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自在逍遥遥《失忆后我成了掌门的医仙小徒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常娥,霍如思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失忆后我成了掌门的医仙小徒弟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自在逍遥遥

简介:【修仙+1v1+师徒+甜宠】霍如思自打从一处垃圾堆旁醒来后,便再也想不起半桩前尘往事。迷迷糊糊求生路上,误打误撞被收入天下第一修仙大门之一的“相思门”门下,又自以为是锦鲤附身地被收入掌门薛白座下…不管怎么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先抱紧师父大腿再说!1v1双洁,温柔师尊✖️欢脱小徒弟

角色:常娥,霍如思

失忆后我成了掌门的医仙小徒弟

《失忆后我成了掌门的医仙小徒弟》第1章 这位小乞丐免费阅读

霍如思是被一阵剧烈的头疼给疼醒的。

醒来的一瞬间,四肢的酸软,空白的记忆,鼻息之间恶臭的气味以及最要命的头疼让她很快清醒了过来。

抬眼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眼前是一堆巨大的垃圾,周围四处弥漫着腐化之气,她意识到自己应当是被歹人袭击且扔在了这一处垃圾场。

然而正了正身子正准备揉揉头就站起来时,霍如思意外地发现头上并没有意料中的血迹,正要站起来却又发现四肢意外的酸软。

“天杀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偏偏还想不起来我到底是得罪了谁!!”

呆坐着休整了半晌,霍如思艰难地扶着一旁的杂物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重新打量着周遭环境:她得罪的这位很明显是刻意将她打晕了带到这杂草丛生,放眼望去见不到一条大路的荒山僻壤。奇怪的是她身上除几处淤青之外并无多少外伤,记忆全无且头疼的厉害。要不是脖子上挂着一块写着她名字和生辰八字的长命锁,她还得临时给自己起个名。

这块长命锁工艺精美,为纯金所打造,且将她的名字雕刻的遒劲有力,一笔一划都刻着父母对孩子的期许。父母…她的父母,一定很爱很爱她吧。

霍如思握紧长命锁,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努力活到再次与父母亲友重逢的那天。

不知走了多少里地,她脚上那双精美的绣花小鞋已沾满泥污,裙摆也被一路上的树枝杂草割得破破烂烂,身体的疲倦与饥饿也在逐渐将她的步子拖得慢了下来。

就在她觉得天要亡她,想要放弃挣扎躺下等死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不远处林间隐隐约约有蓝白色的衣袂闪过。凭着破釜沉舟的魄力和求生的意志,霍如思不顾脚上红肿的水泡和将近残破的身体,朝着那群“仙子”拔腿就跑。

“仙子!!道长!!上神!!救救小女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多行善无坏处啊仙长!”

霍如思边跑边哑着嗓子喊叫着,一行“仙子”却不为所动,直至霍如思哗地一下直接跪在为首的那位白衣青年面前,一行人终于驻足将目光施舍给了这位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不少人警觉地拔出了身上的佩剑。

为首的白衣青年面容俊秀清冷,嘴角挂着和蔼的笑意,眼神却冰冷如冰川雪海。他打量着跪在地下的小女娃,示意身后一众身着蓝白色相同衣衫的男男女女:“此女身体状况确实不佳,应当并无威胁。大家收剑吧。”转而颔首对霍如思道:“小乞丐,在下乃相思门门主座下大弟子李今生,不知你贸然拦路所为何事?”

霍如思抬眼便望见李今生冷如冰窖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唯唯诺诺道:“我…在下受歹人所袭,被抛至此,身负重伤记忆全无,如果…如果道长您…”

李今生闻言笑了笑,以一种被碰瓷的笑容重新审视了她。

“如果您能救救在下,挽救一条无辜的生命!想必对您这样的…这样的修仙人士一定有好处!能积累福报!对…对大家有益!请您考虑一下!”只要看着李今生的脸,霍如思就涌上一种自己在撒谎碰瓷的愧意,于是干脆闭着眼冲着眼前人几乎是磕磕绊绊的吼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李今生倒是没想到她会如此说,身后的弟子们听她竟然说出这样一番不要脸的话,也是一片唏嘘。

看这小乞丐的穿着,并不像贫穷人家的孩子,倒是衣裳的料子,裙子上的图案花纹,还有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长命锁,都不似是清苦平凡人家所能使用的,可见她如此落魄,身体应当已经支撑到了极限,说出的话又不像有假…有意思。

“师兄师兄,你就先带她回去吧,反正咱们相思门那么大,暂时收留一个小乞丐应当也没有问题!”霍如思抬头望去,只见这清脆婉转的女声出自一位面容清丽可爱的女弟子,看上去与她年龄相仿。她不禁感叹这同龄人之间的命运还真是不一样。

李今生沉思片刻,伸手将还跪着的霍如思扶了起来。

霍如思大喜过望,拍了拍衣裳正准备行鞠躬跪拜之大礼谢恩,却听李今生温柔和煦的声音打断:“小乞丐,我们是修仙门派没错,但这修仙也不是做慈善啊…我们轻轻松松杀几只妖怪积的也是福报,何必招惹你这么个小麻烦?”

霍如思的心都要被李今生的话说的凉了一大半,正低头思考着要编造一些凄惨无比的家世来博取同情,又听他笑道:“不过你这小乞丐有意思得很,相思门的人个个沉闷无趣,将你带回去也好。”

霍如思如释重负,连连道谢,甚至称要给整个相思门做牛做马当丫鬟当仆役。

刚才为霍如思说话的女弟子,听李今生说那句相思门的人如何无趣,却是十分不满地低头拔起了自己的剑穗。

“好了,走吧。常娥,你方才不是为她说话吗,你来将她扶着走回去。”说罢,李今生头也不回地负手前行,一众弟子也跟了上去。

名唤常娥的女弟子留在了最后,将霍如思小心搀扶好了才慢慢跟上他们。

“小姑娘,你可别介意,那是我们的大师兄,他平时就是这般爱用言语捉弄我们的,还有啊,咱们相思门才不是个个沉闷无趣呢!”

霍如思仔细看了看常娥,想起刚刚的一众弟子中,鲜少有女弟子,常娥此刻的神态可以说得上是兴奋了。“你叫常娥,你爹娘给你起名的时候是想着月亮上的那个嫦娥吗?果真如嫦娥一般皎洁动人。”

霍如思此话虽听着像奉承,却是当真这样想。念着刚刚常娥为她说话的恩情,霍如思更深刻的认为常娥简直是她醒过来重新面对这个世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美心善的大好人,望着常娥的眼神当真像是望着天上的仙女一般。

常娥听她这么说却是不好意思了:“这…我,我也不知道我爹娘是如何想的,只是我五六岁时便被送到了相思门修炼学习,家里人说是养不起我一个女儿家了,相思门内大家都清心修炼,向来…向来都没有人像你这般说过。”

霍如思嘿嘿一笑,一路上一边频繁询问到相思门到底还有多久,一边夸赞她的仙女姐姐常娥,把常娥的脸上夸得粉一阵红一阵的。

直到淌过一条水流走向奇异,格外清澈明亮的河流,眼前的景物几乎是在一瞬间变成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模样。

常娥拉着霍如思往前又走了两步,指了指面前云雾缭绕爬满藤蔓的巨大石门:“喏,这就是咱们相思门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