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关记恩《太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徽儒,陈晓兰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太妖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关记恩

简介:人修三十载,妖修一千年,十年开灵智,百年化人形,千年证本道,万年——却是必死无疑!为了打破这上古流传的诅咒,陈恩重生,由麒麟送子来到地球,开启了地球灵气复苏,百妖重生的新时代!

角色:陈徽儒,陈晓兰

太妖

《太妖》第1章 麒麟送子免费阅读

“阴阳五行十卦九灵,预年灾月煞,断贫贱富贵,不灵不收钱……”

公园路边盘坐着一个头戴金冠的灰袍老道,脚下泥泞,小圆墨镜,八字胡,背上背着个黄竹箱,一块刻着“黄龙半仙”的金匾插在箱上,右手捏着一块青玉宝印,左手攥着一把橙幡,幡上以黑白线刺出了一副麒麟绕云图。

段守平拿着医院的检查报告,和妻子陈徽儒隔着距离,闷头走在前面,路过老道士,脚下步子顿了顿。

陈徽儒也瞧见了那卜卦老道,轻扯了扯段守平的的袖口,嗫嚅道:“要不再试试?”

段守平叹了口气,将报告对折,又忍不住一眼瞄向报告上“jgA”、“jgG”那几个字眼,脑子里就像是针扎一样刺痛。

“想算算就算算吧。”

陈徽儒抿着嘴,强拧着视线从丈夫手中那份报告上移开,转身蹲下,对着老道挤出一抹似哭般的笑来,唇瓣张启,毫无血色:“老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

老道没直接回答,揣起青玉印,从腰后布袋中拿出一盏古朴的铜摇铃,摆在陈徽儒面前不停的摇晃,伴着清脆的铃声,口中喃喃:“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诵声愈来愈快。

手中铃铛摇的也越来越急。

段守平板着脸色,站在陈徽儒的身后,别过头去只听不看,装神弄鬼,他捏着真相,现在只想替老婆讨个安慰。

这老道不像电视上那些算命先生,一上来就问人生辰八字,或是道出算命者的名字一语定心。陈徽儒露出憔悴与紧张的神情,眼珠子随着面前的铃铛不停来回晃动。

“哈!”

老道忽一声大喝,铃铛一收,吓了陈徽儒一跳,脚下一软,后摔过去,好在段守平及时在背后用右腿抵住了她。

摆正姿态,回过神来,陈徽儒怯怯开口问道:“怎……怎么样?”

老道仍不作回答,而是将视线上移,瞄到了段守平的身上。

段守平斜视一眼,与老道目光相撞,冷哼一声。

若是自己不在场,妻子指不定得被这目露精光的算命老头一顿好宰。他唱红脸,一是不信这神鬼命相之说,二是妻子状态不好,他不想这老道认为二人好欺负。

老道看了好一会儿,气氛有些沉闷,陈徽儒拽着段守平的手臂想起身,前头老道突然脱口而出:

“段守平,1988年生人。2013年,与89年生人陈晓兰结为连理,至今五年未能落下一子,今日午时从医院取出检查报告,不孕之因是由女子导致。”

这段话一出,段守平和陈徽儒夫妻俩都惊呆了,这些信息,他们从未和这老道士说过!

若是非要强行解释,无非是段守平在对折检查报告时,表上的信息被这老道偷窥了去,有了年龄能推出生辰,对方眼力尖些,脑力好些,也说得过去。

可是不能解释的是,这老道竟然将陈徽儒的原名“陈晓兰”给念了出来。

段守平皱眉,还记得两年前,因为不孕不育他们求过一方“大师”,那“大师”说生不出孩子是“和尚公煞”所致。

和尚公煞,为男忌,他正中其中“辰年忌巳日”,命中无子。

自己1988年辰年生,2013年农历六月十九上午九点结婚,算是巳年巳月巳日巳时办的婚宴,正是犯了大忌。

“大师”祝绘了一幅天师射犬送子图,并让陈徽儒将名字改动,收了一万八千块。

现如今两年过去了,孩子还没动静,骗子却早已跑的不见踪影。

难不成这老道和那骗子有关系,可是谁又会把两年前的受害者记得那么清楚?而且还并非本人。

段守平想不通,感觉喉中干涩,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将陈徽儒拉了起来,准备直接离去。

他还是选择相信科学!

老道咯咯笑了两声,从背后又将那块青玉印给拿了出来,起身追上段守平夫妻俩,奉承道:“我不收你们钱,你们将这印拿去,放在家中正堂桌心离地三尺处,将家宠清空,明年开春前不得行房事,春后你们去医院再做检查便可。”

段守平起初并不想接,这老道不但不收他钱,反倒还送上一块看起来品相极好的美玉,他心里头犯嘀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可转念一想,“将家宠清空”!

难道说这老道还真有些本事?

结婚这么多年没孩子,他和妻子养了三只金丝猫和一条边牧作伴,这老道根本什么都没问竟然也能算出来,这可没什么线索让他投机取巧啊!

真是开始是有点玄乎了。

陈徽儒看了丈夫一眼,见丈夫面色稍霁,便自作主张,将那青玉印给收了过来,她有些激动,眼角红润,躬身行谢礼。

老道喜笑颜开,摆了摆手,口中连声:“不碍事,不碍事,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枉我苦苦等待啊,哈哈哈哈!”

言尽笑罢,甩袖拂衣转身潇洒离去。

留夫妇二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最后不由自主的将视线都转向陈徽儒抱着的那盘玉印上。

青玉印碧翠透光,掌握处是一只拳头大小俯卧的玉兽,小兽高昂头颅,狮头虎眼,麋身马蹄,鹿角牛尾,一身龙鳞栩栩如生。

这尊麒麟腹下还护着一只匍匐在地的小麒麟,仅仅只冒出个头来。

毛虫三百六十,麒麟为之长,这一盘宝印,为麒麟送子,祥瑞之兆。

陈徽儒双手合握着麒麟送子宝印,终于喜极而泣。

“冥冥之中我有所感觉,这次一定能够成功!”

……

次年春后,从医院出来的二人面色红润,他们再次来到公园旁寻找老神仙,可老神仙早已不在将近一年。

询问同行,却只得一句雷同的话:“早就走了,去哪里了我不知道,但当初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了。”

两人遗憾,老神仙送出麒麟送子宝印后,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神秘的消失了。

回到家中,那尊青玉宝印就摆在客厅正中心的桌上,离地三尺,被段守平用一团塞满棉花的梨花木托好好的保护着。

自从春后他妻子怀孕,这盘宝印便会时不时的发出晶莹的微光,并且有日日呈强的势头,好不神奇!

段守平有次整整观察了一夜,那莹莹微光带着点点金色的颗粒,如同漫天的萤火虫一般,将夜晚的客厅照耀的熠熠生辉!

与此同时。

一封匿名的信,也在两口子陷入诞子狂喜的这段时间,悄悄的躺进了他们的信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