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赵胜利,蒋丞《流金岁月之闷声发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赵胜利,蒋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流金岁月之闷声发财

小说:都市

作者:朱东飞

简介:赵胜利40多岁,年轻的时候也风光过,这两年成为了一个很落魄的操盘手,公司倒闭以后,去江边喝酒 ,为救两个小朋友落水…..

角色:赵胜利,蒋丞

流金岁月之闷声发财

《流金岁月之闷声发财》第2章 黄金免费阅读

10月10号早上9:15,上海黄金 T+D.上一个交易日收于380.23。

赵胜利虽然一个多月没有看k图形了,仔细的看了看图黄金收于380,到了近期新高。

赵胜利虽然一个多月没有看k图形了,仔细的看了看图黄金收于380,到了近期新高。

按照赵胜利过往市场分析和K线分析,有80%再创新高。

赵胜利很想买一手多单试试,这时候他的左眼皮瞬间跳了一下。

俗话说得好民间的一句老话“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赵胜利瞬间就呆住了,灵魂互交这件事情他都遇上了,右眼跳有灾这件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赵胜利把鼠标放下,我不做单总行了吧!

9:30,黄金开在了380.5,高开了一点点,然后盘恒了大概5分钟。

在381——380之间来回震荡,赵胜利看看没觉得有什么太大问题。

就拉起鼠标,又想在380.5做多单,确定还是不按确定,右眼又狂跳了一下。

跳的。赵胜利那个心惊啊!

他咬咬牙正要按确定,突然盘面风云突变。

在381附近盘着的黄金,突然掉头而下,那拐弯拐的才叫一个突然。

380挣扎了一下,379.6~379.2~378.2……然后就一泻千里了。

前前后后总共10分钟,从381迅速到370附近,后在371附近徘徊。

赵胜利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看样子以前那把年纪玩金融,是有点跟不上潮流了。

这次赵胜利调整了一下心态,按照经验,盘面上没什么特大新闻,难道是“黄金坑”?

赵胜利把单子摆在了370.5,居然左眼连续叫跳两下,这叫二踢脚发财。

赵胜利毫不犹豫的买了多单,信佛,信命,还有自己的技术。

当确定买单时,黄金就以肉眼的速度,直线拉升。一口气从所买的价格,拉伸至390附近。

赵胜利手疾眼快,在388.8平了多单,瞬间赚了18,000。

最终还是没有拉到390,而389.8也就成了短期的顶部。

反手又在388要开空单,按确定时候,左眼皮只是缓慢的跳动了一下。

这次没有犹豫,388就空了回去,然后一个白天都是震荡向下。

快临近3点了,黄金还在380附近盘整,国内的盘有时间限定。

下午3:00就收盘了,晚上20:00-次日凌晨2:30。

不像外盘,基本上24小时不收盘。

为了逃避风险赵胜利就在380附近平仓,这样他这一天去掉手续费,只获利26,000。

加上以前的资金,就有86,000多块钱。

赵胜利一边看着资金账号里面的钱,一边感叹道,所以说做期货就是来钱快。

想当年,省吃俭用,打工,卖血,外加借小妹的外债。寒暑才凑齐了10万块钱开的户。

一年半下来,10万块钱给他做到了6万,在他们班里,他的亏损额度还是最少的。

班上,好多哥们姐们儿,半年不到就亏得鸡毛鸭血了。

甚至很多家长找到学校,让学校赔钱,电视台还来采访了,这事闹出好大一阵风波。

而他们班的辅导员,就停薪留职去了外地。所以说金融是把双刃剑。

赵胜利还是深有感触的。

肚子好饿,早上一起来就坐到下午3点,就喝了两罐红牛,抽了10根烟。

那烟就跟没抽一样,总是点完了吸一口,就拿在手上或者放在烟灰缸上,就那么烧完了。

赵胜利平完仓又做了几次确定动作,看着横盘的黄金,两个眼皮都不跳了。

看完最后5分钟,K线图,赵胜利站起来,往上伸了个懒腰,手上的关节乱响。

看样子测试就等晚上了!

回过身走离电脑桌,确实是饿了,翻箱倒柜的。除了两块干巴巴的月饼以外,就找不到吃的了。

所以说男神的宿舍,再难吃的食物都过不了夜。

看着盒子里两块干巴巴的月饼,赵胜利突然想起一件事。

宿舍楼有6层,胜利的宿舍楼在404,刚好老五蒋丞回来了。

老五蒋丞,1米7的个子,留着平头,长得大众脸,右下巴壳还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瘊子,上还长了一根白毛。

老五的绰号也叫白毛,他还沾沾自喜,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姑娘看上他。

“老五,走下楼!我今天饭还没吃!饿死我了!”

“你还没吃饭?函数,寒暑,函数,你又研究你的K线函数了吧?”

赵胜利把手机一扬,支付宝花费上还有满满的5000余额。

“今天我赚了一点小钱,2号食堂小隔间我请客。”赵胜利得意的说。

这时赵胜利就变成了寒暑,那个年轻人还是影响到他的方方面面。

赵胜利不会抵抗这种自然而然的反应,一旦抵抗了,心里头总是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触动跟回忆。

既来之则安之,这是每一个灵魂互换或者是穿越,或者是重生的人,生命的一种态度!

两个人晃晃悠悠到了足球场,足球场主席台后边的林荫路上,走过百八米就是规模庞大的2号食堂。

一路上老五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赵胜利有一句没一句的“嗯”着。

赵胜利在努力的回忆起大学的生活,看看有没有相同的地方。

可惜的是90年代的大学生活,跟20年后的大学生活,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当年大学毕业后,赵胜利还是包分配的,要不然也在第1家公司,打不了那么久的工。

赵胜利有时候会想,我这样算不算重生?但是重生又有何意义!

难道叫我跟一样大的人,喊爸喊妈,叫不出口啊!

寒暑的父母,父亲在国营单位当车间主任,母亲则是下岗工人,在他们当地开了一个小饭店,生意还不错。

还有一个刚上大一的妹妹,也考到花城,就读花城传媒大学,新闻学院的新闻系。

文化不过关的老妈,得妹妹高考的分数的喜出望外。

晚上开家庭会议时,就说那要上就上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学校。

于是寒暑背的学渣的名义,在小妹有意报考的学校,实际调查了一番。

拍了一堆视频回来,在4个人的共同决定下,最终选择的花城传媒大学,新闻系。

>>>点此阅读《流金岁月之闷声发财》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