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安师傅《妖魔哪里逃》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余明,小孩特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妖魔哪里逃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安师傅

简介:当蓝色的月亮开始笼罩大地,鬼怪与神魔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月光退去,一切都变了,可又好像没什么改变,黑暗只不过换了个更粗暴的方式笼罩世间。我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你需要明白,面对被欲望支配的人心,不能指望靠温柔与正义去感化他。你得拿起刀剑,这才是真理。

角色:余明,小孩特

妖魔哪里逃

《妖魔哪里逃》第1章 大多故事都从破庙开始免费阅读

受潮的木棍在燃烧中发出一声爆响,打破小庙的沉寂。

余明实在是等着有些无聊,便将手中的木棍胡乱在火堆翻动着,随着他的搅动,大片火星四散爆开,火势猛窜了一截,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咔嚓!”

惊雷响起,一道闪电撕裂了阴森恐怖的夜空,天地瞬间被染上一层银白。

电光同时也照亮了山野中矗立着的一座荒凉野庙。

破庙外灌木丛生,弯曲而又丑陋,快要被藤蔓覆盖的石板道上布满青苔,透露着破败与荒芜。

庙内景象与小庙外墙相比只能说表里如一。

正中间的神像残破不堪,甚至已经看不出供奉的到底是哪路神仙。

早已碎成几缕布条的帷幕悬挂在神像两旁,简单分割出了内外两个空间,四周墙壁由于年久失修,只剩一片斑驳,既没彩绘,也无浮刻,仿佛从修建开始就一直这么不景气。

余明静静打量着身前的神像,有心想要拜一下,看了好久也没分辨出到底是谁,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求哪位神仙来保佑,干脆也就作罢了。

“呼”

余明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神情在火光的照耀中看起来有些亢奋,但不住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现在也很紧张的事实。

干脆起身,他开始围着墙壁开始踱步,用脚开始丈量起小庙的尺寸,一张俊得不那么明显的脸时不时向破庙外探去。

黑夜中一阵微弱的脚步声正在缓缓靠近。

已经无聊到发慌的余明听到脚步声反而面露惊喜,赶忙转身回到原位从旁边的书箱中随意掏出一本假装阅读起来,俨然一副夜宿野庙读书人的景象。

“大哥,咱先避一避吧,又不急在这一会儿。”

人未到,声先至,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只听声音像是个粗犷的汉子。

余明眉头微皱,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按理来讲,鬼怪出行不应该阴风开路,悄然无息?

难道真有人会三更半夜跑到这荒野中的破庙来?

一中一青两个汉子出现在破庙门口,两人见到庙中的火光还是迟疑了一阵,待看清是个读书的年轻人这才放心走了进来。

“这位小哥,我兄弟二人趁夜赶路,突然响了雷,怕是一会儿这雨就要下来了,所以先来避一避。”

其中较为年轻的汉子没等余明说话,而是抢先说到。

言语中却没有丝毫要和余明商量的意思。

只见他说完后便拉着年长些的汉子走到破庙一个角落,和余明隔的老远。

“倒是两个胆子大的。”

余明心中默默想到,拿着的书却再怎么也看不进去了,压根忘记了他带书的初衷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隆隆雷声越来越近,山中狂风大作,黑压压的山林在狂风中不住摇摆,小庙的门框被吹的嘎吱作响,一阵狂风带着砂石吹进了破庙,刚坐下的青年汉子口中叫骂着起身闭上敞开的大门,被吹动的砂石只能拍打在木板上,像是发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眼看着一场变天的暴雨就要落下。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撕裂了阴森的夜空,银白色的电光透过墙上的缝隙照进了室内,两个后来的汉子在电光中显得神情有些慎重,一双大手死死抓住随身携带的包裹。

看着庙外有些恐怖的天象,余明不禁又想到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似乎那一晚过后,这种天象逐渐频繁了起来。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偌大的衙门驿所又只剩下余明一人,其他同僚大多都在城里有老婆孩子,一到晚上都是要回去,这种留在乡间驿所值夜的事情就成了余明的差事,反正他也没人需要陪的。

冷清的驿所依旧同往常一般,唯一的特殊就是那一晚的月亮格外圆,也格外蓝。

这种诡异的场景,即便是把余明这辈子的二十年和上辈子在地球生活的二十多年加一起都没见过。

然而更为诡异的是,在蓝月的照耀下,余明心中不可抑制地冒出一种既荒诞又奇妙的感觉,这个世界仿佛正在苏醒,又或者说,原本他眼中的死物,正在被赋予或者唤醒另一种生命形态,包括那只不知道什么年代就被供奉在驿所门口的狴犴石像。

老虎一般大小的头颅与正在出门的余明撞了个正着,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他似乎忘记了惧怕。

狴犴铃铛般大小的眼睛在黑夜中散发着诡异的褐色光芒,身躯上有透明的蓝色火焰在缓缓燃烧。

在余明眼中,威风凛凛的狴犴看起来竟有几分空灵感。

而他对于那一晚最后的记忆同样是一声好似劈在他身边的惊雷,以及电光中向自己猛扑而来的巨兽身影,余下的只有无尽痛苦,意识朦胧间他的身体好像被拆散,再重组,如此反复,不断循环。

