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华丽转身slp《未来新闻:有钱了稳住别浪》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秋生,李子涵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未来新闻:有钱了稳住别浪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华丽转身slp

简介:【都市+神豪+系统+单女主+艾美】叶秋生离婚了,当晚被推送[未来新闻]的网页选中……他可以窥先机,发财致富;他可编辑【未来新闻】,改变未来历史进程;他可以杜撰【未来新闻】,把世界玩弄于股掌;他是世界首富,他是金融巨鳄,他手握最先进科技;他一念之间断人生死,他手指一动世界翻天覆地;他重情,爱妻子爱女儿,他暧昧,笑对身边女性朋友,他友爱,关照朋友,他善良,专注福利事业,捐资助学,扶助弱小

角色:叶秋生,李子涵

未来新闻:有钱了稳住别浪

《未来新闻:有钱了稳住别浪》第001章 00:00点蹦出来的网页免费阅读

谷雨时节。

阳历4月22日中午11:30。

奉京北站二楼东侧的1号候车大厅,开往魔都的G1202次高铁正在检票。

大厅中人头攒动,声音鼎沸。

在盥洗室外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两个面容憔悴的男女相对而立,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他们中间,仰着脸看着他们。

“在车上注意安全,别丢三落四的,到家别和爸妈吵,他们说什么你就听着,照顾好囡囡,她还小……”叶秋生叮嘱面前的女人。

李子涵眼眶泛红,扭头看向别处,打断道:“我是她亲妈。”

叶秋生苦涩地笑了笑,并没回嘴,而是哈腰揉了揉眼泪汪汪、鼓着小嘴、正仰头看着他的女孩的小脑袋,“囡囡快五岁了,懂事了对吧,那就要听妈妈话,好好学习,不要总看电视,好吗。”

“爸爸,和我们一起去看外婆嘛,好不好!”囡囡拽着爸爸的大手一边摇晃一边撒娇。

叶秋生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蹲下身子,轻轻抚摸女儿肉嘟嘟的小脸,爱怜地道:“宝贝,爸爸要上班,要赚钱给囡囡买好看的衣服好吃的东西,不能陪囡囡看姥姥了。”说着,他心中揪疼,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他喉咙艰难地蠕动了下,“ 囡囡想爸爸了,就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

他脸上挤出笑容,举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囡囡鼓着嘴,小头猛点,“爸爸也打。”

“宝贝真乖,爸爸也打,我们都打。”叶秋生声音里带着哽咽。

“好了,囡囡,我们该进去了。”李子涵说着一手拉住囡囡,另一手拖着拉杆箱,在她转身的时候,眼神复杂的扫了她男人一眼,“你也注意点身体,别一天尽吃冷饭,少抽点烟,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囡囡想想。”

女人眼眶更红,说完,牵着囡囡就走。

看着妻女离他而去的背影,叶秋生的心一揪一揪地疼。

他起身想再送她们两步,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一刻他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只能蹲在原地目送两个最心爱的人一步步离他远去。

囡囡倒腾着小短腿紧跟女人的脚步,走出几步,回头冲叶秋生挥动小手,“爸爸再见。”

“宝贝再见!”

叶秋生也挥手。

而就在这刹那间,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妈妈妈妈,爸爸怎么哭了?”囡囡拽女人。

女人不说话,脚步加快,拖着囡囡。

此刻,她也泪流满面!

——

叶秋生和李子涵昨天离婚了。

上午拟定了协议,下午就办了手续。

4岁半的女儿囡囡归李子涵抚养,叶秋生每月负担1000元的抚养费以及今后学习、医疗费用的一半。

他们离婚不是因为哪一方出轨,也不是因为感情出现了重大裂痕,而是败给了现实,败给了生活。

——

送走了母女俩。

叶秋生失魂落魄地出了火车站,如行尸走肉般地一步步往家走。

天空阴沉沉的。

半路,下起了蒙蒙细雨。

叶秋生浑然不觉,仍然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如雾般的细雨中踽踽独行,他茕茕孑立的身影和失魂落魄的步履在这座近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中显得是那么的孤单和孑然。

没了,温暖的家。

没了,女儿膝前的嘻闹,妻子床.上的娇嗔。

没了,虽然拮据却快乐的生活。

都没了。

十公里的路他走了两个多小时,当回到那套1室1厅的出租屋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衣服几乎湿透,他没心情理会。

一进屋就瘫在老旧的人造革沙发上,盯着一处由于楼上漏水形成的如山水画般斑驳陆离的天花板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饿得心慌才起来。

