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徐浅安,秦九戚《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徐浅安,秦九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逆鳞鬼

简介:一朝卡进自己的剧本中,白柚成了让某王爷祸害不浅的毒医工具人。
她大吼:“我要自食其力!我要离开扫把星男主!”
靠着满肚子脑洞,医毒间隙,白柚子产出了很多二十一世纪套路总裁文,赚得金盆满钵。
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某王爷把她揪到面前,提唇冷笑,“夫人,拿我做了那么久的原型,赚到钱了就想跑?”
白柚子一惊,这腹黑男什么都知道?
“我没有偷看你洗澡,没有垂涎你腹肌,一切为了艺术!”
“那你想不想看些别的?”

角色:徐浅安,秦九戚

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

《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第2章 别这样,很社死免费阅读

小鲜肉看她盯着自己一副痴女样,微微扬了扬唇角,眼神却分外冰冷,“夫人怎么回事,为何一看我就不放眼了,可是我这张脸生得太迷人?”

洪玥愣了一下,“啊?”

“别啊啊啊了,”喜婆在一旁操碎了心,那根伸出来的手指恨不能戳进白柚子脑门里,“这位是你夫君,咱们清渡国的战神,倾王,还不快些行礼。”

倾王?小鲜肉就是她无数个日夜噼里啪啦敲键盘,呕心沥血造出来的男主秦九戚?

有没有搞错!

白柚子要崩溃了,鲜肉只是扮演了她鹅子的角色,什么时候真成了她鹅子本人……

“你是要如厕?”秦九戚低沉的嗓音毫无半点温度。

白柚子看着这个被他一电脑砸在地上的小鲜肉,想开口问一下他伤势如何,转念一想,算了。

这人现在莫名成了《妖妃倾城》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倾王,只需动动手指头,随随便便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眼下他没问起,那自己何不当一回哑巴。

什么都不知道,不就是没犯错,既然没犯错,那自然就不会招来杀生之祸。

在有着五年社畜经验的白柚子世界里,生存法则之一便是,不要随便承认对方不追究的错误。

“说话。”秦九戚的声音稍稍高了些,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喜婆暗暗拧了一手白柚子大腿。

“啊——”白柚子疼得一个激灵,反手就往喜婆一张老脸上甩了一耳光,面色阴沉,“你有毛病?你掐我作甚?赶着我好欺负?滚。”

喜婆哎哟一声,赶紧远离了喜轿,直呼见鬼,这张员外家的嫡女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秦九戚眯了眯眼,自去白柚家提亲起,这是他第一次拿正眼看她。

“夫人好厉害。”秦九戚微微笑了一下,很暖很好看。

“让夫君见笑了。”白柚子温婉笑着,喜帕下的嘴巴却已经无声骂上了。

这死腹黑男,装什么绝世小白花,想在掌握整个剧本的亲妈这扮猪吃老虎?

滚犊子嘞!

“夫人,你还如厕吗?”半晌过后,秦九戚忽然又不笑了,一脸冷冰冰的样子,看上去像在玩精分。

白柚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逃跑机会,点点头,就要起身。

“今日你是本王夫人,是我的新娘,不能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秦九戚说,“毕竟成亲之日,没有让新娘双脚沾地的道理。”

白柚子心下一片安慰,果然还是亲鹅子,还是心疼亲妈的。

“鹅子……不是,”白柚子赶紧改口,矜持微笑着,“妾身不怕别人笑话……”

一言未毕,身体忽然腾空而起,这秦九戚竟然直接将她抱下喜轿,用只有他们才听得见的音调低声道,“所以,夫君亲自抱你去。”

白柚子要崩溃了。

送亲队伍和围热闹的老百姓要疯了。

这倾王为迎娶进全城第一丑女白柚子,各种翡翠红玉、金银珠宝散了十里红街,敲锣打鼓弄得满城皆知便也算了,为今竟然亲自抱着自己的新娘出了喜轿。

好一桩高调娶亲!

