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零五二九《邪修,我是专业的》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安宁,卓越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邪修,我是专业的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零五二九

简介:【番茄第一届网文参赛作】【扮猪吃虎】【护短】【真小人】他,生来被定义为邪修;他,生来被宗族所排挤、欺凌、孤立;他,坦坦荡荡的真小人,与伪君子们势不两立;他,一副万劫煞体,修炼之路,捷径一条又一条;他,血液有剧毒,保命始终有底牌;他,堂堂制丹师,没品、没阶,却能够炼制最顶级的丹药;他,炼制的丹药,没人敢吃,只因带有剧毒,但是,他亲近的人,却抢着吃…

角色:安宁,卓越

邪修,我是专业的

《邪修,我是专业的》第1章 被混沌泉耽误的少年免费阅读

玄古大陆。

终姓宗族。

界镜台。

今日,对所有族人而言,是展示自己的良辰吉日,但是,唯独对一个人十分不公平,它不是审判日,胜似审判日。

“终狰,修为孕灵级,空绝期,体质万、万、万劫煞体?怎么,又是万劫煞体?”

当终狰从那悬挂于高空的界灵镜下方走过时,他旁边的工作人员,一如既往的将他的基本信息,公布了出来。

可是,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这番公布,言语之间,竟然充斥着一种恐惧和排斥的双重怨念。

这么多年来,这种成见,这种指指点点,从未好转过,哪怕,这个少年,手中不曾沾染丁点的血债。

“孕灵级,哼,果真还是终氏族人,垫底的存在!”

“关键呀,还是一个万劫煞体的体质,这等体质,注定成为我们宗族的不幸和耻辱啊!”

“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他本可以成为我们之中,最优秀的俊才!”

……

周围依稀入耳的嘲讽和谩骂,全部向那个毫无恶意的少年招呼而去,它们,犹如一阵阵的蜂群,在他周围持久而不能散去。

终狰面无表情,习以为常,倒是那嘴角的一抹诡异的笑容,无奈又不知所措,甚至,心死而身疲。

终狰缓缓抬起头,一张清秀而又堕落的面容,在那些人的脸上扫过,自言自语起来:“这就是宗族亲贵?这就是我终狰,与其为伍的族人?呵,真可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为什么全部都是一副嘴脸!一次又一次,你们从来不会改变!”

不巧,他的喃喃自语,正好被身旁的那名工作人员所听闻入耳:“终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话音落下,突然,整个周边,四下无声,目光齐刷刷的降临在终狰的身上。

终狰依然面不改色,回转身躯,再次不甘屈服于任何权威之下,咆哮道:“怎么,我说错了?我有什么错,我终狰,生来万劫煞体,这是我想要的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你们已经逼死了我的双亲,还要怎样,啊!你说!”

“……”

该工作人员,仅仅是一个修为公布者,他的职责就是登记并上报,碍于他的职权有限,他只能选择沉默。

这份沉默,仿佛成了多年来,终狰对天命不公,唯一的倾听者,他,他们,整个终氏族人。

但,该来的,还是会来,一声冷漠而腐朽的音色,冲击着每一个终氏族人:“你的父母,是致使一切错误的根源,所以,他们死了,他们的死,为我们终氏一族乃至于整个玄古大陆,带来了久违的安宁!”

好荒唐的理论,好无耻的苟且之言,终狰不予认同,回斥道:“久违?安宁?他们杀人了吗?没有!他们作恶了吗?没有!他们是屠杀了哪个宗门,血洗了哪个院府了吗?也没有!所谓安宁,只不过是你们畏惧其他势力,贪生怕死的借口罢了!”

“放肆,终狰,你这是和本族长说话的态度吗?如若不是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你也应与他们同去!”终审矩身为族长,他的言论,那是足足震慑着在场的每一个终氏族人。

纵然,他们仅仅是玄古大陆,一个小的毫无知名感的小角色。

“族长?您老人家,何曾几时,把我当成终氏族人来看待,我终狰,只不过是寄人篱下,迟早被驱逐出去的一条狗,一个可怜虫罢了!呵,族长,他们认你,我、不、认!”终狰的字字句句,不断触碰着终审矩的底线。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终审矩豁然一指,发令道:“来人,把终狰给我拉下去,混沌泉净体,把他这一身万劫煞体给我洗干净,一年不够就十年,十年不够,就一百年,我就不信,他的万劫煞体洗不干净!”

“是,族长!”从四处出现的族人,已经将终狰双臂架起。

又是熟悉的一幕,这一幕,仿佛历历在目,就在昨日刚刚发生:“终审矩,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放过我!”

“拖下去!”终审矩冷声号令,小手一挥,毫无怜悯之色,仿佛在处置一个蝼蚁一样:“其他人继续,再有万劫煞体者,死!”

