未来必定成就极高,而陈十三却无法修行,身为普通人的他又如何常伴自己左右呢。一想到这,陈北凝鼻子一酸,竟抽泣了起来。

陈十三见状,心里不禁疑虑“是我没法修行,为何大小姐比我还伤心呢。”

想罢便上前抓住陈北凝的小手安慰道:“大小姐?别哭啦,这修行之事总会有法子的,十三向你保证,就算难于青天,我也会努力修行!”

陈北凝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你真的会有办法修行?”

陈十三重重的点了点头:“真的,我保证。”见陈十三如此坚定,陈北凝才稍稍放下心来。

陈如林三人却也不说破,虽说陈十三实属可惜,不过好在陈北凝天资极高,再加上冰雪岛的陈北复,日后陈家兄妹二人定能将陈家发扬光大。

两个月后,北方海域,冰雪岛。

冰雪岛常年飞雪连天,环境极其恶劣,虽说是岛,但也比东平郡大上数十倍。岛中贝阙珠宫,栉次鳞比,处处可见修行弟子潜心修炼,这里的环境对于冰水特性的人来说无疑是块宝地。岛中心最大的一座阁楼内,有两人正在商谈着什么。

“姐姐,探查东平郡的弟子来报,两个月前那里的异象乃是东平郡陈家大小姐陈北凝祭礼时所产生。”开口的是一年轻男子,年近三十,身着长袍,气息冷冽,此人正是五年前出现在陈家的阮天成。

他口中所唤的姐姐正端坐在他面前,也是三十余岁,同样一身白色长袍,相貌与阮天成有三分相似,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看着手中的冰石,冰冷的似乎没有感情地开口道:“我记得几年前你从那陈家带回来一男童,名叫陈北复,是与不是?”

阮天成顿时冷汗直下,他眼前的这位女子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名叫阮天心,十年前就任岛主之位时,岛内两名长老不服,这阮天心便当众砍下两人双手,丢入海中,从此岛内无人不惧。

对于这位“姐姐”,阮天成是打心眼儿里惧怕。

只见阮天成颤抖着说道:“是我愚笨,不知道那陈北复的寒特性于姐姐无用。但是这陈北凝却是冰特性,天资远在她哥哥之上,若是能把她带进岛内,必定能解姐姐心头大事。”

阮天心一听,眼中寒气更盛:“愚蠢,你不就是寒特性吗?若是有用,我留你作甚。再说那陈北凝,现在才五岁,若是不成年,对我同样无用。”

阮天成头都不敢抬,硬着头皮说道:“拥有冰特性的人多在各大家族和门派之中,实在不好插手。姐姐莫急,如今岛内弟子众多,姐姐若是实在撑不住,先用其他弟子解燃眉之急,待到那陈北凝成年之时,姐姐定能了却此事。”

阮天心听完默不作声,修长的手指“哒哒”地敲着手中的冰石,阁楼内一下子静得可怕,阮天成此时更是不敢动弹,生怕惹恼了眼前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平白丢了性命。

过了好久,阮天心才幽幽开口道:“你与陈北复同行,带他妹妹来冰雪岛,但是陈家祭礼动静太大,怕是各大势力都在关注,此行不能多生事端,若陈家人不肯,不必强求,只要陈北凝坐实了我冰雪岛弟子的身份就可。同时搜查其他冰特性的事也不能怠慢,若是能找到最好,找不到。。。我就等上十三年,退下吧。”阮天成连连应答,慌里慌张地退出阁楼。

南方,黄泉殿。

黄泉殿地处南方群山之中,这里山峰连绵,人迹罕至,灵禽异兽不计其数。这黄泉殿传说繁多,相传此殿已有数千年历史,设立在南方就是防止灵禽异兽进入人类活动的区域,乃是南方的屏障。又或有人说黄泉殿就是鬼门关,过了此殿就是黄泉路,虽然传言繁多,但都是不经之谈,唯一可以确认的是,黄泉殿是这世上最古老,最神秘的门派。

黄泉殿方圆数百里雾气弥漫,穿过烟雾便是一众高峰,高峰上林立的某处宫殿内花红柳绿,又有飞鸟莺声燕语。

只见一女童,身穿黄色对襟短衫,扎一小辫儿,手拿一封书信,一蹦一跳地穿过楼台水榭往深处一竹屋跑去。

推开门,女童大叫道:“苏伯,七师兄寄来的书信。”

竹屋内靠窗一侧,一人正在梳妆打扮,若是没有女童的一声“苏伯”,怕是性别难辨。

这苏伯身穿红色绣花长袍,一头长发及腰,此时正对着铜镜画眉。这苏伯的样貌倒也稀奇,高额小眼,宽鼻厚嘴,脸正如方,此时画上女子妆容实在怪异。

听到女童声音,也不回应,女童倒也不恼,走到他身旁放下书信,乖巧的退到门口,捂着小嘴嗤嗤地偷笑。

大概过了一刻时间,苏伯终于画好眉,对着铜镜仔细打量了一番才满意的露出笑容,接着他拿起口脂涂抹厚唇,这刚涂上一点苏伯的脸色就变了,顿时龇牙咧嘴,面红耳赤,把辛苦画好的妆容都遮了下去。

只见他拍桌而起,怒喊道:“苏寻,是不是你在我口脂上抹了黑炭!”

