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虞初雪,虞子羡《天殇之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虞初雪,虞子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殇之主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一剑尘心

简介:混沌初开,盘古开天辟地,龙神衔精火以照天门,女娲寻得九天息壤创造万物之灵“人族”。
作为其种族眼中的异类,为了改变弱小的代名词,人族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多少天骄的枯骨埋没于异乡。
豢龙一族无家可归;天将饮恨削肉剔骨;封日古国百仙覆灭;无双仙帝自封三世魂。
于天地立心,证人族之命,修神通圣法,得万世太平。
正所谓:“乾坤未定,你我皆为黑马!”

角色:虞初雪,虞子羡

天殇之主

《天殇之主》第2章 公主与殿下免费阅读

众人一听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人穿的如此堂皇,太仆寺卿是专门帮虞王养马的,要知道这可是肥差,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当的官。

“砰砰砰!”

王富贵连磕几个响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公主大人明鉴啊!都怪这说书的老头妖言惑众,下官也是被蛊惑才会胡言乱语的。”

说完就指着说书人的堂口望去,但此刻桌子上除了半杯茶水,早已空无一人。

王富贵站起来左张右望,终于在后门看见正要溜走的老者,大喊道:“公主大人,就是那个老头!快叫人把他抓住。”

虞初雪看着老者熟悉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笑冷哼道:“子羡!你居然敢偷偷溜出来,还不快跟本宫回去。”

“老者”一听身份被识破了,只好丧气地乖乖走回来,对着王富贵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双手抱拳,参拜道:“参见王姐!”

他正是虞国的太子,姓虞名子羡,也就是公主的弟弟,只不过他常常深居于太云宫,一般人很少见过真容。

虞初雪走上去,一把将他的假胡子扯下,痛的虞子羡脸直抽抽。

“王姐!你干什么,好痛啊!”

“你也知道痛啊!居然又偷偷溜出皇城外,那么高的护卫墙你都敢翻下来,气死本宫了!”

“嘿嘿!王姐果然是玲珑玉慧,什么消息都逃不过你的法耳,真叫弟弟好生佩服!”

虞初雪没吃自己弟弟那一套,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呵呵!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是省着点吧!”

王富贵一听老者是子羡殿下,怪不得越看越熟悉,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脸色一白便抽晕了过去,生死不知。

不一会儿,公主来到这里的消息就被传了出去,小小的茶馆里里外外都被围的水泄不通。

虞子羡看着被吓晕的王富贵,走上前去轻轻的踢了一脚,道:“醒醒,给我醒醒,少在这里给我装,要不然叫人泼开水了!”

王富贵自然是假装的,连忙醒过来笑道:“殿下和公主真是人中龙凤,下官一沾染皇气,这自然就好了过来,现在是腰不酸,腿不疼了。”

“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去打扫马厩一年,你应该没意见吧!”虞子羡公报私仇的回道。

“啊!这……这,殿下饶命啊!”

王富贵尴尬的指了指自己那肥大的肚子,连弯腰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去劳务了。

这时虞初雪插了一嘴:“子羡,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王卿家,毕竟是当官的,也是需要一些脸面和尊严。”

王富贵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心里想到:“看来公主没有传言中那般刁蛮,还是挺知书达理的。”

连忙抖了抖身上的尘土,上前拍虞初雪的马屁,“公主大人真是公正廉明!实乃我虞国之福啊!”

“那这样!王卿家就去城门口把《女诫》朗诵一百遍,不会太为难你吧?”

周围人哄堂大笑,这《女诫》是普通女人相夫教子的书经,叫一个人大男人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

王富贵笑的比哭还难看,为了自己的肚子和官位,只好默默答应了下来。

热闹的人群中,有人突然问道:“公主大人,今年的祭仙仪式是否能顺利举行!”

“对啊!上仙会不会再来选拔有资质的修仙者?”

大家都七嘴八舌的问着各种问题,虞初雪显得很有耐心,都为其一一解答道。

“虞国的子民们!大家都放心,今年的祭仙仪式会准时举行,天书院的上仙也会来挑取试炼名额,我流火城的百姓自然是第一个。”

公主的话无疑是颗定心丸,大家开始热烈欢呼起来,每个人都洋溢着真诚的笑脸。

“太好了,希望今年我儿能顺利挑选,只要试炼通过,就能成为光宗耀祖的修仙者了。”

“得了吧!就你家娃儿那天赋,名额一定是我们家的。”

“是我的!是我的!”

