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楚彦,丫子《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楚彦,丫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小说:年代

作者:陌上玉

简介:【种田+年代+穿书+锦鲤+团宠+爽文】 楚芙一觉醒来穿成了80年代的奶娃娃。 赔钱货?重男轻女?不存在的。 全家都要把小公主宠上天。 楚爸:闺女是我盼星星盼月亮的宝贝。 楚大哥:最喜欢芙芙了,要把最好的都捧给她。 楚二哥:好东西都是妹妹的,谁也不许抢。 总之,空间会有的,师傅会有的,野男人也会有的。 这就是一个锦鲤少女努力基建全家共同努力奔小康的故事。
ps男主会有的,但应该会晚那么一点点出现。

角色:楚彦,丫子

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第2章 受伤免费阅读

天光大亮,阳光洒上大地。三岁大的楚芙刚醒没多久,正慢慢吞吞的从黄水泥的土炕上往下爬。

藕白的小臂扒拉着颇乡村风的大花袄给自己套上,随手用小皮筋给自己扎上简单的双马尾,一个玉雪可爱的姑娘就新鲜出炉了。

四头身的奶娃娃走路还不太稳当,啪嗒啪嗒的踩着小碎步就走到了地上略有些泥灰的堂屋。

老农村的土墙都是用些草木灰混着黄土烧的砖垒出来的,村东头吼一声村西头的人在家里都听的倍儿清。

耳聪目明的楚芙就听到了门外传来孩子们拌嘴的声音,模糊着能听出是自家二哥与村口老李家李乡的拌嘴声。

“我娘说了,臭丫头都是赔钱货。”

“天生要买来给我当媳妇儿的。”

“可不该吃糖果这种好的东西,给我。”

李乡是个六岁大的男孩,高高壮壮五大三粗是村里孩子们中的小霸王,仗着自己有些身材的优势很是横行无忌。

他霸道的伸手就去抢楚彦握在手里的两颗糖果。

楚彦怎么可能乐意?

那是他央了母亲常盈好久才答应给买的糖果,就这么两颗不比指甲盖大的糖果。

楚彦足足是替家里剥了两大竹簸箕的玉米粒才换到的,连哥哥楚鹏他都没有给,就留了一颗给小妹妹楚芙。

楚彦都想好了,自己到时候和妹妹一人一颗一起吃,芙芙肯定会笑的甜滋滋的。

芙芙一定会抱着自己的胳膊软软的撒娇,嘴里说着:最喜欢二哥了。

想到这楚彦就更坚定了护住糖果的心思,大声的对着李乡喊着:“我妹妹才不是赔钱货。”

“她是我们家的宝贝!”

“糖果是我跟家里人讨来的,我只想给我妹妹。”

“给你?做梦!”

楚彦是个聪明的,同样是六岁的年纪他这瘦瘦弱弱的小胳膊小腿,肯定没办法与高高壮壮的李乡正面刚。

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撒开丫子楚彦就往外面跑去,两只纤瘦白皙的大腿已经有了未来大长腿的影子,一跑起来恰似灵活的猴子与笨重的李乡拉开了好一段距离。

哼哧哼哧追在楚彦屁股后面的李乡,喘的就像地里犁田的老水牛,面红耳赤的直吆喝:“臭小子,你给滚过来。”

楚彦怎么可能乖乖听李乡的话,故意回头停顿的扮了个鬼脸:“略略略!”

再次一溜烟的跑远了。

李乡双目赤红脸上有些充血,凶狠的瞪着楚彦逃跑的方向,显然是真的气急了。

随手在路边的小路上,摸起了两块足有孩子半掌大的石子朝着楚彦的方向砸了过去。

敏锐的感官让楚彦侧身躲开了右边抛来的石子,哪想到李乡这般阴狠一下抛来了两枚。

尖锐的石子砸在了楚彦的脑袋上,一行鲜血就这样蜿蜒着流了下来。

楚芙拎着从灶房里拿出来的擀面杖,看到就是这目眦欲裂的一幕,楚彦被石子砸中脑袋整个人直挺挺的就摔在了大路上。

“哥!”

楚芙撕心裂肺的呐喊出声,漂亮的杏眼刹那盈满水光。

滔天的怒火瞬间冲上了楚芙的脑海,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念头都被“李乡杀了二哥”给占据。

所有名为理智的东西都刹那崩塌出走,楚芙紧紧的抿着唇咬着牙,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李乡的背后走去。

楚芙整个人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平静的外表下翻涌着暴虐。

挥舞着手中的擀面杖狠狠的朝着李乡的膝窝砸去,快有楚芙两倍高的李乡就这样被直接砸跪在地没了行动能力。

楚芙没有分给李乡一个多余的眼神,确认他不能再伤害哥哥后,立马大步的朝二哥楚彦那里奔去。

一把丢开手中的擀面杖,楚芙的眼中的泪水早已像泄了洪的闸门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一双白嫩的小手颤巍巍的放在了楚彦的鼻下,万幸自己的二哥还有着呼吸。

“二哥!二哥!”楚芙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楚彦希望得到一点回应。

此时的楚彦躺在路中意识已经有些模糊,耳边传来妹妹的呼喊声他也没办法回答,只是手指轻轻的勾了勾妹妹的手指,像是在安慰她不要哭。

得到楚彦的些许回应,楚芙高高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理智终于回归。

“来人啊!救命啊!”

楚芙扯着嗓子大喊,就希望有一个大人能听到来帮忙。

可此时的村子空荡荡的,大人们早早就到了地里头劳作离着村子可有着一段距离。

自然听不到楚芙此时的呼救声,也不会有人来帮忙。

楚芙脑海中尽力回想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急救防护知识,克制着自己想要把楚彦抱回家的想法,只是脱下衣服给哥哥垫着脑袋,以防造成二次伤害。

先得给哥哥找草药止血!

不然血这么一直流会死人的。

蓟草!

她想起穿越前小时候到农村,割破了腿长辈就曾用蓟草给她止过血。

王大娘的家门口就有几株蓟草,此时楚芙也顾不得什么不告自取是为偷了。

凶巴巴的瞪了一眼李乡确认了他没有行动能力,丢下一句狠话“你敢动我哥哥,我就让你陪葬!”

就像个离弦的箭矢般飞冲了出去,直奔往大娘家的路口。

几朵红彤彤的刺儿菜(蓟草)生机勃勃的绽放着,平常随处可见的美景,如今却成了楚芙眼中的希望的曙光。

小手一挥用力扯下全部的蓟草,哪怕手上已经被割出了细细的口子也丝毫不在意。

大把的将刺儿菜塞进口中,口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苦味而楚芙止机械的快速咀嚼着草药,没半分的注意自己的感受。

将嚼碎的草药敷在哥哥的伤口上,随手从自己的衣兜和哥哥的衣兜里摸出手帕,系成长条状包住伤口充做临时绷带。

目不转睛的小心盯着伤口,见着手帕下的伤口处没有再渗出鲜血,楚彦的呼吸也变得平稳,此时楚芙才像是缓上了一口气,瘫跪坐在了地上。

>>>点此阅读《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