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白梦123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唐泊,温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白梦123

简介:沈暮雪原是太医之女,精通医术,为了不嫁权臣,故意扬短避长。
无奈错嫁楚贤王唐泊,那夜,沈家满门抄斩,唐泊迎娶歌姫,逼死沈暮雪。
沈暮雪借尸还魂,顶着风尘女子的劣名,为救沈家,她抛头露面,锋芒四起,步步为营。

角色:唐泊,温笑

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第3章 家翁好酒,白献刍狗免费阅读

辗转一夜,婳姝慢慢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一大早,她依稀听到楼下,人声鼎沸,透过重重杂音,仿佛听到初阳的声音,那声音悲怆有力。

婳姝走过窗口,眺望下去,心里忽然惊了一下。

初阳双手托着乌木托盘,托盘放着的是当初沈暮雪大婚,皇上赐的凤凰嫁衣,当初为了彰显皇上对唐泊的器重,皇上当众许诺,赐楚贤王妃凤凰嫁衣,许其一生安顺。

地面上那厚厚的积雪,徒留一条长长的跪痕,初阳三步一叩首,从建京城南,一路跪到城北,高声呼叫,“楚贤王妃以命相抵,请皇上开恩,饶恕沈家。”

初阳以一己之力,挑衅皇威,实在令人心里发瘆。

婳姝不作多想,披上衣裳就小跑着来到初阳跟前,她挡在初阳的脚下,初阳错愕的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婳姝忽然就红了双目,她蹲下来,握住初阳双手,心疼的说“快回去吧,你这是挑衅天威,天子脚下,哪容得你一个小姑娘闹风闹雨,你这是不要命了。”

初阳苦笑,愣的看了眼婳姝,“姑娘好意,我心领了,沈家待我恩重如山,如今小姐去了,我若不替小姐争一口气,这小小薄命,苟活于世,会遭天谴的。”

初阳说完,越过婳姝,继续跪拜,“楚贤王妃以命相抵,请皇上开恩,饶恕沈家。”

婳姝急得直剁脚,“你这么做,沈暮雪不会感激你的,她一定想你好好活着,帮她照顾好沈家大小的。”

“你认识小姐?”初阳扭过头,认真的打量一番婳姝。

没等婳姝回答,府台李大人已经带着一队捕快,来到初阳跟前,他趾高气扬的看着初阳,浓厚的眉目衬得他双目格外小,他从鼻子里发出一丝不屑,“大胆狂徒,天子脚下,哪容得你无理喧哗,况且还是罪臣之后,强弩之末,也配拿着凤凰嫁衣。”

初阳扬起头,不卑不亢的说“这凤凰嫁衣,是皇上亲赐给我家小姐的,就算我不配拿着,李大人你也没胆没收它吧。”

“你,”李大人气得直吹胡子,阴深的笑了笑,“沈家还有几天就满门斩首了,甭管你什么狗屁嫁衣,都换不回一条人命,反倒是你,竟天真的想用一件嫁衣,威协皇权吗?”

“我没有,我……”

“来人,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捉起来。”李大人说罢,几个捕快三两下的把初阳架起来。

婳姝挡在李大人跟前,大声的说:“当初楚贤王娶沈家嫡女为王妃的时候,李大人为赶早去讨好沈太医,可是在沈府门前蹲了半天,怎么,现在沈家败落,李大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故技重施,踩着一个丫头的命,去邀功了么?”婳姝说着,故意用手掩下嘴角讥笑,“不过李大人圆滑半辈子,怎么就糊涂了,打狗还要看主人,这丫头已经是楚贤王府的人了,你这么踩着,就不怕踩了一坨屎,弄臭自己吗?”

围观的人哄堂大笑,彻彻私语,李大人窘在那里,一时拿不定主意。

“有趣,有趣,真有趣!”闻着拍掌的声音,只见陆知安从人群中淡定的走出来,他一身精致白袍,迎风拂动,裙据飞扬,笑意温浅,深幽的眸子流转着一丝戏谑,一丝魅惑,引得周边姑娘频频偷望。

看到陆知安,婳姝本能的后退了两步,陆知安瞄了她一眼,有点讳莫如深,才转头看着趴跪在地上的李大人,温笑的说,“李大人,这次真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喊冤,求饶,皆是情之所然,就算这话真闹到皇上那里去了,皇上也是位明君,几句狂言,怎么就听不得了, 若真让你把这丫头捉回去,才是陷皇上于不义呢。”

“下官糊涂,下官糊涂。”李大人压着虚汗退下。

待陆知安再看婳姝时,她已经离开了,陆知安是开国将军,平乱有功,皇上对他颇是忌惮,有他一言,初阳的命就算去到皇上或是唐泊那里,都无碍。

陆知安身边的随从陆泽不解的问,“将军,你为什么要帮这丫头,你看上她了?”

“看上倒不至于,只是如今乱世未平,人人自危,能有如此忠心之仆,实是难能可贵。”陆知安玩弄着手上的银扇,看着婳姝的背影,嘴角轻扬,“那丫头,给我好好查一查。”

“是!”

婳姝正要进入红颜阁时,被人拦了下来,“姑娘,我家主子想见见你。”

婳姝看着来人,愣是惊了下,好看的双眸敛起来,唐瑞是唐泊身边的近身侍卫,他的主人,就是唐泊,重活一世,她还没做好再见唐泊的准备。

唐瑞作出个请的手势,“姑娘,请。”

婳姝咬咬牙,深呼口气,还是随着唐瑞过去。

唐泊站在青衣酒肆最明显的地方,从这里俯视下去,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尽收眼底。

婳姝走过去,脚步稍有踌躇,唐泊背手而立,锦绣华衣,犹如那年初见,他金相玉质,傲而不骄,温而不扬,恰到好处的养眼,多一分美色则狂悖,少一分精致则庸懦。

“主子,人到了。”唐瑞向唐泊拱手作揖,便退到后面去了。

唐泊转头,飘忽的笑意,让婳姝打了个寒碜,“公子找我何事?”

“你认识沈暮雪?”唐泊挑着眉问,很难猜测他心里的想法。

婳姝抿嘴,轻轻荡着忽有忽无的笑意,“当然认识,全建京城的人都知道,楚贤王忘情负恩,抄了沈家,逼死沈家嫡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婳姝故意把话搁了下,懒意的看了一眼唐泊,“家翁好酒,白献刍狗,早知楚贤王是如此寡情薄义的人,不知道那沈暮雪会不会后悔嫁入王府呢。”

唐泊轻佻的笑了笑,玩谑的打量着婳姝,“姑娘这番话要是传到楚贤王耳边,怕是小命不保了。”

婳姝扭过头,隐约还可看到初阳那抹身影,幽深的说,“我不过是可怜这主仆二人,送入狼口还不自省,况且,我说的句句属实,楚贤王若真要拿这几句话来治我的罪,怕得拿整个建京城的百姓来填命,才堵得住这夭夭众口了。”

唐泊并没急着接话,只是望着漫天雪花,目光迷离,婳姝接着说,“我说了那么多,那公子是不是也得告知,公子为何关心这些。”

唐泊温软而笑,盯着婳姝,不紧不慢的说,“在下唐泊,姑娘口中那个寡情薄义的楚贤王。”

二人四目相视,婳姝眼里带着一丝不经意的恨意,却被她突兀的压了下去,淡然而笑。

倒是唐泊先别开了眼,除了沈暮雪,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直视他,坦然而赤诚,想到沈暮雪的时候,他的笑意跟思绪都凝住了。

>>>点此阅读《重生医妃:王爷,别来无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