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沈清玥,萧天宇《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沈清玥,萧天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肖九念

简介:前世,医毒双绝的蓝氏族灵女蓝千尘被人陷害死了,害她的人还是自己的夫君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
丢了后位,失去了幼子,背上了骂名,她成为了华朝的一个笑话。
重活一世,她成了丞相府四小姐沈清玥,成为了华朝另一个笑话。
恶毒的公主继母,淡漠狠心的爹爹,嚣张跋扈的妹妹,一群魑魅魍魉,她只能收起自己的怜悯,欺负她的一个一个收拾回去,包括前世的大仇,她要数倍讨回!
她收起了自己的心,却不想遇见了他,锦程!

角色:沈清玥,萧天宇

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

《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第2章 冤家免费阅读

华朝,元帝三十六年,盛京。

一辆华盖马车缓缓驶入皇城,街道上人纷纷退让,指着马车议论纷纷。

谁都认识这是丞相府的马车,里面坐着的人是丞相府刚接回来的四小姐。

要说这四小姐,盛京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丞相沈定还未官至宰相时,曾娶了一个普通人家女子为妻,生了一个女儿沈家行四,名唤清玥。

后来沈定跟着陛下一路扶摇直上,成了这华朝百官之首,也招来了公主的青睐。

明月公主萧月,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嚣张跋扈,看中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她以命相逼,最终得萧天宇同意下旨赐婚,旨上所言,沈定发妻与公主皆为正室妻,不分上下。

萧天宇为了补偿沈定发妻,还为沈清玥赐下了一桩婚事,是萧天宇的二皇子,辛贵妃的儿子。

可惜沈清玥是个不争气的,小小年纪就和府里的小厮纠缠不清,还气死了自己的亲娘,萧天宇知道后震怒,取消了这桩婚事,沈定就把她送去了庄子上。

“那为什么如今又接回了这四小姐?”

有些人消息总比别人落后一步,只能眼巴巴的凑去那“百事通”那里。

“百事通”颇有些得意,卖了个小官子才说,“我听说呀,陛下又准备给这四小姐赐婚啦,不日就能下旨了。”

“这四小姐这样的名声还有人愿意娶呢?”

“名声再差那人家也是丞相府小姐呀,再说了,盛京也不是没有比四小姐名声差的。”

有人明白过来脱口说道,“你的意思是镇北王府世子?”

“百事通”慌张的四处望了望,敲了下那人的头,“你小声一点,那位可是个混世魔王,被他听了去,你还想不想活?”

几个人话题又回到了这桩婚事上,马车走过长街,里面的人也听得七七八八。

一个丫鬟打扮却无丫鬟气质的丫头嘟着嘴说,“陛下真的要把小姐嫁给那世子啊,奴婢可是听说那世子从小体弱多病,性子还十分蛮横,欺男霸女,混账一个。”

马车上躺着的人阖着双眸,纤长的睫毛在她瓷白的脸上投下几道阴影,衬的她巴掌大的脸十分柔弱。

“阿雀,听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锦程此人,不简单。”

阿雀不以为然,想要娶她家小姐的人统统不安好心。

“奴婢可不管这混账世子简不简单,要是他敢娶小姐,奴婢就打的他亲娘都不认识他!”

马车上躺着的人睁开眼眸,一刹那驱散了柔弱感,她的眼眸幽深似古井,不可见其中意。

“阿雀,你可知三年前在鬼王谷,是谁和我抢夺紫火花?”

阿雀话多但不傻,马上就想到了,“小姐是说那人是镇北王世子?”

