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云明汐,齐屿泽《穿越成将门嫡女只想搞事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云明汐,齐屿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成将门嫡女只想搞事业!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叁绥

简介:【穿越+重生+甜宠+男强女强+大有战场权谋,小有后宅夺权】
一朝穿越重生,前世今生的魂识融通!
重活一世,她定要那些欺她,辱她,害她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当朝大将军是自己的哥哥,青梅竹马是最受宠的皇子,收了魔教顽劣不堪的少主当小弟,天下第一的蛊医是专属医师,漠北未来的王认自己做姐姐,前夫成了闻名天下的商人!
可随着这一朝穿越重生,有些事开始偏离了航道,曾经不被注意的真相即将被揭开……

角色:云明汐,齐屿泽

穿越成将门嫡女只想搞事业!

《穿越成将门嫡女只想搞事业!》第2章 新婚之夜被刺杀免费阅读

拜完堂后云明汐被扶到婚房稍做休息。一进屋子,云明汐直接扯了盖头,看到桌子上摆的糕点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这一系列的程序下来,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作为干饭人的良好觉悟,出什么事都不能苛责自己的胃!

“姑娘,这匕首……”

一个长得清秀可人的婢女,手里端着一个檀木的匣子站在她面前,面色复杂。

云明汐知道她叫清苑,而这匕首则是她那名义上的哥哥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给我吧。”云明汐擦了擦手上的糕渍,小心翼翼的打开檀木匣子,把匕首拿在手里颠了颠,职业病犯了:“精铁所致,两端都有尖刀的锐器,长约一尺二寸适合女子使用,握手处有月牙形护手刃,师兄,这可是一把精巧善战的短兵器啊!”

“师兄?”清苑奇怪的问道:“哦!姑娘是说荀公子吧!”

荀公子?云荀。父亲部下的遗孤,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父亲对他视如己出,等他大了点父亲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征战沙场。

“这匕首可是荀公子亲手锻造的,送给您的生辰礼物,只是现在……”清苑作为旁人看的真切,从小云荀就对姑娘多有宠爱,眼睛里的爱意也是藏不住的。

只是现在姑娘已经所嫁他人,留着这礼物,怕是徒添事端。

“送给我的礼物自然得留着!”云明汐对这兵器爱不释手:“对了,清苑,帮我拿纸笔过来。”

“姑娘是要写什么?”

“和离书!”云明汐把纸张铺开,准备大展身手!这可是她的人生,断然不会就这么让它断送!

等到云明汐写完,夜已深,她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在她第三次打瞌睡撞到柱子的时候,云明汐索性不睡了,脑子里回忆着原主小时候习武的片段,照葫芦画瓢的开始用匕首当剑,比划起来。

“嗯?”云明汐突然摸到手柄处有些凹陷,她借着灯光仔细辨认字样,上面依稀刻着的是:“赠予汐儿。吾兄云荀。”

很明显是两个人所刻,前面四个字苍劲有力,后面四个字则稚嫩青涩。

“你在干嘛?”齐屿泽一进门就看到云明汐把盖头已掀,抬手示意下人都退下。

“没……没干嘛。”云明汐匆匆忙忙的把匕首藏于袖中。

齐屿泽被桌上的纸张吸引,云明汐顺势把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

“和离书啊。”云明汐回答的一脸坦然。

“这礼还没成,就想着和离?”齐屿泽挑了挑眉,步步逼近:“你们云家还真是有意思,收了我齐家的聘礼现在就想悔婚,合着是想空手套白狼啊。”

“你……你别胡说!我也是被逼得好不好!”云明汐朗声回答。

“先是收了聘礼,换了新娘,后又当街让我齐家难堪,现在更是和离书都准备好了。京城贵女……”齐屿泽嗤笑:“不过如此。”

“闭嘴!”云明汐气急,她已经退无可退,身手猛地一推。

“哐当——!”

云明汐低头一看,原本好好放在袖子里的匕首因为动作太大给掉了出来,她眼神一变……

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齐屿泽自然也看到了,弯腰捡起放在手里把玩。

“那个……我可以解释。”云明汐自知理亏,举起双手。

“怎么?如果不签这份和离书,你打算杀了我?还是逼我就范?”齐屿泽稚气未脱的脸上,扬起一抹笑。

分明是笑着的,但眼眸里并无半分笑意。在这七八月正热的夏夜,云明汐后背竟然渗出了冷汗。

“不不不。这我是万万不敢的!”云明汐疯狂的摆着手,脑子开始飞快转动起来:“这是我嫁妆,我觉得这匕首制作精巧,所以就让清苑拿来给我玩一下,好消磨时间嘛。”

“是吗?”就这简简单单的一个词,从齐屿泽的嘴里说出来,刹那间气温骤降,眼里的审视让云明汐动弹不得。

“当……当然。”云明汐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这就……”

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云明汐就被齐屿泽推倒在床榻上,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气音:“你干嘛?!”

