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香橙派《我跟摄政王的互演日常》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柳尚林,傅云琛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跟摄政王的互演日常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香橙派

简介:凤之桃是未来军机处的首领。某天,她被系统砸中,穿进了一本纯爱文中。系统表示,只要她完成辅佐皇子成功登基,撮合摄政王跟皇子,并保证皇子的身心健康,就能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还能实现一个愿望。一心一意准备扶持六皇子登基的凤之桃并不知道,摄政王本人早就知晓了她的小动作…

角色:柳尚林,傅云琛

我跟摄政王的互演日常

《我跟摄政王的互演日常》第1章 令人窒息的母爱免费阅读

俗话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而凤之桃,是万万没想到,她堂堂军机处首领,辣手摧花了无数罪犯,高居荣耀榜第一的“人间扳手”(这里特指能让罪犯再也不敢犯罪,板直的不能再板直)。

竟然会在看卡通的时候,被随手丢进嘴里的爆米花噎死。

更可笑的是,当时冒着凉气的可乐就在一旁的矮桌上。

她伸手一拿,竟然把可乐打翻了!

要知道,那可乐整整1.5毫升!

稳当的不能再稳当!

她竟然都能打翻!

眼睁睁看着洒在地毯里的可乐,渐渐消失了意识。

等再次睁眼,她只看到古色古香的窗幔。

以及耳边仿佛哭丧一般的抽泣声。

脑中还响起一道男女不分的机械声。

那声音怎么形容呢,仿佛被人掐着脖子,又好像几百年没说话了一般。

总之就是非常辣耳朵,听得她都感觉自己要咽气了!

恍惚中又想起了被爆米花噎死的恐惧!

【呜呜呜!我终于是再次出山了!】

【宿主你好,我叫77,来自五维星球,恭喜你被我选中,成为任务者。】

【这是一本名叫《摄政王不要》的耽美文,男主攻是摄政王,男主受是六皇子。】

【你的任务就是在保证皇子身心健康的情况下,助他顺利登基并且跟摄政王幸福美满生活一生。】

【任务完成,你将获得重生的机会,还可以实现一个愿望(除了世界毁灭等等丧心病狂的愿望)】

凤之桃静静躺在铺了好几层软垫的雕花大床上。

还没消化完呢,一大段剧情传入脑海。

总之呢,这是个腹黑皇叔爱上我的刺激剧情。

说的是,当朝摄政王傅云琛与首辅凤六安各把持着朝政。

至于老皇帝,病入膏肓,成天躺在龙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咽气了。

故事要从傅云琛在冷宫遇到落魄受尽屈辱的六皇子开始。

腹黑邪魅的傅云琛不经意间看到了六皇子蓬头垢面下惊世的容颜。

起了逗弄的心思,自此拉开了虐身虐心的乱伦黄暴剧情。

故事里说,傅云琛对六皇子又爱又恨,时好时坏,堪称pua的典范!

而凤之桃,则是穿成了凤六安最小的女儿,也是最受宠的女儿。

现在她之所以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人哭丧,就是因为原主死活想要跟病恹恹的丞相未婚夫解除婚约。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爱慕摄政王傅云琛,追他的事迹全大尉国皆知!

为此不惜跳河轻生,好在被贴身嬷嬷发现,让侍卫救了回来。

别说去世了,就湿了个下半身。

可谓是自杀了个寂寞。

而凤六安铁了心要原主乖乖履行婚约。

这主要还是有一则典故的。

前面说到她的未婚夫病恹恹的。

那身体简直不是一般的不好。

走一步要喘三下,成年跟药罐作伴,还吹不得冷风,一到冬季就要隔三差五发一次大热。

简直比女子都要娇弱。

就算是丞相,不能正常传宗接代,谁家会把女子嫁于这么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咽气的人。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原主。

她某次为了逃出府,在大冬天的爬墙,结果房瓦上结了寒霜,她脚下一滑就掉进了墙外面的冰湖里。

幸得当时的宰相柳尚林经过,救了她一命。

结果她倒好,在水里踹了人家一脚,自己爬上了岸,看着沉湖的柳尚林呆愣了片刻,直接跑了!

要不是柳尚林的侍卫拼死把他捞了上来,恐怕柳家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经此一事,柳尚林的身子彻底是坏了,好在他是文官,要是武官,干脆直接死在河底得了!

更别说娶妻生子了,柳府算是断了半根香脉。

幸而还有个已经成亲的大公子,要不然怕是早就跟凤府成了世仇!

凤六安当机立断,把凤之桃的婚约许给了柳尚林。

别人因你而断送姻缘,那你就去照顾别人的后半生!

原主不满极了,婚约定下后就一直大吵大闹,数次寻短见都被救了起来!

凤首辅是铁了心要让她嫁入柳家了!

这次,又是一起自杀失败的案列。

可能是原主自杀多了,凤老爷这次直接都不过来了,只吩咐了下人照顾她。

原身的母亲木如丹木氏一如既往跑了过来,一来就开始在床前哭泣。

“老爷也太狠心了,虽然柳丞相确实是因为我儿变成那样的,但是府里那么多庶子,怎么就偏偏让我儿嫁过去。”

说着,她还委屈的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凤之桃合理怀疑,原主任性的性子跟木氏息息相关!

直接是把原主都宠的三观不正了!

凤之桃动了动身子,她的贴身女婢侍红就立马走了过来,扶着她的胳膊让她起来。

跟她四肢不勤似的。

明明就打湿了鞋而已,活像她刚刚死里逃生一样。

凤之桃无语坐直身子,看向一身雍容装扮的木氏。

嘴张了张,那个娘是怎么都喊不出来。

她一个孤儿,还从没喊过谁谁谁爹啊妈啊的。

最终还是没勉强自己,直接略过了称谓。

“您也说了,柳丞相都是因为我变成那样的,确实该我负责。”

开口还有些沙哑。

明显是哭了不少。

凤之桃再次鄙夷了一下这操蛋的剧情以及原主操蛋的三观。

木氏惊讶的抬眸,眼角还挂着几颗眼泪。

“你说什么?你难道不是最想解除婚约吗?你放心,你娘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让你爹改变主意的!”

您可别添乱了,再闹,她就要被囚禁了!

凤之桃心下吐槽,面上却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语气深沉:“经此一遭,我也看清了,任何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否则,连神明都不容。”

她看着木氏,真切的说:“其实我刚才在梦中,梦到了神明,她老人家说,要是我如此指李推张,死后是会下十八层地府的!”

木氏不知是被她一通话吓到了还是为她突然的转变而感到惊愕。

愣愣的看着她,过了半晌。

突然哭泣了出来:“我儿长大了,为了不让娘难堪,竟然甘愿忍痛嫁给不喜欢的男子!”

她唰的起身,丢下手帕,给凤之桃来了个爱的抱抱!

感受着这窒息的母爱,凤之桃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过了半晌,狠狠在心里骂了句。

妈蛋!

白演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