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九层剑塔》云中钓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洛子川,红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九层剑塔

小说:玄幻

作者:云中钓

简介:命不长久的洛子川于龙尾城抢夺麒麟胆续命,同青螭龙女不慎坠入地底,恰遇千年前几乎颠覆整个剑台境的魔道大宗赤血宗,奇遇连连之余,两人撞破一桩惊天阴谋,沉寂千年的赤血宗极有可能死灰复燃。于此同时,妖皇一统北苍境,腐朽的圣山境岌岌可危,由三大神兽家族统治的流澜境内斗频发,多年未曾现身的海妖屡次袭扰西海岸,大陆风云涌动,一场可怕的灾祸即将来临。

角色:洛子川,红发

九层剑塔

《九层剑塔》第3章 白瞑朱炎免费阅读

这片刻光景,一身劲装,肃杀满身的纪青槐距离药铺已经不过十余丈,这距离洛子川已经能看清她随风飞舞的每一根发丝。

老张放下酒碗,懒散的伸了个腰,抹去嘴角酒渍,说道:“少爷,要不我这就去把麒麟丹抢过来?”

洛子川没有回答,怔怔盯着这名名扬天下的龙女,喃喃道:“老张,你说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跳出去,她真不会跑?”

这回老张有些迟疑,虽然他判定纪青槐是真自信真无畏,但不代表青螭龙女不懂权衡,如果不够聪明,如果不是能伸则伸能屈则屈,纪青槐断然不可能有今日成就。

老张没有想太多,便说道:“要不等进了药铺,我再堵她?”

洛子川闻言,脸上猛然绽放出笑容,笑嘻嘻道:“我就说嘛,哪有真无畏的人,老张,你承认了是也不是?”

老张一脸愕然。

被主仆二人琢磨了好一阵的青螭龙女纪青槐在药铺前站定,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仰头望向酒楼,主仆二人没有躲藏的意思,也望了过去。

纪青槐的目光在他俩身上扫过,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洛子川手里的匕首,眼神没什么变化,依然漠然。

洛子川被她这么一扫视,一颗心却又不自主的提了起来,砰砰直跳。然而老张刚刚的话还在耳畔回响,他不甘示弱,强迫自己与之对视,甚至牵了牵嘴角,冲纪青槐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

背负长枪的纪青槐没有任何回应,漠然收回目光,朝药铺里走去。

自己这是被无视了?

洛子川摸了摸鼻子,有些羞恼,但片刻后,惊觉自己紧握匕首的手心在刚刚那片刻光景里已经浸满汗水,他不由愈发恼火。

“不就是个长得漂亮些的娘们儿嘛,以为背着把枪就能吓到我,没门!”

心有不甘的少年握了握拳,一阵嘟囔。

老张手扶栏杆,微笑不语。

长街两头突然震动,有烟尘冲天而起,还伴随着木门被撞碎的声音。

老张非但没有收起笑意,笑意愈发浓郁。

拳头还在半空挥舞的洛子川怔住,诧异朝两边张望,目光望向北面时忽然凝住,眼神严肃极了。

北面的街道此时黑压压的,肉眼可见的杀气凝聚成黑色气旋,将长街笼罩,如乌云密布,死气沉沉,给人无比肃杀的感觉。

这是一支十余人的虎骑,陆续从小巷或是房门中走出,个个身披黑甲,为首男子更是全身甲胄,连面容也被包裹住,身下骑一头浑身黑白条纹相间的斑斓巨虎,体格巨大,很是唬人,气势沉沉如雾锁大江。

洛子川心里猛然一跳,下意识惊呼:“白瞑虎卫。”

他实在没有料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流澜境三大帝国中白瞑帝国王族才能驱策的白瞑虎卫。

鹿门山脉以西,大约占据大陆四分之一的领土,有三大帝国鼎立,鹿门山脉以东的人习惯称这片土地为流澜境,而流澜境的人则习惯称呼东面为中土。

白瞑家族作为流澜境三大帝国之一的王族,位于流澜境北方,与青螭家族和朱炎家族并驾齐驱,三者都是庞然大物,洛子川实在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鹿门山脉以东。

洛子川又望向南方,心跳愈发砰砰作响。

南面长街的尽头同样有十余人马,和北面白瞑虎卫的肃杀不同,这队人马气焰可谓用冲天二字来形容,赤裸裸的杀意毫不掩饰,以至于凝练的杀气在大街上形成猛烈罡风,吹得两侧旗帜酒幌猎猎作响,轻一些的事物诸如小摊物件被刮得四散飞舞,一片狼藉。

他们皆骑一种名为羽鬃兽的火鬃红鳞鸦首鹿身怪兽,为首的男子面目清晰可辨,长相狂野不羁,红眉红发,整个人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即便还在长街尽头,已给洛子川炽热灼身的感觉。

洛子川倒吸一口凉气,朱炎帝国的王族竟然也来了,守株待兔的竟然不止他一个。

目瞪口呆的洛子川愣了好半晌,脸色一点点阴沉,渐渐失去争胜的心思,加上纪青槐这位青螭龙女,流澜境三大帝国王族竟然齐至,不用想也知道,另外两家必然也是冲着麒麟胆来的。

