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刀疤脸,叶德《王朝秩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刀疤脸,叶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朝秩序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七分微醉

简介:乱世将起,莫无心手握二十万南蛮大军,为守住一方太平,愤然拔剑披甲,剑尖指处,无我二十万雄兵不破者。
与天斗、与人斗,铁骑踏破八国门,一剑尽斩天上人。
后世,无论是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上,皆有他留下的传说。

角色:刀疤脸,叶德

王朝秩序

《王朝秩序》第2章 杯酒话江湖免费阅读

中年书生话音刚落,一个中年汉子从西北边走了过来双手抱拳道“幸得先生邀请,恐有打扰之处,先生可见谅否?”

中年书生笑着站起来摆了摆手,那中年汉子也不再啰嗦拉起一张凳子就坐了下去,也是饶有兴致的跟着中年书生打量一旁的年轻人。

见到在这一幕年轻人脸上也没有那种小女子的娇羞之态,拿起身前的酒杯举了下便喝了下去,旁边两位自然知道其中之意也举杯一饮而尽。

后来的中年汉子喝了酒后倒是没忍住“今日既有幸遇见二位可否将名讳告知一二,大家交个朋友?”

“在下正有此意,只是眼前这位小哥说相逢何必曾相识,若是不这般倒显得缺了几分味道”

中年书生将各自杯中的酒倒上,眼神却还是盯着这个古怪的年轻人,心里倒想看看这位年轻人会作何回答。

还未等年轻人开口边上的中年汉子豪爽的说道“今日即是在江湖相见,何以要执着那些文人骚客的酸墨水了?”

说完这句后看了眼中年书生,眼中满是歉意的补了一句“当然,先生与那些酸儒不相同。”

“同读圣贤书,有的人能读春秋霸业,有的人能明圣贤之志,有的人却穷酸至极,先生有何见解?”一旁的年轻人开口说了这段话后,中年书生神色未变只是静静的回味。

“哈哈哈,虽然不太懂小兄弟为何这个年龄就有这般感悟,但是我喜欢,这个朋友我与两位交定了,在下王城,江南易行镖局总镖头”

“山野闲人莫无心”

“穷酸书生叶德”

这样三人也算是认识了,叶德想了想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的看着莫无心“莫小兄弟刚才口中的三类读书人并不是不能解,而是看你怎么去看待,若是人人都能免得了俗,且不是人人都成圣人了?”

“叶先生说的在理,什么人读什么书,这些事可不是我等在此谈两句就能改变的,见二位有兴趣不如聊聊咱们现在身处的江湖如何?”

两人还未应好,老板娘端着莫无心的酒肉就来了,随后又托着一口大盆倒上一斤烧刀子放在他的身前,莫无心笑着起身道了句谢,便将这一斤烧刀子在众目睽睽下放在了大黑马面前。

这匹看着年迈的黑马见到这酒眼中居然放出了精光,大口大口的喝上了,着实惊吓到了周围的酒客,这还算是吗?

莫无心回到酒桌前抬杯满饮乐呵呵看着一脸惊讶的二人“江湖在我看来就是这匹老黑马带我走过的山河,有它在,那里都是江湖。”

“小兄弟真乃奇人也,不仅自己奇异就连身边的事物也是让人惊叹”

最先恢复的叶德不禁的发出自己心中的感叹,心里不由的想起了一位在半月前见到的小友,他那些古怪行为倒是与眼前这人相差无几。

被叶德惊醒过来的王城也是一脸的好奇,心中倒也忍耐不下出声道“莫小哥儿,这匹马看似年老,却有此异举,如此倒显得我这人没用了”。

王城示意众人举杯满饮后,怀念的说道“想当年初出江湖时也曾立马横刀,纵横天下。奈何年龄越大反而越是没了冲劲,近十年来更是龟于家中生怕仇家寻仇,怕死的要命哟。倒也不是说什么后悔,当年毕竟孤身一人在刀子上滚动的生活死了就死了,现在不同了家中有了妻儿老小,也就由不得我肆意妄为”。

“老哥这话严重了,惜命乃人之常情,更何况家有妻儿合情合理,不必难过。反倒是莫小哥这样的人最令人羡慕,哪怕是叶某年轻时也曾想过上这样的生活,奈何当时才发现只有一身酸墨水,有心无力啊”

“江湖?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那就是江湖。大家都身处江湖中,两位老哥何来悲伤、何来羡慕?”

“漂泊数载看似洒脱实则乃是无奈之举而已,谁不想有个家?”

