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罗笙,温馨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

简介:重生前,罗笙怼天怼地,潇洒快意。哪知一时眼瞎错爱渣男,死在渣男的车轮之下。重生后,罗笙发誓一定要珍爱生命,远离渣男!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谁知道隔壁的学霸小哥,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角色:罗笙,温馨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第1章 楔子免费阅读

城北监狱门口,罗笙手脚发紧的四处张望。

脚下的柏油马路宽阔笔直,两旁的樟树在烈日的焦灼下,耷拉着双手无意识的摇摆。

看着身旁的狱友一个个挥手告别,转身离去。自己期待的身影却一直没有出现。

罗笙叹了口气,又等了两个小时才一步三回头的坐上了公交车。

透过车窗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墙院慢慢在车后远去,罗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出狱了。

车开动间,微风稍稍掠过脸庞带来一阵痒意,心里压抑不住的雀跃溢满罗笙的胸膛。

记忆中的道胜街虽然热闹,但也破旧,这些年应该会有不小的变化吧,听监狱的阿华说,政府近几年一直致力于改造老城,那里早已翻天覆地了。

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着眼前无比繁华的场景,罗笙还是没忍住,呆了呆。

这里早已不是那个罗笙从小长大的地方。所幸居民区的改建还在规划中,尚未实施,倒不至于找不到回家的路。

还没感概完,脚步早已不受控制的停在了家门口。

望着眼前熟悉的铁门,罗笙准备敲门的手顿了顿,眼中浮现父亲当年决绝的脸,母亲红肿的双眼和形容枯槁的脸庞,心中突然生出无限恐惧,双脚不听使唤得逃出了小区。

罗笙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看着周边的热闹和欢乐,只觉得无边苍凉。脱了囚服的自己似乎和从前没什么不同,但是罗笙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正走着,一个粉红色的气球突然掉在脚边,罗笙弯腰去捡,刚拿到手里,便感觉自己的裤腿被谁拽住了。

往下一看,一个胖乎乎穿着背带裤的小萝卜头正用自己白嫩嫩的小胖手紧紧揪着自己的裤腿,因为太过用力,手背上凹陷了好几个小肉坑。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气球,看起来十分渴望。

罗笙心下一晒,就把气球塞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这才朝罗笙看过来,罗笙正想挤出一个笑脸,就看到小男孩猛睁大了眼睛,大张着嘴巴,眼里满是惊恐,哇的一声哭出来,嚎哭着扭头跑了。

罗笙一时怔然,抬手摸了摸脸。手下那凹凸不平的真实触感提醒了罗笙,她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苦笑了一下。

倒是忘了,自己的脸早在十年前那场大火里毁了。

思量间那时的灼痛和挣扎,突然涌上心头,像是有一双大手握住喉咙,罗笙的呼吸越发沉重,记忆里无尽的大火已将罗笙淹没。挣扎间,罗笙摸索着拿出左边口袋的药瓶,倒出一粒白色的药丸吞进嘴里,慢慢坐下来,大口喘气,才稍稍平息了刚刚翻涌奔腾的血液。

静坐了一会儿,为了不再吓到别人,又发生刚才的事情,罗笙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个口罩。

虽然,早已习惯了身边人的异样,但是收银小姐那战战兢兢的双手,到底刺激了罗笙。

她转身拐进商场,买了一顶帽子和一条围巾,将露出斑驳疤痕的头皮和脖颈牢牢遮住,又拦了一辆出租车,关上车门,隔绝了一路上那似有若无的探究的目光,才长舒了一口气。

出租车里,报了地址后,罗笙就望着手里的硬纸片出神。

那是她入狱前,前男友王盛给自己的一个地址,但是她并不打算去找他。

年少时懵懂的情感,早已在监狱里无数个彻夜难眠辗转反侧的夜里消散。

那些曾经的痴狂和偏执在无数个冷冰冰的无人问答的机器音里变成往事。

对这段感情,她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

在被狱友堵在厕所踢打的时候问,在看着洗手池里一池子鲜血时问,在路过空荡荡,自己永远进不去的探视间时问,在被揪着头皮在地上拖行时问,在望着高不可攀的监狱上空那一排排天线时问,在每天清晨睁开眼的时候问,在入夜沉睡时问,在清醒的时候问,做梦的时候问,在拿着纸刀桶向狱霸的时候问,在被关禁闭的时候问。

十年来一直没有的答案在出狱门的那一刻面目清晰:她不悔,也不念。

只是若从来,自己绝不这样过。

想到这里,罗笙双拳握紧,感觉胸中的郁气尽散,双腿又充满了力量,心底生生长出无数渴望来。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欣喜,一场变故突生。

打滑的车轮来不及避开突然而来的货车,一阵天旋地转间,罗笙感到一个坚硬的东西正穿过胸膛,撕裂心脏。一阵剧烈的爆破声后,只剩下无边安静。

一阵白雾过后,罗笙飘在空中,她看到自己破败的身体被随意扔在路边,新买的帽子沾满鲜血,长长的帽沿下,突出的眼球瞳孔微张带着死不瞑目的疑惑。

罗笙只觉得心中一阵揪痛,双眼一空失去意识。

再醒来时,罗笙发现自己正静静靠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坐着,由于不能转动身体,罗笙靠着有限的视野观察了四周,得出自己正在家里二楼左手边杂货间的结论。

