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水中的画《农门娇妃很旺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许小筱,纪泽瑜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娇妃很旺家

小说:种田

作者:水中的画

简介:穿来第一天的许小筱就发现便宜相公生病多年是因为中毒……这小小的农家院落,却透着一股阴谋……她不仅要治病救人,还要时不时斗极品,想了想,还是和离吧,这样省心。奈何病秧子相公越来越养眼,身份还不简单,她这一走,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角色:许小筱,纪泽瑜

农门娇妃很旺家

《农门娇妃很旺家》第1章 便宜相公免费阅读

昏暗的新房里,许小筱忽然坐起来,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定在床上。

此时,她身旁躺着一名骨瘦如柴、皮肤苍白的男子,他闭着双目,想来是睡着了。

这是哪里?

许小筱脑仁疼了一下,随后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袭来。

半响,许小筱总算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原主也叫许小筱,因阿爹阿娘相继去世,定亲的人家退了亲,等她出了孝期就被刻薄的大嫂卖给纪家的病秧子冲喜。

至于原主怎么死的,许小筱摸了摸饿得难受的肚子,已经不言而喻。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她这个身体嫁过来之前已经五天没吃过什么正经东西了,除了前天喝了一碗米汤外。

“好饿……”许小筱呢喃,想要出门找吃的。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许小筱看着走进来的少女,柳眉微皱,“你是?”

“嫂子你醒啦!我是小桃。”纪芯桃面带笑容的把吃食放在陈旧的桌子上。

嗅到食物的香味,许小筱咽了咽口水,“给我吃的?”

记芯桃笑道:“是的,这是给嫂子和哥哥的吃食。”

“谢谢。”许小筱直接忽略后半句,坐到桌子旁开始狼吐虎咽。

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谩骂声:“哪个挨千刀的把老娘放在厨房的鸡汤和馒头端走了?被老娘查出来,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林氏的谩骂声就在门外,可见是故意骂给屋子里的人听的。

纪芯桃脸色一僵,赧然的看着许小筱道:“嫂子,你吃着,我出去了。”

“嗯。”许小筱没有抬头,郁闷的啃着馒头。

不多时,屋子外又传来一阵谩骂声,以及哭求的声音。

许小筱啃馒头的动作停了下来,已经没心情吃了。

她转过身,看到床上的男子已经醒来。

二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屋子寂静无声。

男子因为病痛的折磨,整个人瘦得很是恐怖。

脸颊凹陷,皮肤惨白,颧骨突出,然他一双眼睛却深邃有神,只需一眼就会被他吸引。

许小筱仔细打量了一番,觉得男子如果多长点肉,一定是个美男子,可惜如今瘦得没个人样。

“我叫许小筱,你新娶的媳妇。”许小筱自我介绍。

纪泽瑜微讶,而后露出一丝浅笑,“我叫纪泽瑜,你的病秧子相公。”

“挺有自知之明。”许小筱接话。

纪泽瑜:“多谢……夸赞。”

“脸皮挺厚。”许小筱发现,这便宜相公多说几句话就会大喘气,可见病得不轻。

于是,她把剩下的半个馒头递给纪泽瑜,“吃吧,剩的不多。”

“嗯。”纪泽瑜接过半个馒头吃起来。

至于鸡汤,早被许小筱喝完了。

屋外的吵闹声渐渐平息后,许小筱这才爬回床上躺下。

大冬天的,还是躺在被子里暖和。

看着躺在身旁的女子,纪泽瑜眉宇轻蹙。

纪芯桃再次进来,走路的姿势却有点跛脚,手里还端着一碗药。

“大哥,这是奶叫我端来给你的药,趁热喝了吧。”记芯桃关切道。

已经闭上眼睛的许小筱因为嗅到了浓郁的药味,幽幽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

听见许小筱的声音,记芯桃笑着道:“嫂子,这是哥哥的药。”

“是嘛。”许小筱翻身坐起来,接过药碗嗅了嗅,柳眉紧蹙。

“嫂子,快给哥哥喝了吧,冷了药效就没那么好了。”纪芯桃催促。

“有点烫,不急。”许小筱把药碗放在床头的矮几上,“你先出去吧,我会监督你哥哥吃药。”

纪芯桃没多想,只叮嘱许小筱一定不能把药放凉了,这才出去。

然而,纪芯桃才出去,屋子里又闯进了一人。

“小瑜,你喝药了吗?”这次闯进屋子里的人,是纪泽瑜的母亲——柳云秀。

只是,她的关切和纪芯桃不同,可许小筱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阿娘,药我还没喝。”纪泽瑜看着许小筱,“娘子说药太烫了,再放一下。”

“哦,这就好。”柳云秀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看得许小筱柳眉再次蹙起。

不过一碗药,这俩人的态度为何如此奇怪?

许小筱决定试探一下,便端起床头矮几上的药碗,“相公,可以喝药了。”

柳云秀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

“这药还是我来喂小瑜吧,许氏,你身体不好,还是躺着吧。”

许小筱:“阿娘,我既然嫁了过来,以后肯定是由我来照顾相公的。”

柳云秀急了,“这个……还是下次吧,这次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这……”许小筱故作为难,最后把药碗递了过去,“那就麻烦阿娘了。”

“没事、没事。”柳云秀笑着,伸手接药碗的时候却没拿稳,“哎呀!”

看着撒了一地的药汤,以及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下的药碗,许小筱眼眸微闪。

“药……药撒了。”柳云秀手足无措,“这药可贵了,若是你奶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呜呜……”

“咳咳……”纪泽瑜轻咳了几声,“阿娘,赶紧收拾了吧,一会告诉奶我已经喝过药了,她不会知晓的。”

“对对对!”柳云秀动作利落的收拾起来。

看着忙碌的柳云秀和床上淡然的便宜相公,许小筱觉得这对母子的反应很奇怪。

药汤撒了,不该重新煎一碗吗?

可是,他们却想着隐瞒,是怕被骂,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会生根发芽。

不一会儿,柳云秀就把屋子收拾干净,恢复如初。

只是,那股浓郁的药味却久久不散。

待柳云秀离开后,许小筱才盯着面前的便宜相公道:“那药你喝多久了?”

纪泽瑜垂着眼眸,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好几年了,怎么了?”

听见纪泽瑜反问,许小筱露出一丝浅笑,“没什么。以后我给你煎药吧。”

纪泽瑜睁开眼眸看着许小筱,深邃黝黑的眼眸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审视。

过了半响,他才道:“那药贵,奶奶不放心,一直都是由她老人家煎好了,才叫人送过来的。”

“哦,那倒是省了我不少事。”许小筱打着哈欠,“给我说说你们家的人吧。”

“好。”纪泽瑜开始介绍老纪家的成员。

吃饱喝足的许小筱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