“小哥,借个火可好?”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余明的回忆。

较为年长的那个汉子站在一旁,用手指着正在燃烧的火堆。

余明见他们已经在角落堆起一叠木枝还没点燃。

从火堆上方拿起一支正在燃烧的木棍递给中年汉子,对方也不客气,接过木棍冲余明笑了一下径直走回原来位置。

“小哥,你怎么这么晚一个人留宿在这深山破庙里。”

青年汉子还在忙着引火,发问的依旧是那个中年人,温和的声音让人心里难以生出恶感。

“身上没了银钱,住不了店,到了晚上只能在野外对付一宿。”余明随意编了个理由,他总不能告诉两人自己是故意来荒郊野外撞鬼的,这样说大概是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中年人不置可否笑了一下,也不再说话了。

小庙内又安静了下来。

青年汉子过了一阵终于点燃了他们身前的火堆,原本昏暗的角落明亮了一截。

看着两人这一副路人的表现,余明觉得这一次可能又是白跑一趟,整个人顿时无精打采。

小庙外又是一阵稀稀拉拉的脚步声,还有竹杖敲击在石板路上发出的清脆。

一阵风吹过,原本紧闭的木门又被吹开,风中带着一股子香气,不断涌入余明鼻腔,几道人影依稀出现在不远处。

“婆婆,慢着些。”

只见一个妙龄女子搀着一位老妇人缓缓走上台阶。

老妇人走得极慢,每一步都要试探一阵才肯落脚,而搀着她的女子每一步也都走得小心翼翼,直到走完最后一层台阶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房间内三个大男人的身影让年轻女子为之一顿,本能的畏惧让她不愿意进去,可上空不断响起的雷声又在提醒她不面对三个陌生男人,就得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雨。

“娟儿,怎么不继续走了?”年长的妇人见没了动静,开口问道。

“婆婆,这庙里已经有三位大爷了。”年轻女子咬着嘴唇,轻声回答。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避雨吧。”

“这荒郊野外的,你还要让我一个老婆子换到哪里去?”老妇人有些急躁,似乎是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实在有些不容易,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接着走了。

年轻女子见对方不愿意,无奈地摇了摇头,独自走向门口。

“三位大爷,眼看着就要下雨了,能不能让我们也进来挤一挤?”年轻女子站在门外向屋内几人说到,声音乍一听好似那黄莺出谷,清脆中带着无限婉转柔和。

余明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还是自顾自看书的样子,可眼角余光却不住往年轻妇人身上飘,另外一个年轻汉子更不加掩饰,眼睛放在对方身上就没挪开过。

最终还是那个年纪稍微大些的中年人开口了:“进来吧,这荒郊野外也不太好找其他地方,这里面大得很,再进来几个人也能挤得下。”

年轻女子得了允诺,欢天喜地走向老妇人。

待到几人走进小庙中,借着火堆,众人这才看清,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荆钗布裙,将身段衬托的凹凸有致,双眸中带着一丝惊慌,不敢正面打量众人。

而她扶着的老妇人看着有些刻薄,双目一片灰白,却是个目盲老太,身后还跟着个六七岁大小的孩童,也正一脸怯生生望着众人。

几人进了房间,年轻女子先是将老妇人安顿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又是取出水袋给小孩喂了几口水。

小孩子喝了水,朝着年轻女子脆生生说了句:“娘,我饿。”

女子没有理他,又将水袋递给老妇人。

“娘,我饿了。”小孩不依不饶,再次说道。

“我饿!”

“饿了!”

一声接一声的叫喊在小孩口中响起,到最后声音愈发尖锐,像个十足的熊孩子。

小孩特有的尖锐声刺得余明耳膜发胀,顿时有些心烦意乱。

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之前进来的那个青年汉子率先走向年轻女子。

“小鬼,你再叫我就把你舌头给扯出来。”年轻人满脸凶狠,眼看着就要抓向正在尖叫的小孩。

余明缓缓将手伸入身旁的书箱,藏在里面的短刀已经被他握在手中,如果撞鬼不成,撞了个人渣自己也不介意教训对方一顿。

不远处的中年人脸上还是一副温和的神色,丝毫没有要叫住对方的意思。

“别叫了,你看吃的这不就来了吗。”年轻女子的声音依旧好听,可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遍体生寒。

女子缓缓转动着头颅,发出一阵令人发寒的“咔擦”声,就如同已经腐烂的骨头正在被用力摩擦。

余明在远处瞧见,原本面容好看的女子此刻半张脸已经被鲜血覆盖,在她的脸颊上还能看到正在滴落的血珠,隔着老远似乎都能闻到刺鼻的血腥味。

似乎心愿终于得到满足,正在尖叫的孩童声音更加刺耳,语气中带着无尽的兴奋。

“那就先吃你!”

“那就先吃你!!”

只见小孩伸出双手指向年轻汉子,手掌早已腐烂不堪,依稀能见到白骨,关节处还包裹着丝丝烂肉,嘴巴张得老大,逐渐占据整张脸,露出嘴里密布的尖牙…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