莫无心悲伤的向其余两位敬了一杯,叶德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轻轻的道“年少仗剑四方游,暮年方知终归家,不见亲友簇团拥,只见四壁黄土灰”

就在三人饮酒畅聊时一道不合之声从一旁响起“那里来的穷酸书生打扰了爷的清净还不过来磕头赔罪。”

三人没有回身便知道是那眼角有刀疤的男人,倒也没什么怒气,只是相视一笑王城开口道“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啊,只是连累两位受无妄之灾了,王某先在这赔罪了”

“王兄说笑了,既然选择在这里动手那还会有什么无妄之灾,你觉得对方会留下活口?”叶德摆了摆手示意王城不必在意,又若无其事的喝了起来,一旁的莫无心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王城身后抽出别在腰间的大刀,在他抽刀的那一刻,周围随行的人也纷纷亮出了家伙,两帮人气势汹汹的对峙在了一起。

刀疤脸‘嘿嘿’干笑了两声“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既然阁下都已经站了出来,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大家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哦?那就是没得谈了?”

“您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动手。”

随着刀疤脸的一声令下,周围的人纷纷向王城一行人冲杀过去,王城一脚将脚下的凳子踢飞出去,随即便身形一闪袭杀到离他最近一人的身边。

不得说像王城这样的老江湖经验是最为丰富的,先是虚晃一刀,骗那人用手中的刀去抵挡,随即王城大手一翻,刀势转为横斩,一刀便将那人拦腰斩断,而这一斩瞬间将周围蠢蠢欲动的人给镇住了。

刀疤脸见到这情景也是一愣,当即便停止了攻击,只是让人将王城一行给困住,立马思考起来。

“没想到这次的点子有点扎手,这样吧,大家做笔交易如何?”

“哦?说来听听。”

“留下你的货物,带着你的人离开,我便不为难尔等”

刀疤脸此话一出,王城脸上渐渐阴沉下来,易行能闯出今天这样的名头,靠的便是这货比命重的规矩,若今天在这里破了这个规矩,恐怖易行也走到头了吧。

王城并没有回应刀疤脸只是望了望周围的弟兄们满脸的自责“各位兄弟可曾怕死?”

“不怕”

“那为了易行的名头能否奋死一战?”

“人在货在”

见到这一幕刀疤脸心里的火气大盛,按理说干他们这一行的人是不会留下活口的,就在今天他难得的发发善心居然有人没有给他面子。

“这么说,还是没得谈?”

王城一脚踩在被他腰斩那人的头上,将手中的大刀握紧横立在胸前,以此示意自己的决心。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刀疤脸望了旁边人一眼示意,边上那人吹了个口哨又有二十多号人从周围冲了过来,奇异的是这二十多号人背后都背着一个包袱。

刀疤脸脸上浮现出一股嘲讽的笑意,摸了摸自己眼角那道刀疤缓缓道“你们太过粗心了,我不过是推迟些时间而已,如果你当时答应我,或许我真的会放你们离去也说不一定,可惜现在你们一个也走不了了。”

刀疤脸一抬手,那二十多号人纷纷取下了自己背上的包裹,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拿出时,王城的心仿佛掉入了谷底,机弩,足足二十多具机弩啊!

“没想到阁下倒是没有轻看我等,居然连机弩都用上了。”

“怎么?现在想求饶了?”

王城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自己已经龟居十年了,仅仅出山一次便落得如此下场,不知家中妻儿收到自己的死讯后会是怎样的心情,还好自己这次也不算是真正的失手,就是可怜了自己这帮什么都不知道便要送死的弟兄们。

一旁的叶德见到王城视死如归后,一抹不忍的神情从他脸上闪过。

再见莫无心却没有任何反应还是自顾自的喝着,叶德嘴边喃喃道“莫无心,真的可以做到无心吗?”

王城朝着自己兄弟那边走去,从中拉住一个人护在身后,悲悯的看了看他“小子,没想到第一次跟王叔出来就遇见这样的事,不知道到了下面怎么跟你爹交代。”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被王城护在身后,稚嫩的脸庞上具是无惧,“王叔没事儿的,到了下面我爹一定不会怪你的,我可没给他老人家丢脸”

“好,王叔肯定不会把你偷看你家隔壁刘寡妇的事告诉他的。”

少年被王城这句话弄得满脸绯红,就连周围的其他人也忘记被包围一事,高兴的笑了起来。

王城一眼扫过身边的兄弟们,眼过之处,所有人皆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本就江湖人谁又能逃过生死了,只是眼中都各有不同,或许都有一个深闺人在等这梦郎归来吧。

“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便是赚了”

满脸决绝的王城高呼后,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身后跟随的是一群视死如归的汉子,奋力杀敌博取深渊中的一线生机,或许每个人心中都还未彻底死心吧。

>>>点此阅读《王朝秩序》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