这三个庞然大物相争,小虾米别说浑水摸鱼,若是不赶紧离远些,被争斗的余波蹭到,轻则伤筋动骨,重则一命呜呼。

洛子川脸色铁青,手握匕首松开又握紧,如此反复数次,方才下定决心:“老张,麒麟胆恐怕没咱俩的事了,此处不宜久留……”

洛子川忽然一愣,皱眉道:“老张,你笑什么……喂,你不会是被吓疯了吧……”

老张倚靠柱子,正提酒微笑,闻言哭笑不得,道:“少爷,我有那么脆弱吗?别着急,这不还有我吗?”

眼见功败垂成,老张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洛子川真是气不打一处出来,恼火道:“你在有个屁用,你瞧清楚了,那个把自己装在铁壳子里的十有八九是白瞑家族的人屠白千军,至于那个红毛,不是炎天心就是炎天玉,不管是哪个,都是和纪青槐一个水准的,你也就四品,打个受伤的纪青槐还有胜算,但要在这两位眼皮子底下抢麒麟胆,就是白日做梦。”

老张笑了笑,轻抚下巴道:“少爷,我老张当年也是杀过一品高手的人,区区几个后辈,还吓不到我。”

洛子川彻底傻眼,都什么时候了,老张还嫌吹牛皮吹得不够大不够响,四品杀一品,骗谁呢,一品站着不动让你砍,就是砍断一百把大刀也不济事,伤不了前者分毫。

所谓霸体,便是雄霸天下之体魄,无人能伤,一品霸体早已大成,刀枪水火不入,哪怕是号称杀力最大的通天剑修,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破开一位霸体大成者的防御。

见洛子川不信,老张只得小声解释道:“少爷莫急,这两帮人马确实棘手,但我好歹……”

见自家少爷要发飙,老张立马改口:“……至少也有四品对吧,不说争抢,但看一看,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再说了,万一他们打个三败俱伤,咱们岂不是正好能坐收渔翁之利?”

这话不无道理,洛子川陷入沉思,片刻后犹豫道:“老张,刚刚可是你说的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别瞎装蒜,白白丢了性命。”

老张笑呵呵点头。

洛子川仍然心存疑虑,说道:“老张,我这条命能不能活全看天意,强求不得,要是搭上你这把老骨头,我同样没脸去见娘。”

老张笑道:“少爷洪福齐天,长命百岁,我这老骨头也硬的很,这小地方还埋不了我。”

洛子川撇撇嘴,心想哪个修道的才活一百岁?

两队人马气势十足,在药铺前对峙,长街两旁大大小小的商铺见势不对,早已紧闭门户,游荡的行人也做鸟兽散了,霎时间长街只闻阴风哀嚎,残枝败叶滚街而走。

红发男子一提缰绳,胯下羽鬃兽迈前一步,兽骑上那桀骜不驯的男子手提一杆通红火矛,直指前方,笑道:“白千军,整日把自己装在铁皮罐头里,你丫的当自己是千年王八不成?”

看来洛子川猜得没错,那头斑斓巨虎背上的黑甲人正是白瞑家族凶名赫赫的人屠白千军,之所以叫人屠,只因白千军这人极为嗜杀,哪怕是对手投降也不放过,必然杀死对手,然后撕裂尸体。

至于被红发男子嘲笑的那具冒着幽幽黑光的甲胄可不是什么铁皮罐头,而是一件实打实的魂甲。

道修有本命法宝,体修也有本命魂兵一说,本命魂兵可以是兵器,当然也可以是甲胄,白千军这身黑甲便是后者。

通常而言,体修大多会选择兵刃炼制魂兵,选择甲胄的是少数,毕竟进攻永远比防御来的更有效。

作为白瞑家族的嫡子,白千军选择后者,其中另有原因。

早些年白千军曾经历一场生死恶战,受伤颇为严重,身躯残破不堪,即便请来杏花斋一代神医出手,也只是勉强保住性命。

残破之躯自然是再难修行,这位白瞑族嫡子若是就此放弃,凭借身份地位,混个一生衣食无忧倒也不难,但显然这位曾经的天才不甘就此没落,毅然决然选择将自己肉身和家族一副古老甲胄融合,不仅能再度修行,而且竟诡异的将其炼制成了魂兵。

通常而言,体修想要获取魂兵,得进入三品才行,白千军打破常规,不得不说出人意料。

白千军早早的获取魂兵,修行不仅没有落下,反而超越不少同龄天才,那具魂甲更能随自身实力增长不断增强,可谓因祸得福。

但无论如何,这位曾经也算是相貌堂堂的天之骄子就此成为一具铁皮人,心里还是不好过的,平生最恶别人拿此侮辱,这乌龟壳的称呼最是阴毒,红发男子一上来便揭伤疤,显然双方仇怨不小。

>>>点此阅读《九层剑塔》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