“嘘!”齐屿泽食指封住她的唇瓣,大袖一挥屋子里的灯光悉数灭完,房间里一片漆黑。

云明汐紧张的吞咽着口水,下意识的舔了舔唇。齐屿泽受了惊,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指。猩红小巧的舌尖被云明汐尴尬的咬在唇齿之间,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刚才……哎算了。怎么回事?”云明汐觉得自己只会越描越黑,干脆不解释了。

“屋外有人。”齐屿泽言简意赅。

“什么!”云明汐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谁会来听墙角!”

“老爷子。”

“那现在怎么办?”

“看来不制造点动静爷爷是不会走的。”齐屿泽自言自语,看着身下的女人,小鹿般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你想干嘛!”

“会叫吗?”

“啊?”

“赶紧的!”齐屿泽催促道。

屋外站在假山石后面的老人,拄着拐杖,焦急的探头探脑。

“这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啊。”齐老太爷神色焦急,就怕又出什么乱子。

“老太君,您也别急,这晚上风大您身子骨也受不了,先回去吧。”旁边的下人劝着。

“这我哪放得下心啊。我们泽儿这么好一孩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劳什子的找人要害我的泽儿,他要出了什么事,他爹娘九泉之下哪里能安心!”拐杖杵在泥地里发出闷响。

福伯也是在齐家做了很多年的老人,知道老太君执拗起来谁都劝不动,只好给他把披风拢了拢陪着一起等。

“老太君!您听!”

福伯捕捉到了细微的响声,惊喜的告诉老太公。床板摇动的“吱呀”声在这个星朗无云的夜晚,院落里听的真切。

“差不多了吧。”云明汐压低声音问,手上动作不停。

“再等等。”

云明汐乌溜溜的眼睛一转,张嘴直接咬上齐屿泽的胳膊。

“嘶——啊!”齐屿泽猛地一甩,结果手撞在了床脚发出闷哼:“你干嘛!”

云明汐缩了缩脖子:“没办法啊,只有这样叫出来的声音才算真一点。”

“行了行了!赶紧停!”齐屿泽看着越摇越快的人,一把握住她的手。

“累死小爷了!”云明汐一甩手,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揉着手:“我说你们家都这么奇葩的吗,竟然……小心!”

云明汐话还没说完,一枚银针就穿破窗户朝着还站在原地没动的齐屿泽袭去。要不是云明汐反应快,立马把他扑倒在地,齐屿泽这条命可就交代在这了!

银针钉入木板,发出嘶嘶的声响,还腾起白雾。云明汐眯眼,这跟教授教她的一种古时候的毒药有些相近,正准备身手拔下来就被喝止住。

“别碰!”齐屿泽赶过来,用手帕小心的包裹住银针:“这种毒一旦见到伤口,便会立马侵蚀宿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会小命呜呼。”

看着齐屿泽的眼神,云明汐才发现原来刚才因为着急救人,手上有擦伤渗血。

下一秒,窗子被破,一道黑影闯入直逼云明汐面门。

好家伙,冲她来的。

云明汐冷哼一声,迅速倒退几步趁机抽出压在枕头下的匕首。“哐!”剑鞘与剑刃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云明汐借力抽出匕首,头一偏,剑刃已经要压进她的左肩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她的身形快如闪电,绕到了黑衣人的身后,将人面纱滑下露出真容。

“你是谁?为何要我性命?”云明汐厉声询问。

黑衣人并未回答,只是重启招式朝她逼近,这次云明汐不再被动,多亏了她父亲从小教她军中的一些拳脚,实战的格斗经验。

挡手,扼喉,转身,踹膝弯。

一套连招轻松的拿下了刺客,还不等云明汐问话,他的嘴角已经渗出黑血,头一歪,断气了。

“他服了毒药,是死士。”齐屿泽蹲下身检查:“竟然用死士来取你的命,看来这人跟你仇怨颇深啊。你这是惹了哪方人物?”

“我怎么知道。”云明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要知道是谁就好了,她也是才穿过来的,之前的事还没理顺,现在又来一件!

“这靴子……”齐屿泽翻了一整个遍都没从这人身上找到身份线索,除了脚上的那双鞋。

“有什么问题?”云明汐正坐在一边擦拭着剑上的血。

“这是官靴。”齐屿泽看着她的眼神复杂。

官靴,那就证明要她命的是宫里的人。可她离京数载,到底是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取她性命?

“行了,把尸体埋了吧。”云明汐拍了拍手,准备干活。

“谁埋?”

“你啊。”云明汐回答的理所当然:“你不会指望我吧?我一个弱女子哪背得起一个壮年男子啊。”

弱女子?呵呵。

齐屿泽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弱女子力气大的跟一头牛一样,揍人一点都不含糊。看在她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齐屿泽把人背在身上往宅子后门溜出去,寻了一偏僻的树林把人给埋了。

干完所有事,两个人擦了擦汗才惊觉天已亮,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出声。

“不好!”

>>>点此阅读《穿越成将门嫡女只想搞事业!》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