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宋昭奚,季萍萍《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宋昭奚,季萍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

小说:种田

作者:荔枝雪泡

简介:宋昭奚穿书了,成了给男主大人冲喜的傻子前妻。
极品亲戚,家徒四壁,日子惨兮兮。
宋昭奚抹了把辛酸泪,撸起袖子发家致富,极品排队跪下唱征服!
唯一怕的,便是那个有活阎王之称的男主。
还好,拿到的是女配剧本,可以随时跑路!

世人皆知当朝首辅季长风权倾朝野,令人谈之色变。
他是绝对清醒的野心家,倾城绝色亦不放在眼中,却栽在了阴差阳错娶来的傻妻手里,甘愿沉沦,如痴如魔。

角色:宋昭奚,季萍萍

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

《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第2章 神奇的一家人免费阅读

季婆子此言一出,村民们不禁义愤填膺。

“这傻子真是丧良心,要不是季奶奶心善,她估计早饿死在外面了,居然敢动手打人。”

“姚氏也是,傻子不懂事,她也不懂事么?说到底不是自己亲婆婆。”

“我,我没有。”在村民的议论声中,姚氏涨红了脸。

“你没有?你的意思是说,奶奶冤枉你了?”季萍萍恶毒道,刚才傻子敢踩她,今天他们大房死定了!

“我娘说没有就是没有!”

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季长风的妹妹季长兰从屋中跑了出来,将姚氏护在了身后,大哥去学堂前要她不要惹事,可这些人实在欺人太甚,看了一旁的傻子一眼,季长兰叹了口气,这个惹事精!

宋昭奚靠在门框上,冷笑着看着季婆子:“你说我动手打人,有什么证据么?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你?你明明是被猪顶飞了。”

宋昭奚此言一出,看热闹的众人一愣。

傻子何时说话这么清楚了?不过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季婆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厉害,傻子怎么可能打的过她?

“放你娘的屁!”季婆子怒火中烧,别的不说,今日这傻子怎么动的手,季婆子记得一清二楚。

“奶奶,和她废什么话,她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将她赶出去得了。”

季萍萍说着,上前拽着宋昭奚向外拖,宋昭奚面上露出一抹慌色,用力向后一拽。她身上不知穿了多少年的粗布麻衣轻易被扯掉了一只袖子,胳膊上琳琅满目的伤口冒着脓水,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周围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这傻子怎么伤成这样?”

“是季奶奶打的,我身上还有更多伤口。”还不等季婆子找理由骗人,宋昭奚冷冷道:“奶奶,我在你们家也没少干活儿,你为什么不高兴就要打我呢?今天明明是你来打我时吓到了猪,被撞飞了,为什么说是我打的?”

“你放屁!”季婆子脸色一变。

宋昭奚轻笑了声:“我知道了,你不想我给季大哥冲喜,想赶我走,所以骗人对不对?”

看着脸色发白的季婆子,宋昭奚心中冷笑,她可不是好欺负的傻子,既然占了傻子的身子,昔日受到的委屈不公,便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一旁的村民忍不住道:“这傻子该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一个傻子哪里会撒谎?这些伤口总不会是她自己弄的,而且那猪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发疯跑出去,可季婆子看着不像那种人啊,欺负个傻子,未免太缺德了。”

听着村民们的议论声,宋昭奚凉凉的补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季大哥一家又不是她亲生的,她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村民们看向季婆子的目光有些复杂,面上还是做着和事佬:“季奶奶,您和个傻子计较什么,就算看在长风的份儿上,也不能赶这傻子走啊。”

“您估计是被猪撞糊涂了,不一定就是傻子动的手。”

季婆子气的浑身发颤,她一向要面子,在人前装的滴水不漏,还是第一次被村里人这么议论,猪会在她脑袋上撞这么大一个包?这些人是瞎的么!

季萍萍见奶奶吃瘪,蹙着乱糟糟的眉毛道:“这傻子身上的伤是她干活儿不麻利,大伯母打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季长兰闻言想反驳,季婆子阴森森的看了过来,眼中满是警告,只好愤愤闭上了嘴。

宋昭奚见大房靠不住,她一个外姓人,表现的太过强势,容易事过必反,身子晃了晃,突然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好痛,季奶奶,您救救我吧。”

一旁的村民看不下去了:“别管谁打的了,傻子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伤成这样了,请个郎中给看看吧。”

季长兰冷冷道:“我爹孝顺,赚的钱都在奶奶手里,我们哪有钱给她看郎中,奶奶,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宋昭奚看了季长兰一眼,心说不愧是男主的妹妹,这丫头倒还算个聪明的。

季婆子一听大房敢管她要钱给傻子看病,骂道:“钱钱钱!你个赔钱货说话比放屁还容易,你们大房赚了几个钱给我?给长风念书都不够,这傻子找点锅底灰兑了水给她喝了就得了,还请郎中?以为她是千金小姐么?”

“就是啊,家里的银子都给大哥念书用了,奶奶哪有钱。”季萍萍在一旁贱嗖嗖的插嘴。

季长兰气的不轻,大哥上学堂的银子明明是她和娘给人浆洗衣裳,加之大哥自己给人抄写文章赚的,季婆子顶多出个零头,还是娘求来的。

看着季萍萍恶毒的嘴脸,宋昭奚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你不是说奶奶最近要给你做新衣裳么,怎么会没钱呢?”

不怪原主记性好,季萍萍磨了季婆子大半月,季婆子才答应给她做身新衣裳,她高兴的到处炫耀她要有新衣裳穿了,此刻想狡辩都狡辩不了,气的跳脚:“贱蹄子!你敢打我新衣裳的主意?我打死你!”

季萍萍上前在宋昭奚身上用力的掐着,宋昭奚冷冷道:“大家看到了吧,她平时就这么打我的!”

看着季萍萍打傻子轻车熟路的模样,她刚刚说大房打傻子的谎言便不攻自破了。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一旁抓猪回来的二房李氏原本在一旁冷眼看戏,见状,恨铁不成钢的将季萍萍拉到一旁,重重踹了两脚,将季萍萍打老实了。

这下村里人都知道他们在撒谎了,季婆子恨不得扒了这个赔钱货的皮,这么多人看着呢,她丢不起这个人,愤愤转身回房,将原本给季萍萍做衣裳用的几十个大钱塞到了姚氏手里:“赶紧滚!拿着给你这傻儿媳妇儿看病去!”

“行了行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村民们走后,姚氏拉着宋昭奚和季长兰回到了房中,院子里独留季萍萍一个人发疯的大吼大叫。

宋昭奚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个小豆丁,是季长风四岁的弟弟,季长安。

小豆丁乖乖坐在炕上,撑着小短腿儿爬到了宋昭奚身边,吹气道:“呼呼,呼呼嫂嫂就不疼了。”

宋昭奚心都快眼前这小萌物被萌化了,一旁的姚氏见宋昭奚这一身的伤,有些心疼:“长兰,你去打点水给她洗洗,我出去找郎中。”

宋昭奚抬头看着大房破败狭小的屋子,心中有些动容,记得书中有粗略写过季长风在乡下时家中日子多艰难。

在多数人眼里,孤苦无依的傻子贱命一条,就算死了也没关系,姚氏好不容易从季婆子手中拿到银子,竟丝毫没起自己留下的心思,而是去给她找郎中了,还真是够善良的。

或许只有这种家人,才能鸡窝里飞出季长风那只金凤凰。

只是这么老实的人家是怎么养出季长风那种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佬的,宋昭奚觉得实在神奇。

>>>点此阅读《农门悍妻:首辅大人苏又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