人群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开始大打出手,没办法,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资格太重要,这时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公主夹在中间也不好劝,毕竟虞国国风如此,打架只要不死人都是允许的。

夜晚降临,虞国皇城之中,到处是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尽显大国的辉煌灿烂

东南院有一堵建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上覆琉璃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当中一个红砌的院门虚掩着,有琴声隐约传来。

院中一棵百年桂树,此刻枝头满盈,花香阵阵,虞初雪正闭眼端坐于此,白皙修长的手指每次抚过琴弦,都发出宛如天籁般的声音。

月光缀着点点流苏洒在她的青丝上,陶醉在曲中的她没发现,时不时有三两花瓣飘落在自己的香肩之上,而在她的身后还恭恭恭敬敬的站一个男子,正是自己弟弟虞子羡。

虞子羡的脸如雕刻般分明,鼻正唇薄,眼睛如黑曜石般澄傥,头戴一顶紫金冠,身穿金缘皇衣片片,绣彩云数朵,神态中闪烁着不一样的色彩。

但你要是以为虞子羡会是什么正经人,那你就大错特错,因为他现在就算是罚站也是不安分,一会撩撩头发,一会摸摸鼻子,完全没有身为太子该有的仪态。

虞初雪细长的眼眸慢慢睁开,朱唇微张,道:子羡,罚站就该有罚站的样子,还有你偷溜出去这件事,我还没给算呢?

“王姐,我在皇宫都快闷死了,再不出去走走都快发霉了。“

“那你也不能翻墙出去呀!万一摔到哪里那怎么办啊!”

放心吧!这墙我爬过百八十遍,比自己的床还熟,摔不到自己的。”

见弟弟有些得意模样,虞初雪不得不搬出杀手锏:“哼!等父王从碧月林狩猎回来,到时你慢慢去解释吧!”

听到这虞子羡终于淡定不了了,要是被父王知道,多半又要被关禁闭了,于是央求道:

“别啊!王姐你千万别和父王说,不然他又得生我气了。”

看着一脸玩心的弟弟,虞初雪真有股恨铁不成钢的冲动,也不知道是两人是太熟悉,还是不太在乎细节,她此刻才发现,只有十六岁的虞子羡居然比自己还高半截。

虞初雪感叹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两人仿佛昨天还像孩童一样嬉戏,而一转眼弟弟都快成大人了。

“子羡,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学习这抚琴之道?”

虞子羡摇摇头,“不知道?难道不是因为王姐你喜欢吗?要不然你天天都弹它干嘛!”

虞初雪没有说话,双手抬起裙边站了起来,虞子羡见状连忙去搀扶。

“错,我可不喜欢拨这破琴,一切只是为了让父王母后安心罢了,还有你也该懂事了,以后这些虞国的子民还要靠你领导,难道你不想成为像父王一样受人爱戴的明君吗?”

虞子羡一听到这两个字,脸色立马就变了,道:“王姐,我说过了我不想当什么明君,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修仙者,到时我一样可以保护虞国的百姓。”

“不行!”虞初雪想也没想就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为什么,明明成为修仙者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就连那些小孩也知道,为什么到我这里怎么就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还有,这不光是我的意思,也父王和母后的意思,能让你练武已经是宽宏大量,修仙这件事情以后莫要再提。”

“可是……”

虞子羡话还没出口,就被虞初雪的手挡在了嘴边,也只好就此作罢。

突然,虞子羡觉得后背有不舒服,虞初雪见状后连忙问道:“子羡,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后背又疼起来了。”

“恩!还好,反正我也习惯了。”

“那怎么行,不是叫你要好好涂药膏吗?”

“还说呢,不知道你们从哪弄来的破药,黏糊糊的,每次涂完背上又痒又臭,王姐,我为什么非要涂不可?”

虞初雪自然知道原因,但她不能说出来,只是敷衍的回道:“不知道,反正父王说你必须要到十八岁才可以停止,还有几年就再忍忍吧!”