沈清玥眼眸轻眯,似在思索,“那人武功高强,深藏不露,可身上带着伤,若不是旧伤复发,我不能活着走出鬼王谷。我派人查了很久,线索都指向锦程。”

说起这个阿雀就来气,原本憨态可掬的脸都气成了一个包子,“那小姐更不能嫁他了,什么混账人,三年前把小姐伤成那样,还抢走了紫火花,害的月影哥哥差点死了。”

清玥眼眸伤痛之色一闪而过,那些惨痛的记忆不管过了多久都鲜明的留在脑海里,恨意逐渐加深。

而月影两个字更是成为了她心底不可触碰的伤口。

六年前,她在沈清玥身上醒来,花了三年的时间找到了同样已非原先模样的白玦画,他的名字就叫月影。

可命运弄人,她找到月影时,他身中奇毒,奄奄一息。

为了让他活着,她才只身去鬼王谷找那一株百年开一次花的紫火花,可却不想碰到了高手,不仅丢了紫火花,还身受重伤。

不得已她只有用自己的血做药引,为月影续命,可她早不是蓝千尘,血的效力有限,月影至今昏迷不醒。

马车走过长街,走到烟雨茶楼的时候,突闻杯子碎裂声,马儿一阵嘶鸣,停在了烟雨楼下。

沈清玥收回思绪,听阿雀正掀开马车帘骂了一句“王八羔子。”

沈清玥暗笑摇头,“阿雀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去那个家还有的是麻烦等着……”

话未落,就听马车上头传来调笑死,人不少,还都是年轻男子。

一道洪亮的声音哈哈大笑说,“世子爷这准头不错,要是去了军中,保准砸敌人一丢一个准,看谁还说我们世子是个绣花枕头……”

这时有人抢过话头,还颇为着急,生怕这人再说什么危险的话小命玩完,“方才世子爷可是说了哈,谁要是扔的杯子砸中的是位美丽姑娘,那世子就请他去醉生楼玩三日。”

一阵拍桌跺脚的欢呼声中,有人接口,“何人下去确认一下呀?保不准马车里头坐着的是个花脸大麻子呢。”

又是一阵哄笑,关于谁去确认马车里是位美丽姑娘还是花脸大麻子的人选一直互相推脱。

这时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满堂具静,可见人身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那好说,来人,把马车拆了,人给本世子绑上来。”

众人咂嘴,心里舒了一口气。

天子脚下,他们都是世家子弟,玩闹该有个限度,不过,有人出头那就不一样了。

没人在乎马车谁家,马车里坐着谁,他们只图一乐。反正捅破了天,不是还有脸大的顶着么。

锦程就是那脸大的。

沈清玥将马车帘子掀开一条缝,从缝里可以看见烟雨楼二楼的窗口。

窗口上扒满了人,大大小小十几张脸都是年轻的面孔,他们的眼神里都写着三个字,看热闹。

只有一个人从始至终没有动,从沈清玥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一个下颌的轮廓,拢在窗框的阴影里看不真切。

可他捏着酒杯,看不见神情也能看出几分漫不经心,透着高贵与优雅。

她知道,这便是锦程了。

镇北王守护北境,退敌无数,俨然成了北边的一道屏障,是敌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也是华朝百姓心中的神。

这样的镇北王让萧天宇不安,他忌惮镇北王,却又不能召回也无人能取代镇北王,于是他就将镇北王唯一的儿子锦程留在了盛京。

名为休养,实为人质。

“小姐,要不奴婢去打死这个混账,敢拿小姐开玩笑。”阿雀满脸写着不忿。

沈清玥也很郁闷,这冤家路窄也真是够窄的,回京第一天就遇上这克星。

“这里人多眼杂,锦程一向在盛京横着走,我们还得罪不起,径直走吧,不要理他。”

阿雀虽然气,但是也明白沈清玥的话,掀开帘子吩咐了车夫一句。

马车刚走了两步,就被几个从烟雨楼下来的侍卫给拦住了,楼上有人喊道,“里面若是位美丽的姑娘不妨上来一叙,咱们可备着好酒好菜呢,不要动手伤了姑娘的花容月貌呀。”

>>>点此阅读《重生毒后,病娇世子太粘人》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