在柜子里找了套干爽的家居服换上,在冰箱里找出昨天的剩饭,用热水泡了下,剥了一个咸鸭蛋,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吃完,给顺丰快递打了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快递小哥上门,将5个发往魔都的纸盒箱抬走了,那是李子涵昨晚打包好的她和女儿的衣物以及日常用品。

站在阳台上,看着快递小哥将纸盒箱装上车,目送那最后一抹温馨渐渐远去,他的心再一次激烈的抽搐。

叹了无数口气,怒己不争地打了自己几巴掌,然后身心空虚地进了卧室,卷曲着身体躺在还残留着女人香的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似睡似醒间他做了一个噩梦……

夜色如水,明月如霜。

晚饭后,他们一家三口在一处人头攒动的广场上嘻笑漫步,突然天空炸裂,惊慌失措的人们四散而逃,而他们一家三口被传送到一处暗无天地的所在。

混沌世界中有一对高大凶残的恶魔,他们咆哮着将李子涵母女抢夺了过去。

妻子和女儿挣扎的哭喊声响彻云霄。

他愤怒如燃,拼尽全力要夺回妻女,却发现自己竟然没了双手,伸不出去,也用不上力,双腿也如虚幻般,不管怎么奔跑都在原地踏步。

“你们不能这样!”他无助地大喊。

公母恶魔桀桀怪笑,“你一无所有一事无成不配拥有她们,你不配,不配……”母恶魔扯着嗓子诅咒。

“不要,不要,把她们还给我,求你们了!”他哭泣着哀求。

可是没用。

被恶魔挟持的李子涵母女离他越来越远。

“爸爸救我!救我!”女儿在哭喊。

他目眦欲裂,却是无能为力。

就在李子涵母女即将消失在天边那一处黑洞中时,混沌世界中划过一道闪电,正中叶秋生额头,闪电将这个荒凉的混沌世界照得雪亮……雪亮……

叶秋生在身体碎裂的同时隐约听到一个古老苍凉的声音,“你的世界有了我……我……我……”

——

一头冷汗的叶秋生睁开眼睛。

屋里漆黑一片,只有一缕缕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清冷月光。

他大口呼吸,好一阵才缓过劲来,伸手摸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眼,是夜里11点多。

他强迫自己继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开了台灯,下床,去客厅喝了一杯凉水,再回到床上,梦里的东西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那是个很可怕的梦。

靠着床头,抓起床头柜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点上,一边吸一边望着对面墙上的全家福发呆,只是片刻眼泪就流了下来。

他没擦,就让泪水任意的流。

“抽,抽,一天到晚的抽,怎么不抽死你,滚,滚阳台去,没看囡囡在学习吗?”

“爸爸,呛死了,你去阳台抽吧。”

“……”

“老公,轻点,……”

“今天不要了吧。”

“天天的,你烦不烦啊!”

“……”

“爸爸,我要看动画片,就五分钟,我不告诉妈妈。”

“爸爸,妈妈让我把你的烟都扔了。”

“……”

回忆起那些温馨的画面,他的嘴角慢慢上翘,无声地笑了,可泪水仍在流。

忽然想到:这个时候,女儿和老婆应该回到魔都的家了吧?那个脾气暴躁的前老丈人会不会骂她?

心又一揪揪地疼。

他还想:这个点,子涵和前丈母娘肯定还没睡,她们极有可能在聊我……,那个一直不待见自己的丈母娘应该不会说我好话。

他继续想:囡囡会不会想爸爸?会不会哭着找爸爸给她讲故事?新换了地方睡不好觉怎么办?

想了很多,越想越不放心。

用枕巾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找到李子涵的头像,点开,犹豫了下,还是发了【到了?女儿还好吧?】

焦急地等了几分钟,没回复。

也许喝了凉水的缘故,肚子发出咕咕的响声,心又开始发慌。

下午吃得太简单,他的低血糖症又犯了!

