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苏小尘《穿越:废柴农女她穷爆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文静,张佗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废柴农女她穷爆了

小说:种田

作者:苏小尘

简介:【观文提醒:非女强】穿越前穷,穿越后更穷,又废又怂的张文静,眼瞅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混的风生水起,甚至连自己的狗子都混的妻妾成群儿孙满堂,唯独她自己一事无成。虽然天天把“嫁人改变命运”挂在嘴边,可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地向命运妥协过。在终于有机会登顶大梁乃至周边数国的首富宝座时,她却第一时间选择了放弃。将军府庶子顾景堂,半生隐忍,却在紧要关头,救大梁于危难之中。识于微时情窦初开,一路披荆斩棘,终成眷属!

角色:张文静,张佗

穿越:废柴农女她穷爆了

《穿越:废柴农女她穷爆了》第1章 张文静炸了免费阅读

张文静炸了!

一粒不知从何而来的火星,落在了半成品火药上,之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将整个鞭炮作坊,瞬间化为灰烬。

当时,张文静正坐在窗边休息,看到离作坊十几米远的河边,张佗正摁着泰日天洗澡。

爆炸的瞬间,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害怕,只说了句“作坊钱亏大了”,就被炸的粉身碎骨。

再醒来时,却是被一个老太婆一巴掌打醒的。

“太阳都晒屁股了,媒人都上门了,文静你这死孩子还不起床!”

张文静迷迷糊糊睁开眼,毒辣的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缝隙,落在了她的脸上。

“我还没死?”

老太婆骂骂咧咧着,“啥?又不想活了?要是不想活,你倒是早点死,吃了家里十五年的白饭,好不容易等到能把你嫁出去捞点聘礼,你就寻死觅活的,你是成心气我这个老婆子是不是……”

张文静看着老太婆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脑子就嗡嗡直响,好像夏天时候的鞭炮作坊的茅厕里,数百只绿豆蝇围着她叫嚣一样。

“等等!”

张文静突然出声,吓住了唠唠叨叨的老太婆。

“一惊一乍的,想吓死老婆子不成?”

张文静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就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

脑子里,瞬间就灌满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等一切终于平息,她才知道,她穿越了。

“唉—”

能重活一世固然好,可是这个家,实在太穷了。

跟她前世,也没什么分别,甚至比前世还穷多了。

她看着眼前的老太婆,这是原主的奶奶田氏,以后就是她的奶奶了。在原主留下的记忆里,她还有一个爹。

白捡一个奶奶一个爹。

再不甘心,也得认命。

“奶奶,媒人什么时候来,这次又说的什么样的人家?”

“这次包你满意。”田氏从仅有的几件衣服里,好不容易挑了件没有补丁的,扔给孙女,“你搞快点,等会穿这件见人。”

田氏见孙女不再抗拒相亲,便满意地走了出去。

张文静头一次穿古人衣服,有些费劲。

撕扯了半天,终于穿对了之后,又开始撕扯头发。

头发太长了,因为缺乏营养又特别的毛燥,梳开都费了不少力气。终于梳开后,她又从枕头底下摸索出一支木簪,折腾了许久,也不知道该如何用那簪子。

头皮都快被她扯掉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她还没有许配人家呢,根本不需要簪发。

“那这只木簪子……”

又是原主的一段记忆袭来。

这是隔壁村王五送给她的。

定情信物。

原主之所以抗拒相亲,就是因为有了王五这个能说会道的意中人。可惜王家穷的一批,五个儿子,四个光棍,田氏还打算靠着孙女的亲事捞一笔聘礼呢,自然不可能让她嫁到王家去。

她几次相亲都没成,也是因为受了王五的蛊惑,每次都寻死觅活折腾家人。

这次也是一样的。

张文静从床底下翻出一包药。

这是王五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说是吃了不会死,只会蒙头睡大觉,叫也叫不醒,可以借此吓唬田氏,来逃避今天的相亲一事。

原主照做了,却丢了命。

她不是原主,自然不可能钟情于王五。

至于相亲?

要是能说个好人家,为啥不相?

总比嫁给王五吃糠咽菜好!

有情饮水饱?

说的比唱的好听。

张文静刚梳洗完,就见田氏带了一个红脸妆容的妇人,和一个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麻脸老男人过来。

红脸妇人一进院子,便快步走了过来,抓着张文静的手,“丫头,你可真有福气,赶集买个菜,都能被富家老爷看上。你看老爷多重视你,百忙中还亲自过来相看来了。”

“他?就是要跟我相亲的人?”张文静看着麻脸老男人,忍不住胃里一阵儿翻腾,“不好意思,我先去吐一吐。”

张文静对金钱的渴望,一上来败给了颜值。

这次相亲,媒人和男人连屋都没进,便宣告失败。

田氏倒是没有责怪孙女,反而怪起了媒人不靠谱,“昨天,媒人说这次的男人才貌双全,玉树临风,在菜市见过你一面就念念不忘,老婆子这才欢天喜地地应下,没想到,呕~”

她也是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相亲的正主,刚把人往家领时,还以为是要相亲的正主的管家或者他爹呢。

张文静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贪财想要捞聘礼吗,怎么这么轻易就同意不做这门亲了?”

田氏也翻了白眼怼回去,“贪聘礼不假,想着自己孙女被这样的猪拱,又总觉得可惜。哪怕他长得稍微像样点……算了,眼看着到手的银子飞了,老婆子我心里不痛快,茅房今天归你了。”

说罢,田氏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妖。

张文静一想要打扫茅房,又干呕几次。

两辈子最恶心的事情,便是打扫茅房。

前世,她跟张佗住在乡下,没有城市里便利的抽水马桶,每次打扫茅房,都要跟张佗相互推诿,最后只能石头剪刀布决定谁打扫。

这辈子,明明生活在京郊,紧挨着天子的脚,可惜,依然要自己动手。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啊呸——

真是酸爽!

想到张佗,张文静可是好奇极了。

他死没死呢?作坊离河边只有十几米,炸死他应该不成问题吧?就是可惜了泰日天,被她捡回来才两个月,就把村子里的小母狗都祸祸了,眼瞅着就要儿孙满堂,就这么死翘翘啦。

不幸中的万幸,张佗知道鞭炮作坊有多危险,所以偷偷摸摸地建在了远离村子的河边。

没人知道他们私制鞭炮,否则早被举报了。

可惜啊可惜,忙活了那么久,钱还没赚到,没有血缘关系的祖孙俩就两命呜呼了。

不对,还要加上泰日天。

三命呜呼。

“张佗他俩,有没有像我这样穿越呢?还是死得透透得了呢?”

张文静刚酝酿出些许悲伤情绪,就见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进了院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