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逆鳞鬼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徐浅安,戚忽然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逆鳞鬼

简介:一朝卡进自己的剧本中,白柚成了让某王爷祸害不浅的毒医工具人。
她大吼:“我要自食其力!我要离开扫把星男主!”
靠着满肚子脑洞,医毒间隙,白柚子产出了很多二十一世纪套路总裁文,赚得金盆满钵。
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某王爷把她揪到面前,提唇冷笑,“夫人,拿我做了那么久的原型,赚到钱了就想跑?”
白柚子一惊,这腹黑男什么都知道?
“我没有偷看你洗澡,没有垂涎你腹肌,一切为了艺术!”
“那你想不想看些别的?”

角色:徐浅安,戚忽然

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

《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第3章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免费阅读

一个下等货色竟然进了倾王府祠堂,可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徐浅安简单给自家侄女安慰了几句宽心话,领着贴身丫头和四五名下人,匆忙向祠堂赶去。

今儿就是皇上的圣旨压着,这白柚也只能重新出去,再从王府后门进来!

还走正门,进祠堂!

呸,什么下贱坯子!

慢着……

徐浅安忽地顿住身形。

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假如自己不到场,按照规矩,那天地父母拜不完,白釉就没法嫁进来王府。

此番她只需要故称身体欠恙下不来床,别说是旁人,就是连皇上也不能奈她何。

并非她不愿意,只是身体不允许。

徐浅安恢复一派淡定,理了理衣服,转身又往回走,向身边人道,“咱们回去吧,让他们自个闹闹,闹不下去了,自然就晓得山鸡该回野窝,蛤蟆配不上金龟婿了。”

·

与此同时,祠堂宾客已经满堂高坐,人人翘首以盼,就等徐浅安过来,好好看看他儿子是如何把丑女娶进门的。

丑女白柚子则在心底拜着佛:别来别来,时间一过,她就可以离开了,别来别来······

这一等,等得时间越久,离吉时越近,周围的议论声就越大。

都说徐浅安这是不打算过来了。

也是啊,自家儿子位高权重,各方面的条件,哪样不是清渡国最佳,却偏生娶了个小门小户的绝世丑女,只怕换做谁都不会痛快。

饶是那徐浅安现在躲得了一时,她也躲不过一世。

不少人持观望状态。

照这种情况,今儿这场亲事怕是不成了,回头传到皇帝那,嘿,准又是一出大戏。

坐在门外宴席上的一桌小辈们,甚至开起了赌局,就赌白釉今儿能不能顺利嫁进倾王府。

白釉耳朵灵敏,听见赌局,偷偷看一眼旁边秦九戚,扭过头来冲门口撅着屁股给别人下注的小伙子低声喊,“哥们,算我一个,我赌这婚结不成······”

秦九戚将她的头扭了回来。

又等了会儿,证婚人弯腰小跑上来,低声在秦九戚耳边说了几句。

“她真不来了?”秦九戚蹙眉问了一句。

有一说一,这小鲜肉长得实在太好了,白柚子透过红喜帕瞧见小鲜肉的皱眉时,已经在心底默默给他写了一大段溢美之词。

证婚人点点头,“是啊,说是身体欠恙,起不来呢,要不我再让人去请请吧,毕竟这种场合,长辈不在的话······”

“来得及吗?”秦九戚问。

证婚人瞧了一眼祠堂供桌上的香篆,如实回答,“按理来说,吉时快到了,现在过去请瑞太妃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秦九戚忽然攥紧了还在祈祷男主他妈千万别过来的白柚子手,看向证婚人,“按时拜天地,准备一下吧。”

“没亲妈怎么拜,”白柚子有些急了,“长辈不在,不合咱们清渡国的规矩,要不再等等,或者干脆不结了?”

她实在不能嫁给倾王啊,没有谁能比她更清楚,表面看上去虽然冷淡、但举止还算谦逊的男人,究竟有多么腹黑!

证婚人也说,“这不合规矩的王爷。”

“什么规矩,在王府,本王就是规矩,我说行就行,”秦九戚的眼眸漆黑而清亮,眼底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冷峻,看一眼香篆,“吉时到了,开始吧。”

白柚子心底的庆幸,霎时分崩离析。

这男人,太专利了吧老天······

谁能来拯救她。

白柚子让一意孤行的秦九戚搀扶住,在所有宾客目瞪口呆的一波波眼神中,缓缓走向了没有长辈的堂屋正中。

秦九戚的手掌很大很温厚,给人一种踏实之感,掌心肉的老茧有些磨人,这是长期握兵器的缘故。

白柚子比谁都清楚,这男人是清渡国的战神,他的佩剑寒窟剑,杀过无数敌人,也砍了自己领兵造反的亲兄弟脑袋。

下手果断,毫无迟疑。

可见此角色是有多难惹。

白柚子心想,假如知道自己会卡进剧本里,从一开始,她就不能把男主写得这么阴险毒辣。

到头来,苦的是谁,还不是拿了工具人角色的她。

所以这叫做报应,谁让自己当初不听闺蜜的话,非要写一个升级版的霸道总裁,这下好了,被迫嫁进王府,心肝肺肾,怎么着也要跟着瑟瑟发抖一回吧。

一通乱想中,证婚人已经扬声高喊,“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到“夫妻对拜”了吧,白柚子快哭出声了,她完了,她这辈子真的完了。

双手突然被一只温厚的大手包裹住,白柚子恍惚抬起头,喜帕外的秦九戚一脸认真,“白柚,我会对你好。”

“夫妻对拜。”

两道身影齐对拜下。

·

这婚礼举行得乱七八糟,白柚子估计大概是因为原身长得实在太丑,所以在宾客逐渐散去,自己已经装模作样端坐在床头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秦九戚进来。

即便是忙着敬酒的话,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吧。

刚还要说对白釉好,现在连房也不圆了,男人的嘴,果然骗人的鬼,都是大猪蹄子!

白柚子在心里叽里咕噜骂了一通。

话说回来,他不来,白柚子还巴不得呢,否则自己一个连手都没和男生牵过的母胎sola,就这么便宜了这死腹黑男,岂不冤哉……

不过说真的,肚子好饿。

白柚子挨不住了,几下扯掉红喜帕,干脆连头上负重不知多少斤的凤冠也一并扔掉,坐到桌边,拿起点心,边吃边打量这间贴满喜字,看着喜气一片的卧房。

卧房十分宽敞,她现下坐着的这一块只是一小部分,隔着一道垂帘,外面还有一间,放了书架和书案,看上去像个临时书房。

里头摆了一张看上去价格不菲的檀木桌,大概是腹黑男平常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

入眼可见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个瓶子几十万,那张板凳好几千,天哪,白柚子抓起自己喝茶用的茶杯,“少说也得上万哪。”

土豪,这绝对的土豪,不是土豪她把那好几千的凳子当场吃掉!

一肚子的狗血文翻出来,白柚子也实在找不了合适的段落来描绘这间卧房里的东西和布局。

到底是贫穷限制了想象。

屁股再坐不住了,白柚子起身,开始在房间里翻翻找找。

没多时,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正抱着一只青花瓷瓶擦擦吹吹的白柚子猝然转身,老天,腹黑男怎么回来了!

>>>点此阅读《穿书毒妃:我在王府忙种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