攥着手机,翻身下地。

到客厅翻了翻冰箱,没现成可吃的,就拿出两枚生鸡蛋。

开火烧水,做了两个荷包蛋。

吃干抹净,回到卧室。

李子涵还没回复,他的心无法平静下来,索性坐到电脑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

这台笔记本是李子涵大四时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大四千块,已经用了五六年了,现在开机龟速,用了一分多钟才打开相册。

相册里储存了近万张照片,大部分是最近5年照的,女儿单独的最多,从月科一直到现在,李子涵的也不少,美美哒,娇小玲珑,还有就是两人分别和女儿的合影,一家三口的反而没几张。

叶秋生点上烟,从头开始一张张地看。

想起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他时而露出傻笑,时而泪流满面,可不管是哭还是笑,心都是一揪一揪的痛。

都怪自己没能耐,到现在还一事无成。

低廉的薪水,买不起房,买不起车。

甚至女儿快到上学年龄了,他还不知道有没有小学能接收她。

孩子耽误不起。

租房者无人.权。

——

00:00

2018/04/23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到了午夜零点。

就在笔记本右下角的时间变成4个零时,屏幕上突然蹦出一个纯文字页面,遮挡了女儿俏皮的小脸。

“马丹。”

叶秋生嘀咕了一句脏话,然后握着鼠标满屏幕找X。

没有,左上角右上角都没有,屏幕下方也没有。

按Esc键也消不掉。

“这种恶意弹窗太踏马恶心了。”他心道。

无奈,他准备重启。

可是,当他无意间瞥到页面上的第1行文字时却被它吸引住了。

【时事新闻】昨日晚7:30,东大区联合路和新生二街交叉路口处发生一起惨烈的交通事故,一辆高速行驶的水泥罐车因躲避行人侧翻,罐体砸中一辆在路口等信号的白色现代轿车,当救护人员赶到时,车内四人均已没有生命迹象,据悉,水泥罐车司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这则文字之所以能吸引叶秋生,是因为此时此刻他只要稍微探探脑袋,就能从窗帘缝隙看到新闻提到的那个十字路口。

——联合路和新生二街交叉路口。

就在他家楼下。

此刻,橘黄色的钠蒸汽灯将那个寂静空旷的路口照得雪亮。

“现在的自媒体也不要点B脸了,什么谣都敢造。”叶秋生嘀嘀咕咕骂了一句。

要说这个路口有没有发生交通事故,他比谁都清楚。

昨天他和李子涵办完离婚手续后就一直在家,帮她打包行李,晚上,女儿睡了后(孩子睡得早),两人又无比默契地“深入交流”了几次。

这一场分手炮他们断断续续做了几个小时,可谓酣畅淋漓,甚至比他们的第一次还要投入还要持久(多次)。

而如【时事新闻】描述的那般惨烈的交通肇事,动静必然小不了,即使他们精力都在对方身体上,也一定能听得到。

可他没听到,也没看到。

再退一步说,如果新闻里指的是今天晚上,也就是5个小时前,他正睡得如死猪没听到,但现在这个十字路口安静的一逼,根本没有发生过惨烈交通事故的蛛丝马迹。

“假新闻,这是一条假新闻,比BBC还假的新闻。”

嘴里嘀咕着,眼睛又看向下一条。

【经济新闻】据京都晚报报道,体彩超级大喜透第18061期昨晚开奖,中奖号码为:04 06 12 23 33 + 02 05,本期共中出一等奖50注,单注奖金超700万元,一等奖奖金总额过3.56亿元,据知情人透露,这50注一等奖均为西域兰城同一彩民所中……

“不会也是一条假新闻吧。”他想,“3.5亿啊,这tm得多大的馅饼才能砸脑袋上?”

其实要验证真假很容易,手机搜索一下就行了,但他懒得这么做,不管谁中了3.5亿都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不关心。

目光下移,继续看下一条。

【体育娱乐新闻】昨日晚十一时左右著名演员苏轶在拍摄一场夜景镜头时,因威亚断裂从十五米高空坠落,经送医抢救无效,于今日凌晨2:15离世……,据知情人透露,片场使用的威亚疑似有人为破坏的痕迹,警方已介入调查。

“太可惜了。”叶秋生想。

他不是追星族,但对苏轶有些印象,上大学时他曾和李子涵看过一部苏轶主演的铁血电影,感觉是个硬汉。

“但愿是假的吧,这么有才华的演员。”他暗自琢磨。

整个页面白底黑字,就这三条消息。

就在他把三则新闻看完后,这个突兀出现的网页又神奇地自动消失了,而笔记本主页面上出现了一个图标,样子很普通,简简单单的圆角方形,白底,上有飞天艺术体黑字【推送新闻】。

叶秋生试着点了下,那个新闻网页又出现在了屏幕上,还是那三条新闻。

试了几次,无法刷新,感觉无趣。

他将鼠标移到【推送新闻】图标上,点击右键,没有下拉菜单,无法删除。

叶秋生摇摇脑袋,不再管它,再次打开相册看照片,女儿和老婆幸福的笑脸又出现在了屏幕上。

一边吸着苦涩的香烟一边回忆往昔幸福的时光。

脸上的笑伴着眼中的泪。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