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枕边之谜》蓝琰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林一凡,见一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枕边之谜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蓝琰

简介:夏宁雪一觉醒来,被陌生人拍了私密照,并被勒索100万,豪门千金身陷丑闻风波股价暴跌、父亲离奇车祸身亡引发蝴蝶效应,她踩着泥泞,拨开谜雾,那人竟在灯影里缓缓走来……

角色:林一凡,见一

枕边之谜

《枕边之谜》第3章 勒索免费阅读

此刻的我大脑一片空白,慌乱之中我到厨房抄起菜刀,把家里的大灯全部打开包括阳台的吸顶灯,一步步逼近阳台。

我闭上眼睛胡乱挥着手里的刀后睁开眼,却发现阳台空无一人。

难道是我幻听了?

不,我非常确定刚才的笑声是从阳台传过来,就像是故意冲着耻笑我而来的。

这里是25楼,顶楼是33层,几乎排除了有人从顶楼爬下来,更不可能从底层爬上来,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隔壁单元了。

我们这个小区的楼宇外墙构造存在一个安全隐患,当初搬进来住的时候我就和林一凡提过。

我们的阳台和隔壁单元的阳台是相邻的,中间有一堵墙隔开,但奇怪的是阳台外边还有一个飘台,这飘台连接着两个单元的阳台。

也就是说有心人如果想去隔壁单元,只需要爬过自家的拦杆通过飘台走过隔壁,再爬进隔壁的拦杆即可。

即使隔壁不进我家,他就站在外面飘台上也能将我家里面的情景一览无遗。

这样一来,刚才的笑声就有迹可循了,还有给我家里塞信封的人难道也是他?是人是鬼,会一会便知。

正在我开门准备去敲隔壁门时,父亲家里的保姆兰姨打电话过来,“小雪,你现在有空回家一趟吗?”

兰姨是从小照顾我和父亲生活起居的保姆,这么多年我们早已将她当成家人相处。哪怕父亲去世了,她仍不愿意离开那个家,正好家里还有几条父亲生前养的狗,我就让她继续打理那个家。

我警惕地问:“什么事?兰姨。”

“我刚才不小心弄倒了先生书房里的画,从墙上掉下来一个文件袋。你最好立刻回来看看。”兰姨欲言又止。

目前的我不能错过任何一样和父亲的死有关的东西,正好想着明天回父亲家里找找有没有他生前留下的蛛丝马迹,我思考片刻说:

“兰姨,我今晚在那边过夜,你帮我打扫一下房间,我一会回来!”

挂掉电话后,我决定先把针 孔给装上,如果阳台早装上了这个,刚才发生的情况就知道是何方神圣了。

我在卧房床头挂着的婚纱照上端发现了一颗锣母,把它拧开后把针 孔镶嵌进去,幸亏婚纱照的相框是深色的,基本看不出针孔的位置。

阳台里更好装,我藏在一棵绿植里,隐蔽效果更好。

不到一个小时,大功告成,在手机里检测软件没问题后我拎起包包出门。

晚上10点,我的车子刻不容缓地驶进父亲家门口,院落里的家狗被我的急刹车声吓到狂吠不已,我一下车它们便嘎然而止,还向我飞奔过来摇首乞怜粘在我身上。

父亲不在的这个家,我是它们唯一的主人,偶尔看我回来都要在我身上撒一波娇才罢休。

这个我生活了多年的家,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珍视它的存在,我重新扫视了一遍房子的外貌,是时候该重修了。

兴建这幢别墅的时候,正值我读初中,父亲按照当时流行的欧式风格建的。其实父亲更喜欢中式的古典风,只是父亲为了满足我的少女心,全然按照我的喜好。

如今再看这样欧式的风格,可太土了。白色的外墙经过岁月的敲打已经斑驳脱落,雨水冲刷过的痕迹伴随灰尘的日濡月染呈现了一道道难看的印子。

兰姨迎了出来,“我的雪儿,你可回来了,我煮了银耳羹,你快进去喝。”

我一把扑进兰姨的怀里,撒娇道:“兰姨,爸不在了,你就是我的娘家人,看见你我特别安心。”

说罢,我鼻子一酸,兰姨也感叹:

“傻孩子,我当然是你的娘家人,别说你爸生前早就吩咐过我,让我无论是他在不在都要把这个家打理好,他说这样会使你安心,永远有个娘家在,即便他不提我也会这样做的。”

我讶异:“我爸真这样说过?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这话的?”

兰姨蹙眉回忆着:“说过的,我记得很清楚,就在他出事前半个月吧。”

“兰姨,快把文件袋拿给我看!”我着急道。

兰姨递给我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心里委屈就和我说啊。”

“嗯!”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文件袋,林一凡和骆可可的亲 密照映入眼帘,照片右下角的时间在去年中旬,离父亲发生车祸的时间还有两个月。

原来父亲早发现了林一凡的婚 外 情,所以父亲一直在秘密调查他。

除了调查他出 轨的事实,父亲似乎还调查了些什么,除了骆可可,底下还有几张是林一凡和公司董事会几个股东私下接触的照片。

林一凡在私底下拉拢其他股东,可见父亲早意识到他也许会做出对公司对我不利的事情,想必是这个原因导致父亲提前立遗嘱的。

但父亲究竟了解了多少信息,无从得知,文件袋里只有这几张照片,还是说明不了父亲的车祸与林一凡有关系。

我死死地盯着照片想得出神,心里的疑团又多了几分。

兰姨以为我打击太大,关切地问我:“小雪,没事吧?那种负心汉不要也罢,你要做什么兰姨都支持你!我还巴不得你回来陪我住呢!”

我欣慰地笑笑,“兰姨,不用担心我,我早已知林一凡的事,目前还不能打草惊蛇,父亲的死也许与他脱不了干系,我暂时还得忍,留在他身边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与兰姨一番感叹又讨论了房子翻新的事后,我洗漱完毕躺回自己舒服的房间。

家里的一切摆设依然按照父亲在世时的喜好,兰姨打扫得一尘不染,院子里种满了月季花和各色绣球花,半掩的窗户时而弥漫着阵阵花草的清香。

我回顾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绞尽脑汁地构想这几件事之间的联通点,是否还有我忽略掉的细节?

比如我“出轨”的照片,谁是主谋?真的是为了要100万吗?然而陌生人不大可能会在我无意识情况下拍到我照片,除非……

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给我喝了安 眠药或致 幻药,能够让我信任地吃下别人给的东西,这个别人只有林一凡、骆可可或公司部门里的助手?

这绝不是陌生人能干的事,而是有熟人的辅助。看来只有一个人最清楚……

真的要会会他。

我想起信封里的电话卡,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希望明天胖子那边能给我一点有用的消息。

把电话卡装上碰碰运气,尽管我知道还没到时间,那人是绝对不会提前联系我的。

刚切换完卡片手机屏幕就闪了闪,居然有短信,我火速打开,果然那人发来消息了。

“我发现你挺有钱的,突然觉得这几张照片还可以更值钱一点!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手上还有一些好玩的东西,你会感兴趣的。明天中午我们见一面,等我电话!”

我回拨电话过去,意料中的关机。

我忍不住在屏幕上敲下:“你到底什么目的?既然想敲 诈,为何不直接拿钱走人?我不认识你,不会与你做任何交易的,要么收钱交货,要么报 警处理,你选择!”

按下发送前一刻,我忽然改变主意了。

>>>点此阅读《枕边之谜》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