见虞子羡站着没动,虞初雪连忙催促道:“还站在这里干嘛,去里面床上面趴着,姐姐我今天亲自帮你涂。”

“啊!这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自己来就行了。”

虞子羡觉得不好意思,只好先拒绝再想办法自己弄。

“这有什么不好的,以前都是母后帮你,现在她不在,只好我亲自动手,正好我看看有什么异样没有。”

说完虞初雪脸色有些微红,但可能是大晚上的原因,虞子羡也没有发现。

公主的房间布置的很文雅,门口前方是一排红色的梨花木书柜,旁边的墙上有几张古画,看上面一草一木栩栩如生的样子,就知道此物出自名师之手。

洁白的月光从木窗隐隐透过,零碎地散在了一把支起的古琴上,虞子羡记得,这琴是前几年郡国献给母后的,由罕见的百叶桑以及金蚕丝所制,价值连城,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看见。

微风吹过,带动粉色的纱帘翩翩起舞,桌子上的香炉顿时升起袅袅的香烟,卷裹着花香弥漫着整间闺房。

虞子羡正准备弹奏一曲时,虞初雪走过来,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她嘟着嘴,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把衣服脱了。”

虞子羡“喔”的一声,三两下就把上衣脱掉。

借着月光和灯光的照耀下,虞初雪第一次打量着属于一个男人的躯体,她情不自禁的上手摸了摸,但传递过来的只有那份温热与羞涩,一时之间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忽然,虞初雪发现,本来与平常人无异的后背缓慢的发出淡青色光芒,刺的她眼中白茫茫的一片,而且有种眩晕感。

光芒来得快也去得快,等虞初雪能看见时,眼前的景象让她毕生难忘。

只见一幅巨大的图腾铺满虞子羡的整个后背,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延伸到手臂上。

这个图腾似人非人,似怪非怪,它长着满嘴的尖牙,生有好几对翅膀,粗壮的尾巴从腰间延伸直下,根本不知道还有多长。

最恐怖的是那一只独眼,深邃且狰狞,好像要把一切生命拖进深渊中,让人完全不敢有一丝反抗的念头。

“咕噜!”

虞初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居然发现这图腾的眼睛居动了一下,然而等她再回过神看时,却又发现一切即如往常。

“王姐,好了没有?”虞子羡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她思路。

虞初雪试探性的问道:“子羡,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的地方?”

虞子羡思考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拍手叫道:“你别说,还真有!”

听到这虞初雪脸色一绷,心中是既担忧又好奇的,问道:哦!真的?那你发现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每次我照着镜子,发现自己……越来越帅了!”

本来还有些紧张的虞初雪被自己弟弟这句话逗乐,小嘴一抿,轻轻拍了一下虞子羡头,笑道:“呵呵!臭美!”

她长舒一口气,果然如父王所说的一样,弟弟自己看不到这幅图腾,而且它也只有特定几天才会出现,只要涂上药膏,就会慢慢变淡。

虞初雪从盒子里面拿出一些绿色的药膏,将自己的手上擦得满满当当,然后在虞子羡背上轻轻的涂拭起来。

虞子羡回过头发现自己的姐姐居然用手帮自己涂药,连忙制止道:“王姐,你干嘛用手,多脏啊!拿个刷子随便擦几下不就好了吗。”

“那怎么行啊!何况母后告诉过我,用手涂药伤口会好的比较快。”

“居然还有这种事?那母后我怎么没和我说过?”

“废话,当然那是因为女人为了……”

话说到一半,虞初雪便停了檀口,面颊上燃烧着鲜艳无比的红晕,羞涩的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为了转移话题,虞初雪一把揪住虞子羡的耳朵说道:“臭子羡,过几天仙祭就要到了,你不会忘记那是什么日子吧!”

“啊!什么日子能比仙祭还要重要。”虞子羡故意露出不在意表情回道。

虞初雪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手中关节捏的嘎吱作响,对着虞子羡的后背像是杀兽刮毛一样,用力的狂搓着。

虞子羡痛的呜呼大叫:“王姐!王姐!轻点啊!你搁这杀猪呢?我没忘记,那天也就是你十八岁生日,我只是逗你玩呢!”

“还算你有点良心,那你准备送我什么礼物。”

“放心吧,礼物一定包你满意,但为了保持神秘感,请允许弟弟我卖个一个小小的关子。”

虞初雪满意得点点头,心情不错的她顺便用着公主的语气说道:“那本宫就准了!”

“嗻!”

虞子羡也顺便回了一句太监的话,逗的自己姐姐笑个不停。

>>>点此阅读《天殇之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