口哨声,喝彩声,尖叫声和鼓掌声霎时塞满整条长街。

迎亲队伍的唢呐也吹了起来,场面可谓是十分壮观。

社死属性白柚子受不了了,坚持要秦九戚放她下来,否则她会当场社死。

秦九戚不听,“社是个什么东西,你是本王的人,他敢动你一下,本王砍了他。”

白柚子:“……”

救命,她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和一个之乎者也的古代人讨论社不社死的问题!

“好了,我不上了,不上厕所了,”第无数次交涉无果后,白柚子表示自己服了,“王爷您放我回喜轿。”

再这么被围观下去,十个“社”也不够霸总倾王他老人家砍。

“不如厕了?”秦九戚问。

白柚子连忙点头,“嗯嗯。”

秦九戚简单勾了一下唇,“那便直接入堂成亲。”

“?”

未等白柚子反应,秦九戚便抱紧她,一步一步地在满城所有人的惊愕中,带她走过余下入王府的路,带她跨进王府气派朱门,带她走进了王府祠堂……

.

与此同时,秦九戚的母亲,瑞王妃徐浅安正在后院同其他几个夫人一齐赏花逗鸟,身后跟着十来个恭候差遣的下人。

有人问她,“徐夫人,今日你儿子娶妻,你这个做母亲的不到场,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这徐浅安满身朱玉金钗,雍容华贵得很,加上保养极其得当,明明四十好几的年龄了,瞧上去就像刚三十出头,一颦一笑,全然不减当年风姿。

“我去什么,”徐浅安折了一只迎春花,放在鼻间嗅了嗅,“就白柚子那身份,那条件,我儿亲自去迎娶她便是给了十足面子,我若是还过去,岂非是在给王府拉低颜面,让百姓们知道了,成什么样子。”

一番话刚说完,一名小丫鬟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不好了,老夫人不好了,成夫人她闹着要上吊,您快过去看看吧。”

.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徐浅安让下人们把几位夫人领去喝喜酒后,自己带着那几个贴身丫鬟,匆匆忙忙赶去了成昭昭的住院飞花阁。

踏进飞花阁时,正好看见成昭昭被下人们手忙脚乱扶进了屋里。

徐浅安松了口气,还好她这侄女没出什么事。

旋即跟了进去。

成昭昭从小身体便弱,自娘胎起就害了一身顽疾,风吹不得,雨淋不得。

经此一闹,那张原本就苍白的脸蛋瞬间宛若死灰。

徐浅安看她柔柔弱弱地躺在榻上,半天缓不过气来,手帕捂着嘴咳嗽,一肚子的气话也说不出了。

“昭昭,你这是何必呢,”徐浅安给她拍着背顺气,苦口婆心劝道,“那白柚是个什么货色你也清楚,她即便是山鸡飞上枝头嫁来咱们王府,九儿肯定也是向着你这边的。”

成昭昭一双杏眼里积满了晶莹泪花,看上去楚楚可怜地格外惹人怜。

开口,嗓音虚弱而温婉,“姑母,只要白姐姐进了王府祠堂,整个清渡国百姓就会知道,她才是九哥哥要娶的王妃,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届时一来,昭昭便什么都不是。”

徐浅安知道自家侄女担心什么,不由地冷笑了一声,眼神温和地安慰着她,“昭昭你放心,只要有姑母在,那白柚甭想踏进我王府祠堂半只脚,就是有圣旨压着也不行。”

成昭昭温顺地抬了一下眼皮,轻声咳了两下。

“你记着姑母的话,咱们王府女主人,”徐浅安继续道,“我只承认你,其他什么野路子货色,顶好靠一边去。”

徐浅安刚说完话,一名小厮忽然行色匆匆赶过来,伏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什么?”徐浅安勃然大怒起身,“那野丫头进了我王府祠堂!”

>>>点此阅读《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