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魏员外,许敬宗《大唐神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魏员外,许敬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神佛

小说:玄幻-仙侠

作者:文少三笔

简介:佛亦非佛,爱似非爱。佛若渡我,我便成佛;佛若不渡我,我便成魔。
男主落尘,女主语汐,邀您一起遨游诸天万界,领略至死不渝的爱情。
平妖界、定人间,闹天仙、战如来,一切只因“情仇”二字。

角色:魏员外,许敬宗

大唐神佛

《大唐神佛》第2章 天天选之人免费阅读

落尘住入禅经寺后,方丈就告诉众僧对他要格外照顾,因为禅经寺的香火钱多来源于魏员外的施舍。

禅经寺内每天早上都有僧人讲经道佛法,落尘有时也会去听讲。但他更喜欢的却是僧人们的日常习武。落尘只要看一眼,加之比划几番,便可心领领神会。

要说这禅经寺的最神秘的地方就是藏经阁。

落尘三番几次都想进去里面阅览经书,每每都被守卫的僧人劝回。

方丈得知落尘有想入藏经阁的想法后,便主动来找他,“魏施主务必独闯藏经阁,否则将会给施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若施主对经书感兴趣,贫僧可抽空为施主讲解一二。”

落尘不想让方丈为难,便暂时允诺不会再去。

可虽然落尘嘴上说不去,但心里多少都有些遗憾,于是决定日后找个恰当时机再访。

一天深夜里,落尘等众僧侣都入睡后,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来到藏经阁旁。

落尘看见藏经阁门口有僧人看护,便想了想,于是心生一计。

由于是夜晚,加之除了门柱上的几盏灯笼都已被熄灭,周围一片漆黑。落尘捡起一块石子就往阁楼门前扔了过去,守卫的僧人恐以为有人来袭,便摆起了防卫之势。

可过了半天,一个人影都没有出现。

突然,一僧人看到门前不远处的树后闪过了一个黑影,便走了过去,另一个僧人见状也跟了过去。

两僧侣一前一后,悄无声息地走到树后。这时,落尘从黑暗角落里跳了出来,并拿着一根棍棒从后面迅速地将两人打昏,并从他们身上搜走了钥匙。

落尘得到钥匙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开门,而是将两僧人捆绑了起来,并用布条系成团塞进了他们嘴里,以保他们醒来也不能通知其他僧人。

处理好一切后,落尘就悄悄地前去打开了门,又把它反锁上。

“藏经阁果然不一样,有如此多的经书,真是不虚此行呀!”落尘暗暗自喜道。

他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经书并打开了看。里面的内容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里面的人画更是深深的吸引着他。

正当他看着入迷的时候,阁楼上传来翻动经书的声音。

落尘心中疑惑,便放下手中的经书上了楼。他悄悄地走到楼梯口,看见一位白发老者也在阅览经书。

他有点想不明白,心里嘀咕着:“这老者是怎么进来的?他在这里多久了?为什么守卫的僧人不曾发现他?”

白发老者假装没有发现落尘,放下经书,转身静坐。

落尘慢慢地走到老者身边,拿起老者刚刚放下的经书。经书上的“千手经”三个大字在落尘眼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当他准备把经书放回原位时,一旁的老者突然对他说道,“此经书对汝有缘,汝若能看懂此经,方可于战四海平天天;若能悟出此经的精髓,方可变可化,于世无敌。”

落尘听完老者的话后,突然觉得手里的经书沉重了起来,但又有所顾虑。

紧接着,老者又对落尘说道:“汝,似凡非凡,是物非物;生带袈裟,死幻化气;三界亦无踪,八荒亦无痕;假之以时日,必定天与地;恐哉!恐哉!”

落尘一知半解,想近一步与老者详谈细说,但又想起自己待在阁内的时间有限,便对老者说道,“本公子没空与你再多废话,临走前只想弄明白一件事情?”

老者说道:“无需问我,归去吧!”

还没等落尘反应过来,老者轻轻地挥了挥手……

落尘从睡梦中清醒,他起身点上蜡烛,打开窗户,发现此时竟然已经天明,可屋内却还有些阴暗。

他想不通。

正当他转身想去穿衣时,发现茶桌上放有一本书。他向前一看,“千手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刚才不是梦?……”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落尘决定打开书看。

“这书写的是什么东西?里面怎么都是一些看不懂的字?”

正当他打算把手中的经书丢到一旁时,突然想起白发老者跟他说过的话……

落尘用衣布将经书包了起来,又把它放到了枕头下面,然后走出了房门。

他走到藏经阁前,看见昨天晚上被他打昏了的僧侣正站在门前,便向前询问:“大师!昨晚此处可有有事发生?”

其中一僧人回答道:“不曾有。施主请自重,不可再向前走来。”

落尘心中满是困惑,但又无从说起,便无趣地离开了藏经阁。

此时,远在禅经寺内的落尘并不知道,魏府将遭遇一场杀戮。

魏府门外的大道,一个带着斗笠的蒙面人正带领着一二百个官兵向魏府走来。

守门的家丁见状后,便纷纷躲入府内,关上大门,并扣上门栓,其中一人急匆匆前去向魏员外报告。

蒙面人一到魏府门前,二话不说就令一部分人将整个魏府围住,然后又令剩下的人从大门直接杀入魏府。

家丁来报,“大事不好了,老爷!……”

魏员外和夫人等众人听到报声后,纷纷走出房门,“何事如此惊慌?”

家丁回答道:“门外来了好多官兵,像是来抓人来了?”

魏员外叫上管家,让他前去组织魏府里所有的男丁一起去门口查看。

不一会,二三十多个男丁和管家就急急忙忙地跟着魏员外向大门走去。

“门外是何人,何故半夜私闯我府衙?”

门外之人并没有答话,随之而来的是冲撞大门的声音,“咚,咚…”府内的家丁被眼前的冲撞声吓瑟瑟发抖,纷纷举棍相向。

管家恐将必有祸乱,“老爷,这里危险,你还是先进去房间里面躲一下吧!”

魏员外怒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让他们攻进来吧!”

随后“咣当”的一声,门外的士兵一拥而入,魏府的家丁们不敌,一子下就被杀尽,门口内就只剩下魏员外和管家。

带斗笠的蒙面人缓缓进入魏府,“魏员外别来无恙,交出你儿魏落尘,保你不死。”

魏员听后大笑,“老夫岂是苟活之人,怕是让阁下失望了。”

管家也说道:“就算你们今天杀光我们魏府所有人,也不会有人告诉你我家公子在何处?”

“啊!”

管家被蒙面人一刀毙命。

随后,蒙面人便下令士兵屠杀魏府上下所有人。

魏员外也不例外,就在魏员外快要奄奄一息之时,看见蒙面人的腰牌上的字“许”。

等蒙面人离开魏府后,魏员外以一丝气息气艰难地在地上写下三个字:许…敬…宗。接着就断气了。

>>>点此阅读《大唐神佛》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