“阿萱,快起床了,上班迟到啦!”母亲熟悉的嗓门声在一楼响起,接着妹妹磨蹭起床和小声嘀咕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过一会儿二楼的嘈杂声音渐渐停了下来,母亲絮絮叨叨的嘱咐声、父亲打岔的咳嗽声,妹妹不满的撒娇声,交错响起,那个画面应该挺温馨吧,说起来,自己在家的时候都是一片吵闹,这种温馨的场景,自己从来没有感受过。

晚上,杂货间里已经一片漆黑,隔壁楼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这是半个月以来,隔壁第一次亮灯。

是那个学霸回来了么?想到他冷冰冰的脸,罗笙没有亮光的眸子闪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楼下的门铃声响起,罗笙听见学霸冷冷的又不失礼数的问好。

在陷入混沌之前,罗笙还在想那个学霸来家里会有什么事呢?

这个答案,在罗笙醒来时有了轮廓。

刚一睁开眼,罗笙便看见一个大大的落地镜,在镜子里,罗笙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棕熊,是初三那年,自己和学霸打赌赢来的玩偶。当初离家的时候走得太急,没来得及带走,没想到自己现在会这个玩偶身上。

还来不及感概,罗笙便看见原本昏暗的房间突然有了一道光,斜斜的照下来,一双铮亮的皮鞋出现在眼前,一阵眩晕之后,罗笙便坐在了电脑旁。

她看到一双瘦削白净的手,从自己的腋下取出一个优盘,插入电脑。

一阵模糊的说话声响起,罗笙伸出耳朵想仔细去听的时候,却被那双手拎回落地镜旁。

罗笙只得翻了翻白眼,以示抗议。

之后的几天,罗笙明显感觉到,学霸之后的每天都很忙,昏暗的房间再也没被谁推开过,楼下的门铃总是被很多人叫醒,又会在喧闹过后沉寂很长时间。

罗笙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陷入沉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不知道自己在彻底消散前能不能再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罗笙长叹一下,不无伤感的想。

想着想着,罗笙又失去意识陷入混沌。

三天后,罗笙被楼下的吵闹声唤醒。那些吵闹声由远及近,竟是越来越清晰。

昏暗的房门突然打开,两道交谈的声音响起:

“我们得快走,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我会立刻带你出国”

“我不走!她已经不在了,去哪里都没有意义。”

后一道声音听着竟是学霸的,不过他听起来似乎十分悲伤,一贯清冷的声线气息十分不稳,下一秒似乎就要哭出来。

“她已经死了,要清白还有什么意义,真不懂你为什么要赌上身家性命为她报仇,她早都忘记你了,你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就为了一个你不爱的女人?现在好了,她的仇报了,你的人生却要断送了,她到底有什么好,哪里值得你这么对她,她不配!”声音里的愤怒、不解和心痛,听着让人心颤。

听到这,罗笙反应过来,敢情学霸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啊,还爱得这么卑微,倒也是可怜,罗笙一时心里生出一丝同情。

还没等罗笙把这丝同情化为实质,一道颇为狠戾的巴掌声响起:“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们都不懂她有多么好,她的好,你们也不配知道,你们都不配”学霸近乎癫狂的怒吼,将罗笙刚刚生出的同情,又生生按了回去,瞧瞧这心甘情愿的痴心绝对,自己还是省省吧。

眼皮越来越沉重,罗笙又睡了,这一睡足足睡了一个月。

再醒来时,罗笙发现自己正在一个车上,被一双手紧紧握住,纤细的手指非常有力,捏得罗笙肋骨都疼起来,虽然她实际上并没有肋骨。

车行驶得很快,说一路狂奔也不为过,结合之前的记忆,罗笙合理怀疑学霸是在逃命,正在为自己的推理暗暗叫好时,罗笙发现车已经停了,停在一个寺庙前。

一阵摩擦声之后,罗笙就四脚朝天的趴在车窗上了,虽然有点晃,但到底看清了寺庙的大门,和门口那个慈眉善目的胖和尚。

罗笙看着长大了的学霸,西装笔挺,步伐坚挺的向老和尚走去,两人谈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争执起来,学霸看起来十分绝望,俊美的脸上青筋暴起,记忆中星光熠熠的双眼一片死寂,满是绝望,他双手紧紧拽住胖和尚的衣袍,双膝跪地,神色激动的在祈求什么,那胖和尚只是双手合十,神色淡然,说了几句就拂袖而去。

罗笙看着学霸踉跄起身,步履缓慢,每步似有千斤,仓皇间,他紧闭双眼按了按眉心,似乎决定了什么,再睁眼时,眸中一片猩红,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绝。

罗笙看着方向盘上青筋凸起的双手,十分好奇,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看,便被颠得晃动起来,车晃得越来越剧烈,一阵白光从脑海闪过,罗笙感觉自己的灵魂化成白雾飞了出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