原来之前那女童名唤苏寻,只见苏寻憋红了脸看着嘴唇发黑的苏伯,拼命忍耐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我。。噗。。我不知道,哈哈哈。”话未说完,捂着肚子破门离去。

苏伯在竹屋内气急败坏,歇斯底里道:“你放屁!”说完气喘如牛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咬牙切齿,过了好一会才心平气舒。

被苏寻这么一捣蛋,苏伯也没了梳妆的心情,拿起书信看了起来。竹屋里看完书信的苏伯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小小的东平郡祭礼能有这般大动静,这里面或有猫腻,去看看吧。”

白龙城孙府

一精壮男子手拿书信,喃喃道:“若是再过十年,恐怕东平郡这小庙就装不下陈府了。只是这动静闹得这么大,各方势力怕是都得到了消息,不好办啊。。。”

西方荒漠,地底深处。

估计谁也想不到这荒无人烟的荒漠底下,会有这么一处地方,此地是一大片地宫,四通八达,若是迷失在这里,怕是难寻出路。

地宫深处有六人围坐在圆桌旁,个个黑衣连帽长袍,身形外貌看不真切,也不知是这六人中哪位开口,悠悠荡荡的在地宫里传来回音:“东平郡那边,要动手吗?”

“应山城刚失手,差点被那文老头查出踪迹。”

“先盯着吧,我等谋划之事,关系重大,不可再重蹈覆辙。”

“先吩咐下去,紧盯着东平郡。若是冰雪岛有所动作,那只能兵行险招。”

东平郡陈府

陈十三正陪着陈北凝修炼,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因为他的祭礼,阴差阳错的掀起了一股浪潮,各大势力纷纷对这小小的东平郡投来了目光。只见陈北凝身旁不断的凝聚出冰石,一颗颗的飞驰而出,向着陈十三砸去,陈十三手持木棍,或挡或躲,狼狈不堪。

两个月来,他苦思冥想,对于解决自身修炼之事,始终无果,索性陪着陈北凝一同修炼,希望能有所启发。可是这陈北凝天资极高,虽说只是短短两月,但是进步神速,刚开始陈十三还能得心应手的对付,可是只过了半月他就力不从心,而最近几天,陈北凝已经开始放水,不然陈十三都应对不来。

这阳春三月的天气,风和日丽,但陈十三却是汗如雨下,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的能拧出水来,混合着地上的泥土,整个人哪有平日里明眸皓齿,肤如粉团的样子。

陈北凝看在眼中,于心不忍,小手一挥驱散身边的冰石,小声说道:“今天就练到这里吧。”

陈十三见冰石消散,陈北凝神情黯淡,心中顿时明白:“对不起,大小姐。”

陈北凝安慰道:“十三你先去休息吧,欲速不达,慢慢来。”

陈十三回到住所,将身上泥泞洗净,换上一套干净衣服便匆匆出门。穿过大堂,来到东厢房,此处是陈石的居所。

陈十三来到中间一处屋门口停下,轻轻叩响房门:“石头叔,我是十三,你在吗?”

没多一会,房门打开,陈石看着一脸疲惫的陈十三,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温柔之色:“进来。”说完便将陈十三带进屋中。

陈石大半辈子都在潜心修炼,屋内布置简洁朴素,一张书桌,一张茶桌,一张木床和一些花架盆架之外便无其他琐碎杂物,把本就偌大的房间显得空空荡荡。

此时他与陈十三坐在茶桌前,陈十三机敏地为陈石倒上一碗茶水,陈石押了一口茶开口道:“何事。”

陈十三挠了挠头:“石头叔,我想让你教我身法。”

陈石惜字如金:“为何。”

陈十三叹了口气:“石头叔,我陪大小姐修炼之事你是知道的,之前我还能勉强应对,可是最近渐渐跟不上大小姐的修炼,大小姐虽未明说,但我心里也知道,如此下去也只是浪费大小姐时间。”

陈石喝着茶看了一眼陈十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石头叔身法如此了得,若是我能学成,定能闪躲大小姐的冰石。”

说着,陈十三起身向陈石顿首叩拜:“十三恳请石头叔。”

陈石略一思索,便微微点头道:“今夜,后院。”

>>>点此阅读《春风草木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