随着这个‘死’字的出现,也让这一次修为大检,显得格外阴森和沉重。

然而,这样的沉重,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其实,万劫煞体本没有错,错的,是人们对它的偏见,这种偏见,就仿佛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执念。

纵然,终狰是终氏一族乃至于整个玄古大陆的同辈之中,最优秀的少年,只要他和万劫煞体挂钩,他终将被定义为灾星,祸水。

等待他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年复一年的混沌泉一日游,混沌泉归来,他的万劫煞体将被短暂性的重置,和普通人无异,甚至,不如普通人。

更加糟糕的是,他好不容易积攒而来的修为,将再次从孕灵级、空绝期被混沌泉重置回修为界的底层——孕灵级、渐进期。

这就是这个世界,不可避及的残忍。

该大陆,有着自我成熟的一套修为划分体系,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仅有的,就是代代的传承和衍生:

孕灵级

丹封级

四合级

听元级

冥境级

通神级

大体级

夺化级

宗真级

从上到下,小到孕灵,大到宗真,这是玄古大陆上的每一个人,毕生所奋斗的目标。

每一个目标的背后,必将经过四个阶段的过渡,它们分别为:

渐进期

步云期

峰极期

空绝期

只有通过这四个过渡的关口,方才可以向下一个修为迈进。

如果终狰不被混沌泉这种反逆性外力干预,十八年来,他凭借他特殊的体质,和卓越的天赋,他如今,不是通神级的强者,也是冥境级的高手。

他才十八岁啊,有朝一日,迈入宗真级的行列,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惜,只要身在终氏一族一日,他永远避免不了在混沌泉中,原地踏步的命运。

次日,混沌泉。

一少年,有气无力的平躺在混沌泉的一侧,在那冒着白气的熏陶下,已经身疲力竭。

他正是被命运玩弄的终狰。

他目光呆滞,远放空顶,目光受限的地形,仿佛他整个人,早已经魂游天外,远离了这一片世俗的地域。

“我终狰,虽为终氏一族的人,却屡被排斥,视为异类!也只有这混沌泉,让我有些归属感!”少年自嘲的笑容,再次浮现嘴角:“可笑啊,可笑,无处容身的我,竟然在这混沌泉,苦诉心声,真是可笑!”

是的,之所以为归属感,实则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喜欢来这里寻求清净的人,也只有在这里,他才有难得不被人指指点点的那份安宁。

在让人眼里,终狰不甘于混沌泉,在他本人眼里,混沌泉,早已成为他的第二个‘家’,只因,第一个家,早已随着双亲的远去,而彻底消失。

“混沌泉啊,混沌泉,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却视你为知己,唯一的朋友!”终狰起身,辗转之际,匍匐来到混沌泉里,当头俯视自欣泉水中,隐约可见,映衬而出,那俊俏而失落的面容:“你看看你,多么狼狈,多么颓废,多么不招人待见!”

终狰伸出手,缓缓向混沌泉而去,手掌划过泉水,荡起阵阵涟漪,那泉水之下,若隐若现的面庞,也因此开始扭曲。

突然,方才还一如既往冷静的终狰,突然开始狂躁起来,他一拳打入水中,紧接着整个人,再次跳入混沌泉,一阵乱扑腾。

他释放了十几年来,世人给予他的一切不公:“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爹!娘!你们为什么不带我走!我恨你们!恨整个终氏一族……”

数个时辰后,终狰再次恢复了正常。

这几个时辰,他发泄了十八年来,所受的怨恨,和心中的那股戾气,小到终氏一族,大到整个玄古大陆的人,都没能逃过他的诅咒和亵渎。

他累了,真的很累。

他在想,这样活着,有何意义,他陷入了沉思。

然而,这份儿沉思,却不适时宜的被突然打破。

“闹够了吗?”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可是,混沌泉一直被视为恶臭污秽之地,很少有人愿意来这种地方,那么,这个声音是……

终狰巡视了整个混沌泉,空无一人,勉强挤出一副笑容:“呵,果然是幻听!”

话音刚落不久,一个与其女声道、音色完全格格不入的丑陋女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么,现在呢?”

终狰被吓了一跳,她出现的真的太诡异了。

再辅以这甜美的音色,却奇丑无比,甚至有些非人类的面容,两者所带来的差异化,很难让他相信,这个声音,属于这个少女。

“你是谁,你、你别过来!”终狰摊手一推,竟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接触到任何实体,也就是说,他碰到的,仅仅是一团幻象:“虚魂体?”

少女那被终狰推散的虚魂体再次重组,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一副诱人犯罪的身子配上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容,这阴与阳的结合,让终狰格外不适。

“见识挺广嘛,竟然还知道我是虚魂体!”该少女眼中充斥着将他吃了的贪欲,不断的游离于终狰左右,仿佛是一个猎物,被她盯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